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胜负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胜负

    就在那皇帝的那恐怖一压即将到达武皇身上的之后,武皇淡淡一笑,抬手一指那一块方才玉山所化的玉符。◇真正无弹窗的网www.yunlaige.net◇

    瞬间,那玉符微微的一震。

    接着,那一股天子玉玺所带来的帝皇之力在瞬间便脱离了那皇帝的掌控!一流转,一变换,都尽皆和那玉符联系在一起!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玉玺如何还能够做到如同之前那般,凝聚恐怖的力量来对武皇进行攻击?!当下,玉玺重新化作原来的模样,而那玉玺之上所萦绕着的,那极为强大,极为恐怖,极为惊人的帝皇之力则是在瞬间于半空中化出一只单纯由帝皇之力组成的手掌,微微一抓,便将那皇帝抓在手中!

    那皇帝此时却是如堕梦中。

    眼前所发生的这些事情,却是超乎了他的理解极限!

    完全由他所凝聚起来的,完全是他这些日子努力经营所获得的帝皇之力,为何在对方的一块玉符之下居然直接脱离他的控制,直接逆反了存在形式,居然直接被自己的对手掌控着来对付他自己!

    这种事情,他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哪怕是在最无稽的预想当中,也是从来不曾想到过的。

    武皇看着这人,叹息一声,面上的笑容已经是完全消失了。

    他能够做到现在这样好似是完全超乎这皇帝的理解极限的种种事情,根本原因还是当初南尊所给他的那一块玉符之上!

    正是他凭借这些时日对那玉符的体悟,完全掌握了那玉符当中所蕴含之道。所包含的大道玄奥,方才让他能够在这个时候,做到这一点。

    而在这其中,那皇帝本身对于那帝皇之力的依赖,也是他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关键因素所在。

    从这方面来看,当初他若是没有如同罗帆所说的一般,去体悟那玉符当中所蕴含的玄妙,去努力的将其中的玄妙吸收化为己有,那他现在若是遇到一个能够掌握玉符之人,那表现怕是比起眼前这皇帝都要有所不如呢!

    此时此刻看到这皇帝的模样。武皇心中所生出的。只有那种兔死狐悲的伤感,哪里还会有什么喜悦欢喜的情绪?!

    因此,叹息一声之后,武皇顺手一抓。那帝皇之力所化的手掌微微一收。便瞬间钻入了那玉符当中。直接与那玉符当中原来镇压着的那数量以千万计算的生灵摆放在一起,让这皇帝与之前被他抛弃的那些军人一同,承受着那玉符的镇压!

    当这皇帝被镇压的瞬间。这岛屿之上,那反对武皇的众多生灵所组成的那个国度之中瞬间愁云惨淡。

    所有的生灵,毫无来由的,便感受到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上来。

    哪怕是原来是在拜堂成亲的,哪怕是原来正第一次抱着自己儿女的,哪怕是正好实现了在自己一声愿望的,都生出同样的伤感!

    在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的明白,他们的皇帝,那承载着他们所有人希望的存在,已经是失败了……

    这样的认知,让不知多少生灵失声痛哭。

    整个岛屿之上由此而笼罩在一片莫名的哭声当中了。

    这样的变化,对于这岛屿之上的任何人来说,都是同样明显的。

    对于那些从其他十几个岛屿攻过来的那些岛屿的军队来说,同样是极为明显的。

    这些攻过来的军队原本在这岛屿之上便前进得顺畅快速无比,忽然间碰见此时此刻这般的变化,却是尽皆有些惊疑不定。

    进攻这个岛屿,他们如何会不知道,这个岛屿之上内乱的形势?如何会不明白,作为这个岛屿主人的武皇在那进攻当中是出于岌岌可危,就算是第二天传出他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消息他们都不会有任何意外的形势?

    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间,那占了绝对上风的那些反对者的皇帝,居然就死了?!

    这期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难道武皇真的这般强大,强大到那反对者的皇帝哪怕是有着这么大的势力居然也无法战胜他?!

    一时间,这十几个岛屿的军队却是放慢了自己前进的速度,打算去等待看看其他人遇到武皇的情况……

    每个人都做如此想法。

    最终情况会怎样,那就可想而知了。

    在过了几个月之后,他们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却是终于停在了距离这岛屿中央,那武皇皇宫所在位置与海面差不多正中央的位置,从四面八方围成一个圈,却再不敢前进了。

    他们虽说是远征的军队,但毕竟都不是岛屿的皇帝——岛屿的皇帝坐镇中央,除非是最后一刻收割果实,否则的话如何会踏上其他人的岛屿?

    而既然不是岛屿的主人,不是皇帝,他们的实力显然便比起他们的皇帝要差上许多的。甚至比起之前被武皇镇压的那皇帝也定然是有些差距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于能够轻松镇压住那皇帝的武皇,自然是忌惮非常,在不知深浅之下,他们能够逼近到这里,其实已经算是他们的勇气非常之大了。

    “前面的天地便已经是与外面有了很大不同了,想来便是那武皇帝掌控最为得力的所在,若是这么跨进去,那情况便在无可挽回,定然会承受武皇帝不顾一切的打击……还是让其他人去触这个霉头吧。”这种想法,便是这十几个岛屿远征军队的掌控者的想法。

    每个人都是如此想,都等待着其他人第一个踏入那范围,去挑衅武皇,迟滞不前,那却是肯定的。

    至于说十几个岛屿商量着来,那更是不可能。

    这十几个岛屿之中,任何两个岛屿都是敌人。都是对手!现在能够勉强维持和平,能够保持互不理会的状态,已经是因为武皇这个强大的压力在前面,而且他们彼此都算是理智,都算是克制的缘故了。

    想要他们放下原来的敌对立场合作,那又怎么可能?又不是世俗中人,又有谁不是智慧超卓,谋略深远之辈?谁会不知道对方心中会算计自己,谁会不知道对方会在后面设下种种阴谋?这种合作,怎么可能谈得拢?

    反正。这岛屿之上现如今已经有了很大一部分是被他们所占据了。

    这也勉强能够交差了。便维持眼前这个现状,对他们也是有利的,所以,他们也便相当默契的保持了眼前这样的形势了。

    武皇很快便发现了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驻扎固定下来。开始消化他们之前所占据的土地。脸上不由得现出莫名的神色:“没想到居然停在了那里……”

    他们所停下的位置。不是其他,正是现如今那皇帝的帝皇之力弥漫充斥的范围……

    帝皇之力,其实是众生的力量凝聚起来的一种力量。只要皇帝能够得到众生的承认。自然便会有帝皇之力凝聚在那皇帝周围,让那皇帝获得不可思议的威能。

    所以,哪怕是那皇帝现如今已经被武皇镇压住了,根本无法来吸收利用这些帝皇之力了,因为那反对武皇的国度依然存在着,所以这种帝皇之力却也依然是存在着。

    只是,因为没有了那皇帝的凝聚,所以这些帝皇之力却是分散开来,弥漫在一定当初空间之间。

    这才造成了此时此刻,武皇所在区域之间,有着如此帝皇之力弥漫,也才让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误会了这些帝皇之力乃是武皇的警告,从而停在了那一线之外,保持着一个包围这岛屿中央的形势……

    既然他们不来,武皇却也就打消了要找他们不自在的打算,而是就在他的皇宫当中继续的修行起来。

    失去了帝皇之力的帮助,他修行起来虽然比起以前要困难许多。但同样也因为没有了帝皇之力的影响,让他但有任何一丝所得,都是极为稳固,极为本源的收获……点点滴滴的作用在他的修行根本之上,让他的道行境界获得坚实的提升。

    武皇不如罗帆与空女。

    他没有时间如同他们两人那般闭关那么长的时间去整理自己的世界观,而只是在修行当中,一点一滴的的根据自己的修行来让他自己独特的世界观出现,并伴随着他道行境界的提升而走向完整。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此时此刻的武学世界观,却甚至还不如空女完善,完整……

    而这种不完善与不完整,便是让他难以看清他修行的本质,收到这魔界修行体系的影响却是更加的巨大。现如今几乎已经是忘记了武学世界观,只是一心一意的按照这魔界的修行体系修行而已。

    如此一来,便造成了此时此刻武皇明明最关键的是武学世界观的完善,但他却反而只是先下的时候,在偶尔修行当中心有所得的时候,方才勉强的将自己的无学世界观再度拓展一下而已……

    时光一年一年的过去了。

    对于伪圣级数的修士而言,别说几年,便是几百万年,几千万年,都只是等闲时光而已。而这个事实就造成了一个情况,那就是,一旦他们所决定的事情,一旦他们所想要保持的形势成型,那么,便将会在极长的时间或者极大的变化之后,方才可能改变!

    所以,在接下来的数百年之间,这一处岛屿,却一直是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

    在武皇的那个岛屿陷入那种僵持的形势之时,在南尊洞府之中的罗帆,却和南尊依然在进行着直接论道!

    这种论道,乃是一种极为深层,更极为直接的论道。

    这样的论道,视双方的修行之道而定,时间却是有长有短。长者,便是几十万年,几百万年的直接论道,都不算少。短者,数日之间分出结果,也是有的。

    而罗帆和南尊两人,在道行境界上虽然是差距不小。但在修行之道上,却是差距不大。如此一来。便让他们两人之间的论道,却是在往长的方向去走,此时此刻,虽然他们已经是直接论道数百年时间,但在那洞府当中的形势,却是和数百年以前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在洞府上方的祥云,依然是罗帆头顶那灰蒙蒙的祥云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将南尊头顶水蓝色的祥云逼迫到占据了一小部分而已。

    不过,这和当初相比,却也并没有增加多少。

    这个时候。罗帆和南尊两人。却都是双目紧闭,身上气息内敛,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完全失去了生机。

    只有他们头顶的祥云在不断的翻涌着,不断的变换着。显现出了他们身上所蕴含的恐怖生机。

    这数百年之间。罗帆一心体悟着南尊的修行之道当中他所不曾理解的诸多玄妙。

    而南尊。则是同样是在体悟着罗帆的修行之道的根源,寻找着当初圣尊所寻找的东西。

    只是,当初罗帆的祥云被压迫到头颅大小。南尊都不曾从中找到他修行之道的根源所在,现在罗帆的祥云占了上风,占据了这么广阔的面积,南尊更加不可能找到了。

    哪怕是过去了数百年,他也只是得到许多似是而非的道理,依然是感觉自己和罗帆修行根源奥妙远远的隔了一层……

    相比于南尊的无力,罗帆则不同了。

    他早在数百年之前便已经是将南尊修行之道当中所蕴含的那一丝丝圣人之道给体悟透彻了,那就相当于将南尊修行之道的总纲给体悟透彻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再体悟南尊的修行之道,那就相当于按照总纲去体悟其他辅助的,或者说具体的变化而已!那难度,显然还是远不如体悟那一丝丝圣人之道的。

    所以,这数百年之间,他的收获却是相当的巨大。

    几乎时时刻刻的都感觉到,自己的道行境界在获得提升,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在这过程当中获得增长,更感觉到,自己对于圣人之道的理解在变得深入!

    这一日,在进行直接轮到的八百三十一年之后会的某一天,罗帆就感觉心神一阵清明,忽然间他头顶的祥云奔涌变换,猛然间威能大增,瞬间打破了之前持续了数百年岁月的平衡过程,突破了南尊祥云的防御,直接冲了进去,将南尊头顶水蓝色的祥云快速的侵染,同化,转眼间便将其快速的转化为灰蒙蒙的模样!

    这样的变化,对于南尊来说,简直便是晴天霹雳。

    虽说对于胜负并不在意,虽然早知道自己难以在论道之中取胜,但这并不代表,面对着这样悬殊的差距南尊会毫不为其所动!

    在这瞬间,一种无法言喻的羞愧笼罩住他。

    这种羞愧,几乎是他一生当中所从来未曾出现过的!

    作为圣人至尊德水道人的门下,南尊一生之中所最常出现的情绪只有一种,那就是自信!

    一种超乎寻常,超越天地间一切生灵,天地宇宙之间没有多少人能够与自己媲美的自信!

    这种自信,让他如此淡然,让他如此洒脱,也让他在修行当中,势如破竹,不断的前进,不断的成长……

    而在现在,在不知不觉之间,他居然产生了这种让以前的他鄙视不已的羞愧,而且还是对着一个身份,地位,甚至道行境界都远不如他的修士而羞愧!

    这对于他的心情来说,简直便是有着开天辟地一般的重大意义。

    在这羞愧之下,南尊忽然感觉自己的心灵变得无比的清明,之前几百年努力体悟最终都只是差了一层的,他所想要寻找的,罗帆修行的根源,忽然间直接出现在他的心中。

    这种出现方式,玄之又玄,几乎就像是它其实已经早早的就摆在他的面前,只是他一直到现在才忽然注意到它的存在一般!

    这种“梦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让南尊忽然间产生一种无法言语的放松,生出一种难以言表的喜悦……

    南尊睁开双眼,抬头看着头顶上方的祥云,心中如此想着:“没想到,怎么找都找不到。最终居然是在羞愧当中找到这根源……”

    在自认为已经获得了巨大收获的情况下,那祥云就算是被完全同化侵蚀,他都不会再有任何烦闷了。

    相反的,他反而是在心底暗笑,暗笑眼前当初罗帆得了芝麻,丢了西瓜,得了一点小小的虚名,反而是泄露了自己的修行根源。

    那祥云的变化速度却是极为快速。

    不过一小会,就已经是完全变化完成,赫然便是南尊头顶那水蓝色的祥云被完全转化为了罗帆头顶祥云的灰蒙蒙色泽。

    整个洞穴之中。便只剩下了他头顶那灰蒙蒙的祥云占据了洞府的上部。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反而更像是他的洞府一般。

    当将最后一点属于南尊的祥云侵蚀同化完成之后,罗帆缓缓的收回自己的祥云。

    它们好似倦鸟归巢一般,不断缩小着,从罗帆的头顶钻了回去。不多会。就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之后。罗帆睁开双眼,长长的叹了一声。

    南尊在这个时候却是开口问道:“不知道友最后如何能够如此轻松的将我之道侵蚀同化?”那祥云,乃是修士修行之道的具现化。将祥云侵蚀同化。其实便是将对手的修行之道侵蚀同化。

    所以,此时此刻南尊方才会这般说。

    罗帆听了,也不隐瞒,笑道:“也没有什么,只是忽然领悟到了道友的修行真谛,发现道友修行的水之道乃是以空间为水的另类空间之道,故而心有所得而已。”

    听到这话,南尊那却是面色微变。

    却是没想到罗帆居然看透了他的修行!要知道,他所修行之道表面看来并没有任何倾向,但若是有人能够细致体悟的话,便会发现这种看起来没有任何倾向的修行之道,其实是偏向水的修行之道的……但,水之道虽然也已经是玄妙至不可想象的境地了,但作为九级伪圣,作为圣人门下,南尊所修行的又怎么可能就是普通的水之道?!所以,南尊所修行的道乃是以空间为水的一种宏观的水之道,这一点,却除了对他心知肚明,对德水道人的威能心知肚明之辈来说,从来未曾有修士真正看出来过!

    但现在,只是短短的数百年论道之间,他的这本质,居然就已经是被眼前的这七级伪圣给看透了!

    甚至,对方还反过来,通过这等领悟,融入自身的修行之道之中,是的他的修行之道居然能够对他产生碾压性的优势,快速无比的将他的修行之道同化侵蚀!这是何等凶残,何等的恐怖啊——别看罗帆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便觉得这事情不难,觉得从悟透他修行之道的根本到完全吞噬他的修行之道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事实上,若是没有超卓的领悟能力,没有对他修行之道有着时甚至近乎自身之道那般深入的领悟,是绝不可能做到的!

    面色微变之下,南尊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方才要询问罗帆了——这完全就是在给自己找不痛苦啊……

    看着南尊面色微变,似乎有变得越来越难看的趋势,罗帆微微一笑,问道:“我看道友亦是颇有领悟,不知道友有何收获?”

    说起这个,南尊的面色却是好看了许多。却是忽然记起自己所领悟到的东西,相比之下,被罗帆这么轻松便领悟到他修行之道的根本,似乎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了。

    因此,南尊却只是微微一笑,便道:“我亦是有些领悟。不过,我只是领悟得道友修行之道乃是将身心尽皆化为根基这一点而已,这却是远不如道友。”

    罗帆听了,面色不变,心中却是暗自感慨。

    果然,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观的重要性再度得到了体现。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观念的差别而已,连续两名比起一般九级伪圣要强上不知多少倍的修士,居然便将一个原来很好体悟的简单事实南辕北辙的体悟出这等似是而非的道理出来。

    当然,心中这样想着的罗帆,却是更加下定要将这个秘密深深隐藏的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