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帝皇之力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帝皇之力

    在那岛屿之上,不知不觉间,许多地方忽然有着种种细微的细节,在某种不可思议的因素引导之下,渐渐的走向一个共同的结局——走向与这岛屿之上,唯一的国度对立的结局!

    这样的生灵若是少数,那自然是算不得什么,根本对于这岛屿的状态不会有什么影响。『万本收费免费看』

    但,奈何这些生灵却是数量极其的多。

    而且是遍地开花,那其中的变化更是隐晦莫名,等到作为那岛屿皇帝的武皇真正发现那岛屿之上的这种变化之时,那整个发展形势,却已经是恶劣到了一个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整个岛屿之中,已经有一成生灵,走向了岛屿的对立!

    而且,到了这一步,那发展速度并不停止,反而是显得愈发的快速,从原本已经恐怖无比的一成生灵的数量快速的增长着,不多一会,就已经便已经是一成五……两成……

    哪怕是武皇发现了这样的情况,哪怕是他已经是想尽办法去阻止这种变化了。但却怎么样都无法阻止,这好似滚滚天地大势一般的变化过程……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反对他的生灵变得越来越多,眼睁睁的看着,那因为这岛屿之上众生所产生的,那种对他的强大支持力量渐渐的消减,继而渐渐的转化为一种侵蚀,一种拉扯……

    幸好有着那玉符镇压着他自身的道行,镇压着他自身的实力。这才使得他只是这种被加持的力量不断减少而已。他自身辛辛苦苦修行出来的神通威能却并不因此而受到多少破坏……

    “这种手段,当真是阴险到极致。强大到极致啊……”武皇看着这岛屿之上的状况不多久就从原来那种众生拥护他的模样转化为如今这般,众生都站在他对面。心中却是苦涩当中,满是赞叹。

    这种看似奇妙不可思议的手段,其实说穿了并没有多复杂。却是直接扭曲因果,扭曲运道长河!直接让武皇与这岛屿之上众生的因果从原来的善因善果变成了恶因恶果,让武皇的运道从原本得到这岛屿之上众生的帮助支持,转为被这岛屿之上众生的所排斥而已。

    这样的一个调整,不能立竿见影的看到武皇直接身亡。但却能够做到此时这般,让天地宇宙自然的营造出种种便是那施为者也赞叹不已的细微变化,一步一步,虽是只要不是太愚昧的修士便能够看到,但却不管他们看得多清楚都无法改变的细微变化当中,最终推动着形势发展到如今这般层次,让武皇从这岛屿的皇帝变成了这岛屿的公敌!

    不过。这样的原理虽然看起来很是简单,很是清晰,但却并不代表这是就容易做了!

    事实刚好相反,虽然原理简单,但想要做到这一步,那难度。却是武皇现在都无法想象的恐怖!

    这两种情况之中,无论是扭曲因果还是改变运道,对于现在的武皇来说,都是只能够仰望,甚至不敢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做到的事情!

    而这样的事情在这个时候被人施展在自己身上。这对于武皇来说,在痛苦无奈之中更有一种受宠若惊的莫名感觉。

    “不过。幸好罗兄来了,要不然的话,我怕是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武皇叹息着,便在他的宝座之上闭目而坐,开始催发自身那超卓的智慧,努力的去体悟那一块玉符之中所蕴含的,那能够镇压他的道行境界,让他的道行境界不受这岛屿变化而影响的奥妙。

    将自身的一切希望寄托在一件外物之上,这对于任何修士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武皇自然也不例外。

    更别说,此时此刻这一块玉符的主人似乎还是算计他之人了……

    至于那岛屿之上变得渐渐糜烂的形势,他却是完全不去管,便好似一个不知人间岁月的昏君一般……

    没有了武皇的积极应对,那岛屿之上的形势变化得愈发的快速,不过数月之间,这岛屿之上便多了另一个国度。

    一个并不以武皇作为皇帝,而是以一名伪圣级数的存在作为皇帝的国度!

    这个国度的存在,瞬间便让这岛屿从原本统一的状态回归了原来的混乱之中。

    一个岛屿要能够被圣人看重,得到投入圣人麾下,为圣人战斗的荣耀,最初始的前提,便是要是一个统一的岛屿!

    只有一个统一的岛屿,方才有资格引发魔界圣人布下的考验,也才有着那么一两分的机会投入圣人麾下,去为圣人战斗!

    在如此情况下,这岛屿忽然变得混乱,从原本只有一个国度的状态分裂成为有着两个国度的岛屿,这显然便是将这岛屿投入圣人麾下的最初始前提给破坏了。

    这种破坏,便使得,这岛屿瞬间便脱离了德水道人的掌控之下,从此变成了一个无主的岛屿!

    原本,这岛屿乃是圣人麾下的岛屿之时,因为在这岛屿背后站着一位至高无上,无所不能,万劫不磨的圣人,所以哪怕是它的对手也同样是另一名圣人麾下的力量,他们却也不敢太过肆无忌惮,还是要遵守一些潜在的规则的,便是施展破坏手段,也有所限制。

    但现在,这岛屿分化出两个国度出来,脱离了圣人麾下,其他圣人门下的力量哪里还需要顾忌什么?!

    当下,周围方圆数万亿里范围之内的海域之中存在的十几个岛屿便都开始动员起来!

    战争的号角,在这些岛屿之上吹响了。

    一个岛屿,一个曾经是圣人门下的岛屿,若是能够将其征服,将其纳入自身的掌控当中,这显然是能够取悦他们背后的圣人的。

    而圣人一旦喜悦。哪怕只是小小的,微不足道的喜悦而已。都足以给他们带来无尽的好处,足以让那些岛屿的皇帝得到了惊人的提升!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岛屿对于武皇的这个岛屿会如何重视,那显然便可想而知了。

    作为掌控者至少也是伪圣级数存在的岛屿,这些岛屿哪怕是在绝对距离上距离武皇的这个岛屿颇为遥远,但却也不会成为他们远征的障碍!

    只是短短的数日之间,便有十几只有数亿人组成的军队被众多修士带领着,出现在这岛屿的外围。从各个方向向着岛屿内陆而行。

    惨烈无比的战争,由此而爆发出来。

    而这战争,却并没有让这岛屿之上那两个国度将自身的矛盾放下,相反,在因果、运道的引导之下,反而是让它们的矛盾愈发的激化,却是让两者之间的战争变得愈发的惨烈起来。

    在如此变化之下。武皇感觉到那种排斥力量却是在不断的增强,不知什么时候,在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已经是占据了整个岛屿的半壁江山之时,他终于被逼到了皇宫之中,被这岛屿之上的反对势力团团围在其中!

    “武皇帝!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朕亡。虽说朕十分佩服你,甚至敬仰你,但,今天朕却一定要让你魂飞魄散!否则的话,天理难容!”这反对势力的皇帝在皇宫之外。对着皇宫内部这样说着。

    他的声音威严而洪亮,其中蕴含着一股压迫众生。让众生顶礼膜拜的气质,说出来之后,方圆数万里范围之内寂静无声。甚至无人敢咳嗽!

    在这人同样是五级伪圣,而且,他看起来已经是得到了这整个岛屿之上众生的承认,这岛屿之上众生意愿所凝聚而成的那一股恐怖的力量却是加持在其身上,让他几乎便是万法不侵,无生无死!

    相比之下,他反而更像是这岛屿的皇帝……

    好一阵子,从武皇皇宫之中传出了这样一句话:“只是因果运道的奴隶罢了。当真是可怜。”

    这声音,同样是有着莫名的威严,同样是洪亮无比,同样是压迫众生。在以前,这岛屿之上的一切生灵听到这声音,都会油然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孺慕与敬仰,但在这个时候,同样的声音,他们听起来却是愤怒,却是仇恨!

    一时间,方圆数万里,那军队团团围住的范围之内,人声鼎沸,喝骂声如潮涌起!

    “或许在你看来是因果韵到底奴隶,但在朕看来,朕却是顺天应人之大道代言。”那围困皇宫的皇帝这样道。

    他也是五级伪圣,武皇能够看清的内容,他哪怕是看不到武皇这么清晰,这么明了,但看出一些痕迹,却是必然的。

    不过,看出了这痕迹之后,他的想法显然是与武皇不同。

    在武皇看来,他是在因果运道的掌控之下,做出这种种不符合他自身意愿的事情,乃是因果运道的奴隶!是失去自我的表现!

    但,在他看来,自己的行为,却是顺天应人,乃是在遵循大道而行,却是一种至高的修行手段!

    这种思想根本上的不同,却是无法调和的矛盾。当然,他们两人显然也没有心思去调和这种矛盾。武皇自不用说,虽然明知道自己并不是被眼前这一个皇帝所算计,眼前这皇帝也只是被因果运道的影响而与他作对的。但,那就像是一个人被其他人雇佣杀手追杀而不会只对雇佣杀手之人心怀仇恨,对那杀手也定然是心生怨恨的一样,武皇对于这亲手执行的皇帝,心中也同样是相当的不爽。若是那这皇帝与其背后施加算计之人放在一起,他自然会对付那施加算计之人。但此时此刻只有这人站在这里,他当然是直接对付这人!

    因此,武皇在这时却是并不开口多说废话。

    抬手一指,便有一道玉符直接从他身体之中直冲而出,在半空中猛然一展,化作一座玉山就向着那皇帝猛镇下来!

    那皇帝一看如此模样,眉头一皱,面上生出不屑之色。

    显然,是认为武皇的这种手段实在拙劣,自己乃是名副其实的五级伪圣。哪怕并不逆天,神通威能没有强大到何等不可思议的层次。但没有五级伪圣真正压箱底的功夫,是绝对不可能收拾下自己的。

    更何况,他自感成为皇帝之后,在那众生的加持之下,神通威能大幅度提升,现如今比起一般的五级伪圣都要强大不知多少倍,轻松碾压一个五级伪圣几乎不是难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武皇使用这是一块玉符化出来的玉山来镇压他。那简直就是笑话……

    这玉山的速度虽快,但相对于这皇帝的反应能力和速度来说却是相当缓慢的。

    他若是有心要躲开的话,轻轻松松便能躲避开来。

    但,可惜的是,这玉山极为广阔,几乎是有着数万里方圆之广,这样镇压下来。他便是能躲开,那些围困着这皇宫的军人呢?!那些军人虽不是凡人,却也不可能抵挡住这五级伪圣的手段!

    若是他躲开的话,那这方圆数万里范围之内不知多少万的军人怕都会在瞬间被镇死!所有人尽皆消失!

    面对着这样的玉山,这皇帝显然是不可能躲开的。

    因此,他只是抬手掐出一个手印。猛然往上一顶。

    这手印之上瞬间便发出了一个印玺模样的巨大虚影,瞬息间穿透虚空,直接与那玉山撞在一起。

    这一个手印,不单单蕴含了这皇帝本身的力量,更蕴含了他因为成为众生皇帝之后所的道德那加持的力量!光是这手印本身的威能。其实就已经是比起一般五级伪圣的手段要强大千百倍了!

    从这上面来说,这皇帝虽说心底看不起武皇施展的手段。但其自身还是相当谨慎的。

    这印玺虚影发出去之后,那皇帝便负手而立,面上现出云淡分清的神色,等待着那玉山被绞碎,等待着他所发出的的印玺虚影溯源而上,直接将在那皇宫内部的武皇给碾碎!

    但,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他所发出的,那手印凝成的印玺虚影在接触到那玉山的瞬间,便猛然一崩,接着一散,直接便被那玉山震得分开两处!

    那其中蕴含的,完全属于这皇帝自身力量的一部分与玉山撞击当中,消失于无形。

    而那这皇帝因为被众生拥戴而聚集起来的那一股强大的加持力量,却是在瞬间好像是流水冲刷礁石一般,从这玉山两边划过去,根本就没有对这玉山造成丝毫影响的,就已经是在这玉山背后凝聚在一起了!

    看到这景象,那皇帝瞬间双眼几乎瞪出了眼眶!

    “这怎么可能?!世上从无听说过帝皇之力能够被泄去的!”那皇帝大惊叫了起来。

    那加持力量,有着一个名称,叫做帝皇之力。

    这乃是提升到二十五品的国度方才可能凝聚起来的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在这中央四块大陆之上即为常见,便是在这四块大陆附近的那些岛屿之上,也是绝对不少的。但,在其他位置,在距离这四块大陆即为遥远的那些海域之上的岛屿,这种力量就是绝对的秘密了……毕竟,在那些魔界的化外之地,能够诞生出二十**品的国度就已经是一个极为逆天的成就了,这二十五品的国度方才可能凝聚出来的帝皇之力,他们怎么可能有多少了解?!

    这岛屿虽说相对于那些化外岛屿并不算太大,但因为乃是靠近这魔界中央,无论是环境还是生灵,都比起那些化外岛屿要强上不知多少。

    所以,虽说岛屿不比它们要大,人口也不比它们要多,但最终统一之后所形成的国度,却是二十三品的国度!

    而这皇帝虽说是叛乱,但所形成的国度,却也有着二十四品的高度。却是跨过了形成帝皇之力的二十五品的界线……

    这中央四块大陆之上的生灵因为对帝皇之力的熟悉,却是开发出无数种利用帝皇之力的手段。而且,这种种手段,尽皆强大无方,几近无敌的境地!由此年深日久之下,甚至有着能够应付帝皇之力的,就只有帝皇之力这种观念出现。

    也正是因为如此,之前这皇帝在知道武皇根本没有多少帝皇之力之后。便信心十足,更是认为武皇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所以。现在忽然见到那玉山直接将那帝皇之力卸去,让帝皇之力根本伤害不到那玉山之时,方才如此的震惊。

    武皇自然不会去管他的震惊,在他的控制之下,那玉山却是没有丝毫迟疑的,继续向着他猛压过来。

    一种无比强烈的危险感应忽然出现在那皇帝的心中。

    在这瞬间,这皇帝便知道,自己若是被这玉山镇压住。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极为悲惨的命运!

    感受到这种危险的感应,这皇帝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身形一晃,抬步一跨,身形刹那间就跨越虚空,向着这玉山笼罩范围之外直扑而去。却是根本管不着他手下那以千万计算的军人了……

    “我辛辛苦苦逆转创造出来的法门又岂是这么简单便能够躲开的?”忽然,从皇宫中传出武皇淡淡的声音。

    在这声音之下,那玉山看似好似没有任何移动。没有任何落点的改变,但和那皇帝的距离却依然是在不断的缩短!

    整个过程看起来当真是诡异玄妙至让人无法想象!

    那皇帝在虚空当中不断的闪烁,想着极为遥远的远方而去,而那玉山却是在武皇的皇宫之外缓缓的往下压,根本没有任何移动,没有任何偏移。但玉山和那皇帝之间的距离却是在不断的缩短着,看起来甚至给人一种那皇帝一直是在向着那玉山冲过去一般!

    那玉山看起来慢,那也只是在那皇帝这种五级伪圣级数的存在看起来而已,其本身的绝对速度还是极为惊人的。

    不足一个刹那之间,那玉山便已经落到地上。

    这一落。不单单将那方圆数万里范围之内的所有军人镇压在其下方!而且那原本已经飞遁离开这里不知多少亿万里范围,甚至已经是去到这岛屿边缘的那皇帝。也是凭空出现在这玉山下方,出现在玉山镇压的中心之处!

    “怎么可能?!朕明明已经是逃开了……”那皇帝此时却依然是无法置信,不敢相信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在被玉山镇压着的时候,不断的挣扎着,这样道。

    在这个时候,武皇的身影终于从那皇宫之中走了出来。

    只是,这个时候的他,却是再非是原来那种这岛屿皇帝的模样了,虽然相貌依然是原来那样,衣着也只是一些不大的改变而已,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已经是有着天壤之别了。

    若说之前的武皇乃是一个掌控着无上权势,能够一言断定无数生灵生死命运的无上皇者,那现在的他,便更像是一个武者,一个全身上下悟出不透出武学道理,武学奥妙的至高武者……

    他出现之后,抬手一抓,那一座玉山便瞬间化作一张玉符。

    随着那玉符的出现,那原来被玉山镇压着的,那以千万计算的军人尽皆消失无踪,却是完全被化作这玉符的一部分了。

    那众多被波及的军人消失无踪,那被玉符镇压的主体,即是那皇帝却是身体一清,瞬间被放了出来……

    这种怪异的状态,让那皇帝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此时机会难得,他心中一动,抬手祭出一块天子玉玺,当空一晃,化为一座大山一般的模样,裹挟着强大无匹的帝皇之力,带动着整个岛屿的虚影,想着武皇猛镇过来!

    这天子玉玺,本身便是帝皇之力的加持重点之一,借其来运使帝皇之力,那却甚至比起这皇帝自己冲上去要来的顺畅!

    此时此刻,因为之前武皇带给他的压力,这皇帝却是毫无顾忌的将帝皇之力催发到极限,这样猛压下去,却是让时空也无法承受,让规则法则层也自然重组,甚至让大道都微微退散了……

    若是武皇抵挡住这一压还好,若是他抵挡不住,这岛屿说不定便会因为这样一压,而崩灭至少一半!

    而且是完完全全的,不可收拾的那种崩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