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论道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论道

    “只是一座化外岛屿而已,有算得了什么血本?没了也就没了,在我名下,与这岛屿相当的存在,有数万处之多,耗费一处来引道友出来,那实在是再合算不过了。◇真正无弹窗的网www.yunlaige.net◇”南尊确实微微一笑,道。

    罗帆听得这话,只能无奈一笑,道:“看来,我还是高估了我自己啊。”

    “呵呵,道友为何如此妄自菲薄?能让我直接将自己的决定吞回去,在弟子面前直接失了面子,道友其实已经是足以自傲了。”南尊毫不在意的说着自己的黑历史。

    罗帆摇头叹息。

    两人说着,却已经是近了南尊的居住之所。

    这里乃是南尊的洞府之中,在这里面的任何地方居住,对于南尊来说都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因此,自然是不需要专门的开辟出什么宫殿之类的,防御有多惊人的所在来居住。而是直接便在一座山的上方直接打出一个洞出来,稍稍布置一番,便算是他的居住之所了。

    不过,哪怕是这表面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洞而已,但事实上,罗帆踏入这里,却是能够瞬间的感觉到,这里乃是这整个洞府当中最为核心,最为中枢的所在。

    在这里,哪怕是一个普通人,都能够瞬间感应到这整个洞府之中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甚至每一头生灵正在干什么。

    而且,除此之外,那种原来萦绕在这一个洞府当中的,若有若无。若隐若现,以极为隐晦的方式存在着的圣人气息却是显得极为明显,极为清晰!

    踏入其中,感觉上,恍惚之间有种踏入圣人气息包围之中一般。

    罗帆的双眼透过表面直接照进这山洞的真实之中,确实瞬间便看清了,在这里,规则法则的种种干扰都已经是被剔除,大道直接便拜访在他的面前!

    “早知道圣人门下的修行环境极为美妙,但我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惊人到这个地步。实在是让人羡慕啊。”罗帆叹息一声。

    南尊却是一笑。道:“当初我说愿为道友引荐,让道友拜入我师门下,与我当个同门,是道友自己拒绝的。莫非如今道友后悔了不成?”

    罗帆听了。笑着摇摇头。道:“到了你我这一步。哪里有人还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而后悔?道友说笑了。”

    南尊却也并不在意,他说这话本来就只是顺口一说,自然是早就知道了罗帆是不可能答应下来的。听到现在这话自然不可能会有什么意外的表现了。

    当下,两人便分了宾主坐定。

    之后,南尊也不多说话,一朵祥云便从他的头顶涌出,开始想着罗帆蔓延而来。

    这个,本来就是罗帆和他之间的默契,这个时候罗帆自然是不会迟疑,他心中一动,头顶同样是出现了一朵祥云!

    这一朵祥云之中,包含了他所修行之道!包含了他除了则之世界观之外的一切!

    两朵祥云在虚空之上接触在一起,瞬息之间,无论是罗帆还是南尊两人都忍不住身体一颤,神色都微微变化。一种凝重之意自然而然的出现在他们的面上!

    南尊头顶的祥云之上,也是包含了他一生所修行之道!代表着他最深的修行本质!

    作为圣人门下,哪怕那德水道人在罗帆看来只是一种假圣,一种伪圣而已,但不管怎样,都是一种比起九级伪圣要强大无数倍的存在,作为这种存在的弟子,南尊一生所修行之道却是比起罗帆以往所见到的任何一人都要浩瀚,都要高级!

    甚至,便是圣尊,相比于南尊,在根本上会比较高,但在修行之道的深度方面,高度上,他还是有所不如的!

    以圣人的视角观看伪圣级数的修行,所看到的,自然不是一般伪圣所所见能够比拟的,哪怕是圣尊连走了十条道路,哪怕是他每条道路都已经是走到了尽头,走到了能够冲击圣人之境的层次,相对于南尊所修行之道来说,却也只是相当于十条弯弯曲曲,盘旋扭曲的道路与一条直通山顶的道路相比而已……

    虽然现在在成就上,圣尊的境界比起南尊要高上不知多少,但光是论修行之道来说,圣尊却是被比下去了。

    罗帆与圣尊已经或直接或间接的论过道了,对于圣尊修行之道的理解,怕只是比起圣尊自己要差而已,原本他甚至已经觉得圣尊所修行之道已经是未曾领悟独特世界观的妙用的修行之道当中,最为完美,最为强大的修行之道了……但现如今,一接触到南尊的修行之道,他便发现,自己以前还是小觑了天下英雄。

    圣人所创造的修行之道,终究还是比起他所想象当中的要玄奇,要奥妙……

    特别是,南尊现如今所修行之道当中所蕴含的,一丝丝圣人的道,确实让早已经体悟过圣人影子,圣人气息的他感觉过往自己的种种模模糊糊的感应变得越来越清晰。

    那记忆当中,原本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圣人之道的奥妙,忽然间有着更多以前所没有的领悟不断的冒了出来,自己修行当中所遭遇到的许多难题的答案忽然自然而然的出现在他的心中。

    这过程,便好似他时时刻刻的灵感爆发,精神无限提升的状态……

    这种感觉,当真是美妙无比,让他不由得沉迷其中。

    罗帆有着这样美妙的感觉,南尊却也不例外。

    原本,南尊和罗帆论道除了想要与他交好之外,还有着展现自身的底蕴,让他知道作为圣人门下的修行优势到底有多巨大。最终目标,便是将罗帆援引进入德水道人门下,从而从另一个角度。完成当初他第一次见到罗帆之时的目标,知道罗帆如何能够在无能抵挡混沌状态对其记忆消抹的状态下依然能够回转过来,能够恢复记忆!

    但,在真正和罗帆直接论道之后,他就发现,眼前这人能够以七级伪圣之身创造出如此偌大威名,以七级伪圣之身被称为罗尊,果真不是侥幸!

    他的修行之道,乍一看似乎和他自身的修行之道相差甚远,但只要细细感应便能够知道。其修行之道当中。包含着一种便是连他都难以感悟清楚的奥妙!

    正是这种奥妙,使得这种看似只是一般的修行之道,居然蜕变为一种连他也无法理解的修行之道……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方才如此凝重。

    瞬间。他之前的种种打算。却是再不出现在他心中。

    他这个时候忽然有种感觉。或许,眼前这人能够在那不可能当中保存住自己的记忆,那根本原因或许便能够在眼前。在此时此刻,在他所展现出来的道之中找到!

    想到这个,他心中便是更加下心思去感应罗帆所展现出来的修行之道了。

    别忘了,他为何一心想要将罗帆引入德水道人门下?根本原因却不是他看上了罗帆的资质,而就是为了这个秘密而已!

    既然现在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那么多精力,那么多手段就有可能得到这一秘密,南尊又怎么可能还会浪费时间去做那么多事?

    他们两人便如此这般完全沉浸进入到对方的修行之道当中。

    在他们两人进行着如此论道交流的过程当中,在他们两人头顶的,属于他们各自的祥云,也是在彼此不断的侵蚀彼此,不断的此起彼伏着。

    只是,虽然偶有胜负,但最终状态,却是罗帆落在了绝对的下风之中。

    他头顶的祥云,却是渐渐的被南尊头顶的祥云所侵蚀,其色泽渐渐的改变,渐渐的从原来混沌的色泽改变成为南尊头顶那种透彻的水蓝色的色泽!

    这模样,很显然,代表着这整体来看,南尊所修行之道,却是比起罗帆所修行之道要强!

    或者说,是南尊修行之道当中所蕴含的,那一丝圣人之道,比起罗帆的修行之道要强!

    不过,对于这一点,无论是罗帆还是南尊两人都并不在意。

    对于彼此之道到底是强是弱,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对于他们头顶的祥云将会如何演变,他们两人也是极为清楚。

    眼前祥云这样的变化,显然就是在他们的预料当中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祥云如何变化,他妈恩两人有怎么还会为这种早就预料到的现实而有什么神色动摇?

    别说此处没有他人在场,便是有着无数人在场,他们两人也都是如此的表现。

    随着时光的推移,罗帆头顶的祥云渐渐的变化为水蓝色,那灰蒙蒙的混沌色泽,不知不觉间却已经收缩到只有他头顶有着小小的,大概头颅大小的一小块而已。

    而这最后头颅大小的一块却是无比的坚韧,无比的凝聚,任凭周围水蓝色祥云的冲撞,它就是丝毫不动,便好似传说中的定海神针铁面对着大海一般!

    这最后剩下的头颅大小的混沌祥云,便是罗帆修行之道之中最核心的精髓所在!

    其中包含着罗帆修行之道当中,因为他自身领悟出则之世界观所影响的深刻道理!也是当初圣尊所领悟的,所谓的,将自身也当成是修行之道的一部分,让修行之道只有加上他的身躯,加上他的一切方才算是完整的奥妙!

    圣尊毕竟是自身创出十条道路,最终甚至找出培养大天地途径的存在,其悟性之高,之强,却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境地。

    南尊哪怕是魔界圣人德水道人的门下,自小便修行着圣人为他所创造的修行法门,一直到修成如今这般近乎至强尊者的九级伪圣,但在悟性方面,却还是远远比不得圣尊。

    当初圣尊能够在论道落在下风,那祥云不断被罗帆同化,不断被他侵蚀的情况下感应到罗帆修行之道的核心奥妙,但南尊却是一直到这个时候,在他已经是凭借圣人所传的修行之道剔除了无穷干扰。将最后目标锁定在那一小片了,却依然没有领悟到这一点……

    此时此刻,南尊却依然是在其中寻找着,那让他感觉有些无法理解的根源,依然是在努力的领悟着那其中的奥妙……

    猛然间,罗帆身上气息一震,原本收敛得极为完美的气息忽然间便泄露了出来,开始在这洞府当中充弥覆盖起来,让这整个洞府都在瞬间被笼罩在他那浩瀚无极,甚至已经自成一格奇异的则界的天地的气息之中!

    这样的气息。其实还是想要继续向着这一个洞穴之外扩散。但却是在瞬间吧,被圣人的气息一个笼罩,便消除于无形,甚至连这洞穴之内的气息都在这个时候化为无形。再无法对外界产生任何影响了……

    不过。哪怕是这样。南尊面上却依然是现出难言的震惊之色。

    一种莫名的挫败忽然从心而生。

    此时此刻罗帆身上所发生的变化,他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那分明是领悟到某种极为关键的道理,忽然间道行境界获得巨大提升的表现!

    明明两人是在论道。明明是他占了上风,用自身的修行之道已经是将其修行之道压缩侵蚀到了这个地步了,最终得到最多好处的反而是现在领悟他之道更加困难的罗帆!而他自己,却连现在已经压缩到这一步的,那罗帆修行之道之中的根源奥妙都无法领悟出来,这种差别,他怎么可能会不感到挫败?!

    罗帆却并没有管南尊如何。

    此时此刻,他只感觉到一种莫名的通透从心而生,南尊修行之道当中所蕴含的那一丝丝圣人之道,却已经是被他所完全领悟!

    这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毕竟,南尊毕竟只是一名九级伪圣而已,他的修行之道要能够被他修行,其中所蕴含的圣人之道却绝不可能太多。若是太多的话,他连理解都不可能做到,又怎么可能修行,又怎么可能凭其提升到如今这个程度?!

    所以,其中蕴含的圣人之道,不单单不能多,而且还必须极为浅显!浅显到甚至能够让九级伪圣级数的存在在耗费漫长的岁月之后能够理解,能够修行的地步!

    只有这样,这种修行之道,方才可能成为南尊提升道行境界的依凭。

    而既然是九级伪圣都能够耗费漫长时光来领悟这一丝丝并不多的,浅显的圣人之道,作为领悟过圣人气息,圣人影子,圣人烙印的存在,罗帆能够领悟这些圣人之道,那当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而现在,便在他领悟这一丝丝圣人之道的同时,他的道行境界便开始了莫名的提升。

    恍惚之间,他就已经是从初初踏入七级伪圣的境界,提升到了七级伪圣巅峰!

    虽说还差了一些积累无法突破七级伪圣,踏上圣人之下的第八台阶,成就八级伪圣,但却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只要他接下来能够有足够的积累,在若干年之后,自然便能够水到渠成的跨过这一屏障,踏上那个台阶,成就八级伪圣!

    不过,这还只是次要的。

    最重要的是,罗帆领悟了这一丝圣人之道后,却是瞬间明悟了则之世界观当中存在的无数疏漏错误之处,并在瞬间将其进行弥补。

    随着他的则之世界观变得完整,那一丝丝的圣人之道,自然而然的,便融入了他的修行之道当中……

    这一个融入,便好似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瞬间便让整个论道的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南尊的修行之道之所以能够有着如此优势能够将罗帆的祥云压缩到这一步,根本上却只是因为那一丝丝圣人之道而已。

    现如今,罗帆的修行之道当中也蕴含了这一丝修行之道,南尊的优势自然在瞬间消失了!

    这一消失,让罗帆头顶那一个原本已经变化成为头颅大小的祥云如同压紧的弹簧忽然放松一般,瞬间产生了巨大的推力,开始快速的反过来侵蚀同化南尊头顶的祥云,让南尊头顶的祥云有越来越大的范围被同化为混沌色泽……

    这种异变,让南尊瞬间面色大变。

    “这怎么可能?!”他猛然睁开双眼。用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在他对面正闭目而坐,面上现出恍悟之色的罗帆!

    他此时此刻,却是在罗帆的修行之道当中感应到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那种熟悉,让那修行之道虽然和他的修行之道是完全陌生的,但他却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修行之道!

    “这世上有这么逆天之人存在?!”他心中充满了莫名的震撼。

    这种表现,分明便是他将自己修行之道当中蕴含的精髓完全领悟,并且直接融入自身的修行之道当中!

    这才过了多久啊?!

    满打满算,从他们两人开始论道,一直到现在也只不过是过去了三日不到而已。就是这么短的一段时间。此人居然便已经是将自己耗费了不知多少亿年时光方才能够领悟的修行之道的精髓完全领悟。甚至反过来将自己到现在依然无法做到的,将这精髓融入其他修行之道当中的工作给完成了!

    这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挫败,而是一种绝对的无法置信。几乎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只是自己的臆想而已了。

    就在南尊如此震撼之时。在他头顶的祥云,却已经是不知不觉间被罗帆侵蚀同化了七成之多!

    这七成祥云同化过来,此时此刻那祥云在南尊的头顶却已经是压缩成为比最开始之时小了一倍的地步了。

    这个比例。到了这一步便不再变化,不再减小,也不再增大。而且,无论是南尊怎么努力,怎么冲撞,却都无法改变这个过程,无法让他头顶的水蓝色祥云能够扩大半分……

    瞬间,南尊就已经是明白了过来,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改变这个比例了,面上表情虽然毫无变化,但眼神却是变得更加深沉,蕴含的探究更加的强烈了。

    若只是想要论道斗个输赢,其实这个时候结果已经是出来了,这论道也可以停止了。

    但,现在显然并不是为了斗个输赢而已。罗帆自然是不用多说,他虽说已经是体悟了南尊修行之道当中蕴含的那丝丝圣人之道的玄妙,但此时此刻南尊头顶的祥云依然能够保持这种程度,依然不被他完全侵蚀同化,这就足以表明其中有着许多玄妙是值得他去领悟,去感悟的!

    至于南尊,忽然间从原本将对方的祥云侵蚀到只剩下头颅大小的一块,到如今忽然间被压制到难以收拾,这变化之大,其中包含的秘密之深邃,他怎么可能没有探究的心思?!

    又怎可能在这个时候停下论道?!

    相反,因为之前的变化着实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他现在却是对罗帆修行之道当中所蕴含的,那他现在还不能理解,还无法想象的秘密更加的在意,更加的想要探究清楚了!此时却是恨不得论道的时间一直持续下去……

    在两人各自的这种心态之下,这种论道自然便是继续进行下去了。

    这山洞之中,因为他们两人的论道,那顶部却是分为两个部分。

    一部分是罗帆头顶的这边,其中翻滚的祥云是灰蒙蒙的,好像是混沌一般,其中的丝丝缕缕的气流,甚至是祥云的形态变化,都尽皆包含着种种不可思议道理,不可思议的玄妙。它占据了这洞穴上方绝大部分的空间!

    而剩下的那一小部分空间,却是充斥着一种水蓝色的,晶莹剔透,给人一种绝对纯净,绝对透彻感觉的祥云!这祥云同样是翻滚着,那翻涌之间所折射出来的道理与奥妙,同样是深邃莫测,让人震撼。

    若是此时有人在观看他们论道,那定然是能够从那两朵祥云的翻涌之间感悟到大道至理,道行大增!

    可惜的是,在这里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别说人了,便是蝼蚁都不曾存在……

    在某种角度看来,这样的状况,显然是有些浪费的。

    就在罗帆和南尊在南尊的洞府之中论道之时,之前罗帆所停留的那一座岛屿,却是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出现莫名的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