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运气?算计?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运气?算计?

    虽说对几乎忘记了自己参加论道法会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大好处的开浮子有些失望,但罗帆却依然对他如何闯关有些好奇,因此却也只是心中暗想罢了,却并没有真正的就此将注意力从开浮子身上转移,而是继续静静的看着开浮子怎么去闯关。☆万本收费免费看☆

    开浮子在耗费了十年时光接着科技知识创造出了这种种神通之后,终于想起了当初自己参加考验的目的所在。

    通过那诸多科技知识,他自然是一惊知道了虫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白果真是能够通过虫洞离开这一个宇宙,通过这一个世界的考验。

    开浮子并没有再在那里耽搁下去,很快的,他便直接跨越虚空,来到了这宇宙的正中心之处。

    作为宇宙的中心,哪怕是原本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虚无位置,也绝对会因为其本身位置的特点而被这宇宙的众多国度所注意的。更别说这里还有着一个通往其他世界,其他宇宙的虫洞存在,这宇宙的诸多国度对于这一处位置的防御争夺可想而知。

    几乎可以说每时每刻的,都有着若干场战争围绕着这一个宇宙中心爆发。

    时时刻刻的,都有着无数生灵在这宇宙的中心完全消亡,连灵魂都逃脱不出来。

    一个防御如此严密的所在,对于一切生灵的侵入,都定然是有所防备的。

    开浮子哪怕是早已是做好了种种准备,甚至对这宇宙几乎一切科技知识都已经有了了解。但在接近这宇宙中心的瞬间,还是感到有着几十股波动扫过他的身躯,直接将原本隐藏得极为紧密的他给完全暴露出来!

    在波动过后,开浮子便感觉到了有着不知多少恶意锁定着他。

    这些恶意。每一股都是来自一种足以让他受到威胁的强大武器!每一种若是毫无保留的击中他,都足以让他丢掉半条性命!

    感觉到在和变化,开浮子吃了一惊。

    忽然他就恍然大悟起来:“我这些年所学习到的科技知识,却并不是这宇宙最为高端的科技知识!真正高端的科技知识,却就在这宇宙的中心周围!”

    这个时候。那无数攻击,就已经是从各处爆发,向着他倾泻覆盖而来。

    转眼间,便已经是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怖冲击。

    他身体周围的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在这瞬间好似被完全封锁住。恍惚之间更是让他产生一种死亡即将降临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是如此的明显,如此的直接,让他恍惚之间似乎觉得自己在下一瞬间就要将自己的性命丢掉了一般。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开浮子爆吼一声。

    周围的时间、空间在瞬间便被他完全崩溃,完全毁灭。

    随着这种时空的崩灭,他的身形刹那间消失。接着无数亿万世界覆盖了周围,并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奔涌出去,将越来越大的宇宙,越来越多的空间取代,让这宇宙从这中心开始渐渐的改变原来的模样,从原先宇宙星空的模样,改换成为世界群的模样……

    忽然从宇宙星空转换为世界群。这瞬间的转变,却是足以完全抵挡住周围那无穷攻击了。

    那无数世界直接将那无数攻击完全吞没其中。

    而那些攻击之强大,确实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哪怕是那些世界,在吞没这些攻击之后,也是尽皆一个个粉碎,一个个覆灭,转眼间就将那宇宙中心开始渐渐波及整个宇宙的那世界状态的改变趋势完全截断!

    而且,它更是反过来,将这样的改变不断的扩散开去。使得原先已经变成世界群的区域重新变成了正常宇宙星空的模样……

    如此这般一番变化之后,整个宇宙看起来似乎完全和最开始一样……但,那些原本轰向开浮子的那强大攻击,却已经是完全消失,恍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方才那一场变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太惊人了。

    在那瞬间所产生的种种变化,对于现实之中存在的物质产生了惊人的毁灭效果。

    其中,那些真正无比强大的,甚至能够改造宇宙,改造时空的国度,防御力量极为惊人,对于这样的毁灭轻松无比的就接下来了。

    但,对于其他实力并没有强大到这个地步的国度来说,这样的毁灭,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承受极限。直接在那毁灭当中,完全消亡……

    因此,在这变化之后,这宇宙中心周围原本存在的那众多力量,就只剩下了数股而已。

    而便是这数股,此时也是极为惊惶。

    虽说他们已经防御住了毁灭的效果,但那乃是凭借他们国度的底蕴,却并不是凭借现在掌握那些国度的生灵的判断而防御下来的。方才开浮子那一瞬间所展示出来的,对整个宇宙的绝对改变,当真是将那些生灵震撼得怀疑自己方才是出现了幻觉。

    在那些国度的生灵处于惊惶之间,开浮子的身形就已经是出现在了那一个好似恒星一般大小的漩涡之前。

    这一个漩涡,有着无穷恐怖的吸力。那吸力针对一切,包括时间、空间!

    按照这样的吸力,若是任凭其发展下去,说不定整个宇宙都会被其所吞没,完全消亡。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这虫洞周围,却是有着不知多少千奇百怪的仪器构筑出层层便是已经将整个宇宙几乎所有知识都了解过一遍的开浮子也看不太懂的防御层出来,让那虫洞的吸力局限于某个层级,使得那虫洞的吸力无法毫无阻滞的扩散……

    站在那众多仪器之外,看着那层层防御之中的虫洞,开浮子却是陷入了迟疑之中。

    真正踏足这里他方才发现那虫洞的恐怖。

    在那虫洞的深处确实是蕴含着一股与这宇宙格格不入的,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气息。但在他的感觉当中,那一股气息与他的间隔却是无穷遥远。而且在这一路上更是有着不知多少让他也感到危险的阻碍存在……

    他现在已经是掌握了那三千多种科技神通的八级伪圣,让他也感到危险的存在,那至少也是九级伪圣级数的危险!这样的危险便是只有一个,都已经足以让他感到棘手了,更何况还是层层叠叠的不知多少个了。

    “这是要玩死我啊……”开浮子喃喃着。眉头深深的皱起。

    这个时候,那众多国度却已经是从惊惶之中回过神来,那无穷波动,却是再度锁定了开浮子的位置。

    当发现开浮子一惊出现在那虫洞的防御之外,那些国度又是一阵惊惶。

    这样深不可测,甚至单凭个体便能将整个宇宙的状态完全改变的存在忽然出现在一个足矣毁灭整个宇宙的虫洞周围。那危险程度之高,可想而知……

    “不知阁下是何人?此处乃是宇宙的中心,危险性极高,还望阁下为了宇宙众生计,先离开此地再说?无论阁下有何要求,都是可以商量的!”

    其中一个比较性急的国度直接开口了。

    随着他们开口。其他国度也反应过来,同样是做出了什么要求都可以商量的许诺。

    对于这个,开浮子却只是听得暗自无奈。难道他们认为自己在这里是为了敲诈这宇宙的诸多强大国度不成?

    他也懒得管他们。

    这些人的开口虽然并没有说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却已经是让开浮子下定了决心了。

    他想要冲破这个宇宙的阻隔,想要完成罗尊的考验,就必须闯入那虫洞之中!无论那虫洞到底有多危险!

    而他,显然还没有放弃的想法。

    所以。开浮子转头有些怅然的扫了一眼这一个让他获得极大收获的宇宙,微微一叹,抬步一跨,便撞入那层层防御层之中。

    这些防御层主要针对的乃是那虫洞,是防备那虫洞的吸力毫无限制的扩散而存在的。对于外界的防御,却是几乎没有。这也是那些国度在之前明明因为开浮子存在于这里而惊惶不已,却也没有发动攻击,反而要与开浮子谈判的根本原因所在。

    如此防御,对于开浮子而言,自然无法对他产生任何威胁。

    他很是轻松的。便跨越了一层又一层的防御,转眼间,便已经冲入了那虫洞之中!

    这样的场面,让那众多国度之中的生灵看得目瞪口呆。忽然,有一人这样道:“这人……是为了自杀?这自杀方式。也实在是太高大上了吧……”

    开浮子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被其他生灵看成是自杀。他这个时候却是感觉那虫洞的恐怖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从四面八方,甚至从里里外外不断的拉扯着他,哪怕他乃是八级伪圣,身体强大到一个让一般修士所无法想象的高度,却也承受不住这样恐怖的撕扯力量,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似分成了无数细小的微尘,只是在他强大的意志之下方才勉强凝聚在一处,方才勉强保持完整的模样……

    不过,这种使用意志来凝合身体的状态,却也并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

    若是时间长了,他还是会承受不住,直接被那恐怖的力量给撕扯成为真正的碎片的,到那时,可就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从外面看来这虫洞乃是一个无比漆黑的,甚至连光芒都吸收殆尽的漩涡。但真正冲入这虫洞之中,所看到的却是一片流光溢彩的景象。那无穷无尽的光芒在这虫洞内部循环穿梭着。

    这些光芒,有的是来自不知多少亿万年以前,这宇宙诞生的那一瞬间所出现的光芒,有的是来自最近,甚至是来自方才,开浮子站在这虫洞周围正在思考,正在迟疑之时所反射的光芒……

    这样的诸多光芒,便构成了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

    好似整个宇宙的发展进程被压缩在一起,被以一种同时呈现的方式直接摆放在他面前一样。

    乍一看极度的混乱,但细细一看,就会发现。其中蕴含着某种时间与空间的至高道理,包含着甚至足以让人成就九级伪圣的深邃奥妙!

    开浮子起初并没有发现这些。

    但他毕竟不凡,很快的便心有触动,发现了被自己忽略了许久的某些细节,脸上忍不住现出震撼之色。

    他喃喃着:“这。是我日后的修行方向啊……”

    在这瞬间,他连对自己的身躯凝合在一处的意志都稍稍抽离了一些,他的身躯在这瞬间猛然膨胀了万倍!同时,也稀薄了万倍!

    之前他还是正常身躯大小的时候,乃是一个无比真实的人体模样。但现在,增大膨胀了万倍之后。他看起来甚至比起一般人的灵魂还要虚幻,还要像是不存在的一样。

    现如今的他,也只有真正目力强大之辈,方才能够看出他现在的身形依然存在着……

    身躯忽然变成如此模样,开浮子自然不可能再一直保持身躯不会在那虫洞的力量之下变形了。

    瞬间,他的身躯。就如同周围那无穷无尽的光芒一般,开始围绕着这虫洞的中央,开始绕着永恒不变的循环,一周又一周,一圈又一圈,与那亘古以来便进入这虫洞的光芒一同循环,与每一瞬间投入这虫洞当中的。属于整个宇宙这一瞬间所发出的一切光芒一同循环……

    恍惚之间,他好似觉得自己好似已经超脱了时间与空间,成为了一个不再受时间与空间所桎梏,所限制的不可思议存在。他,似乎已经同时存在于亘古以前一直到现在的每一个瞬间,更是存在于这宇宙当中的每一处位置……

    站在宇宙当中的任何一处位置,只要目力足够,抬眼望出去,都能够看到整个宇宙的所有一切!

    以这样的道理推演,显然的。这宇宙当中所有位置所发出的任何光芒,也都定然会投入这宇宙中央的黑洞之中……所以,这黑洞当中每一瞬间投入的光芒,都必然是包含了整个宇宙所有空间的光芒……

    也即是说,若是用相应的方法来将每一瞬间投入这虫洞之中的光芒区分开来。那就是一个完整的宇宙!

    以这样的逻辑来看,此时此刻与开浮子一同在这虫洞之中围绕着某一个点不断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不断循环的那无数光芒,便是从亘古宇宙诞生那一瞬间以来每一瞬间的宇宙的影像集合起来!

    与这些景象一同循环,一同运转,这样的感觉,与超越时间,超越空间,又有什么区别?

    开浮子静静的体悟着这样的感觉,恍恍惚惚之间,就感到那原来还极为遥远的圣人之下的第九台阶忽然被拉近到他的面前,恍惚之间,他有种自己只要稍稍抬脚一踏,就能够踏上那一级台阶,成为真正的九级伪圣的感觉!

    就在这感觉出现的瞬间,开浮子恍然清醒过来。

    在这个时候,他就发现,这虫洞当中无比恐怖的撕扯力量对他已经再不构成任何威胁。

    他的身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完全恢复过来,依然是一个活灵活现的开浮子在那虫洞之中,很是自然的围绕着那虫洞深处的某一个点绕着圈。

    开浮子这样的表现,却是让罗帆也感到有些无奈。

    不过,这次的无奈,却并不是对他表现的失望。而是对他那逆天运气的无奈。

    开浮子能够在那虫洞当中体悟到那时空之道下一步的路线,这却并不是他的安排!事实上,这用来充当考验场地的所有宇宙虽然是罗帆所创造出来的。但罗帆却并没有完全设定这众多宇宙的具体通关方式!

    事实上,他创造这些宇宙的方式,更多的却是靠着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的玄妙。

    造成这些宇宙模样的,形成这些宇宙的通过方式的,却是因果律的作用。或者,更具体的说,是运道长河的作用!

    开浮子能够在那其中遭遇到什么危险,能够在那通关的过程当中在哪里获得什么收获,这虽是借助罗帆的收下而达成的,但根本上却是他自己的运道!

    此时此刻,开浮子能够在那虫洞之中悟得时空之道更深一层的奥妙,这却也是他的运气。

    忽然间。罗帆却有种怪怪的感觉,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这次的考验关卡出现得有些怪异……怎么像是专门为了给开浮子带来好处而做的?”

    这样想着,罗帆心中凛然,开始运转当初参加吴尊他们的合运典礼之时所得到的那一道神通。

    这神通运转起来的瞬间,那从混沌状态深处不知何处诞生出来的。贯通整个混沌状态不知多少完美天地、大天地的运道长河便出现在他的眼中!

    罗帆本身便已经有着能够感应到运道长河的能力。特别是,他在将和运道长河的一小部分联系截断之后,这种感应能力却是更加的强大,变得更加的清晰了——这并不难以理解,就像要看一条河流的具体模样的话,若是沉入河底。看到的却是极为有限的,但只要跳出河面,自然便能够更好的看清这河流的走向了。

    但,这样的感应能力毕竟是有限,在此时此刻他想要看清那运道长河的变化之时,单单凭借他自身的感应能力便有些力有不逮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在从书尊那里所获得的那一道神通,却成为了罗帆观看运道长河最好的补充!

    并不是那一道神通本身的威能比起罗帆自身的感应能力要强大多少。

    而是这一道神通使用的观察方法,却和罗帆本身的感应方式并不相同!

    这种不相同的观测方法,相互补充,相互弥补,就好像是人的两只眼睛,所看到的都只是平面图景。但结合起来就能够形成立体效果一样,能够产生巨大的强烈的互补,进而让罗帆能够比起正常清晰许多倍的感应运道长河!

    这一道运道长河此时并没有被限制住,却是无比广阔,如同海洋一般贯通整个魔界,甚至贯通整个地球宇宙,显得无比宏大的同时,也显得无比稀薄,难以看透!

    对于这运道长河的如此模样,罗帆早已是有了心理准备。此时却也并不感到惊讶。更不感到失望。

    他凭借自身的运道与那运道长河的联系,开始静静的感应自己与运道长河的连接点所在的位置。

    有着自身的运道作为指示,再想要找到那运道长河的具体位置,就像是直接通过钓鱼线找到鱼钩的位置一样轻松。很快的,罗帆便已经在这运道长河的某一处位置看到了那和自己联系无比紧密的点。

    发现那一个点之后。罗帆面色忽然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因为,他发现,他的那一个点,却是受到另一个距离颇为遥远的另一个点的某种奇异的压迫!

    这种压迫,使得他那一个点的某种存在似乎正在被另一个点所吸收,或者说所复制……他运道相连的那一个点本身虽然没有损失,没有被破坏,但却是运动起来变得有了许多滞碍,好像每一丝活动都需要带动另一个点,都需要让另一个点也活动起来一样……

    “运道寄托……”

    看着那两个点之间的关系,罗帆心中闪现出这样一个词语。

    眼前这样的景象,分明是某人将运道寄托在自己的运道之上的表现!

    罗帆虽然对于运道长河并没有多深入的研究,但却也能够一眼看出,这样的联系,使得他的一切行为,都会给运道与另一个点相对应的生灵带来出乎意料的好处!甚至,他自己的一切行为,都会不知不觉向着能够给另外的某人带来好处的方向去做!

    猜出那两个点的联系的效果之后,罗帆怎么还可能不明白,与那另一个点相对应之人,便是开浮子!

    而自己之前为开浮子所开辟的那诸多宇宙的考验,显然也是因为这样的变化,所以才会有如今这般居然能够让开浮子从中获得这样众多收获的现象……

    “这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罗帆这样淡淡的想着,双瞳之中闪现着的是淡淡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