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祭祀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祭祀

    身体完全恢复过来之后,罗帆皱眉看着那一个细小得如同微尘一般的光环,心中充满了震惊。〓万本收费免费看〓

    这光环本身不单单其构造极为玄妙,好似是天然生成的一样,其本身的威能,居然也是强大到这种地步。这对他来说,却着实是一个无法想象的事实!

    不过,哪怕是震惊于这光环的威能,罗帆却也没有就此放弃的将这光环抓取出来的想法。

    这光环,越是强大,越是不可思议,他就越要将其研究透彻!

    不过,既然那光环是如此强大,他自然再不可能如同之前那样大大咧咧的这么去抓这光环了。

    他心中无数想法转动,种种不可思议的大道玄奥在不断的闪过,不断的组合着。

    之前那光环反震的那一瞬间之间,光环之上所产生的无数不可思议的变化在他的心中重新不断的回放着。

    要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这光环本身自然要有着无数变化才能够做到了。

    而变化,便是体悟这光环秘密的途径所在。

    通过体悟这些变化,罗帆却是渐渐的感应到了一些这光环的奥妙。

    当然,这一些奥妙,更多的是针对这光环爆发出恐怖力量的奥妙,却并不是这光环本身,那能够让开浮子的运道压制罗帆运道的奥妙!

    “居然是如此玄妙的变化……”当悟出那种种奥妙,罗帆忍不住现出喜色。

    这种奥妙。却是和他以前所体悟到的,所见识到的,甚至是和他所知晓的一切圣人的玄奥完全不同!

    那是一种并不复杂,相反显得极为古朴,极为简洁的一种奥妙,但便是这古朴、简洁的奥妙,却能够爆发出远远超越罗帆以往所知道一切神通的威能。

    在方才,那光环本身爆发出来的力量,其实只不过是相当于一个普通人轻轻一推的力量而已。

    但就是这样的力量,经过光环的之上无穷线纹的转化之后。居然是爆发出了如此不可思议的效果。差点便让这一具身躯已经是不必准圣稍差的罗帆完全毁灭了!这种恐怖的增长幅度,是何等的耸人听闻啊!

    这种奥妙,虽说自有其极限,无法让此时的罗帆通过这样的奥妙来是发挥出圣人之境的威能出来。但却也足以将他五级伪圣的力量。发挥出九级伪圣的效果了。

    得到这样能够大大增强自己实力的奥妙。见识到一种全新的,完全不同的力量体系,也怪不得罗帆此时会如此的欢喜了。

    方才那一瞬间的变化实在是太短暂了。

    虽说罗帆有着超乎想象的观察能力。记忆能力,最终却也只是得到了这一奥妙而已,更深的,更多的奥妙,他却是依然无法知晓。

    不过,通过这奥妙,他却也知道了该怎么将这光环抓取出来了。

    他将这奥妙进行反推,根据自己的则之世界观将这奥妙不断的分解,不断的转化,最终再从中推演出能够绕过那光环借助这种奥妙所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的神通出来。

    罗帆的推演能力之强,自然不必多说。

    不几个呼吸之间,他就推演出了数十道这样的神通出来。

    接着,他随意的从中选择一种。

    心中一动,体内力量涌动,种种奇异的变化产生,那一种他所创造出来的神通不一会间,便在他身前凝成了一件法宝。

    一件看起来好似一只手臂,但却似乎有些虚幻,好像只是由空气组成的,随时可能崩散毁灭,消亡于无形之中的一只手臂!

    这一只手臂成型之后,猛然一震,将周围的虚无震荡得产生强烈的波动。

    接着,这手臂向着下方一抓,便抓向那一个细小得如同微尘一般的光环。

    这一次,那光环却只是光芒微微晃动几下,之前那种足以震荡得罗帆半边身体崩溃的力量却并没有爆发出来,居然让那有些虚幻的手臂很是轻松的便捏住了那光环。

    只是,就在罗帆想要把这光环提起来,取走的时候。

    他却发现,那光环居然无比的沉重!

    这种沉重,已经不再是普通的重量所能够形容的,而是无数个世界,无数个宇宙加起来的恐怖重量!

    这种重量,在任何一个宇宙,任何一个世界之中都足以形成一个黑洞,产生恐怖的吸力,将天地宇宙的一切完全吸入其中了。但在这里,对于这光环来说,这种重量却除了让人感到沉重之外,再无其他任何效果。

    那光环依然是光环,依然是有着那种厚重、高贵的气息,依然是布满了无穷无尽的线纹,看起来如同自然生成的一般!

    虽然罗帆现在附身的这一个生灵已经是如同准圣级数的存在一般强大了,但想要抬起这光环,依然是无法做到。

    他艰难努力了好一阵子,却发现那光环根本就是纹丝不动,完全不被他凝成的那手臂模样的法宝所动摇!

    而在这过程当中,这光环之上的线纹根本没有任何变化,那线纹依然是原来的模样,依然只是如同正常时候一般,流转着,借助那一道规则将莫名的变化传递进入开浮子的运道世界之中,最终通过种种繁复至极的变化之后,要造成开浮子的运道对罗帆运道的压制!

    若不是这光环本身的沉重甚至超越了这个运道世界,罗帆之前搬动的力量已经足以将那个世界崩塌很大一部分了,他甚至都要怀疑这光环是长在这运道世界之上了……

    久搬不动,罗帆只能停下了动作,暗自想着:“凭这是一具身体根本不可能搬动这光环!必须将本体的力量引来,方才可能做到这一点!”

    他的本体不单单乃是五级伪圣。因为之前悟通了那奥妙,再加上他原来的体悟,却是能够完美的发挥出九级伪圣级数的力量。若是还要加上那神庭天鼎的力量的话,那他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更将要再度增强不知几千倍还是几万倍!

    若这样的力量,搬动这好似无数个世界,无数个宇宙加起来那般沉重的光环,却绝对不是什么问题……

    这里乃是运道长河,其中的运道世界尽皆是罗帆的本体所不能接触到的,处于一种玄妙至不可思议的状态之中。

    这样的状态。罗帆想要直接降临这世界。自然是根本不太可能的。

    但,不能直接降临这世界,却并不代表他无法将力量传递到这个世界,传递到被他现在在这世界当中的这一具身体所运用!

    便如同他原来能够借助他运道世界当中的众生对于他的召唤将自己的意念降临运道世界一般。他的力量。自然也能够借助同样的手段降临了!

    想清楚之后。罗帆也不迟疑。

    直接便在这运道长河的表面开始布下阵势,想要设置成一个祭坛!

    设置祭坛,这是沟通不能到达此处的强大生灵的一种方法。其中的奥妙博大精深,若是硬要深入研究进去,甚至能够直接构成一个严密无比的修行体系。

    罗帆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他的本体当成是这祭坛沟通的终端,借助这祭坛,将他本体的力量从外界传递而来,通过祭坛,被他运用起来,将那光环抓起!

    以祭坛沟通本体,这乃是以自身之力做到原本需要无穷生灵方才能够做到的事情,其程序自然是极为繁琐。

    哪怕是以罗帆的能力,也是足足准备了数日之后,方才将阵法布置完成。

    等他以自身的力量激活这阵法之后,那祭坛方才终于在这阵法的中央形成!

    这个祭坛,乃是一个八卦形状的九层平台。

    其面积,相对于他现在的身躯来说,却是极为广阔,足足有数十万里方圆!

    光是中央的祭坛就有着这样的大小,那整个阵法的面积之广阔,就可想而知了。

    罗帆站在这祭坛在会上,高举双手,意念灌入那祭坛之中之中,刹那间整个阵法震荡,这意念直接通过阵法的无数次改变,最终突破了运道长河的限制,降临了现实世界!直接来到了罗帆的本体之前!

    感到这意念归来,罗帆的本体毫不迟疑,将自己所能调用的力量直接通过这意念传递过去。

    刹那间,之前意念变化的反过程猛然出现。

    罗帆的力量在无数次改变之后,发生了某种极为微妙的变化,直接涌入他在那运道长河之中的那一具身躯之中。

    刹那间,那身躯的本质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一种能够举起一切天地宇宙的感觉油然而生。

    在这种感觉之下,罗帆将力量灌入自己专门为那光环所创造的神通,也即是那一件好似随时可能散开,随时可能崩溃的手臂之中。

    刹那间,那手臂猛然增强了不知多少亿万倍。

    猛然一抓,就捏住了那好似微尘一般的光环。

    接着,猛然一提,那光环,就在声声咔咔咔咔的声响当中,缓缓的脱离了那世界的表面,其与那一道规则之间的联系,便猛然断绝开来!

    随着那规则与这光环之间联系的断开。

    在瞬间,下方的整个运道世界都发生了莫名的变化,所有在这运道世界当中的,属于罗帆运道世界的生灵,都以种种无比自然的方式出了这运道世界,直接往罗帆的运道世界而去。

    而在这过程当中,那些生灵甚至有好些是以亏本的方式将属于这运道世界的物质完全抛开,完全不顾对他们来说,这些物质可能给他们带来极大的收益,可能让他们变得更加的强大……

    至于那些第三阵营的,专职战斗的那些生灵,也是且战且退,渐渐的退出了这个世界,随着那众多司职物质交流的生灵一同,回归罗帆的运道世界而去了。

    最终,所有变化停止之后。这下方的运道世界,却已经是变得和周围无穷无尽的世界之中一般,成为了只有三三两两的生灵前来这里交流物质的普通运道世界了。

    这,显然是代表着,罗帆和开浮子两人之间的关系,至少在运道上来说,已经是恢复了普通的模样了……

    当感应到这种变化,罗帆长呼出一口气,面上现出莫名的轻松之色。

    之前他虽然使用种种办法避免了自己的运道受到开浮子运道的压制,但毕竟是找不到原因。无法将这种压制完全断根。依然是让他心中颇有些烦躁,有些不得轻松。

    现在虽然依然无法研究出这光环的真正奥妙,但毕竟是已经知道这光环就是关键,只要将这光环搬走。他自然就能够做到激昂这种运道压制消除。当然是轻松许多了。

    那一个光环在离开开浮子的世界之后。便开始剧烈的闪烁,强烈的挣扎起来。

    看那样子,似乎是要极力回归原来的位置。又似乎是要寻找其他世界依附一样。

    其本身便是沉重得超乎想象,这样一个挣扎,那力量之强,自然可以想象。若非罗帆现在是以本体的强大力量来握住这光环,说不定便是现在这一点变化,他就已经失去对这光环的控制了。

    对于这光环,罗帆面上神色无比的沉静。

    他站在这里,抬手缓缓往下按下,一下就按在那祭坛上。

    接着,他通过这祭坛,直接将这光环当成是祭品,将其祭祀给罗帆的本体!

    以祭坛沟通强大存在,那就是一种祭祀。而祭祀,一般便是等价交换的。你要从那强大存在手中获得什么,自然也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就像是现在,罗帆虽然是在祭祀自己的本体,是在通过这祭坛从本体之上获得力量,但也同样要遵守祭祀的规则。

    本体传递而来强大的力量,这一具身躯自然就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来偿还了。

    而现在,这身躯,便是以这光环来偿还!

    这种偿还,乃是符合祭祀规则的,这祭坛,自然而然的便会将这光环通过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转换,将其从运道长河之中传递出来,直接传到罗帆的本体手中。

    便在这光环开始传递的瞬间,那些传递光环所对应的祭坛部位便开始崩溃。

    轰隆隆巨响当中,以祭坛中央为起始,那祭坛开始层层崩溃,片片粉碎,最终扩散到整个祭坛,再扩散到整个广阔无边的阵势。

    最终,等到那祭坛将光环传递出运道长河,直接传递到罗帆面前的时候,那祭坛连同那广阔无边的阵法,已经是完全毁灭!

    而在这运道长河当中的,罗帆的意念所依附的这一具身躯更是在这瞬间轰然崩溃,随着消散。

    那一股意念直接脱离了运道长河,回归了罗帆的本体——运道长河之中的种种变化已经是完全解决了,却已经是再不需他在这里处理任何事情,他自然便不需要再在这里耽搁下去了。

    不过,因为他在自己运道世界当中布置了那一个范围广阔无匹的立体符篆出来,其中有着他强烈的烙印在其中。他却是随时能够遥控激活那烙印,将他的意念召唤进入其中……却再不需要那运道世界众生的召唤才能够进入其中。

    回归本体之后,罗帆的手中好似压着无数个世界一样。

    咔咔咔的声响从他的手臂之中传出来。

    这是一种手臂的骨骼难以承受那恐怖重量,即将崩溃,即将覆灭的表现。

    罗帆心中一动,知道这光环实在是太沉重,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完美的将其拿住,他连忙召出神庭天鼎,一兜之间,就将那光环兜入那鼎中。

    这神庭天鼎得了几道圣意之后,其质地早已提升到了超越一般九级伪圣之宝的地步,这光环虽然沉重得超乎想象,但落入其中之后,却也只是让神庭天鼎一重而已,却根本没有伤害那神庭天鼎,甚至,因为其沉重,反而是让神庭天鼎的镇威能变得愈发的强大,愈发的恐怖起来……

    感觉到神庭天鼎威能的变化,罗帆却是暗自惊喜:“这却是意外之得……”

    猛地。他眉头一皱,抬手一抓,瞬间在自己开辟的那无穷宇宙当中抓出一个人影出来。

    这个人影,显得狼狈不堪,半边身体消失,体内力量不断的散逸,看那消失速度,再耽搁几个呼吸,他的所有力量便将会完全消失了。

    这个人影,显然便是开浮子。

    罗帆在处理运道长河之中的运道变化的这段时间。开浮子在闯荡那些宇宙之时却是显得极为艰难。到处都是掣肘。到处都是困难。

    虽然在这些事件,他艰难无比的突破了第四个世界。

    但在进入第五个世界之后,他便受到了无数的攻击,最终却是差点便在那攻击当中被打得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若非罗帆发现得早。再慢上几个呼吸。他便将要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罗帆现在解决了运道压制的问题,对于开浮子的不爽却已经是消失了。不单单是因为这运道压制的问题可能并不是开浮子主动所为的结果。还是因为他通过这一次的事件却是领悟了许多运道长河的玄妙,获得了许多以前所无法获得的道理!

    正因此,他方才会在最后一刻,救了开浮子。

    开浮子之前正感觉到死亡降临的恐怖,忽然间,就感觉种种杀意恶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种无比祥和,无比安定的感觉,却是惊讶万分。

    不过他现在体内力量正在散逸,再耽搁下去,他说不定马上便要魂飞魄散了,哪里还敢耽搁。

    直接便盘膝坐下,开始稳固力量,极力修复自己所受到的伤势。

    作为八级伪圣,他要修复自己的伤势所需要耗费的能量自然是极为恐怖的。但,连先天大罗之修都能够自成一体,自生力量,作为八级伪圣的他更加没问题了。

    因此,哪怕是在罗帆的洞府当中疗伤,他却也对罗帆的洞府没有丝毫影响。相反的,反而是因为他体内的力量在不断的散逸,反而是让罗帆洞府当中的元气浓度随着这些力量的汇入而增强了许多,算是给他带来了一些好处。

    开浮子这样疗伤修炼了半日,方才将身体的伤势稳固下来,更将方才失去的半边身体完全恢复过来。

    虽然,要真正完全修复伤势,恢复自己身体的完美状态依然需要花费时间打磨修炼才行。但毕竟已经是没有了生命危险,也有了不小的自保能力了。

    到了这时,他方才睁开双眼看看周围。

    这一看,他便看到了正面无表情看着他的罗帆。

    回想之前种种,他哪里还不明白是罗帆救了他。一时间,他心中百感交集,最终脸上现出的是莫名的失落。

    “我,失败了?”他喃喃着。

    罗帆淡淡的道:“没错,本来我是想要等待你最终闯荡出关卡,再看看耗费多少时光的。现在看来……”

    听到这话,开浮子瞬间面红耳赤。这是羞愧的……

    “在下连罗尊前辈的考验都通不过,实在惭愧。”

    罗帆也不接这话,而是转而问道:“你在来此之前,可曾自己推算过此行的吉凶?”

    开浮子这个时候已经是恢复了心态,神色恢复了冷静,道:“正是,在下确实是在之前推演一番。原本只是走个过场,并不认为会获得什么结果。但却没想到,推算结果,却是让在下惊讶。那推算结果却是出乎意料的清晰!”

    罗帆淡淡的道:“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应祸得福,有惊无险?”

    开浮子先是一愣,接着便是一惊:“正是如此!罗尊前辈神机妙算,在下所不能及也!”

    罗帆暗想:“果然便是这样,这定然便是那光环的效果的表现!看来,必须更加认真的研究那光环了。”

    罗帆并不开口,现在已经是被罗帆打去傲气的开浮子虽然一头雾水,却也不敢开口。

    好一阵子,罗帆方才道:“这考验,乃是我在后面提升了难度。以你本身的实力,通过原来的考验却是绝无问题的。你若是还愿意的话,我却可以推荐你去参加论道法会。”

    开浮子一听,面色忽然有些复杂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