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乱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乱

    罗帆却是一笑,也不对这个发表评论,更没有展现出什么凝重之类的情绪出来。〓万本收费免费看〓

    要知道,现在南尊自己悟道什么,到底悟到的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只要罗帆不开口确认,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但一旦罗帆开口了,那情况可就完全不同了。若是他领悟错误了,罗帆却开口确认了,那岂不便是罗帆故意欺骗他?这没爆出来还好,若是爆出来,日后岂不是不死不休?!

    所以,罗帆最好的选择,显然便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完全不为他的领悟发表任何意见。

    南尊显然也并不期待听到罗帆的回答。

    他说完之后,便笑道:“不知道友打算如何做?”

    正常的直接论道,自然没有什么胜利者提要求的规则的。但,现在南尊和罗帆两人的情况却不同了。

    他们当初虽然都没有明说,但彼此却都心中有数,知道对方想要的是什么。知道这次论道关系到什么,现在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乃是罗帆胜利了,那自然便是罗帆来提要求了。

    罗帆也不意外,淡淡的道:“武皇,我便带走了,不知道友以为如何?”

    “这样便可以了吗?道友不如再想想,或许有更多价值的事情可以做呢。”南尊笑道。

    “不必了,这样就可以了。”罗帆微微笑着道。

    听到这话,南尊点点头,不再说多说。抬手虚空一抓。

    刹那间,运道长河显现出来,接着在其中两个运道世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两个运道世界,分别是南尊对应的运道世界,以及武皇对应的运道世界!

    在刚刚出现之时,罗帆能够明显的看到这两个运道世界之间建立了一种极为奇特的联系!这种联系,好似是彼此压制,彼此依凭一般。

    但,在南尊此时抬手一抓之下,那两个运道世界之间的联系瞬间减弱了不知多少。

    转眼间就已经是变成了正常两个运道世界之间的正常联系。再看不出原来他们之间到底是有着何等紧密的联系存在着。

    看到这一幕。罗帆满意的笑了起来。

    眼前这样两个运道世界的变化,却是南尊斩断了和武皇之间的师门联系,从今往后,武皇便再不是南尊门下。也不是德水道人门下!他的运道。再不会受到南尊有任何影响!

    便是南尊想要再度建立那种联系。也需要武皇再度拜入他门下才能做到。他自己独自一人的意愿,却是再无任何作用了。

    就在那种运道世界之间的联系忽然减弱无数的瞬间,远在那岛屿之上的武皇便是在瞬间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变化出现。

    这种莫名的变化根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它具体出现在哪里。具体又改变了什么。

    但,他却是能够清清楚楚的感应到,在这种变化出现之际,他的身心忽然间变得一片轻松。恍惚之间,他好像是脱开了无数层枷锁,忽然得到了最大的自由一般!

    面对如此变幻,武皇心中有着一种难言的欢喜。

    瞬间心中更是生出一种明悟,他已经是真正的自由了!再也不需要守在这岛屿之上,更不需要收到南尊他们师徒的控制!

    发现这个,他心中的欢喜是如何的强烈,可想而知……

    在这欢喜之下,他控制不住自己,猛然间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这长啸冲天而起,如同滚滚浪潮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而去,那波及的范围根本不受一般声音的规则所限制,如同没有任何极限一般的奔涌着,所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越来越大。

    最终,去是将这整个广大无边的岛屿都笼罩在其中,让这岛屿之上的一切生灵,无论是这岛屿原生的生灵,还是从其他十几个岛屿之中攻上来的,那其他岛屿的入侵军队,都尽皆听到了这一声包含着无穷喜悦,无限轻松的长啸!

    一时间,一种莫名的恐慌在这整个岛屿之中开始渐渐地冒出头来,病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明显。

    要知道,这岛屿之上,无论是什么人,是这岛屿原生的生灵也好,是其他岛屿的入侵军队也好,他们可都是武皇的敌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什么对武皇有极大好处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坏事!

    而且,更重要的是,此时的武皇怎么看都像是道行境界大幅度提升才有的表现!道行境界大幅度提升,这对于他们来说,更是坏消息当中的坏消息,厄运当中的厄运,也怪不得他们会生出如此恐慌了。

    到了这一步,之前僵持了数百年之久的,那十几个岛屿的头领终于知道再不能继续等下去了。

    他们甚至都不需要交流,便各自跨过了那一道阻挡主他们几百年的界限!真正跨入了,被这岛屿帝皇之力笼罩的范围之中!

    现在的武皇并没有什么心思去管他们,更不曾控制那帝皇之力去攻击他们。

    因此,他们跨过那一道界限,进入了帝皇之力笼罩的范围之中后,却并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出现!一切都如同那些笼罩住这范围的帝皇之力并不存在一般。

    发现这个,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却是变得更加的谨慎,更加的戒备起来了。

    对于能够统领以千万计算的军队的存在,他们对于自己的自信却是绝对不用怀疑的。若不是真正确信了这一道界限极为重要,通过这一道界限便会与武皇直接冲突,直接让他们遭受到难言的厄运,他们又怎么可能浪费数百年时间来这里僵持住?!要知道,即便对于修士来说。数百年时间算不上什么,但却也是一段时间啊!若是能够短时间内解决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浪费数百年时间去做?!

    而现在,他们明明知道必然会有某些事情出现的时候,却没有任何事情出现,这对他们来说显然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变化其实已经出现了,只是他们感觉不出来,发现不了而已!

    有着这样的想法,他们若是还不谨慎还不戒备。那就是在找死了。

    武皇却是在他们通过那界限的瞬间。就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面上却是现出莫名的神色,心中一动,顺手便将当初被他收起来的玉符拿了出来。

    接着。他顺手一指那玉符。

    那玉符便猛然一转。化作一座大山。接着。从山中接连不断的吐出了数千万军队,以及这数千万军队的掌控者,那五级伪圣的皇帝!

    那皇帝原本正被镇压着。虽然有着清醒的灵智,但却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听不到任何东西,更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忽然间,发现周围一亮,紧跟着,自己的一切感觉就重新归来,周围的环境更是在瞬间从一片黑暗冰冷的模样变成了温暖的,熟悉的天地!

    同一瞬间,这因为他消失而弥散开来的,那无穷无尽的帝皇之力便好似是找到了主人,又好像是被黑洞牵引吸收一般,疯狂的向他投来,转眼间便让他的实力暴增了十倍!

    而就在这些帝皇之力找到了归宿的瞬间,这岛屿之上,那些因为失去了数百年皇帝而心灵无依,感觉安全没有任何保障的,这岛屿之上的众多生灵,都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一种莫名安全感涌上来。

    一时间,那些新生的生灵还不知道地底是出了什么事,只能感觉到这世上似乎有了某种对他们有着极大好处的变化出现了。

    而那些在数百年之前习惯了这种感觉,却因为数百年时间的异变而失去了的众多生灵,却是瞬间泪流满面,感到自己原本久久不能安定的心灵忽然间安定了下来。感觉到自己原本没有的安全感,忽然间重新出现了。

    这里毕竟是魔界,乃是修行环境比起其他世界要美妙上不知多少倍的所在。在这里,哪怕是普通人,轻轻松松活过一两百岁,都是没问题的。而只要稍稍练上一段时间的武学,活过数百年时间,也绝对不困难。更何况在这中央四块大陆旁边的岛屿之上,修行之风盛行,整个岛屿之上活过千百年的修士多不胜数。所以,这种在数百年前感应到拥有皇帝,感应到那种莫名安定感,安全感的生灵,却是绝对不少。

    如此这般,几乎是整个岛屿之上的每一处区域,都有着这种明明已经是相当强大,但却在那里痛哭流泪的生灵存在着……

    “你为什么要放了朕?!”那皇帝在这个时候却并没有被欢喜冲坏头脑,很是清醒,很是戒备的这样问道。

    武皇呵呵一笑,道:“只是想要看狗咬狗而已。”

    那皇帝在吸收帝皇之力的瞬间,便已经是在同时知道了现在的形势,知道了这岛屿之上的那十几个岛屿的联军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向着这里猛攻过来,要将这整个岛屿完全瓜分掉了。

    这个时候,在武皇说起这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瞬间明白了武皇的意思,心中的屈辱与愤怒自然不必言说。

    若是在之前,在这种屈辱与愤怒之下,他定然便不顾一切的攻上去,要将武皇搞定了。

    但,在这个时候,在被武皇轻轻松松使用一块玉符给镇压了数百年之后,他却已经是明白了过来,自己哪怕是得到了整个岛屿所有生灵的承认,得到了整个岛屿所有生灵的爱戴,得到了近乎无穷无尽的帝皇之力,相对于眼前这武皇帝来说,依然是微不足道的!

    他想要镇压自己,依然只是一个动作的事情!

    在这样明明知道彼此的巨大差距,明明能够感觉到自己上前去绝对胜利不了,只会再度被镇压的情况下,他有怎么可能还去触霉头?

    当然,这其中也有着武皇所说的话语颇有道理的理由存在。

    虽说,这皇帝在种种因果、韵到底引导之下走向了和武皇对立的立场。但他毕竟还是这岛屿的生灵。毕竟还是在意这岛屿的。自然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岛屿被哪啊十几个岛屿瓜分掉!

    若是确信能够不耗费多少时间,不浪费多少力量就搞定武皇,那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但在这个已经确定武皇实力的时候,这皇帝当然不可能再将重心放在其身上浪费了……

    因此,这皇帝面色变换良久,终于一咬牙,道:“等朕解决了那些军队,再来与你分个高下!”

    说着,他便带着众多军队。向着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扑过去了。

    在这路上。他不单单努力的提升军队的战斗力,更是每到一地,便开始大肆招募士兵,不断的增加对抗那十几个岛屿军队的筹码!

    如此这般的一番作为之后。等到这军队与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相接触的时候。这个岛屿原生的军队数量。就已经是增大到了原来的二十倍之多!

    而且,这些新增加的士兵,因为几百年休养生息的培养。战斗力却是丝毫不比原来的军人,其中更是有着许多应运而生的伪圣强者,那整体力量,居然并不显得比起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要小上多少!

    “为了我们的家园!为了我们的家人!杀!”

    在那皇帝的这样一声怒吼声之中,那皇帝率领着军队与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直接厮杀在一起!

    几十亿人,几百亿人参与的战争,其规模之宏大,自然便不必多说了。

    几乎可以说每时每刻都有着几万人,几十万人在这样宏大的战争当中送掉性命!

    其中,更是不乏那种强大无匹的伪圣,那准圣级数的存在,更是多不胜数!

    这种如此强大的,那十几个岛屿踏上这个岛屿之后数百年来所遭遇的最激烈的战争,却并没有让那些岛屿的军队感到惊惧。

    相反,这十几个岛屿的军队,却是不约而同的感到松了口气。

    最让人恐惧的,并不是危险。而是未知的危险!有眼前这样激烈的反抗,虽然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几乎是每一刻他们军队所死亡的人数,都比起他们之前数百年之间所死亡的人数要多,但,毕竟危险已经是冒出头来,毕竟他们已经是危险到底是来自何处!却是再不需要防备其他未知的危险,而只需要应对眼前的战争也就足够了。这,对他们来说显然是轻松了许多的事情……

    武皇遥遥看着这一场惨烈的战争,面上神色却丝毫不动摇。

    别看武皇之前是这岛屿的皇帝,对这岛屿之上的生灵是那样在意。但,这却也改变不了他乃是一个能够随时创造世界,创造生灵的强大存在!

    所以,对于他来说,这岛屿之上的众多生灵,也只是他顺手一拂就能够创造出无数个的事物而已。在这些生灵并没有再将他当成皇帝的情况下,他自然也不可能再为他们而牵动什么情感了。

    看了良久,他眼中透出无趣之意。

    因为,只是进行了不久,这战斗的形势居然就已经明朗了。

    虽然凝聚起来的力量不比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集合起来的力量要强大。但,这种力量毕竟只是控制于那皇帝一个人而已!这样对于他们的对手,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来说,那劣势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

    在最开始战斗的时候,双方彼此都不熟悉,岛屿这一方自然是能够支持得住。

    但,当他们渐渐熟悉起来,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渐渐的发现了那皇帝的本质之后,那十几个岛屿的掌控者组合起来的强大实力自然便能够完美的发挥出来,自然便让那皇帝疲于奔命,最终走向末路……

    那皇帝在一次被击伤,击退之后,终于受不了,忍不住便开口遥遥向武皇道:“你也曾是这里的皇帝,帮帮我们……”

    这声音,穿透了遥远的虚空,直接来到武皇的耳边响起。

    听到这声音,武皇面上神色丝毫不动,只当没听见。

    “帮帮我们……这里毕竟曾你的岛屿!你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它被其他岛屿瓜分,整个岛屿被分得支离破碎吗?!”那皇帝依然不气馁。继续将言语传过来。

    武皇听了这话,依然是神色不动。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出手?!若是你怨恨我们反对你,重新建立国度,我现在就可以退位,请你重新来当这个皇帝!重新掌控所有的帝皇之力!只要你愿意出手!”那皇帝在躲过一次攻击之后,更加急迫的道。

    武皇听得却是暗自好笑。

    他好不容易方才斩断和这个岛屿的联系,好容易才将那些帝皇之力对自己的影响祛除,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这皇帝居然说要以让他重新登位来换取他出手,这简直就像是将一个人刚刚扔掉的垃圾拿来与那人交换宝贝一样荒谬!

    好笑之际。他顺手一拂。瞬间,这天地便开始发生改变,一种奇异的屏障直接在他和那皇帝之间建立。

    这种屏障,不能隔绝其他。但却对各种传递信息的手段极为在行!

    只要这屏障存在。除非那皇帝的拥有超越他的实力。否则的话,他却是任何信息都不可能传递过来的!

    这样的变化,自然是瞒不过那皇帝。瞬间。那皇帝如遭雷劈,心中泛起无法言喻的绝望。

    在他看来,让武皇重新登位,将所有的帝皇之力重新交给武皇,这已经是他所能够付出的最宝贵报酬了。

    但在他已经做出了绝对承诺的情况下,武皇却对这个丝毫不在意,对这好处居然不屑一顾,这简直便是颠覆了他的观念,让他忽然茫然起来,不知道是世界错了,还是自己错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他会拒绝这么大的好处?!以他的实力,明明只需要施展一点小小的手段便能够将这十几个岛屿的军队完全击退的,但他为什么就不动手?!”这皇帝心中想着,面色却是苍白如纸一般……

    不过,在战争当中显然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让他却发呆,去思考这其中的原因。

    很快的,战斗再度打响。

    这一次,没有了后援,心中又生出莫名绝望的这皇帝,却是再也抵挡不住这一轮攻击了。

    瞬间,在十几个强大伪圣的围攻之下,这皇帝直接被打散,身躯,神魂,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都被打得四散飞射,几乎是均匀的铺撒开去遍布了颇大范围之内的岛屿土地……

    当这皇帝身死的瞬间,这整个岛屿之上那不久前方才得到安定感,得到安全感的众多生灵都在瞬间便感受到一种无法言喻的悲痛,便好像是从他们的心里硬生生的挖出一块肉来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些有经验的生灵在瞬间便明白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时间,痛哭之声传遍整个岛屿……

    这皇帝,本身便是军队的依凭。在强大的对手面前,正是因为有着与那些对手同样强大的皇帝在牵制着,方才让这些军队不会受到绝对强者的碾压。方才让这些军队能够与对手同样强弱的军队相持。

    但现如今,那皇帝已然身死,这种牵制却是消失了。

    只是几日之间,那属于这岛屿的,那以亿计算的军队便被杀的杀,抓的抓,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降的降,最终消失一空。

    将所有反抗的军队解决之后,那十几个岛屿的军队急速推进,不到数日之间,便已经是尽皆来到了武皇的皇宫周围,便如同当初那皇帝一般,牢牢围住了这皇宫。

    只是,比起当初不同的是,此时此刻这十几只军队彼此之间也是有着极深的戒备,相互之间,却都没有半点信任可言。在威胁着皇宫之中的武皇之时,更是在时刻准备着将其他对手抹去,也防备着被其他对手攻击!

    “现在,你所有的力量依凭已经消失,快投降吧,把这个岛屿的帝皇权柄让出来。看在同为伪圣的面子上,我们可以让你离去。”这是一个岛屿的军队掌控者发出的声音。

    他们所想要的帝皇权柄,便是这岛屿的中枢所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