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又见南尊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又见南尊

    “你是何人?!非圣人门下,居然敢参与圣人门下的争斗?!”那简皇帝怒道。◆云来阁免费◆

    罗帆一皱眉,自然是不会理他,神庭天鼎继续催动,那镇压力量猛然增强,瞬间便突破了他们两人的防御,直接将他们两人镇压在虚空当中,别说动弹,便是说话、眨眼,都再无可能了。

    这两人虽是圣人门下,只是六级伪圣之身,却拥有与八级伪圣相媲美的威能,但相对于罗帆来说,那却还是根本不够看的。

    当初,罗帆可是能够考验真正的八级伪圣的存在!

    对于他来说,别说这里只有两人而已,便是二十个,两百个,他都能够轻松的镇压。

    “武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将他们两人镇压之后,罗帆皱眉向着武皇问道。

    此时此刻,武皇面上既有震惊,又有恍然。

    他震惊的,自然是罗帆居然已经变得如此强大,这简皇帝和这修行剑道的剑皇帝对他来说都是强大得超互想象的恐怖存在。

    面对他们,武皇别说是战胜了,便是要逃离的把握都没有半分!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威胁,他方才在这些年不得不缩头乌龟一般缩在这岛屿之中,不敢离开……

    就像是今天,他一不小心,离地稍稍远了一点,居然就已经是被他们两人抓住了机会。若不是罗帆手段惊人,他此时怕是早已是化为齑粉,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他所恍然的则更加简单,一直以来罗帆的神通威能都远远强于他。罗帆比他强大,似乎也并不奇怪。哪怕他现在拜圣人徒孙为师,道行境界提升速度无比快速……

    在这种复杂的心态之下,武皇叹息一声,道:“此事说来话长,不如罗兄随我到我的洞府之处坐下慢慢说如何?”

    罗帆在这里的只是一具化身而已,他的身体却依然是在那天地当中,在这里留多长时间。都不会影响他对那天地的培养。所以,却也不推辞,直接便点点头,同意了武皇的提议。

    那简皇帝和剑皇帝两人现在已经是被神庭天鼎镇压,连说话、眨眼都做不到了,他们的力量自然也完全被镇压,之前他们所布下的。那阻拦住武皇回归他的国度的那一层屏障自然也就消失了。

    此时此刻,武皇回归自身国度的道路却是畅通无阻,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所以,他们两人却是没有收到任何阻滞的,便已经是来到了武皇的皇宫之中。

    当在皇宫之中坐定之后,罗帆抬手轻招。瞬息间,那在虚空之上镇压住那两个皇帝的神庭天鼎微微一晃,就已经跨越时空出现在他的面前。

    至于那两个皇帝,则是逃脱了升天,重新恢复了力量。恢复了自主。

    只是,他们此时两人却是没有任何庆幸。没有任何欢喜,有的只是无穷的愤怒与屈辱!

    作为六级伪圣之境便拥有八级伪圣威能的强大存在,作为圣人门下,他们两人心中的傲气之强,自然不必多说。

    在以前,只有他们镇压别人,却从来没有人镇压过他们。

    但在方才,他们两人却好像是两只蝼蚁一般,居然直接便被那不知来历的修士给镇压了!甚至连说话的能力都失去了!这是何等的屈辱?!他们怎么可能心平气和!

    “武皇帝,你最好永远躲龟壳里面!不然的话,你一旦离开,就是你的死期!”简皇帝冷冷的道。

    那话语之中并没有夹杂太多的情绪,但任何人听了,都会感觉到其中的决心,都会知道,他绝不只是放嘴炮而已!

    这话语,传遍了这整个岛屿,不单单是罗帆武皇两人能够听到,这岛屿之上的一切生灵,也都能够听到这一句话语。

    瞬间,这岛屿之中一片哗然。

    却都是为这话语之中所透出的内容而悚然。要知道,武皇作为五级伪圣,在这岛屿之上却是有着绝对的权威的!这种权威,让岛屿之上的众生甚至将他放置在一个与圣人不相上下的地位上……

    这并不值得奇怪。对于任何非断情绝性之人而言,父母在其心中的地位,都绝不会比世上任何人要低的。现在的武皇帝,不单单强大,而且与他们的关系更加密切,他们将其看得地位不比圣人要低,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此时此刻,忽然间听到有人在外面如何喝骂他们的武皇帝,居然如此的大逆不道,这感觉,就可想而知了。

    一种莫名的愤怒从这岛屿的各处产生。

    就在这愤怒之下,罗帆便感觉到在他面前的武皇似乎忽然间多了一种奇异的变化,好像忽然间在他背后有着某种无比恐怖的力量正在酝酿着,支撑着他一般,让他忽然间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武皇感觉到这变化,面上却并没有什么兴奋,反而是显得颇为无奈。

    罗帆心中想电转,无数莫名的信息在他的心中闪过。瞬间,他便明白过来这些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没想到居然是如此,看起来,你已经是绑缚在这岛屿只上了……”罗帆叹息一声,道。

    听到罗帆的猜测,武皇叹息一声,道:“罗兄果然是罗兄,没想到这么快便看出来了。没错,我确实已经被绑缚在这岛屿之上了。在当初接过这岛屿皇帝的地位开始,就已经是这样了。接过这个皇帝的位置,我虽然能够调动这岛屿之上亿万众生的力量,将他们的力量加持在我身上,让我在这岛屿范围之内变得无比强大,甚至可以比拟九级尊者。但,一旦我离开。实力便会大幅度的减弱。之前我只是飞得稍高一点还好,还能够发挥我自身所拥有的道行。但若是我如同一般修士一般完全离开这岛屿的话。这亿万众生的便会反过来吸收我的力量,离开得越远,这力量损耗便会越多,等到我离开到一定范围之后,甚至可能直接变为凡人……”

    罗帆摇头道:“看来,你的师门并不太重视你啊。”

    武皇作为这岛屿的皇帝遭遇到这样的限制,那简皇帝和简皇帝两人定然也是差不多的。但,以他们两人的实力。居然能够远离那岛屿来到此处埋伏武皇,随时准备将武皇打杀,这便表明他们绝对有着压制这种状态的负面效果的能力!

    而这种能力,定然不可能是他们自身的能力——哪怕是圣人门下,六级伪圣也依然是六级伪圣,便是实力比一般六级伪圣要强大许多倍,却也依然是要受到道行境界的限制、桎梏!

    既然不是他们自身的能力。那显然便表明,他们身上拥有着能够让他们无损离开岛屿的物事存在!那物事,显然只能来自他们的师门,也就是圣人门下了。

    他们拥有那种物事,作为同样是圣人门下的武皇却没有,这一看便知道。武皇在他的师门当中定然是不受重视的,甚至可能就是故意要将其抛在这里等待诱饵上门的……

    再一想他的师祖是南尊,那结果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原来,还是我连累了武兄你啊。”罗帆忽然叹息一声,道。

    听到这话。武皇自然便是摇头了。他道:“罗兄你何出此言?此乃我不得师门欢心之故,又与你有何干?”

    罗帆叹息一声。道:“当初,我与南尊却是有了一些摩擦。想来,武兄拜入这德水道人门下,定然少有波折,是对方主动上门的吧?”

    武皇忽然一阵恍然,接着忽然有些愧疚起来,道:“这么说,这次却是我害了罗兄了。他们收我入门乃是为了引出罗兄,现在罗兄到来,岂不是随了他们的意?”

    罗帆呵呵一笑,道:“若是随了他们的意,现在我就不可能如此安定的坐在这里了。想来,南尊定然是发现我的实力增长远远超过他的预料,所以现在却正在纠结要不要来找我麻烦吧。”

    便在罗帆这话说完,一声叹息响起:“没想到当初一个只是有些异想天开的修士,现如今居然成长到这个层次了。”

    接着,一个无论是罗帆还是武皇两人都极为明显的人影出现在虚空之上。

    这个人影模模糊糊,若影若现,却赫然便是南尊的身影!当然,这模样,也只是身影而已,却并不是南尊的真身……

    “难道,作为圣人弟子,居然还害怕我会当场动手对你不利不成,居然连真身都不敢出现在我的面前?”罗帆看着这身影,一个皱眉。

    南尊虽然作为圣人弟子,极为强大,比起一般的九级伪圣都要强上千百倍。但毕竟还是不如圣尊这等已经连走十条道路的至强尊者。而面对罗帆,连圣尊也要称一声道友,平等相待,现在的南尊居然连真身都不肯现身出来,只以一个身影显现出来而已,却让罗帆一阵皱眉。

    南尊笑了笑,道:“不是不敢,只是没必要罢了。又不是来与你相斗,何必要真身前来?”

    笑了之后,虚空微微一晃,便有着一块玉符凭空出现在武皇的面前。接着南尊便对武皇道:“此镇压玉符能够镇压你的力量,让你能够只享受成为皇帝的妙处,却不用受到其桎梏。从此能够自由出入离开岛屿。”

    武皇一个皱眉,似乎正在考虑该不该接受。

    那南尊看武皇犹豫,也不在意,让那玉符摆在那里不去动它,他自己却是转过来对罗帆道:“如今你已是鼎鼎大名的罗尊,却再非当初的小修士而已,当初我们之间的那点小摩擦却已经再没任何意义。我当初虽有心算计你,将武皇收为徒孙,但却也让他提升到如今这般境界。算起来该是好坏相抵,罗尊道友认为这可说得通?”

    罗帆听得这话,面上忽然现出淡淡的笑容,道:“确实是好坏相抵,却足以将因果了结了。”

    “既然因果已经了结。你我之间便再无恩怨。不知道友可否愿意到我的洞府之中一叙?”南尊一笑,道。

    罗帆一笑:“正所愿也不敢求耳。”

    看南尊这个时候的表现。分明便是发现罗帆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足以对他造成威胁了。觉得为了当初那点事情而和他结下不解的仇怨实在是有些不值,因此马上便转换话锋,直接便与罗帆了结了因果。至于邀请他前往其洞府之中一行,那原因则更加简单,显然是为了和罗帆结交……

    就在他答应下来的时候,罗帆猛然间就感觉到,那种萦绕在他心中的那种莫名的危险之感已经完全消失。

    感觉到这变化。罗帆方才真正的放松下来。

    南尊听得罗帆这话,笑道:“道友请上桥。”

    说话间,在他罗帆的面前出现了一条延伸进入虚空当中,通往不知何处的拱桥。从那桥上,罗帆能够感觉到一种时空变换的韵味,显然,其是通往另一个世界。另一处时空!

    在说完那句话,构筑出这一条拱桥之后,南尊的身影便已经是完全消失,显然是在洞府当中等待着罗帆过去,同时也是在让罗帆和武皇之间有时间说一些话。

    罗帆对此心知肚明,却并不感到惊讶。转头对武皇道:“武兄,这玉符我已然查看过一遍,其中并无任何问题,你可将其炼化,这样接下来这岛屿可能产生的动荡便不会在对你有任何影响了。”

    “这岛屿将会产生暴动?!”武皇一听。不由得一惊。

    他现在乃是这岛屿之主,这岛屿之上发生任何变化。都会对他产生影响。若是产生暴动,那对他的影响却是几乎致命的——光是暴动,其实只会让他的实力受到一些影响,根本上却还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但,一旦暴动,现在这岛屿对他来说,便和一般的地方没有区别了。

    到那时候,在周围虎视眈眈的简皇帝和剑皇帝两人定然便会将他撕成碎片,让他身死道消,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这,才是致命之处!

    想到这个,武皇哪里还敢怠慢?!连忙一抓那玉符,体内力量一涌一灌,瞬息间,便已经是将那玉符炼化,整片玉符直接化为一道玉光投入他的身体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当玉符一投入,武皇就感到一阵无法言喻的轻松。

    恍惚之间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的轻松,感觉到自己成为了一个有进无出的奇异**子一般,将原来只能在身周弥漫着的,那众生愤怒所产生的力量吸入体内,让他时时刻刻的受到这一股力量的加持,神通威能大幅度增加!

    “嗯,这玉符毕竟是外物,我想武兄应该知道怎么做才能够完美的吧。”罗帆终究还是在最后提醒了一句。

    虽然他知道武皇应当能够想到他所想要说的……

    那玉符现在威能虽然强大,刚刚炼化就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毕竟只是一块来自南尊的玉符而已。

    现在这玉符能够起作用,那是因为南尊要示好于罗帆。若是有一天他不想要示好了呢?那时候他若是将这玉符召回,那武皇岂不便是再度陷入之前那种尴尬的境地?!

    所以,一直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那玉符之上,显然是一个极为愚蠢的决定。

    这玉符之中包含了那镇压隔绝岛屿对于修士桎梏的道理,若是悉心体悟这种道理的话,想要脱离这玉符镇压住自己的身体,使得不需要通过玉符也能够享受这玉符所能够提供的服务,那却不是一件难事。

    特别是,武皇现在已经是勉强整理出了自己的武学世界观,无论是观念还是修行之道,都是最适合他的存在,悟性之强,在这魔界之间几乎是屈指可数,想要体悟这其中的道理,那却不要太简单了……

    武皇听了罗帆之言,微微一笑,道:“我省得的。”

    罗帆看他的模样,便知道他已经将自己的话听到心里了,也便不再废话,道了声保重,便抬步跨上那在他面前等待了良久的桥梁。

    随着他跨上那桥梁,那拱桥微微一缩。刹那间便跨越虚空,直接带着罗帆来到了一处奇异的时空当中。

    “好去处!”罗帆看着这时空。忍不住便是赞叹起来。

    这时空虽然是另外的时空,乃是不同于魔界的所在。但,这时空的存在形式却极为奇特。它并不是完全脱离魔界而存在,而是在这魔界当中化作一片山脉的模样!看起来便好似是这魔界所诞生的一片普通的山脉一般,无论是从外面看还是从里面看,都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这种几乎完美的融合,那种无迹可寻的手段,便是罗帆此时做起来也还有些勉强。

    而这南尊却能够做到这一步。自然是值得罗帆一赞了。

    这一处山脉,或者说这一片天地当中有着数量颇为不少的生灵。

    这些生灵,绝大多数都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异兽,剩下的少部分,就是一名名修士了。

    这些修士有些强,有些弱,但不管是强弱。他们的资质都是极为惊人的,绝对是亿万里当中都挑不出一个的存在!

    罗帆从这些生灵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便知道,这些,定然便是南尊的徒子徒孙了……

    这一片山脉之中的元气浓郁、风景优美这自不必多说。作为南尊这等圣人门下的九级尊者的洞府所在,则有着这样的表现却是正常的。

    除了这个之外,这整个洞府之中。却还弥漫着一股极为隐晦的圣人气息!

    这一种圣人气息高远而强大,几乎隐晦于绝对的无形之间。以一种极为特殊的方式萦绕着这整个洞府之中。

    而因为这一股圣人气息的存在方式极为奇妙,所以,哪怕是这洞府当中有着那么多的生灵存在,却根本没有任何人感觉到这一股圣人气息!对他们而言。这天地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美妙……

    就在罗帆暗自赞叹着这个洞府的时候。南尊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他的面前,口中说道:“欢迎罗尊道友光临弊洞府。此洞府之时草创,并不完美,还望道友海涵。”

    “草创都已经是如此玄妙了,若是真正完美的时候该是何等不可思议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期待啊。”罗帆赞叹一声。

    南尊听了,却是一笑,道:“还有数十亿年时间才能够成功呢。日后欢迎道友前来观看。”

    “数十亿年啊……虽然不算长,但也不算短了。也不知到时候我还哦存不存在,有没有陨落。”罗帆却是叹息一声。

    看起来似是颇为遗憾一般。

    “哈哈,道友何必诓我?以道友之能,便是我这等圣人门下都远不能相比,若说我活不过数十亿年还有可能,若是说道友活不过那数十亿年,这我却是怎样都不信的。”南尊却是哈哈一笑。

    现如今的他,和当初第一次见到罗帆之时,那表现却是有着天壤之别,那转变之大,实在是让一般人难以接受。

    不过,对于这个,罗帆却是淡然的接受下来了。

    他只是笑了笑,道:“未来时刻变化,日后的事情谁又能够确定?现在说它却是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之前道友为了引我出来,可是下了血本啊,居然连那样一个岛屿都完全抛弃了。”

    罗帆在之前却已经是看出来了,那一个岛屿看似平静,但在内里却是隐藏着一股乱流!

    这一股乱流虽然他无法一眼看出其到底是什么乱流,但一旦其爆发出来,那便是天翻地覆,足以让整个岛屿之上的民心完全改变,从而引发波及整个岛屿的暴动,最终结果,将是让整个岛屿之中的生灵死去至少八成之多!

    如此强大的暗流,便是他只是看了那么一小段时间都能够看出来了,若是说南尊看不出来,他却是怎样都不信的。而南尊既然能够看出来,却任凭其发展,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了。要么便是他故意因势利导,要借助这个来让武皇陷入几乎无法破解的危险,从而引罗帆到来。要么,干脆这乱流便是他所布置的!

    而无论是这两种可能当中的哪一种,都代表着,南尊为了引罗帆到来,宁愿牺牲那整个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