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印尊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印尊

    武皇有些莫名的道:“其实,这四大部洲当中,并不在圣人控制范围之内的地方,有十八处。【手机看登录m.yunlaige.com】其中,东胜神洲之上有三处位置。分别是悬空山,万古深渊以及最后的无灵区。这三处区域,每一处,都有着上万个这岛屿面积那么大。算得上是广阔无边。天地间无数不愿受圣人拘束的修士,便藏在这些区域当中。”

    罗帆听到这话,眼中神色同样是有些莫名,道:“上万个这岛屿的面积,那确实算是相当广阔了。没想到在圣人掌控的大本营,居然会有这种脱出圣人控制的区域存在……”

    “或许,不算是脱出圣人控制,反而是处于更多圣人的控制呢。”武皇却是道。

    罗帆叹息一声。

    正想要说什么,忽然间,眉头一皱,却是忽然感觉到什么。

    武皇的感知却是远不如罗帆这么敏锐,在罗帆明明面色微变之后,他过得好一会方才是反应过来,感觉到了罗帆所感觉到的东西!

    “这是,九级尊者?!”武皇面色微变。

    虽然听说罗帆在之前颇长岁月当中与诸多九级尊者相交,但对武皇来说,真正面对过的九级尊者也就只有南尊一个而已,此时忽然感觉到有九级尊者的手段降临,神色自然是变幻不定了。

    罗帆皱着眉头,点点头,道:“恐怕是的。”

    接着,他站起身来,抬步轻跨。身形瞬间就离开了武皇刚刚建造不久的这一片武馆,出现在这岛屿之外的一处海域之上。

    在他身后。武皇也同样是很快的穿过虚空,来到他的附近。

    “不知是哪位道友来找我?”罗帆悬浮在这海域之上,淡淡的开口问道。

    便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罗帆的不远处。

    这是一名九级伪圣,这是肯定。不过,他却并不是罗帆以往所见过的任何一名九级伪圣!而是一名罗帆所完全陌生的九级伪圣!

    至少,在罗帆的记忆当中,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名与这人相似之人。更别说九级伪圣了!

    这九级伪圣出现之后。微微一笑,道:“没想到相隔这么多年时间,罗尊道友居然出现在这四大部洲周围,着实是让人想不到啊。”

    “道友不知如何称呼,莫非在下以前见过道友不曾?”罗帆皱眉问道。

    那九级伪圣这样道:“罗尊道友天下闻名,我却只是无名小卒,我认识道友。道友不认识我,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罗帆眉头更皱,道:“道友还请将来意说出,免得你我产生误会。”

    此人口口声声说着这种言语,但却是对于他的来意根本完全不说,这种表现。显然不是一个坦诚之人该有的表现,怎么看都像是有着阴谋一样。

    听到这话,那九级伪圣不由得讪讪一笑,道:“抱歉抱歉,忽然见到名人。心中实在有些激动,所以有些语无伦次了。我此次到来。却是为圣尊之事。我想,道友应当是知道我的意思吧?”

    罗帆听了,终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初他和圣尊最后在帮助那一个天地度过天地大劫的过程,却是完全不被那参加论道法会的修士所知,当然也就不被书尊他们那些圣尊的弟子所知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他们而言,便是他们进入了那夺宝大会之中,接着等他们进行了不知多久的夺宝大会之后,忽然天地大变,所有人离开了夺宝大会的时空,出现在外界,而罗帆和圣尊两人便同时消失不见了……

    将心比心,罗帆自觉若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定然会怀疑他到底是和圣尊发生了什么事,觉得圣尊可能是因为他而受到什么损伤,故而无法联系他们……

    这样一来,要寻找圣尊,自然便要先寻找到他了。

    而他一下子又是失踪了这么多年,他们心中会怎么样,又会怎么选择,那却是可想而知了。那定然便是天下撒网,努力的找寻他的存在。

    眼前这一位修士,想来,便该是书尊他们延请来寻找他的。

    “这却是我的疏忽了,不知书尊道友何时到来?”罗帆叹息一声,道。

    那九级伪圣笑道:“也就是在不久之后后了。这次我发现道友,便通知了他们,想来他们现在就在路上。不过,他们距离此处毕竟还有一段距离,怕是也要经过一段时间再来到这里,所以……”

    说着,他耸耸肩。

    罗帆道:“原来如此,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在下印尊,却是在这一片海域修行,见过罗尊。”那九级伪圣这样道。

    罗帆笑着回了一礼,便将武皇介绍与这印尊认识,又是一番见礼之后,罗帆便邀请这印尊一同来到武皇的那岛屿之上的武馆之中。

    “没想到罗尊在此处居然也有产业,想要在四大部洲周围找到一个岛屿,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印尊看着这岛屿,却是这样道。

    “道友误会了,这却不是我的产业,此乃武兄的产业。不过,也是之前,现在已经不是了。”罗帆笑道。

    听到这话,印尊面上神色微变,看向罗帆的目光不由得变得凝重起来。

    作为在这四大部洲周围的海域修行的九级伪圣,他自然是知道,要在四大部洲周围找到一个岛屿来当自己的产业到底是多么困难,特别是一个不是九级伪圣的存在,那简直就是只有一种办法,便是投入圣人门下,成为圣人麾下!只有这样,方才可能掌控一个岛屿,方才可能成为这个岛屿的主人!

    而从武皇的样子来看,作为并不是九级伪圣的存在。他显然只能使用这样一种办法来获得这岛屿。

    其实,也正是因为几乎只有这样一种办法。所以他方才在之前说罗帆要在这里找到一个岛屿当自己的产业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因为,作为九级伪圣,几乎很少会改弦易张,既然以前并没有投入圣人麾下,现在投入圣人麾下的可能性也是极少极少的,而在没有投入圣人麾下的情况下,他却能够获得这样一个岛屿,那简直便是突破圣人的规则。那不管怎么看,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他才会发出这样的话语。

    之前,他以为这个岛屿乃是罗帆的,便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暗自佩服罗帆的能力了。

    现在,忽然发现这岛屿居然曾经是武皇的,那对罗帆的强大却是有了更深的认知!

    要知道。将某一位掌控一个岛屿的圣人麾下从圣人手中救出来,那可不是一般九级伪圣,甚至不是一般至强尊者所能够做到的!

    而眼前的罗帆却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且还是以不是九级伪圣之身,而只不过是七级伪圣之躯就做到这一点,这显然是让他之前对于罗帆的估计完全失效了!让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的罗帆,比起他所想象当中的最强情况都要强大!

    面对着这样的罗帆,他又怎么可能不凝重以对?!

    “失敬失敬,没想到道友居然能够做到这等几乎无人能够成功的事情,当真是让人敬佩……”印尊叹息一声。道。

    罗帆思维电转,却是瞬间便知道印尊猜出了什么。不由得一笑,道:“情况却非是道友所想那般。”

    不过,虽然是这样说,但他却是并没有解释清楚这个问题的想法。

    只是和印尊谈天论道而已,偶尔说起各种修行的奥妙,说起大道的玄妙,却是让印尊听得双眼发亮,感觉罗帆的一言一行都包含着让他无法想象的奥妙,蕴含着深邃至极的道理,光是这么一阵交谈,就已经是让他大有收获,感觉自己卡住不知多少年时间的道行境界微微有些松动了。

    发现这个收获,印尊对于自己接受当初书尊他们的拜托的想法却是更加的庆幸起来。

    其实,他和书尊他们并没有多少关系,和圣尊,也并没有多少联系,只是听说过这天地间有着这么一个距离圣人最近的九级伪圣存在而已。在当初,他忽然通过朋友联系上书尊他们,收取了一些报酬,帮助书尊他们关注自己修行的海域范围之内是否有着罗帆的出现,一旦等罗帆出现,便通知他们。

    在之后,他甚至觉得书尊他们小题大做。

    毕竟,作为九级伪圣来说,穷究天地那几乎只是最基本的能力,他感应自己海域虽然会比起书尊他们在遥远的距离之外感应快上那么一点,直接那么一点,但整体来看,也根本差不了太多。若是他能够感应到,隔上不远,他们也定然能够感应到的。

    只不过,看在书尊他们所给的报酬实在是合适的情况下,他方才答应下来这件事。

    但这个时候,他却是无比庆幸自己答应下来这件事!

    甚至觉得,当初答应下来这件事的时候,自己定然是运道惊人,定然是运道长河在眷顾自己!

    要不是他当初答应下来这件事,要不是他在当初同意了帮助书尊他们监控海域,寻找罗帆,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见到罗帆?又怎么可能知道这天地间居然有这样惊才绝艳之辈?!能够找到自己道行境界突破的机缘?!

    “当初听人说此人能够与圣尊直接论道而胜,我还以为他们夸大,没想到此人对于修行的认知居然这般深刻,或许,他们所说的,并不是虚言,反而是有些低估此人了。”这印尊此时心中出现这样的想法。

    隐隐间,他却是已经是将罗帆的地位摆在圣尊之上,忽然有种莫名的感觉,觉得圣尊若是真的能够和眼前的罗帆直接论道,那却也不算是浪得虚名。

    九级伪圣之间的相交当然就是有来有往的。

    罗帆既然给了这印尊这么大的收获,印尊却也不能毫无表示。虽说印尊自认为自己远远比不得罗帆。能够从罗帆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当中都得到一些收获。但事实上。能够在这四大部洲周围的海域站稳脚跟,成为这一片海域当中被圣人门下承认他存在的九级伪圣,印尊又怎么可能是庸才?!

    虽然在某些方面,他比不得罗帆。

    但在其中另一些方面,他的成就却不是罗帆所能够比拟的。

    他所擅长的方面,不用说,从他的名字之上便能够看出来了……

    印尊,印尊。所擅长的,自然便是印了!

    不过,他的印和一般修士的印却是完全不同的,一般修士的一般就是什么手印,印玺,心印之类的印。而印尊,却已经是将在印的奥妙发挥挖掘到极限了。他的印。是世界印!他所发出的任何印,都是无数个世界凝聚组合而成的,拥有无穷无尽的奥妙,包含着无穷无尽道理,蕴含无穷威能的印!

    这样的印,任何一个发出去。都足以形成一个多元宇宙……

    任何一个印若是真正爆发出来,九级伪圣若是一不小心,都可能被打得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而他所祭炼出来的九级伪圣之宝,却也同样是一方印玺。

    一方将他对于印的玄妙推演到极限。将他一切对印的体悟完全融入其中的法宝!

    因为从罗帆口中得到了众多收获,感觉到自己的道行境界得到了提升。印尊为了投桃报李,却也将自身修行的印之道向罗帆大概的展示出来。

    其中,包含着诸多深邃的体悟,尽是让罗帆感觉到大开眼界。

    却是直到现在方才发现印的世界居然能够达到这一步,居然能够拥有这样不可思议的玄奇!一时间,心中也是隐有所悟。

    “果然,每一名九级伪圣都是绝不简单的。若不是这地球宇宙的世界观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与其修行之道相融合。以他对印的认知,说不定已经足以形成一个印之世界观了……”在为这印尊对于印的体悟而感到佩服的同时,罗帆却又有些遗憾……

    不过,当然,这遗憾也只是遗憾而已。

    以他现在认识到了世界观的重要性,却是绝不会再轻易的将其透露出去了。

    至于在一旁的武皇,同样是如此。之前,他在不知多少亿万年之后的末法时代之中听到罗帆跟他宣讲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观的存在意义之时,之时感觉到眼界大开,发现原来遮掩住自己的迷雾忽然散去了而已。虽然感激罗帆,但却并没有将这个当成是多么深重的恩情。

    但等到他进入这魔界之后,甚至在拜入南尊的弟子为师之后,在真正理解了这魔界的修行之后,他才终于发现,罗帆当初交给他的到底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方才明白罗帆对他的恩情是多么的深重!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甚至已经暗下决心,任何人都不可能从自己口中得到这关于世界观的意义的的任何信息了,对于现在的印尊,那只是刚刚见面之人,他自然更不会有将这个透露出去的想法,自然更不用担心他了。

    印尊在宣讲自己的修行之道之时,并没有避开武皇,却是更让武皇得到了比起他们两人更加巨大的好处。

    毕竟,武皇现在只是五级伪圣而已。

    虽然已经是整理出自己独特的武学世界观,比起一般的五级伪圣要强大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但毕竟还是五级伪圣,其对修行的体悟,对大道玄奥的体悟,却还是受限于这个五级伪圣的境界。与九级伪圣相比,却还是差了不知多遥远。

    在这样的情况下,印尊虽然并没有完全将自己修行之道的奥秘宣讲出来,但光是他啊所透露出来的那一小部分内容,其实就已经包含了无数五级伪圣以上境界的奥妙在其中了。对于这种种奥妙,他只要能够领悟出任何一点,都足以对他的道行境界形成巨大的推力,此时此刻听着印尊宣讲这些内容,那感觉,当真便是如同直接听着大道展现在自己的面前一般。

    当下,却是听得眉飞色舞,眼神忽而若有所悟的欢喜,忽而有事遇到麻烦的烦躁。种种类类,让人一看便知道他已经是完全沉迷进去了。

    对于他能够有所收获。罗帆自然是乐见其成。

    而那印尊在知道武皇和罗帆的紧密关系之后,也有心将从罗帆这里所得到的收获回报在他身上,因此却也并没有什么介意的表示,反而是将更多基础的,印之道的内容宣讲出来,让武皇能够听得更加清楚,更加明白,也能够获得更大的收获。

    发现这一点。罗帆对着印尊便是微微一笑,表示盛了他的情。

    他们在这里谈天论道着,时间渐渐过去。

    转眼间,便是数日过去。

    其中,无穷从原来只是一心沉迷,到最后,却是能够插上几句口。将一些武学之道的奥妙也宣讲出来。

    武学,是几乎任何修士都学习过的。印尊,也不会例外。但,因为有着更适合自身的修行之道,所以,几乎所有修士。对于武学都是在自己道行境界比较差的时候方才用心钻研,方才用来战斗。

    在道行境界提升到足够的高度之后,他们自然便开始将武学抛开,开始一心去追求更适合他们所修行之道了。

    而现在,武皇所宣讲的。却是他所体悟出来的,那些更高深的。甚至已经是能够与正常修士修行之道相媲美的一种完整的武学之道!

    这却是让印尊听得目瞪口呆,感到自己的眼前忽然打开了一个比起之前更加广阔的世界,感觉自己的心灵都忽然被放飞了一样。无数念头,无数灵感,无数的灵光,在他的心中不断的闪现。

    恍惚之间,他忽然觉得自己心中的枷锁已经被放开来,原来桎梏他自己不知多少亿年时光的道行境界的**颈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好像是变得脆弱了无数倍,好像是他只要稍稍一捅就能够将这个**颈给捅破,将自己的道行境界猛然推进一个层次,获得至关重要的突破一样!

    “怪不得,罗尊居然会与他成为好友……此人虽然境界不足,但只要有足够的积累,那绝对便是下一个罗尊啊……”在这个时候,印尊心中所出现的,就只有这样一个念头了。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发现,罗尊道友和武皇道友两人修行之道,似乎有些想通之处……”这个念头在印尊的心底出现。但他却并不敢询问出来。不单单他都觉得这个念头有些滑稽荒唐,还因为这样的话,显然是涉及了他们两人修行的**!他们两人既然到现在都没有说出这一点来,那就表明他们两人不愿让他知道这种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联系!

    至于滑稽荒唐,这更不用多说了。罗帆修行的乃是道果大道,而武皇修行的乃是武学之道,这两者哪里有什么相似之处?!只是因为他们两人是好友,便觉得他们的修行之道有些想通,那显然是相当荒唐的……

    这种种念头只是在印尊的心中一闪而过而已。

    因为感觉到书尊他们随时可能到来,所以印尊却是抓紧机会和他们两人谈天论道,却并没有讲太多时间与精力浪费在这种种推测的杂念之上。

    因为从武皇身上获得了甚至比起罗帆身上更加多的收获,在接下来的交流当中,他却是更加侧重与武皇交流。

    将自身所修行的印之道与武皇的武学之道相会对比,相互融合,寻找着两者的结合之处,寻找着彼此的修行之道上对自身修行之道有所帮助,有所补充的道理与玄妙,努力的吸收融合进来。

    这样的主动行为,对于印尊来说乃是一件好事,对于武皇来说更是如此!

    在这交流当中,他每时每刻都感受到自己的心中灵感爆发,感觉到自己的武学世界观在意极快的速度完善,感觉自己的武学之道,在这过程当中因为印之道之中的种种奥妙而被极大的拓展着……

    这样美妙的生活,让武皇忽然有一种希望它能够永久持续下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