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赌战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赌战

    随着这样的变化,这一道运道长河忽然间剧烈的震荡起来。◆云来阁免费◆那模样,简直就像是一条恐怖的长蛇遭受到了恐怖的伤害而疯狂的挣扎一样。

    在运道长河的震荡之下,这整个大千世界忽然布满了无数的裂缝。

    接着,那些裂缝变得越来越大,转眼间便完全崩溃,化为无数细碎的时空碎片,弥散虚无之间,渐渐的被虚无侵蚀,变得越来越细碎,最终变得再不可寻!

    只是一转眼之间,这样一个无边广阔的世界,居然就已经完全消失在众人的面前,这样巨大的两级变化发生的速度又是如此的快速,如此的诡异,几乎让人反应不及。

    幸好,在这世界当中所存在的修士尽皆是九级伪圣级数的修士,便是尚且不是九级伪圣的罗帆,也拥有一般九级伪圣所不能比拟的威能,所以这世界忽然间发生的这样恐怖的变化,却是并没有造成任何人员的伤亡。

    在这刹那间,所有人自身都被一个个时空笼罩。

    若是这里乃是混沌状态,世界毁灭,这些人便是施展出再强大,在不可思议的世界都是不可能抵挡得住的,都会瞬间便被混沌状态侵蚀吞没,进而将他们的性命完全收走的。

    但,这里并不是混沌状态,而只是诸多时空之间的虚无而已。

    在这里,他们本身所制造出来的时空,就已经是能够防御住这虚无的侵袭了。

    瞬息间,这一片世界破灭之后的虚无当中。便被两百多个各种各样的时空所取代。

    接着,书尊的身形出现在这虚无当中,抬手一拳轰出去,刹那间就有着一道时空通道从这虚无当中直接贯通到魔界,直接贯通到那他们原来所在的那一处岛屿之上。

    “有劳诸位同道了,接下来吾等还有宴席招待诸位,还望诸位赏脸。”书尊这样道。

    这声音,蕴含了坚韧无匹的力量,直接穿透了虚无,传入了在这两百多个时空当中的那些九级伪圣以及罗帆的耳中!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众人自然是笑着答应下来。

    接着。众人各自一跨,带着他们的时空就钻入那时空通道之中去了。

    一个接着一个,通过时空通道,直接降临那岛屿上空。

    在这众多修士当中。罗帆的表现却是众人当中最为轻松的。

    他却甚至没有借用时空来抵挡那虚无的侵袭。而是直接调用那神庭天鼎的力量护住自身。此时此刻钻出那时空通道的过程当中就像是没事人一样,轻松自如,简直比郊游更加的惬意。

    因为之前罗帆所施展出来的那一股意。在方才几乎所有九级伪圣都在注意着他。

    眼见他身上出现这样的变化,居然展现出比他们更加玄奇的威能,一时间,有大半九级伪圣都打消了对付罗帆的念头。

    圣意虽好,却不及自己的性命。既然对方能够做到自己所做不到的事情,至少表明对方在这方面比自己要强大,既然如此,自己若是在对方手下,或许能够胜利,能够轻松将他搞定,但一不小心,却可能是自己吃亏……为了这一股圣意,显然并不至于要他们用自己的性命去拼。

    当然,除了这些比较理智的九级伪圣之外,还有着几乎一样多的九级伪圣依然自信满满,不为所动,不认为罗帆可能给他们造成麻烦。

    相比之下,他们似乎更在意其他九级伪圣,隐隐间却是在算计着怎么在与其他九级伪圣的竞争当中占得上风,获得最后的胜利。

    知道众人在打自己的主意之后,罗帆便已经在注意着在场所有九级伪圣的神色。

    众人心态的变化,瞬间就被他所把握住。

    心中不由得一笑,知道自己特别展示实力的行为已经取得了效果——打消一般人的恶意,这已经是很难得的成果了。

    回到魔界之后,书尊和吴尊等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很是殷勤的招呼众人进入他们特别开辟的一座洞府当中去参加宴席。

    九级伪圣级数的宴席自然是很不简单的宴席。

    其规格之高,几乎是罗帆所仅见。相比于这种宴席,他穿越前在影视作品上所看到的那什么蟠桃盛会之类的神仙聚会简直就像是乡下财主的宴会一样,档次实在是低得太多了。

    其中各种各样的神奇之物应有尽有,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奇珍异宝,更是堆积得到处都是,整个宴会场所弥漫着的是浓郁无匹的混沌元气,期间甚至自然而然的演化出了种种千奇百怪的世界出来,更有人在其中表演着各种近乎于道的创世神通,展现出各种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大道玄奥……

    罗帆在这宴会当中显得很是平静,只是静静的欣赏,享受,却并不如其他九级伪圣那般活跃。

    在宴会举行的第三日,一名号为塔尊的九级伪圣笑着对罗帆道:“道友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吧?”

    罗帆一扫这人,稍稍一回想,就知道这九级伪圣乃是当初那些见识到自己的威能之后依然想要对付自己的九级伪圣。不由得淡淡一笑,道:“是啊。这等级别的宴会,我却是第一次参加。毕竟,我本身的道行境界只是五级伪圣罢了。”

    “哈哈,有第一次,自然便有第二次,道友如今已是踏入这个圈子,日后这样的宴会,定然会参加得越来越多的。”塔尊哈哈大笑道。

    罗帆笑着点了点头,却并不开口。

    既然知道这人有心要对付自己,他自然懒得和他多浪费口水了。

    那塔尊也不在意,笑道:“一般而言。这样的宴会,都会有一种赌战的,不知道友有无心思玩一场?”

    “赌战?”罗帆一听,便瞬间知道了他的意思,似笑非笑的道,“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却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的规矩。”

    塔尊笑道:“哈哈,正是因为知道道友并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宴会,所以我才来告诉道友的啊。道友如今要融入这个圈子,最好还是尽快的适应这规矩啊。我想。最好的适应方式。就是参与进去了。道友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却可以帮助道友熟悉这规矩。”

    罗帆听着,呵呵一笑,道:“既然是赌战。想来定然是有赌注的。不知道赌注是什么?”

    塔尊听到罗帆的回答。猛然双眼一亮,道:“赌注可大可小,若是双方同意的话。也可以什么都不赌。既然我们是为道友熟悉这规矩而赌战的,不如便不要赌注了?”

    罗帆却是一本正经的摇摇头,道:“这怎么成?既然是要熟悉规矩,当然是按照最常出现的规矩来走了?还是赌一些东西吧。”

    塔尊看着罗帆,脸上神色很是平静,但眼中透出的神光却好似是在看一个傻子,一个自己送死的傻子一样。

    他笑着道:“既然道友如此想,那我们便赌上一赌吧。不知道友打算拿出什么赌注出来?”

    “我看,不如赌命如何?”罗帆笑呵呵的道。

    “赌命?!”塔尊面色一僵,那看向罗帆的双眼之中透出两道锐利的光芒,身上的气势猛然不可抑制的透出,让周围的时空微微震荡起来。

    罗帆这个时候已经是面无表情了。他静静的看着塔尊,神色淡漠的等着塔尊的回答。

    能够修成九级伪圣的存在,都绝不是愚昧的存在,罗帆这样的回答,瞬间就让塔尊明白过来,自己的用意已经是完全被罗帆所看透,面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

    “好,你要赌命,我便和你赌上一赌!让我看看你一个小小的五级伪圣,何德何能能够战局圣意!”塔尊冷冷的道。

    “哈哈哈……”罗帆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之前的交谈并没有太大声,这宴会的现场又是如此的热闹,一时间却是没有人注意到她们之前彼此之间的交谈。但在这个时候,罗帆忽然毫无遮掩的大笑起来,那是声音之中自然而然透出的力量震荡着这洞府,让这洞府当中参加宴会的所有九级伪圣都在瞬间注意到这一处位置所发生的异常。

    罗帆笑了一阵,对着众人道:“听说这等级数的宴会会有赌战这一回事,所以今日我打算与塔尊道友赌战一番。”

    “赌战?!太好了!果然还是要有赌战的宴会才是精彩的宴会啊!”吴尊在这个时候大笑起来。

    作为刚刚与其他九名九级伪圣合运成功的九级伪圣,吴尊现在就像是新郎一般,整个心情从里到外都散发着欣喜,散发着幸福,却是什么事情都往好的方面去想,一听到罗帆说起赌战这件事,便单纯的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赌战的,当然是大笑着赞同起来了。

    不过,他如此,却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如此。

    残尊在这个时候开口道:“道友,你乃第一次参与这等宴会,赌战这种事,还是先不要进行了吧。等你日后熟悉了这宴会,再来与人进行赌战如何?”

    书尊这个时候也插口道:“正是如此。虽说赌战有着宴会诸人制造战场,能够不受致命伤。但要受到什么难以恢复的伤势却是绝对可能的,道友没有经验,不知该如何在赌战之中避免自己受到不可恢复的伤势,实在是不适合参加赌战。我看还是等以后道友见多了赌战之后,再来进行赌战吧。”

    罗帆听得这话,却是淡淡一笑,道:“诸位道友勿要担忧。在下与塔尊道友的赌战,却是根本不需要有任何赌战经验。只要有实力,就能够进行。因为,我们赌的不是其他,是命。”

    听到这话,整个宴会场所,也就是这一个奇异的洞府当中就是一静。

    前面已经说过,能够成就九级伪圣的,没有任何一个是愚笨之辈!

    在场所有人显然都是目光如炬之辈,谁的心思能够瞒得过谁?听到罗帆这么一说。瞬间所有人就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而残尊书尊等人更是面色变得极为难看。

    他们虽然和罗帆之间的交情并没有多深厚,至少,没有深厚到能够让他们寄托生死的地步。但,不管怎么说,罗帆都是因为帮他们的忙所以才会透露出自己拥有“圣意”的这一事实的。

    而现在,因为这“圣意”,罗帆却被其他九级伪圣盯上,还被逼得不得不与人赌生死,这不管怎么说。都是在打他们的脸。被人大脸。他们的脸色能够好看,那就是怪事了。

    残尊书尊他们的面色如此的难看,将他们的脸色看在眼中的塔尊,却是毫不在意。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面色冷漠的看着罗帆。似乎正在调整者自己的状态。随时准备将眼前这人完全抹去。

    塔尊已经修行了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认真来说,他其实和书尊、残尊他们的师尊,那拥有九道圣意的九级伪圣乃是同一辈的修士!甚至。他还有一段时间道行境界远超那九级伪圣!

    这样的身份,让他心中连那拥有九道圣意的九级伪圣都不太看得上眼,更何况是书尊他们这些后辈了。

    之所以回来参加这一次书尊他们所要进行的合运仪式,也只是为了这一次合运的好处而已。却并不是多在意书尊他们。

    以这样的心态,他可能会在意书尊他们的面色,那就是怪事了。

    书尊和残尊等人虽然面色极为难看,但,正如塔尊所说的,这样的宴会,本来就有着着这种规矩。本来便有着要赌战一两次的传统的。

    以这样的规矩,这样的传统来看,罗帆和塔尊两人要赌命,这虽然看起来有些过分,赌注确实是大了点,但却还是符合规矩的,他们作为这宴会的举行者,却是怎么样都不能阻挡的。

    所以,哪怕是心中极为不爽,但他们也不得不组织众人在这洞府当中开辟出一个战场出来让罗帆和塔尊两人来进行赌战。

    在场众多修士每一个都参加过不知多少次这样的宴会了。对于这赌战的战场的构筑也完全没有任何人会觉得陌生。

    当下,很快的,这样一个战场便被他们所开辟出来了。

    这战场,是一片虚无的世界——一个看起来完全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无穷无尽的虚空的虚无的大千世界!

    这样的一个大千世界,因为有着两百多名九级伪圣的力量支撑,变得无比的坚固,甚至比起这魔界都要坚固!

    其中空间的坚固程度,时间的稳定程度,尽皆达到了一个任何人所难以想象的境地!这样一个世界,若是能够拿出来与魔界相撞,那说破碎的,定然是魔界,而不会是这样一个世界!

    这,就是赌战的战场的模样了。

    对于九级伪圣来说,他们所需要的一切,都能够自己来进行创造。哪怕是他们修行、他们战斗所需要的元气、力量,他们都能够凭空创造出来。所以,任何环境,任何模样的战场,对于九级伪圣级数的存在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他们所需要的,也就是一个能够支撑他们力量爆发的战场,也就只是能够让他们在其中尽情战斗而不用担心会波及外面,会造成外部世界不可弥补伤害的所在而已。

    所以,显然的,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战斗所需要的,自然就是眼前这一个无比稳固,无比强大的虚无世界了。

    在这世界创造出来之后,书尊这样道:“既然罗帆道友乃是第一次参加赌战,我便再重复一次赌战的规则。赌战之中,一切手段皆可施展,一切法宝皆可运用,赌战双方什么都不用在意,什么都不用顾忌。想要怎么发挥就怎么发挥,一切造成之后果,自有观看赌战之修处理。而观看赌战之修,因为能够见识精彩绝伦的战斗,便要用尽一切手段避免赌战双方的战斗余波对外界的影响,将赌战的一切破坏局限于战场之中。在战斗双方有一人生命即将消逝之时,有义务守护那人。避免赌战双方任何一人身亡。”

    书尊这样说着,扫了塔尊一眼,道:“虽说,此次赌战两位乃是赌命。但,赌战规矩就是规矩。赌战的过程当中,我等同样是会随时出手护住其中性命垂危之人!让赌战之时不让赌战双方有任何一人身亡。至于两位谁胜谁负,谁要谁的命,便要等赌战之后你们二人自己商量处理了。”

    这话,看似在对他们两人说,事实上却是在对塔尊说。

    因为。书尊他对于罗帆能够取胜。也并不抱多少信心……

    塔尊虽然是打了他们的脸,但书尊却也知道,塔尊本身的强大,虽然还尚且没有冲击过圣境。没有获得圣意。但比起他们却也是丝毫不弱。甚至,因为他活的寿命更长,经验更多。在某方面反而是比他们都要强!

    这样的实力,在他看来,哪怕是罗帆掌握着九级伪圣之宝,掌握着圣意,也是很难战胜他的!

    所以,他这话说是在说他们两人的赌战之中,任何一人失败他们都会出手,但更多的是在提醒塔尊,他们很不爽,定然不会让塔尊如愿,在塔尊战胜罗帆的瞬间,他们就会出手,将罗帆救出来!甚至,他们还可能在事后让罗帆自己逃离此处……

    塔尊听到这话,面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既然如此,看来我们却要小心出手,免得出人命了。”塔尊淡淡的道。

    这话,很显然便是在说,他定要小心一些出手,定然不会给书尊他们机会,定然会在书尊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就将罗帆杀死,完成赌命的赌注的!

    很显然,他心中却也是看不上罗帆的实力,认为罗帆绝不可能取得胜利的!

    这种情况看似诡异,毕竟罗帆居然敢主动说要赌命,就表明他自己已经有了相当的信心了。他们这些人本该有所警惕,不该完全认为罗帆根本不可能获得胜利的。

    之所以会是这样,原因也很简单。是这些九级伪圣的自傲!并不是对于他们自身的自傲,而是对九级伪圣这个境界的自傲!

    对他们来说,哪怕是罗帆实力再强,表现出来的实力再怎么能够和九级伪圣相持,但他么那也是绝不会认为罗帆可能真正理解九级伪圣的玄妙的!他们只会认为,罗帆之所以有着这样的自信,只是他自己并没有真正理解九级伪圣这一个境界的强大,错误的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低估了一名九级伪圣可能爆发出来的威能到底有多强而已……

    罗帆看着他们这些人的表现,无论是脸上还是心中都是极为平静。

    对于其他人对于自己的目光,哪怕是在当初刚刚证得地仙道果,成就散仙之境的时候,他都能够做到毫不在意了。更何况是如今,他已经是五级伪圣,更是悟得了自身的修行本质,打通了五级伪圣以上,圣人之境以下一切**颈了。

    众人这样看不起他,觉得他自傲,觉得他狂妄的目光,对他来说也只是春风拂面而已……想要让他动容,却还差了不知多少亿万光年。

    书尊和塔尊对视着。两人的意志都极为坚定,彼此相互不让。

    这参加宴会的那两百多位九级伪圣的表现也各不相同。其中有些一脸好奇,好似正在期待接下来的赌战会是多么精彩一样。

    而更多的,却是一脸的懊恼。

    似乎在后悔自己不是塔尊,没有塔尊一般,第一时间去和罗帆赌战!

    那些一脸好奇的,显然就是那些已经打消了对付罗帆想法,放弃了罗帆身上那一道“圣意”的九级伪圣。而那些一脸懊恼的,自然便是那些还念念不望那一道“圣意”,还打算在离开这里之后,便找机会对付罗帆,将那一道圣意抢过来对付九级伪圣——对他们来说,这一场赌战根本没有任何悬念,定然就是塔尊胜利,获得“圣意”,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罗帆完全杀死的结果……

    好一阵子之后,书尊一挥手,道:“既然已经明了规矩,那赌战便开始吧。两位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