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三章 前代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三章 前代

    在得到了那愁苦中年的一次记忆共享之后,那道祖已经对自己的修行方向有了极为清晰的认知,在每一层大陆共鸣的道理与玄奥的灌输之下,他的道行境界却是提升得极为快速。很快的,就已经是来到了二劫强者与三劫强者之间的**颈。

    若是原来,对于这个**颈,他只能碰运气,等着什么时候机缘到了,这个**颈自然洞开而已。

    但,现如今,在得到那些记忆之后,他却已经是清楚的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办法能够有更大的几率将这个**颈突破。

    如此这般一来,这个**颈,却也不过是桎梏了他两层大陆而已,便已经是被悍然贯通,让他直接成为了三劫强者!

    而当他突破成为三劫强者的时候,他所在的那层大陆,却是四百零三层。

    而和一层,在这之后,也成为了这道祖的诸多门下弟子的又一个天堑。

    若是说原来还有着几名弟子能够追上他,跟着他一同来到这四百零三层大陆的话,那么,过了这一层,他却就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单独向更深处跋涉了。

    而且,可以预料,他这种孤零零的状态,应该会持续个许多许多年……

    甚至,说不定一直等到他达到九百九十九层之时,都没有任何门下能够追上他。

    “终究还是比不得真正的道尊之路啊……”在那禁地的中央核心之处,罗帆偶尔扫过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心中便不由得莫名的叹息。

    对于这道祖得到了那愁苦中年的指点方才得以成就二劫强者,他其实是乐见其成的。

    毕竟,虽说自己想要模拟那道尊之路,想要以自身的手段来将一名土著修士提升到能够与那道尊之路之中的修士相媲美的那个层次,那也并不代表着,他要完全摒弃这道尊之路的影响!完全的避免道尊之路之中的修行观念被那土著修士所知晓!

    事实上,他心中有着一个固定的衡量标准,只要这个最终的衡量标准能够成功,在这过程之中这些土著修士得到什么指点,哪怕是得到外界修士所传授的修行之道,他也乐见其成!

    而他最后的衡量标准便是,这些土著修士,能否真正脱离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被这道尊之路第五层所接受,所承认!

    只要这些土著修士能够被接受,被承认,那便代表着,他,对于前面四层的模拟,已经成功了。

    若不然,那便是代表着,他的模拟,是失败的。

    哪怕是,他在这过程之中培养了无数五劫强者,都是如此……

    别忘了,当初在前面几层道尊之路,同样是有着许多开辟出来的天地之中的土著修士超脱了自身的天地,但他们在超脱之后去了何处?他们确确实实是进入了道尊之路,但,却并非是进入他们的天地所在的那一层道尊之路,而是被转移到了道尊之路的入口,转移到了,那道尊之路的第一层!

    很显然的,这,才是正常的土著修士在超脱自身的天地之后的遭遇。

    若是罗帆对于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谋划没有成功的话,哪怕是这些土著修士成就了四劫强者,五劫强者,在脱离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后,他们也不会直接投入这第五层,被这第五层所接受。而是,会在这道尊之路的大规则作用之下,转移到第一层之中,去经受这一层层道尊之路的考验!最终通过一层层的阻隔,拾级而上,方才有着微弱可能来到这第五层……

    对于罗帆来说,其他的一切都是虚的,只要最终这个结果能成,就代表着,他的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能够稍稍替代前面的四层道尊之路!

    到时候,光是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所蕴含的种种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道理与玄奥,就已经足以让他的根基被极大的拓展了,更别说,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存在足以给他带来的其他众多好处了。

    心中思索着,罗帆将自己的目光收回来,正要继续陷入修行状态。猛然,他感到有一丝不对,好像这禁地之中似乎有了一丝丝的不同。

    “这是什么?”感受到这不同,他心头暗惊。

    接着,他将感知浸透这一处禁地,开始细细的体察这整个禁地的一切,搜寻那种让他感到不对之处。

    在一番细查之下,他便猛然发现了其根源所在,那是一股奇异而隐晦的波动!

    一股,充弥这整个禁地,笼罩住这整个禁地之中的一切区域的奇异波动!

    “是哪位道友?”罗帆皱起眉头,淡淡的道了一句。

    这一句话出口,自然化作某种隐晦而奇异的波动,狠狠的撞了一下那种不知已经存在了多久,而他却是直到这时候方才发现其存在的这种隐晦而玄奇的波动所在!

    这种波动虽然他是第一次见到,但罗帆是何等存在?只是稍稍感应到这波动,他就已经是清楚了这波动的特质,明白了这波动乃是一种探查的波动,是某种存在的感知延伸!

    也即是说,这波动的存在,代表着有着某些他所不知道的存在,正在以这种极为诡异的方式窥视着这他主宰的禁地!

    这种情况,对于罗帆来说,简直就像是有人在自己的家中偷偷装了**一般,心中自然是有着一股强烈的被冒犯的感觉了。

    在这瞬间,他所发出的这句话不单单将自己的意愿传递过去,更是将自己强烈的不爽的情绪狠狠的灌入。

    在其中,蕴含了他这些年创造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诸多领悟,一入那波动之中,便自然演化出一片无形的,分成九百九十九层的玄光,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向着那波动的源头狠狠的轰过去!

    那波动的源头显然并非在附近,而是在距离这一处位置有不知多少时空阻隔的一处所在。

    若是一般生灵,一般手段,哪怕是天地之光的攻势,想要超越这些时空,传递到那波动的源头,怕也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才能够做到。

    但,在这时候,罗帆的这波动所演化的无形玄光,却是直接融入那波动源头所释放出来的波动之中,根本就完全无视了那无穷波动的阻隔,直接便达到了那波动源头所在,狠狠的轰向那波动源头!

    之所以有这种差别,自然不是罗帆这些领悟已经超越了天地之光的威能,能够做到这天地之光所做不到的事情。事实上,哪怕是能够做到这个,罗帆的这些领悟,相比于天地之光依然是有着极为遥远的距离。若是真正对上,这种手段,在天地之光面前根本就没有多少反抗能力便会被碾碎。

    事实上,之所以会这样,原因却在于,这波动源头的隐藏手段,乃是一种完全针对天地之光的隐藏手段!

    在其种种布置之间,一切阻碍,都是针对天地之光的应对逻辑。

    比如,这一层时空有着样的变化,排布在这里,天地之光会做出某些变化应对,只有不成功,才会转换另一种应对,再不成功,再转换另一种应对……如此这般,让这天地之光的威能便被一层层的迟滞。最终,若是这种针对性的变幻足够多,那天地之光的威能,自然便会被迟滞得更久!

    这种迟滞的时间,显然就已经是足够那波动的源头反应过来,或是逃跑,或是催动天地之光来对抗,或是运用其他手段,如此种种,尽皆可行。

    此时此刻,那波动源头所针对天地之光布置的这些阻隔的数量,足足需要以亿兆来计算。

    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够迟滞那天地之光的威能数个呼吸之久。

    而罗帆现在所释放出来的波动却就不一样了。

    虽说他将自身在布置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领悟加入其中,但终究还是那种针对性的波动。这种波动,能够在那波动源头释放出来的窥视波动之中如鱼得水,轻轻松松的便逆那波动而行,如此这般一来,那波动的存在,却就相当于直接绕过那不知多少亿兆时空的阻隔,直接构筑出一道从这禁地通往那波动源头的通途,顺着这通途前进,只要能够消除那原来波动的阻挡,自然便能够轻轻松松的绕过一切阻碍,直入那波动的源头之处了。

    正是因此,才会有这种化作无形玄光的波动居然能够超过天地之光这么长的时光便追溯到那波动源头的情况出现。

    随着那无形玄光狠狠轰入那波动源头之中,罗帆方才看清了那波动的源头到底是什么存在。

    那是一名修士。

    一名天地之光已经是达到了某个阶段的圆满,此时此刻随时能够飞升第六层的一名修士!

    这修士罗帆完全陌生,但其周身上下却是萦绕着一种他唯有在那道尊门下身上才能够看到的傲气。那是一种藐视一切,好似自己乃是这道尊之路的主人,其他一切存在都不过是客人,是在承受他们恩赐,都是在向他们乞讨的一种傲气……

    “道尊门下?”罗帆看着这人,心中已经是有了明悟。

    这时候,那修士已经明白自己已经是被罗帆发现了,不由得淡淡的叹了一声,道:“在下乃是上一代的第五师兄,见过罗帆道友。”

    “我记得,当初你们已经承认我乃是这禁地的主宰了。”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的身上忽然有着一根天地之光凝成的根须冲出,狠狠的灌入周围无尽光华之中,刹那间穿透了不知多少亿兆时空的阻隔,直接来到那所谓的前代第五师兄所在之处,狠狠一撕,就已经是撕出了一个门户,一个直通那一处虚空的门户出来。

    却是,有了罗帆释放出来的那些无形玄光作为指引,这天地之光的根须也已经是能够无视那种种针对天地之光的防御手段,轻轻松松的就穿透了一切阻隔,直达这波动的源头。

    那前代第五师兄在这瞬间面色微变,悬浮在脑后如同明月一般的天地之光微微蠕动之间,一股玄之又玄的威能从其中释放出来,如同无穷天地凝聚在一处一般,狠狠的向着罗帆释放出来的那天地之光的根须猛砸过来!

    这一砸,感觉上就像是亿兆天地狠狠碾压一般,尚且没有到达,就已经是改变了时空,让那根须周围的时空在这瞬间如同被疯狂延展,化作亿兆无垠宇宙,狠狠的向它推挤,要将其牢牢限制在中央,让其无法动弹……

    光是这一招,就已经是比起罗帆以前所见到的,几乎一切拥有天地之光的存在要强上不知多少了。

    哪怕是那与天地之光融合的那两团光团,也即是那不断的想办法要将其他修士拉入与那天地之光融合深渊的那两团光团,相比之下,居然也有所不如!

    不过,这样的手段,对于那根须来说,却根本算不得什么。

    要知道,这根须,可是完全吞噬了罗帆在上一次大劫之中所遭遇的那复制出来的完美天地的一切的!其相比于一般的天地之光,早已是完成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升华!

    眼前这前代第五师兄的手段虽然强悍,但终究也还是在正常的,在某种圆满状态的天地之光的那个层次而已。终究还是没有得到升华的。

    如此这般一来,面对着这样的碾压,这样的强势,这根须却只是稍稍一震之间,就已经是悍然将周围无数无垠的宇宙完全崩灭!

    让周围在转眼间重新恢复了原本的虚空模样。

    紧接着,这根须在那好似化作无数天地凝聚的威能尚且没有击中它之前,便主动冲了上去,直直插入了那威能之中微微一震。随着这一震,那威能如同泥沙堆积一般,瞬间崩灭,消散,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什么?!”那前代第五师兄面色大变,那天地之光瞬间包裹住他的身躯,带着他的身躯向后一退,直接破入虚空,想要快速离开这一处他所隐藏之处。

    在这瞬间,那根须再度一震,这一片虚空就已经完全改变性质,原本如同纸片一般脆弱的虚空,化作了无法撼动的天堑,任凭那前代第五师兄如何冲击,都无法撼动,更别说钻入其中逃离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