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灭

    说了一阵子,罗帆方才将目光转向塔尊,道:“道友,如今我们赌战已然分出胜负,不知道友何时兑现赌注?”

    塔尊一听,面色大变。【手机看登录m.yunlaige.com】他们之前的赌战可是赌命,罗帆要收赌注,这岂不便是要收他的性命?!

    作为一个修行了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的九级伪圣,生存对其来说,几乎已经是习惯了。他几乎已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会死的,忘记了自己的性命,也是能够被人收走的。便是之前和罗帆赌命,他虽看似震怒,却更多的只是因为尊严被挑衅而已,却并不认为自己果真会这样失去性命!此时此刻忽然被罗帆这么一句话顶过来,他忽然如梦初醒,终于发现,原来自己的生命是如此脆弱,原来,死亡就在自己面前……

    发现这个,他原来超然淡定的心态忽然间消失,神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他勉强道:“我确实是败了。不过,我愿意用一件九级伪圣之宝来充当赌注,不知道友以为如何?”

    罗帆淡淡一笑,道:“一件九级伪圣之宝,一位九级伪圣,这两者之间的价值,我不觉得能够等同。”

    塔尊听了,涌起希望,道:“虽说我只有一件九级伪圣之宝,但我却还能够弄到另一件,不如我用两件九级伪圣之宝来充当赌注吧!”

    罗帆却只是摇头,道:“赌战便是赌战,赌注之前已然说好,现在若是改换。这岂不是对这场赌战的不尊重,对这一次宴会的不尊重,更是对这诸多同道的不尊重。所以,赌注还是不要改换的好。”

    塔尊神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你耍我!”

    “道友何出此言?之前确定赌注的时候,道友可是没有任何异议的,现如今道友败了,居然便要改换赌注,这却是有些说不过去吧。”

    塔尊神色变幻不定,忽而凶狠,忽而恐惧。忽而无奈。忽而反仇恨。若不是他现在道行境界已经被镇压成为八级伪圣,尚且没有恢复过来,根本比不得能够轻松战胜他的罗帆,说不定他在这个时候已经向着罗帆扑过来要将罗帆杀死了。

    好一阵子。塔尊咬咬牙。道:“道友此次来争取论道法会的参与资格。定是为了那夺宝大会。我若是愿意依附道友,在夺宝大会当中的一切收获都交给道友,自己不取分毫。并交给道友两件九级伪圣之宝,不知道友能否放过我?”

    罗帆听了,一阵心动。

    事实上,他和这塔尊本身当真说不上多么深重的仇怨,若是能够掌握他的力量,让他的力量帮助自己去参加那夺宝大会去,去获得那书尊等人师尊的遗留宝贝,这似乎也是可以接受的。

    不过,想了一下,罗帆终究还是摇头叹息。

    虽说之前他们两人是没有多深重的仇怨。但,经历了之前那一场赌斗,这仇怨显然已经是深深种下了。现在便是他放过塔尊,便是塔尊真的利用自己的实力来帮助他在夺宝大会当中获得更多的收获,在事后呢?等事后塔尊离开之后,难道他会以平静的心态来面对罗帆?难道他会完全消去对罗帆的仇怨?

    这显然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罗帆若是在这个事后放过塔尊,日后等待他的,就是一个九级伪圣长久的纠缠,就是一个九级伪圣时时刻刻的对着自己虎视眈眈,随时可能会在他什么不方便的时候狠狠的咬上一口!

    可以说,罗帆若是当真这样做,就是在冒险,冒一个极大的险。若是有着足够的回报,比如能够让他证就混元道果,成就圣人,那这个险自然就冒得值得。

    但很显然的,他放过这塔尊,最多也只是获得一些对他的实力有些提升,但却根本对他证道成圣没有多少作用的法宝宝贝而已……

    这,显然算不上是多好的收获,显然并不值得他冒这个险!

    想清楚了这个,罗帆的选择该是怎么样的,也就已经很明显了。

    他淡淡的道:“还是算了,虽说道友的提议很有诱惑力。但,我却不愿有一名九级伪圣的死敌时时刻刻在一旁窥视,时时刻刻想着给我制造麻烦。所以,还请道友遵守赌约。”

    听到这话,塔尊终于面色惨变。

    “不要!”说着,他身体一震,轰然崩溃。

    这一崩溃,直接便将这个洞府的空间完全崩毁,让这洞府之中的时光,都变得混乱起来。更是让这洞府当中的规则法则,寸寸断裂!

    这,并不是罗帆说完话塔尊就自己断绝自己的性命。而是塔尊正置之死地而后生,直接崩毁自己的身躯,毁灭自己的神魂,将一切都转化为恐怖的破坏力量,要破开这洞府的封锁与防御,逃脱出去!

    他虽说因为神庭天鼎的镇压,此时此刻道行境界只是剩下了八级伪圣级数而已。但,毕竟他曾经是九级伪圣,所掌握的力量优势惊人的强大。如此这般一个轰然爆发,产生的效果,却是极其的不凡。

    这洞府毕竟只是一个九级伪圣举行宴会之所,却并不是专职用来九级伪圣级数的存在进行惨烈战斗之处。塔尊将所有的力量借用九级伪圣的力量运用玄奥爆发开来,却是瞬间便突破了这一个洞府的封锁阻拦,将他的生命本源以一个极为隐秘的方式送了出去!

    作为一个活了无数岁月的九级伪圣,塔尊哪怕是没想到自己会死,却也定然有着许多重生的准备。

    只要他的生命本质逃脱出去,不需要多久,他便能够完全恢复过来,甚至可以重新回归九级伪圣的境界!

    书尊这个时候却是叹息一声:“果然是要跑……”

    说着,他虚空一拍。刹那间手掌探入虚空当中,微微一抓。瞬间,塔尊的生命本质就已经是落到他的手中,直接被他一个收回,就已经是重新来到这洞府当中了。

    “不要!本尊不要死!本尊还要证道成圣!本尊还要永恒不灭,万劫不磨!本尊绝不会死在此处!”塔尊的生命本质大吼着。

    这声音,对于凡人来说,是不可闻的。但对于在场的一切修士,哪怕是那刚刚只是先天大罗之修的战黄来说,都是清晰无比的。

    听到这惨叫。这高呼。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有些复杂起来。

    哪怕是造成这一切的罗帆,此时面色也有些复杂。

    一个活了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的九级伪圣,在面临死亡之时,居然表现得如此的拙劣。死亡的大恐怖。可想而知……

    他们本身的实力、身份比起这塔尊来。其实都高不了多少。此时此刻塔尊的表现,让他们忽然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几乎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想到,塔尊如此。他们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又会有什么表现?他们,能否表现得比塔尊更好一点?

    而当他们想到这个的时候,他们每个人所得到的答案,忽然都让他们有些汗颜。

    因为,几乎绝大多数修士都知道,自己的表现,绝不会比塔尊更好!

    甚至,有些修士还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若是在死亡面前的表现,定然都会比塔尊更加的拙劣……

    书尊叹息一声,道:“何必呢?既然明知道保不住性命,何不留点尊严呢?”

    说着,他抬手一抖,塔尊的生命本质便重新出现在已经平缓恢复过来的虚空之间,活脱脱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塔尊当然不可能听下书尊的话语,在那里大吼着,疯狂的挣扎着,想要挣脱这一处洞府逃脱出去。

    书尊并不管他,在随意说了那一句话之后,便转头对罗帆说道:“道友,我之弟子与塔尊有大仇,不知能否将完成赌约的最后一击交给他?”

    对于亲手手刃塔尊,罗帆却并没有多强的**。

    因此,他也就淡淡的道:“只要塔尊完成赌约便可,至于何人取他性命,却是无所谓。”

    听到这话,战黄先向书尊躬身称谢,接着再像罗帆躬身行礼谢过罗帆。

    之后,才转身面向塔尊,面上现出难言的复杂神情。这神情,似有仇恨,有似有怜悯,更好似是某种莫名的情感。

    不管怎么说,这塔尊,都是创造他出来的存在的其中之一,这样的存在,简直就像是他的创世神一样,战黄却是怎样都不可能将对他的这种感觉完全抛开的。

    叹息着,战黄抬手掐动一道手诀。

    瞬间,整个洞府当中的所有力量都被他所引动,在虚空当中化出一道金光灿灿的刀刃,高高悬在塔尊生命本质的头顶,对着塔尊缓缓的劈下!

    在这瞬间,塔尊更怒:“一个连准圣都不是的修士,也想要伤害本尊?!”

    他大吼一声,抬手向上一拍。

    刹那间,虚空震荡,那一道他凝聚了整个洞府的力量的利刃便瞬间被拍得粉碎,强烈的力量冲击向着四面八方扫动,将整个洞府的时空扫得剧烈的振荡起来!

    眼前的塔尊虽然只是生命本质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存在,但,他作为九级伪圣级数的存在,作为已经甚至已经有资格冲击圣人之境获得圣意的存在,他哪怕是没有了任何力量,却也不是一个小小的先天大罗之修所能够伤害的!

    他方才那一拍的瞬间,凝聚了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原来手掌拍动所引起的那点滴力量在通过他的调动之后,不断传递,不断增长,最终化为惊天的威能,瞬间便将战黄耗费全部力量所调动的强大神通给击散了!

    战黄此时面红耳赤。

    这个时候,他再看塔尊的表情已经是变得肃然,却是再没有了之前那种仇恨和怜悯——怜悯,是从高看低的时候才可能诞生的一种情绪。之前战黄看塔尊,就像是在看砧板上的鱼肉一样,觉得能够轻松解决。自然会诞生这种怜悯的情绪。但现在,他忽然发现,塔尊并不是鱼肉,反而是一头足以将他撕碎的鲨鱼,哪里还敢有这样的情绪?!

    罗帆站在旁边,脸上神色极为淡然。

    他既然已经是将这件事交给了书尊,那么书尊怎么安排,怎么做的,他自然就不会过问,只要结果符合他的要求就好。

    眼前这战黄能不能收拾下塔尊。怎么收拾下来的。这对他来说,其实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战黄双手猛然一合,无穷力量凝聚,强烈的金光从双手之间爆发。直接裹住他的周身上下。接着。他大吼一声。猛扑上去,一拳就向着塔尊的生命本质轰过去!

    在这个时候,在场众多九级伪圣都看出来了。这战黄所施展出来的手段乃是一种借用无穷力量加强自身身躯的手段。

    此时此刻,在那金光的笼罩之下,这战黄的身躯强度,已经是远远超越了先天大罗之修的层次,甚至超越了一般初成准圣、小成准圣的层次,隐隐间已经有了中成准圣的风范!

    塔尊这个时候已经知道,自己的一切逃脱的算计都已经再不能成功。自己现在所能够做的,就是在最后一刻,爆发自己的战斗光辉,在最后的战斗当中,守护住自己的最后尊严!

    知道这个之后,他这时却是已经将周围正观看这里种种的那些九级伪圣放在一边,将自己的所有心神凝聚在眼前的战黄身上了……这战黄虽然实力低微了点,但毕竟是一个战斗的最后选择……他要是不想被书尊他们顺手碾死,就只能和他战斗了……

    虽然已经没有了任何力量。但凭借自身境界的调动,塔尊依然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实力。

    这战斗,居然是强势的碾压着战黄!让战黄居然变得疲于奔命,根本无法战胜塔尊,反而是自己一次一次的在塔尊的攻击之下狼狈受伤……

    这洞府随心变化,在他们两人战斗开始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诞生了一个颇为广阔的世界来当他们的战场。

    所以,他们两人的战斗,却并没有影响到其他修士,反而是给他们提供了一次宴会的节目而已。

    “再怎么下去,战黄怕是危险了呢。”残尊在书尊旁边笑着道。

    书尊淡淡的道:“等等吧,他还没有将自己的所有实力发挥出来。”

    看他的意思,居然分明便是要利用塔尊来锻炼他刚刚收下的弟子!

    罗帆只是看了几眼塔尊和战黄之间的战斗之后,便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开始看向周围那众多九级伪圣,看看他们在自己和塔尊的赌斗之后有何种变化。

    这一看,他便是微微一笑。

    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是达到了。此时此刻,在场两百多九级伪圣当中,已经再没有任何一个敢将自己对于他的恶意展露出来!

    至少表面上来看,每一个九级伪圣都对他颇为和善,似乎显得十分想要和他结交一般。

    “果然,一切都是实力啊……”罗帆暗自感慨,终于放下心来。

    他之前之所以如此激烈的要和塔尊赌命,根本原因,就是为了现在这个状况!

    在这之前,那众多九级伪圣对他有着不轨之心,想要在离开这里之后伏击他,抢夺他所拥有的“圣意”,而他们甚至都懒得多掩饰自己的想法,直接将自己的恶意显露出来。这,分明就是完全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并不以为他的实力又多强,能够抵挡住他们的表现!

    在如此情况下,罗帆若是并没有任何动作,没有任何举措来改变,那么等待他的,就将是连绵不断的算计、偷袭、攻击……

    如此一来,哪怕是罗帆有着自信,觉得那些九级伪圣对自己并不会有太大的威胁。但,若是某一刻那些九级伪圣联合起来,或者并不联合,刚好便是一些人聚在一起攻击自己的话,他可就没有多大的自信自己能够毫发无损了。

    正因为认识到这个,所以,罗帆在塔尊向他挑战的时候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一个展示实力,向所有人证明他有着资格拥有“圣意”的机会!

    所以,他才高调的和塔尊赌命。

    而从眼前众人的态度改变上来看。他的计划显然是已经成功了。在场的这众多九级伪圣,已经是彻底认识到了他的强大,已经是再不敢如同最开始那般,直接将自己的恶意毫不掩饰的展现出来。

    虽然,他也知道,这些九级伪圣当中,定然是还有着不肯死心的,想要抢夺自己的“圣意”的存在,但毕竟已是寥寥,对于罗帆来说。他却已经是有了足够的信心应对了。

    那些九级伪圣不管是心中如何想的。在罗帆看向他们的时候,都微笑着打了招呼。表现得就像是和罗帆已经是交情极深的老朋友一样。

    罗帆对他们,却也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桀骜。同样是点头微笑。算是打了招呼。

    在罗帆暗自衡量众人的心态之时。那边战黄和塔尊两人之间的战斗却已经是到了最后阶段。

    眼看着,塔尊就已经是将战黄逼到了死角,将战黄削弱到极限。让战黄几乎再无任何战斗能力了。

    这个时候,在外面观看着的书尊终于有了反应。

    他淡淡一笑,张口便是一段玄之又玄的经文直接送入那世界当中,送入塔尊的心灵之中。

    这一段经文他并没有多掩饰,在场的所有九级伪圣都能够听到这经文,甚至,便是在那世界当中的塔尊,也清楚无比的听到这个!

    在这洞府当中所有听到这经文之人尽皆是道行境界极为高深之辈。在瞬间,所有人便都知道了这段经文的意义。

    这经文,赫然便是指点先天大罗之修如何成就准圣,如何改换生命本源的妙法!那显然是完全针对战黄此时情况的法门!

    只要有了这一段经文,战黄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便能够直接突破先天大罗,成就准圣。而且,他的生命本源,也会因此而重塑,神通威能,将有一个翻天覆地的改变!

    到那时,他想要战胜现如今的塔尊,就是一件轻松之极的事情了。

    在那外面的众多九级伪圣听得暗自有趣,在那里面的塔尊,却是听得面色大变。

    不过,他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朝,一咬牙,却只是加快攻击动作,却不发一言。

    战黄听到那一段经文,瞬间身体就是一滞,接着,身上忽然散发出强烈无匹的清光。这清光纯粹凝聚,就好像是天地间最为纯粹,最为凝聚的光芒一般。

    其出现之后,自然形成了一片奇异的空间,直接将那方圆万里范围的时空包裹住。

    在那清光当中,战黄的道行境界直接突破了一个境界,周身力量疯狂暴涨,转眼间便提升了不知几百几千倍。

    这样的提升,对于原来的塔尊来说自然是从一个小蚂蚁变成大蚂蚁而已,但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却是一个凡人向着巨人转变。

    瞬间,有些反应不及的塔尊被那气息一冲就倒飞出去。

    接着,战黄尚且没有稳定自己的境界,身形便是一闪,来到了塔尊身前,口中道:“结束吧……”

    说着,抬手一拳向着塔尊轰下去。

    这一拳,威能惊天,产生了无数空间碎片,凝成了一个圆锤,疯狂震荡着,绞杀着,向着塔尊轰下去!

    塔尊惊叫一声,借用周围的力量凝聚出层层防御,想要抵挡住这一拳。

    只可惜,这一拳的力量已经超越了周围的极限,这一轰之间,那无数层防御瞬间崩溃,那拳头直接轰入塔尊的身体里面。

    一震之间,塔尊便瞬间崩开成为数万片。

    而且,便是这数万片碎片,也在虚空当中不断的分裂,不断的变小,最终完全化为虚无,消失在天地宇宙之间!却是被这一拳轰击之下,直接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轰完这一拳之后,战黄呆呆的悬浮在那虚空之间,脸上神色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良久,周围虚空变幻,他重新出现在这洞府当中,出现在众多九级伪圣面前,他才终于清醒过来,向着书尊躬身一礼,口中称道:“多谢师尊传法,让弟子得报大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