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镇压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镇压

    在那世界之外的战黄一看到这等场面,便忍不住痛叫出来。【手机看登录m.yunlaige.com】

    那无数玄黄大陆虽然他已经知道其真相是如何,明白这些大陆只不过是两名强大存在战斗余波残留所诞生出来的,是一种无比渺小的存在。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大陆,都是他诞生的根源所在,都是他的家乡!看着这些大陆在自己面前轰然破灭,看着自己无比熟悉的一切被瞬息间便完全毁掉,这人心中的愤怒与仇恨,可想而知。

    他所仇恨的目标,自然是涵盖了罗帆和塔尊两人。

    只是,相对而言,他却是对于塔尊更加的仇恨,对于罗帆这种镇压之力的主体,反而是并没有多少恨意……

    这也是很显然的。战黄这人掌握所谓的仙界那么多亿年时光,见识自然还是不小的。却是一眼看出来,罗帆镇压的力量之时作用在塔尊身上,却并没有多耗费半分力量将那镇压之力所针对的目标放在其他任何一块玄黄大陆之上。

    而之所以那些玄黄大陆会因为镇压之力的存在而被毁灭,根本却是因为塔尊直接将那些镇压之力泄露出去,将那无数玄黄大陆化作他的出气筒,这才使得那镇压之力作用在那些大陆之上,使得那些大陆完全毁灭,使得那些大陆之上的无穷生灵完全消亡!

    所以,他虽然有些仇恨发出这镇压之力的罗帆,但更多的。还是仇恨将镇压之力转移的塔尊!

    书尊这时候叹道:“他们二人是在赌命,此时塔尊即将落败。为师之前有言在先,却不得不动手将其救出。不过,若是这人不愿意交出性命,为师却可将其失去性命的最后一击交给你。”

    听到这话,战黄用力的点头,道:“多谢师尊成全!”

    这边厢,书尊已经是给塔尊做出了最后的判决,那边的塔尊却是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努力。

    他头顶的玄黄宝塔疯狂的涌出玄黄之气。疯狂的化作层层防御挡在上方,挡在罗帆的神庭天鼎之下,让那神庭天鼎想要下压变得极为困难!

    而那一股股镇压力量,则先于神庭天鼎的主体,穿透了重重防御不断的灌入塔尊的体内,想要将其完全镇压!

    对于这些镇压力量,塔尊依然是如同之前一样的手段。不断的将这些镇压力量通过种种手段转移出去,这一次他不光光是将之前他们战斗所残留下来的玄黄之气当成是出气筒,而是将这整个虚无世界当成是出气筒!

    让那镇压力量,直接作用在整个虚无世界之上,让那整个虚无世界的时间、空间、规则法则,尽皆在这镇压力量之下发生微妙的扭曲。好似一切活力都被完全压制下来一样!

    只可惜,这样的手段,对于这些镇压力量本身确实是有效果,但对于那神庭天鼎的主体来说,却根本算不上什么。

    那神庭天鼎在这过程当中依然是不断的向下压着。依然是不断的向着塔尊接近!

    塔尊空有无穷神通,无数手段。神通威能之奥妙,更是足以傲视绝大多数天地。但在面对罗帆的这神庭天鼎那几乎就是粗暴的,蛮横的一压之时,那无数手段,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依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神庭天鼎不断的向着他的头颅接近,只能看着神庭天鼎一点一滴的压迫向他的身躯,要将他直接镇压在其下!

    塔尊此时的神色无比的难看。

    虽然没有显露出任何一丝丝的气馁,恐惧,但原本他自己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出现的冷汗,却是开始在他身上不断的渗出来……

    罗帆此时也并不轻松。

    虽然发力的是神庭天鼎,而且那手段也只是粗暴的镇压而已,但他却也是时时刻刻的要耗费不知多少精力来掌控这神庭天鼎,来抵挡塔尊的反击手段,控制那神庭天鼎的力量进行无数种微妙而玄奥的变化。

    这,每一点对于他来说,都几乎是需要他全力以赴方才能够做到的。在这个时候一同出现,对他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所以,哪怕是此时他只是悬浮在不远处看着,似乎只是不断催动法宝而已,但他看起来却也是极为紧张,神色极为认真,体内力量奔涌之间,甚至已经有着一"bobo"奇异的波动从他身上泻出。

    至于对于这空虚世界之中之前所被毁灭的那无数玄黄大陆,他更是并没有看在眼里。

    对于随手一拍就能创造无数世界的他来说,这一个空虚世界之中他们战斗余波所创造出来的那些大陆,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其中便是有着无穷无尽的生灵,有着无穷不可思议的文明,甚至诞生出强悍无匹的修士出来,对他来说,也只是战斗余波而已。

    对于那些大陆的毁灭,对于那些生灵的消亡,却是根本不可能在他心中激起任何哪怕一丝丝的情绪波动。

    这,也是一般伪圣级数的存在所具有的心态。

    甚至,若不是那些大陆之中出了一个战黄被书尊看重,便是书尊自己,也绝不会认为罗帆他们这样做有什么不妥之处!

    那玄黄宝塔之上的玄黄之气终究还是无法的抵挡神庭天鼎。

    眼见如此,塔尊自身终于开始施展本体的种种神通,种种威能了!他身上开始闪耀着种种玄之又玄的光芒,一道道神通不断的从其体内轰出来,有些轰向那神庭天鼎,有些轰向罗帆。

    这些神通本身的威能极为玄奇,但却在专门的攻坚防御能力上,却比不上那玄黄宝塔之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诸多玄黄之气的变化!

    此时这样施展出来,却是反而是让那神庭天鼎下压的速度忽然增快!

    不过。塔尊显然并没有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这些神通对那神庭天鼎的抵挡之上,他却是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这些神通对罗帆本体的伤害之上!

    只是。罗帆显然防着这一手。

    在那众多神通向他覆盖过来的瞬间,他身躯一晃,身上同样是爆出种种完全与塔尊发出的神通一一对应的神通出来!

    这些神通本身的奥妙虽然比不得那塔尊所发出的众多神通。

    但,这些神通当中却是蕴含了罗帆所悟得的,那似圣意非圣意的那一股意!这一股意的存在,直接让这无数神通在虚空当中自然而然的发生转化,自然而然的便出现了升华,出现了进化。最终居然轻轻松松的,便将那塔尊所发出的无数神通一把拦住。

    最终,只是让那无数神通在虚空当中形成了无数世界,无数光影,无数毁灭,无数破坏而已。

    而便是这些神通破灭之后所形成的种种余波残留的痕迹,也根本无法保留。最终却是直接在罗帆那神庭天鼎的镇压之力下,完全消亡,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完全不曾存在过一般。

    这些镇压之力的威能虽然对于塔尊的自身来说并不算太过强大。

    甚至能够被他轻松的转移出去。

    但,这并不代表着这些镇压之力只是一般而已。事实上对于这整个世界而言,对于这虚无世界当中存在的一切来说。这镇压之力,却是有着不可思议的威力!

    在之前那一段时间的镇压之力作用下,那诸多玄黄之气被压缩而成的那一张玄黄薄膜这个时候却是直接便被镇压成为虚无,完全被时空变幻之间所透出的种种玄奇所吞噬,此时此刻整个世界已经是完全化为最开始的模样。完全转化为一片绝对的虚无出来了……

    也即是说,此时此刻。在那虚无世界当中,就只剩下罗帆、塔尊以及他们的法宝存在而已,除此之外的一切,便是空空旷旷的。

    “不!”最后,在塔尊这样一声怒吼当中。罗帆的神庭天鼎直接将塔尊以及他的法宝完全镇压在神庭天鼎之下!

    这一次,罗帆就没有当初对待邢尊那么温柔了。

    他将神庭天鼎的威能催发到极限!

    那恐怖的镇压力量,甚至将虚空完全镇灭,更是将那玄黄宝塔镇得产生了无数裂缝,将塔尊整个人镇得更是不断的变扁,不断的被拉长,其体内的力量更是在这过程当中被不断的消磨,一丝丝的被挤压出来,再被直接镇入时空当中,最终完全消亡,再不可寻……

    这样的手段,虽然不可能将塔尊完全镇死——毕竟是九级伪圣,哪那么容易死去——但,这样的镇压手段,却足以破坏塔尊的根基,足以让塔尊的道行境界受损,让他的实力受到破坏!

    若是镇压力度大一点,时间长一点,说不定能够直接将塔尊从原来的九级伪圣镇压成为八级伪圣、七级伪圣……

    那样的话,他不单单对于其他九级伪圣来说变成了可以肆意鱼肉之辈,便是对罗帆来说,也将再无威胁。

    当塔尊体内的力量被镇出来的时候,其实这一场赌斗的胜负就已经是极为分明了。

    若是书尊真的是如此积极的话,这个时候,就应该已经能够直接动手干涉,出手将塔尊救出去了。不要怀疑书尊他们会没有这样的能力,毕竟是创造这个虚无世界的存在,他们的实力在这虚无世界当中所能够发挥出来的水平,却是绝对惊人的,想要将塔尊救出,当真算不上太难。

    不过,可惜的是,塔尊现在却是开始为他之前不给书尊他们面子付账了。

    书尊等人虽然明明看着眼前赌斗的胜负已分,明明看到接下来再这么下去,塔尊只能够不断的被削弱,最终变得再无法反抗罗帆,最终可能将自己的性命丢掉,但他们却只是冷漠的看着而已,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出要救出塔尊的话语出来。就好像眼前发生的一切只是电影之中所发生的而已。

    罗帆本来正等待着书尊他们插手,等了一阵子。发现居然没有人来动手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们的想法。

    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道:“看来,塔尊道友的人缘很一般啊。”

    塔尊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工夫回答罗帆的话?

    他现在却是在艰难的寻找种种手段想要脱离被镇压的命运,甚至想要反击罗帆,哪里还有心思去管罗帆说什么?

    罗帆的神庭天鼎本体的镇压当然不可能是那么简单能够反抗的。

    在神庭天鼎之下,塔尊的一切挣扎,一切痛苦,一切努力,都只是一场空而已。在不断的挣动之间,神庭天鼎根本丝毫不动,其自身的力量更是没有办法透出半分。相反的,反而是其本身的意志和战力都在这过程当中被不断的损耗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能够做出的反抗,却是变得越来越小。

    这样半日之后,塔尊的身体已经被镇压成为一层薄膜。而那玄黄宝塔相比之下更加的坚固,反而是深深陷入那层薄膜当中,渐渐地被那薄膜裹住,最终看起来居然好像是塔尊完全融入那玄黄宝塔之中一样。

    而这个时候,塔尊的道行境界已经是被镇压到了九级伪圣的边缘!

    再这么下去只要再低上那么一点,塔尊的道行境界。便将会直接掉落九级伪圣,成为八级伪圣……

    到了这一刻,塔尊终于产生了恐惧的情绪。

    那玄黄宝塔之上渐渐的有一种难言的气息透出来。这气息,似是惊恐,似是悔恨。似是仇恨,又似是求饶……复杂之处。让罗帆也难以具体的分辨出来。

    对于这样的气息,这样的情绪,罗帆自然是毫不在意。

    对于想要他性命之人,他一向是很能狠下心来的。

    他维持着神庭天鼎的最强镇压力度,不断的将塔尊的一切镇压着,不断的要将塔尊所拥有的一切削弱消除。

    神庭天鼎的威能强悍无比。

    在这镇压当中,整个神庭天鼎之上也是异象纷呈。无数奇异的光华从神庭天鼎之上散发出来,整个虚无世界在这神庭天鼎透出的威能之下,也形成了种种不可思议的扭曲,变化出种种千奇百怪的光影,展现出的景象之多,之玄却是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猛地,一声惨叫从那被塔尊包裹着的玄黄宝塔之中传出来。

    接着,罗帆就感觉到,塔尊的反抗能力忽然大幅度减弱,那玄黄宝塔更是在瞬间便被镇成无数碎片。

    猛然,罗帆就明白了过来。那惨叫,是你塔尊的道行境界被压落九级伪圣,重新变成他不知多少亿万年以前曾经达到过的八级伪圣级数!

    道行境界下降到八级伪圣级数,这虽然看似只是减弱了一个级别。但对实力的影响,却并不只是一个级别那么简单!那可是足足有千百倍以上的差距!

    而且,因为道行境界下降了一个级别,所以塔尊对于他原来的法宝玄黄宝塔的掌握能力,自然而然的便被削弱了。这种削弱,便让玄黄宝塔的威能也随着降低。原本,玄黄宝塔能够抵挡住神庭天鼎的镇压,就只是因为它本身能够发挥出极为强大的威能而已。忽然间所能发挥的威能降低,如何还能够做到同样的事情?

    直接崩溃,那却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眼见如此,罗帆眉头却开始皱起了。

    那玄黄宝塔的崩溃,对于罗帆来说,虽然是一件好事,但同样也代表着他对塔尊的镇压已经告了一段落。

    原因无他,那玄黄宝塔的崩溃,固然是让塔尊的实力减弱。让他本身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变小。但,同样的,这玄黄宝塔崩溃那一瞬间所放出来的恐怖力量,却已经足以对塔尊本身形成强大无比的防御,足以让塔尊能够依托其威能挡住神庭天鼎的镇压!

    发现这个,罗帆不由得暗自叹息。

    原来想要就这样尽可能的这样将塔尊削弱,最终在削弱到极限的时候轻松将塔尊抹去。但现在看来却只能将其镇压削弱到这个地步而已了,当真是有些可惜。

    知道再这么镇压下去也难以产生多大的效果了。罗帆也不再坚持,心中一动。抬手一指,那神庭天鼎一转之间。鼎口猛然向下,那原来产生的威能开始从镇压转化为吞吸!

    玄黄宝塔崩溃所产生的威能虽然比起其本身要强大,但毕竟乃是短暂爆发所出现的。其威能,却病不能持久。

    而且控制起来也难以如同真正的玄黄宝塔那么自如。

    所以,在神庭天鼎的吞吸之下,那玄黄宝塔所化的玄黄之气化为一道玄黄长河,开始疯狂的向着神庭天鼎鼎口涌入。

    塔尊原本被镇压得心神昏沉。忽然间一切镇压力量消失,不由得有些迷糊起来。

    好一阵子方才反应过来。身形重新凝聚在罗帆面前。

    只是,这个时候,那玄黄宝塔崩溃所化的那一股力量却已经是被吞吸了九成都不止了……

    大惊失色的塔尊连忙控制住那剩下的玄黄之气,一转,重新化为一尊玄黄宝塔,悬浮在他头顶,抵挡着那一股吸力。

    罗帆眼见如此。不由得暗道一声可惜。

    这玄黄之气转化而成的宝塔虽然只是八级伪圣之宝而已,但毕竟已经是法宝,已经是有了主人,这神庭天鼎的吞吸之能虽然强大,对于这等存在,虽然有些效果。但却并不算强大。一时间却是再难吞吸。

    不过,这也已经够了。

    将对手削弱到这一步,他若是再用镇压,眼前这塔尊便已经只能任他鱼肉了。

    想到这里,罗帆便是微微一笑。抬手一指神庭天鼎,瞬间。这天鼎一转,鼎口再度朝上,向着塔尊镇下来。

    这样若是一镇,塔尊却已经再无任何机会。

    到了这一步,塔尊身死就在面前,在外面的书尊等人却是再不好推脱,再不能视而不见了。书尊微微一笑,对着其他修士示意一下。

    瞬间,那一个虚无世界微微一震,其中的一切力量,一切规则法则尽皆变幻。一股消除一切力量的威能自然散发出来,让罗帆的神庭天鼎威能猛然大减,接着一股力量顺势一捞,塔尊的身躯连同他头顶的玄黄宝塔就已经消失在这虚无世界了。

    罗帆先是微微一愣。接着便恍然,知道等了这么久的书尊等人终于出手了。

    心中一动,抬手一拍,虚空出现一个门户,他抬步跨出,就离开了那个虚无世界,出现在了书尊他们准备的洞府当中。重新见到了那参加宴会的众多九级伪圣。

    “此人……莫非便是那些玄黄大陆之中出来的生灵?”罗帆眼光一扫,忽然定在战黄身上,不由得惊讶问道。

    之前书尊在那虚无世界当中捞人的时候,罗帆和塔尊两人都有所察觉。但当时他们战斗正酣,却都没有分出精神来关注书尊所捞之人到底是何等人物。此时此刻却是罗帆第一次看到那人。

    书尊笑道:“正是,此人如今已被我收为弟子,不知道友以为如何?”

    战黄虽然对罗帆颇有芥蒂,但却也知道礼数,向着罗帆躬身施礼,口中称:“战黄拜见前辈,多谢前辈创造之恩。”

    罗帆上下打量一番,微微摆手,示意免礼之后,点点头,对书尊笑道:“不错不错,道心坚定,却是修行的好苗子,确实是有资格当道友弟子。恭喜道友得此佳徒。”

    书尊哈哈笑道:“哈哈,这还得多得两位道友的赌斗。若不是两位道友在赌斗,战黄也无法诞生。”

    罗帆笑道:“这是道友的运气,也是他的运气。”

    在他么交谈的过程当中,塔尊面色变幻不定的站在一旁。但,他们两人之中,无论哪个,都没有扫塔尊一眼。

    就好像站在他们身边之人只是一个透明人,根本就是怎么样也看不到的一样。塔尊站在人群当中,却好似是孤独一人站在一个虚无的世界一般,忽然感到一阵难言的寒意。

    他作为九级伪圣已经有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了,何曾受到这等冷遇?正常而言,便是书尊的师尊见到他,都要客客气气的称呼一声道友!现如今居然被人当成是透明人,这种屈辱,让他愤怒欲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