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直接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直接

    这众多论道天地之中,以往不知多少次论道法会的发展,一直是那圣尊所对应的生灵遥遥领先,毫无异议的占据最高巅峰,并且是比起其他生灵都要高尚不知多少层的巅峰!

    这,让他们早已是习惯了。☆万本收费免费看☆甚至不知不觉间已经产生了一种,正常的情况就应当是这个模样!

    那论道天地当中,本来就应当是圣尊占据绝对的巅峰的!

    却没想到,在这一次论道法会之中,在这论道天地内部的种种形势并没有发展到最后的时候,那圣尊所对应的生灵的地位就已经是受到了威胁!

    这让他们自然而然的便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罗帆所对应的生灵之上,却是终于开始认识到,罗帆所修之道到底是多么的不凡,潜力又是多么的巨大!

    同样的,一直以来尽是无敌的圣尊,也真正注意到了罗帆的特殊之处,却也不由得将他的注意力放在罗帆所对应的生灵之上。

    甚至,罗帆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圣尊的感知正凝聚在那些生灵之上,感受到圣尊正在用感同身受的方式体悟着那些生灵的一切!

    感觉到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却是没有任何波动。

    他所展现出来的道只是道果大道而已,只是一种根基于则之世界观而创造出来的,专门的修行法门而已。根本没有涉及他真正的修行根基!

    但,相比于其他人所修之道。他的道果大道却是连世界观都是完全适合他道!

    这样的道,哪怕是单纯的层次上来看,或许不会比起其他九级伪圣所修之道要强,但对于那些论道天地当中和他所对应的生灵来说,却是比起其他任何道都要适合他的!这样的情况下,那些深入格林修行这道果大道,无论是提升速度,还是提升潜力,自然都远远超过那些只是表面适合他们自身的那些生灵所修之道了!

    如此这般一来,那些罗帆所对应的生灵在发展过程当中渐渐的脱众而出。渐渐的能够与同样是所修之道与自身只是表面适应的圣尊所适应的生灵相媲美。那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其他人都对罗帆所对应生灵的表现感到惊讶,罗帆自身却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其他人都在用心的体会着他所对应的生灵的修行方式,罗帆却是将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圣尊所对应的生灵之上!用自己的心去感受那些生灵修行过程,去代入那些生灵的角度。伴随着那些生灵一点一滴的成长。一点一滴的修行……

    圣尊走了十条道路。其中九条虽被证明已经并不能带他成就圣人之境,但其能够让他冲击圣人之境而不死,让他获得一道圣意。这就足以看出那九种修行之道的玄奇之处了。

    而且,也因为他连走十条道路,每一条道路比起上一条都有所进步,都有所提升,如此拾级而上,却是让罗帆将那十条道路的各种优劣,疏漏之处都尽皆看得清清楚楚。

    将其与自身所修的道果大道进行对比,却是几乎时时刻刻的都让他感到自己获得了不少的收获,几乎每时每刻的都感觉到自己所修之道在获得提升……

    这,却是比起其他修士所修之道给他带来的好处更大。

    圣尊乃是那无数论道天地的开辟者,这论道天地的一切变化,自然都会受到他的影响。在以前,他因为自身乃是出于绝对无敌的状态,因此心态却是极为超然,对于其他修士所修之道,他本身却是并没有太过在意,顶多便只是从上而下的俯瞰,偶尔点评其中透出的亮点而已。这样的心态,自然就不会让那诸多论道天地出现什么特殊的变化了。

    但这一次,他发现罗帆所修之道居然能够挑战到他连续经过九次试验不断调整所创造出来的道!居然一点都不比他所修之道要差,哪里还可能保持之前那种心态?!

    在他的注意力向着罗帆所对应的那些生灵投注之时,那论道天地自然而然的便发生种种变化。

    好似是大势转换一般,罗帆所对应的那些生灵所遭遇的种种变化变得愈发的频繁,变得愈发的离奇。

    所遭遇的危险,变得越来越多,所遇到的种种奇遇,也变得比起之前多了不知多少倍!

    就好像,忽然间,罗帆所对应的生灵在那些天地当中,被加载上了主角光环一般!

    如此明显的变化,自然是让众多修士关注。

    一时间,哪怕是原来没有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罗帆对应生灵之上的修士,在这个时候都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罗帆的生灵之上了。

    都是伪圣级数的强大存在,对于天地变化的感知自然都是极度敏感的,这种明显以罗帆所对应的生灵作为中心的变化,哪里能够瞒得了人?

    而这种变化虽然看似不公平,好像是这些论道天地忽然间从以所有人为中心转化为以罗帆为中心,几乎像是所有论道天地都变成了专门为罗帆服务一般。但,在场的众多修士却没有任何一个会觉得心中有所不甘。

    相反的,每一名修士都在这个时候感到难言的惊喜!

    那论道法会当中的生灵的成长,形势的发展,虽然能够体现出众多修士所修之道之间的高低不同。

    但,那最终结果,也仅仅只是一个虚名而已。哪里有什么真正实质的影响?!

    相比之下,现在的变化,虽然可能让最终结果变得不再公平映照众人所修之道之间的差距,但却能够让他们对于罗帆所修之道这种能够和圣尊所修之道相媲美的道进行比以前深入百倍的体悟!

    这可是无比难得的机会。

    相比于最终那个虚幻的公平,这显然是重要百倍的!该怎么选择。对于他们来说,哪里还有什么犹疑的?

    那论道天地当中这样的变化,对于罗帆所对应的生灵来说,很快的便有着许多天地当中的,他所对应的生灵获得了无穷的奇遇,直接脱颖而出,真正挑战那圣尊所对应的生灵,并且有着许多甚至都获得了成功,占据了那天地的巅峰位置!

    但,更多的。却是在那种凭空制造的危险当中。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危险和奇遇共存,却不可能每次都遇到奇遇,也不可能每次都将危险闯过去。相比于危险。奇遇毕竟还是少的。那危险不能度过的可能。也毕竟还是多的。

    若是在正常天地,生死道消,魂飞魄散那自然就是一切皆休。

    但在那论道天地当中。那众多生灵本身就都只是信息所化的,只要信息不曾消失,这些生灵便是魂飞魄散了也不可能消失的。

    所以,在那众多遭遇到危险的生灵魂飞魄散之后,它们很快的便在那天地当中重新诞生出来,再度开始那同样是危险伴随着奇遇的传奇经历。

    若是遇到奇遇,自然便是一飞冲天,不断的往上提升,最终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到它们原来的高度,来再度挑战圣尊。

    而若是遭遇到无法抵御的危险,那便是身亡,再度诞生,然后再度开启一次新的循环的过程!

    如此这般不断重复之下,最终结果,自然便是几乎每一个论道天地当中罗帆所对应的生灵都获得了惊人的奇遇,都渐渐的开始挑战那圣尊……

    如此这般时光不断持续着,那些论道天地当中形势的发展渐渐的统一起来。

    罗帆所对应的生灵,在无数次奇遇之下,在无数次挑战,无数次重来之下,终于将自身修行之道的潜力完全发挥出来,统统都战胜了圣尊所对应的生灵,最终占据了那些天地的绝对巅峰,取代了原来圣尊所对应的生灵所拥有的地位!

    而到了这个时候,这云海世界当中的时光,已经是足足过去了百年之久了……

    若是换算成为那论道天地当中的时光,那怕是不知有多少兆年过去了……

    此时此刻,在这云海世界当中,几乎所有修士,都面上现出震惊之色。更时不时的,便将自己的目光投往罗帆所在之处。眼前这论道天地当中事情的这种发展,却是超乎他们的一切想象。

    原本他们便通过当初那论道天地当中形势的发展知道了罗帆所修之道可能与圣尊所修之道不差多少。但却没想到居然强到这个地步!

    居然有着足以压下圣尊所修之道的潜力!居然有傲视这上前九级伪圣所修之道的潜力!

    “怪不得他能够以六级伪圣之身拥有超越一般九级伪圣的实力……”这个念头,不知不觉间在众人心中出现。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再无任何人认为他能够来参加这一次论道法会是因为他的身份,是因为他的背景。

    所以修士都已经真正相信了,他能够来这里,完全就是因为他的实力!

    哪怕是有着无数奇遇,无数危险,但那些生灵本身的修行本质都并没有任何改变。它们若是本身所修之道没有那个潜力,却是怎么都不可能走到相应的地位的。

    罗帆对应的生灵能够在无数奇遇,无数危险当中跨上最巅峰的位置,就代表着,罗帆所修之道有着压下圣尊所修之道,达到最巅峰的潜力!

    到了这一步,那圣尊却是缓缓睁开双眼,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目光看向罗帆。

    这目光当中,有着兴奋,有着期待,有着颓然,有着茫然……

    兴奋的,期待的,是他居然能够在这即将冲击圣人之境的最后一课遭遇到这等潜力如此巨大的修行之道,让他感觉自己还能够更进一步,让他能够在这几乎已经成为过场的论道法会当中获得真正的收获!

    而颓然的,茫然的,却是他历经九条道路,修改了不知多少次,提升了不知多少次之后的修行之道,居然还不不得眼前这明显只是修行了一世。而且修行岁月甚至还不足他零头的修士所创出来的修行之道!

    这对于一直觉得自己乃是天纵奇才,乃是绝对能够最终成圣之人来说,简直便是天大的讽刺!

    而且,更重要的是,明明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明明知道对方所修之道拥有成为至高巅峰,拥有超越他们在场所有九级伪圣所修之道的潜力了。但他却依然无法看出这修行之道到底是奇妙在何处,到底是精巧在何处!为何这明显看起来只是一般的,甚至比其他所修之道还要差上不少的修行之道居然有着这样的潜力!

    这让他如何能够不颓然,如何能够不感到茫然?

    对于众人的目光,罗帆却是毫不在意。

    眼前这样的发展。对他来说。却是一点都不奇怪的。他的道果大道毕竟有着完全适合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作为根基,哪怕是表面看起来并没有精妙到何等不可思议的层次,但作为最适合他的修行之道。在漫长的时光之下能够超越其他众生修行之道。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这百多年之间。众人都是在体悟着他所修之道,而罗帆却已经是将连同圣尊在内的所有修士所修之道都体悟过不止一遍了。

    通过这样的体悟,他却是感觉眼界大开。

    恍惚之间。已经感觉自己的道行境界再度获得了巨大的提升,隐隐间已经是即将接触到了圣人之下第七台阶了。

    虽然尚且无法真正跨上那第七台阶,成为七级伪圣,但却已经是让他极为满意了。

    要知道,他成就六级伪圣才多长时间?现在只是短短百多年时间而已,居然就已经能够接触到在往上一层的境界,这速度之快,已经可以说是足以让任何人目瞪口呆了。他又怎么可能不满意?

    这一日,就在那诸多论道天地当中的形势已经完全固定下来,眼看着无论那圣尊所对应的生灵怎么挑战都不可能再度取代其地位之后,那圣尊叹息一声,抬手一挥,上方那诸多论道天地便一个个崩溃。

    随着论道天地的崩溃,那化为论道天地当中无穷生灵的信息重新融合,化为一团团的祥云,开始渐渐的与上方那圣尊的祥云分开,重新沉落到在场众多修士的头顶之上。

    因为已经是与其他人的祥云分开,这些祥云却是重新显化出了他们原来的色泽,原来的模样。

    如此这般,却是让这整个云海世界变得色彩斑斓,那一团团色彩不同的,形态各异的云团将这云海世界点缀得无比的神妙,无比的出尘……

    如此变化,却是让众人尽皆从沉浸在那诸多论道天地当中的状态之中脱离出来。

    在这瞬间,哪怕是罗帆,也是怅然若失。更别说其他人了。

    “罗尊道友,不知你可否与我单独论一下道?”

    就在这个时候,这样一把声音传入罗帆的耳中。这,却是圣尊那已经融入圣意,包含着无法形容玄妙的声音!

    罗帆听得这话,微微一愣,转头望过去,只见得圣尊正神色淡然的看着他。不过,与他神色的淡然所不同的是,其眼中却透出难言的期待之色!

    听到这话,书尊等人却都是面上现出惊色,张张嘴,似乎想要阻止那圣尊,但却慑于圣尊的威严,根本不敢开口!

    “单独论道?不知圣尊道友还要如何论道?方才那样道友不是已经了解了我的一切道了吗?”若是之前,罗帆口中称圣尊为道友,在场众多九级伪圣定会觉得罗帆狂妄。但在这个时候,在经历了之前那论道天地的奇特发展之后,哪怕是书尊等人,却也再不对这个有任何的意见,甚至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认为罗帆若是不如此称呼圣尊,便是在矫情!

    这世界,达者为先,罗帆已经证明了他所修之道有着超越在场一切人的潜力,他自然便是达者,自然便有资格与任何人平等相待!

    圣尊道:“方才的论道,我虽已经是对道友所修之道有所了解,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我的了解只是局限与表面而已,内里似乎还有着更深的秘密在其中,只是怎么都看不明白而已。所以。我愿以自身之道,与道友之道直接接触,以交流彼此。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罗帆瞬间就听出了圣尊的意思。

    以自身之道来与罗帆之道直接接触,来交流彼此,那就是直接将自身修行之道显化为祥云,再将这祥云彼此接触,任凭这两种道在这过程当中相互争斗,相互交融,在这过程当中,让这两种道之间的奥妙毫无遮掩的体现出来!

    这也是一种论道方法。但却是一种毫无任何掩饰的。没有任何缓和余地的论道方法!

    相比于之前使用论道天地。将自身修行之道转化为生灵在那些天地当中修行,让所有人能够同时感应所有人所修之道的一切感觉,一切成长,一切进步。一切情感来说。这种方式。却是更加的直接!

    当然,如此一来,那结果谁优谁劣。便是再没有任何缓和余地。

    优胜的,自然拥有一切名誉。而失败的,自然便是全方位的被压制,真真正正的连底裤都输掉了……

    也正是因为这种论道方法优劣都是这样明显,所以,一般论道法会都不会使用这种方法。

    除非,是彼此之间有着极深敌意,定要分个高下,彼此之间几乎是谁也看不惯彼此之人,方才会使用这样的论道方法!

    现在,作为被称为最为接近圣人之境的至强尊者,作为在这不知多少片海域当中占据最巅峰位置已经不知多少万亿年的存在,圣尊在明明知道自己所修之道可能不如罗帆所修之道的情况下,居然敢提议使用这样的方法来论道,这种胸襟,这种气魄,却是让罗帆也忍不住的佩服!

    既然这圣尊都由此胸襟了,罗帆自然也不会拒绝,直接便道:“既然道友有此心,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种直接显化自身之道来彼此争斗,彼此交融的论道手段,他却也是极少和人进行过。

    如今和这占据不知多少片海域巅峰地位的圣尊能够进行这样的论道,对他来说却也是求之不得的。

    之前在那论道天地之中进行的论道虽然奇妙,虽然也是能够体悟得圣尊的修行之道,但毕竟是隔了一层。哪里有着这种直接交流的论道方法来的直接,来得深入?!

    听到罗帆答应下来,圣尊眼中现出喜色。

    抬手轻招,罗帆座下的这个平台便排开诸多平台,向着这云海世界的中央,也就是那圣尊所在的平台快速的飘过去。

    不一会间,那两个平台便已经是几乎并在一起,共同成为了整个云海世界的中央!

    这个时候,书尊等人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

    “师尊,不可啊!”书尊的声音这样道,“此事关系实在是太大,无论是胜负,都对师尊没有任何好处啊!”

    “正是,师尊,还是用其他方法吧!”残尊也是劝到。

    其他人,同样是七嘴八舌的不断的劝起来,要圣尊打消这个危险的想法,用其他方法来与罗帆进行论道。

    甚至,他们还提出了许多替代手段来建议圣尊。

    这些手段,每一个都是极为精妙的手段,但每一个,都没有圣尊的提议那么直接,也没有那么深入,都隔了一层。这样无论是胜负,都不太容易能够看出来,但都能够将达到论道的目标。

    其他众多修士在这个时候也都是面上现出种种怪异的神色。

    有些是期待,有些是不忍,有些则是明显的反对。

    种种类类,不一而足。

    “闭嘴!”这个时候,圣尊忽然冷喝一声。

    这一声冷喝,包含了强大无匹的威严,瞬间便让整个云海世界都剧烈的震荡起来,感觉上似乎整个云海世界都承受不住他的愤怒一般。

    天空,瞬间就阴暗下来了。

    在这时候,整个云海世界当中存在的一切九级伪圣,甚至是罗帆,都感到一种难言的恐惧从心而生,好像下一瞬间他们便可能瞬间身亡,形神俱灭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