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打脸……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打脸……

    罗帆微微一笑,抬步一跨,就直接跨入了那一个无比坚固的虚无世界之中。〓万本收费免费看〓

    塔尊动作同样不慢,罗帆跨入之后,他很快的也出现在那虚无的世界之中,静静的悬浮在罗帆面前不远处。

    “真正的九级伪圣到底是有多强大,今天,就让本尊来告诉你吧。不是掌握了一些九级伪圣之宝,就是真正的九级伪圣的。”塔尊看着罗帆,淡淡的道。

    罗帆看着塔尊,摇摇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我们现在赌的可是命。”

    说着,罗帆抬手一指,刹那间神庭天鼎就出现在他的头顶,缓缓的沉浮着,一股股玄之又玄的镇压力量从这神庭天鼎之上散发出来,让这整个虚无的世界都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隐隐间好似连规则法则层都完全被压制,被镇压,整个世界都好似化为这神庭天鼎的镇压世界一般。

    塔尊看着这个,冷冷一笑,抬手一指,刹那间他的头顶就出现了一尊十八层的宝塔。

    这一尊宝塔看玄黄色泽,看起来极为高贵,极为玄奇,其一出现,就自然散发出一种永恒不动的韵味。

    便是神庭天鼎所散发出来的镇压力量在这宝塔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之下,都好似被排斥开去,足足半个世界被那宝塔夺了过去,两者以罗帆和塔尊之间正中心作为分界,分据两边,各自占据了半个世界!

    塔尊眉头一皱。

    很显然,此时这般情况。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要知道,他对于自身的道行境界是无比自傲的,对他而言,罗帆本身再怎么样都只不过是五级伪圣而已,便是掌握的力量再强,掌握的手段再高深,又怎么可能及得上他自己?!

    罗帆施展出九级伪圣之宝,他也施展出九级伪圣之宝,正常而言应该是他用绝对的力量将罗帆碾碎,将罗帆所掌握的一切完全击散才对。现在这种相持不下的情况。显然是他之前所没有想到的。

    不过,哪怕是如此,塔尊却也只是稍稍惊讶而已。他的自信,却不可能如此轻易的便被打消。

    他看着罗帆。淡淡的道:“法宝很不错。怪不得你有如此自信。但。法宝只是法宝,只有道行,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才是证道成圣的依凭所在。你,还差得远。”

    说着,他头顶的那玄黄宝塔微微一震,猛然有着一股玄黄之气喷涌而出,刹那间在虚空当中演化出亿万刀兵,刹那间向着罗帆猛冲过来,如同长河一般,要将罗帆冲刷化为碎片。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淡淡一笑,顺手一拍,那神庭天鼎的镇压力量就猛然化为一只手掌往前一拍。

    那无数玄黄之气组成的刀兵就瞬间被崩溃,所有的刀兵重新化作玄黄之气,甚至直接被那手掌拍着,形成了一个手掌的轮廓出来,在虚空当中固定不动,再无法动摇。

    那玄黄之气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那手掌也实在是太大了。

    如此这般之后,却是在这虚无当中直接制造出了一片广阔的大陆出来!

    这玄黄之气,乃是一种被那玄黄宝塔祭炼过之后的力量,其本身比起混沌元气的质量更高,隐隐间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将元气向混沌状态转化的一个尝试的产物,却是能够演化万物,化生万物。

    在被拍成大陆之后,这一块大陆之上自然而然的便演化出种种千奇百怪的事物出来。

    高山、河流、平原、丘陵、草原、森林,甚至是诸多花草树木,虫鱼鸟兽,等等等等,各种各样或是强大,或是弱小,或是有智慧,或是无智慧只有本能的各种生灵出来,开始在这大陆之上,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成长着。

    无论是罗帆还是塔尊,都对于这一块大陆之上所发生的一切毫不在意。

    却是任凭这一块大陆按照其本身的力量性质开始疯狂的加速时光,几乎是瞬息间,这大陆之上的时光就已经是发展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转眼间那众多生灵,就已经换了不知多少波,甚至有着众多生灵更是化为强大的修士,开始追求超脱这一块大陆,开始追求世界的真相,开始想要获得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圣人之境!

    就在他们这样追求的时候,罗帆和塔尊两人彼此之间已经是再度交换了不知多少招。

    虽说,塔尊每次所施展的手段都各不相同,但毕竟那玄黄宝塔的特性,使得这塔尊所施展出来的力量都蕴含着玄黄之气。

    而这玄黄之气在遭遇到神庭天鼎的镇压力量,那结果就很明显了,几乎他的每一道攻击,都直接被那神庭天鼎的力量镇压化为一块块有着各种性质,或大或小,时光流速或快或慢,其中诞生生灵或强或弱的一块块大陆出来,开始在这一个虚无的世界当中四处分散,将这一个原本虚无的世界点缀成为一个拥有无数块玄黄大陆,有着无数生灵,蕴含无尽生机的世界!

    对于那些大陆之上诞生出来的生灵来说,那大陆,对他们来说便是整个世界。

    而等到他们脱离那世界之后,便会发现,他们原来的大陆只是极为渺小的一处所在,在整个世界当中,除了他们的世界之外,还有着数量更多的,更加恐怖的众多大陆,更多的世界!

    而且,这些世界对他们来说,还是在不断的诞生,数量变得越来越多,那对他们来说,简直便是好似是真正的宇宙出现在他们面前一般。

    因为时光流速无比快速,外界的一个呼吸之间,对于那些大陆之上的生灵来说,时间就已经是过去了不知多少万年。甚至多少亿年之久。

    渐渐的,那无数被罗帆镇压玄黄之气所诞生的大陆,不知不觉间便被那众多超脱本身大陆的生灵划分了一个个等级。

    甚至,其中还有着一些大陆直接组成了仙界,组成的神界,那些超脱本身大陆的生灵进入那仙界、神界当中,便开始享受无尽岁月带来的美妙,开始彼此争斗,开始在不可能之中开辟一条通往更高道路的修行路线……

    如此这般的变化,却最终让这一整个原本虚无的世界之中居然不知不觉间形成了好事一个无比完整的修行宇宙的模样……

    这虚无世界当中所发生的一切。除了罗帆和塔尊两人之外。在这世界之外,构筑出这个虚无世界的那众多九级伪圣都看在眼里。

    虽说,这些人当中绝大多数都更关注罗帆和塔尊之间的战斗。但其中却也有些人兴趣不同,却是更加在意他们两人所创造出来的那些大陆之中所衍生出来的生灵。更在意那自然而然诞生出来的。那一个颇为有趣的修行宇宙!

    “对于他们两人之间的战斗。我其实更想知道,那一个修行宇宙能够发展到什么地步……”一名九级伪圣忽然对身旁的同伴说道。

    “咦?你也更在意他们?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如此呢!”他的同伴惊讶道。

    随着这话,其他九级伪圣也不知不觉将注意力注意到那些世界之中。

    一时间。那世界之中的闪光之处,开始进入他们的眼帘。

    书尊这个时候却是笑了起来:“果然有趣。那一名第一个开辟出仙界概念的修士挺有趣的,若是稍稍培养一下,或许能够成就伪圣也说不定。”

    “有些夸张了吧,大师兄。”残尊这个时候却是笑了起来。

    看了之前罗帆和塔尊之间的战斗,他对于罗帆的实力已经有了一些信心,方才被塔尊打脸的郁闷已经消耗了许多,隐隐间却有一种正在看塔尊踢到石头的快感,却是有了心情去关注其他事情。

    书尊却是道:“一点都不夸张。对我们来说,方才那一点时间只不过是几个呼吸而已,但对于那人来说,却足足是三万亿年之久。这么长的时间之中,这生灵能够保持道心,一心追求前路,这种心志,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定然便能一飞冲天。现在之所以只是局限于先天大罗,不能超脱突破,那只是因为罗帆道友他们创造的时候太过随意,并没有为那些大陆构筑完整的大道而已。”

    在一旁的吴尊笑道:“既然大师兄你对这生灵如此看好,不如引导出来,让其拜入门下如何?”

    相对于书尊和残尊两人,吴尊和罗帆的交情并没有深厚多少。但不管怎样,罗帆毕竟是因为他的事情而泄露出自己拥有“圣意”这一事实的,所以他对于罗帆的遭遇却是更加的不爽,时时刻刻的想要给塔尊一个好看。

    书尊对于自己的众多师弟怎会不了解?

    吴尊这话一出口,他就知道了他是怎么想的,不由得一笑,道:“我便给他一个机会吧。”

    说着,他抬手向着那虚无世界一指。

    刹那间,那虚无世界的仙界之中,那掌控着整个仙界,被这无数大陆众多生灵尊为仙帝的最强修士眼神一阵模糊。

    接着,自己的视角猛然往上拔升。瞬间突破了他本身的时间维度,突破了那奇异修行宇宙的局限,以一种宏观的角度观看此时此刻正在那虚无世界当中所发生的战斗,也看到了他所诞生的那些世界是怎么诞生的,更看到了他原来以掌控之而自傲的仙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瞬息间,这仙帝如遭雷击。忽然间反应过来自己是多么渺小的存在,忽然间明白了自己眼中就是整个宇宙,整个世界的所在,是多么的渺小,又是多么的脆弱!明白在自己前方自己尚且没有推开大门的门户到底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浩瀚!

    突破了自身的时间维度的这段时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对于那世界当中,却已经是不知多少万年之久了。

    等这仙帝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整个修行宇宙已经是形势大改。他已经直接变成了久远传说之中的人物。他所建立的仙朝更是成为了远古神话传说之中的皇朝。而他自己,更是在传说中以各种各样的死法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这种惊人强烈的反差,瞬间就让这仙帝下定了决心。

    他开始用自身的力量一点一滴的洗练自己的根基,洗练自己从玄黄之气之中获得的生命本质,并渐渐的超脱,升华出去。

    外界的几个呼吸,那修行宇宙当中的不知多少亿年之后,这仙帝,终于将自身得自那玄黄之气的一切完全脱离开去,将自身的意志超脱出来。

    当意志超脱的瞬间。这仙帝瞬间凭借了自己的力量突破了自身的时间维度。真正跨入了正确的,与罗帆等人相同的时间维度。

    往上一冲之间,他就已经是化为一个小小的人影,悬浮在那现在数量已经多得真正将正整个虚无世界充满的那无数玄黄大陆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声音传入这仙帝的耳中:“终于超脱出来了吗?这才有资格当我的弟子……”

    随着这声音。这仙帝猛然感到一股奇异的吸力。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上,一拉之间。他就已经超脱了这一个在他看来无边广阔的伟岸世界,直接来到了一个他最为荒谬的梦境都不能想象到的一个宇宙之中。被一个个光是气息都能够创造出亿万世界的存在盯着。

    这个时候,一个伟大的存在抬手对他一指。

    他瞬间就发现自己拥有了一具身躯。一具比起他之前那玄黄之躯更加强大不知多少亿万倍,真实不知多少亿万倍的身躯!

    当拥有这一具身躯的瞬间,这仙帝忽然间感觉一切都值得了。

    自己抛弃了在那修行宇宙档中的一切力量,抛弃了一切地位,耗费了无数亿万年的时光来超脱出来的努力,都已经值得了。

    哪怕只是为了这一秒,哪怕是在下一秒自己就被打回原型,也都已经是值得了。

    明悟这个,这仙帝瞬间泪流满面。

    对着那伟大存在跪倒,道:“多谢老师成全!”

    书尊看着眼前这一个好似十**岁的青年一样的男子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口称老师,不由得更加满意了。

    他虽是看上了这人,想要将这人收入门下,但他自然不可能在这人的生命本质还完全就是玄黄之气的时候就收他入门了——若是这样的话,和收塔尊的口水,塔尊的排泄物又有什么区别?

    只有这人真正超脱出去,将其意志本质真正提炼出来,超越出来之后,真正再没有半点属于那塔尊之后,他方才可能将其收入门下……

    之前他直接拉这仙帝超脱本身的时间维度,视角界限,便是想要看看他能不能有坚定的道心抛弃一切,真正将自身的意志超脱出来……

    而很显然的,这仙帝的表现,却是让他很是满意。

    “恭喜师兄得此佳徒。”吴尊和残尊等人在一旁这样道。

    若是说他们原来怂恿书尊将这人弄出来只是为了给塔尊一个难看,在看了这仙帝在知晓他们世界的本质之后的表现之后,到如今,他们却也对眼前这仙帝十分满意,也在为书尊能够得到这样一名弟子而感到喜悦。

    收徒,这并不只是为了自己的传承有什么接继这等小事。

    事实上,收徒更重要的是寻找到一个有着前途,有着成道可能的弟子!只有这样,方才可能在日后期待这弟子能够帮上他们,甚至可能期待这弟子在日后成就超过他们之时能够拉他们一把……

    这,就是收徒的本质!

    所以,对于任何修士来说,收徒的选择,自然都是那些道心坚定的,资质绝妙的,悟性超卓之辈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若是某人一看便知道没有给能为他们带来好处,不可能在日后帮助到他们之人,他们又怎么可能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来收这么一个弟子?

    而眼前这仙帝,单单论求道之心来说,便已经是能够让他们感到心动,让他们能够认为此人能够在日后能够帮助到他们了。

    当然,也只是帮助而已。至于超过他们而成圣,那虽然不能说是完全不可能,但那几率显然还是小到他们自己超脱成圣!

    书尊一笑,抬手一拂,那仙帝便不可抑制的站起身。

    之后,书尊才到:“你原来的姓名不好使用,我便与你另一个名字吧。乃塔尊与罗帆道友战斗余波所生,本身又是禀玄黄之气,便叫战黄吧。日后你若是成为九级尊者,或许能够称为战尊也说不定。”

    那战黄听得书尊之言。大喜。谢过书尊。

    这个时候,在那虚无世界当中,罗帆和塔尊之间的战斗已经是进入了白热化了。

    现如今的塔尊,却是再不敢以之前的目光看待罗帆。却是完完全全将罗帆当成是一个能够威胁到他的对手。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罗帆的强大!

    在之前的战斗之中。罗帆并没有施展太多的神通,而只不过是使用神庭天鼎的镇压之能而已。

    但,这样的镇压之能虽然看似单调。但在罗帆的运用之下,却是精妙绝伦,其中所包含的,属于九级伪圣的奥妙更是多不胜数,任凭塔尊使用何等手段,那玄黄宝塔施展出来的威能又是多么的不可想象,都尽皆用镇压之能完全抵挡,将其中蕴含的九级伪圣的奥妙完全瓦解,让他的攻击知己而转化为一块块性质不同的大陆出来……

    这种手段,很显然,绝非是单单拥有九级伪圣的实力,而没有九级伪圣的境界的存在所能够概括的。

    若是见识了罗帆的手段,这塔尊居然还能够轻视罗帆,那他也就不是九级伪圣了。

    在战斗当中,塔尊和罗帆两人虽然都没有分心,但书尊对于他们留下的战斗痕迹所做的事情,他们自然都是能够感觉到的。

    当感觉到书尊居然在他们留下的战斗痕迹之中收了一名弟子之时,罗帆面上只是一笑,而塔尊的面色却是变得极为难看。

    书尊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他在这里与人进行赌命的战斗,对方居然将在背后如此大大咧咧的收取他战斗痕迹之中的产物,这和将他当成是一个干苦力的有什么区别?!

    自己一个堂堂九级尊者,甚至辈分比起书尊的师尊更高,居然被他当成是干苦力的,这是何等的侮辱?!

    瞬间,塔尊下定决心:“等他冲击圣人之境失败,我定报此仇!”

    他心中的那个他,显然便是书尊他们的师尊,那掌握九种圣意的九级伪圣!

    虽说,他在心底认为自己的辈分比起那人还要高上一些,但他毕竟不是愚昧之人,却还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绝非那人的对手,明白那人说不定一手碾过来都能够将自己毁灭。所以,心中虽然很不客气,但也只是心中想一想而已,却根本不敢在那人还在的时候对付与那人有关的任何人!

    这个时候呀,罗帆忽然道:“道友,你心乱了。”

    说话间,那神庭天鼎猛然一震,忽然脱离罗帆的头顶,直接超越时间,超越空间,出现在塔尊的头顶,对着塔尊猛镇下来!

    塔尊吃了一惊。

    那玄黄宝塔之中疯狂涌出玄黄之气,化为层层云层托住那神庭天鼎。

    只可惜,因为他方才心念不纯,这些玄黄之气的力量却是有些驳杂,却是根本挡不住那神庭天鼎的镇压,在那镇压之中轰轰轰的层层崩溃,那鼎随着不断的向着塔尊的头颅接近,那一股镇压之力,更是随着不断的增强,不断的提升,渐渐的让塔尊感觉自身的存在都在受到强烈的镇压,恍惚之间有种自己的心念运转都有所阻滞的感觉。

    这样的情况,对于塔尊来说,简直便是一个最险恶的噩梦当中才可能出现的。

    他在瞬间大吼一声:“想要镇压我?!做梦!”

    大吼着,那作用在他身上的镇压力量猛然被以一种无比奇异的方式泻出,轰然向着四面八方奔涌扫过,直接将原来存在于这虚无世界当中的那不知道多少个玄黄大陆都镇压得完全崩溃,尽皆化作薄薄的玄黄气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