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圣人神通?!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圣人神通?!

    罗帆心中在为自己之前忽略了这几乎可以算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而暗自惭愧,但外界的发展却并不会因为他这样暗自惭愧而有所改变。◆云来阁免费◆

    在这瞬间,虚空之上出现的劫云已经是产生了惊天的剧变。

    其中有着无穷无尽的毁灭力量从天而降,化作无穷的闪电,无穷的奇异火焰,无穷的奇异水流,无数奇异的岩浆……等等等等,诸多千奇百怪,奥妙无穷的力量,直接向他倾泻而至!

    这些恐怖的力量,直接让这方圆数万光年范围之内的时空与外界完全分割开来,使得这内部的时空自成一体,直接便化作另一个完整的世界!

    一个完全被毁灭力量包裹,已经化为便是对九级伪圣而言也是极度危险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当中,无穷的力量毁灭着这里面存在的两个目标!

    罗帆,以及那之前方才刚刚出现的那个漆黑人影!

    这些毁灭性的力量,让罗帆几乎想起了混沌状态,感觉上那种绝对的混乱与毁灭,甚至已经是能够与混沌状态的威能相媲美了……

    面对着这样的攻击,罗帆这个时候却只能直接将神庭天鼎祭起,将之祭在头顶,让神庭天鼎的力量直接将他周身上下笼罩,让那周围涌过来的无穷无尽的攻击只能作用在那神庭天鼎之上,只有突破神庭天鼎的防御之后方才有着那么几分可能伤到他自己!

    那种种攻击实在是太恐怖了。

    哪怕是威能如此强大的神庭天鼎居然也无法完全防御。

    虽然在无穷震响与恐怖的震荡之间,将绝大部分的攻势都已经是拦截住了。但却依然有着一部分的攻击冲破了神庭天鼎的防御,直接轰击在罗帆身上!

    好在,罗帆已经明悟修行本质,拥有了一股似圣意非圣意的意,在其守护之下,这剩下的,已经削弱了不知多少倍的力量,终究没能突破他身体的防御,伤害到他自己,被一股股的送出神庭天鼎笼罩之外。一股股的汇入周围那无穷无尽的恐怖攻击当中。由此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循环……

    当这个循环真正建立起来之后,罗帆便稍稍放松了一些,开始将目光转到对面的漆黑人影之上。

    只见得,那漆黑人影周身奇异的。经过祭炼之后的因果四处飘飞。直接便在其周身上下盘旋缠绕。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完善的防御,将周围无穷无尽的恐怖攻击尽可能的隔绝开去。

    但。可惜的是,他所祭炼过的,最强大的因果这个时候却是在罗帆的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现在拥有的因果虽然数量众多,威能强大,但却根本无法将他最强大的威能发挥出来!

    所以,对于周围那恐怖攻击的防御,却是根本无法做到完美防御。

    使得几乎有着大半的攻击,突破了他的防御,直接轰击在他的身上!

    此人虽然乃是拥有圣意或者圣人气息的存在,但面对着这完全针对他发出来的天劫,面对着这足以独立时空,再造乾坤的恐怖攻击,哪怕是只有一半,也并不是他所能抵挡的!

    每一次攻击,都几乎都在他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恐怖伤口!

    而每一次攻击,更是直接灌入他的身体内部,使得他的全身上下在时时刻刻的崩散出一股股的力量,直接汇入周围那恐怖的攻击力量之中!

    这种情况,直接将形势带着,想着无可挽回的深渊沉沦!

    面对如此状况,那漆黑人影的面貌渐渐显现出来,却是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形。只是这个时候他的面容却是极为惊恐,眼神之中透出的,更是深深的悔恨。

    罗帆看着这个人影,皱起眉头。

    他却是从来不认识此人……

    甚至,听都没有听过此人。

    既然如此,此人为何要攻击他?!而且使用的攻击还是如此强大,直接发出他最强的手段,要将他完全毁灭的那种攻击?!

    “这位道友,不知我如何得罪你了,你为何要攻击我?”想着,罗帆这样开口问道。

    那人听到罗帆这话,在一次攻击的间隙向罗帆看过来,待得看到罗帆那轻松自如的模样,不由得大叫起来:“救我!”

    罗帆只是一笑,道:“道友难道认为我是那种无原则之人?道友方才要置我于死地,现在却在向我求救?难道你认为我真的会在这个时候就将之前的事情给忘记了?”

    听到这话,那中年男子面色大变,道:“方才攻击你是我的不对!但现在我已经在为我的行为付出代价了,事情怎么样都可以告一段落了吧?!现在面对着这天罚,我们却必须齐心协力,团结一心才有可能成功度过!这个时候来将私人恩怨,绝对是得不偿失的啊!”

    听到这话,罗帆却只是摇头,道:“我不认为这天罚需要我们同心协力才能过。”

    那人一听,大叫起来:“你以为这就是这天罚全部的威能了吗?!你错了!这天罚之所以是天罚,是它的绝对性!若是最终无法将我们抹去!那么这天罚甚至可能召唤出圣人的投影过来!到时候,你便是再强大万倍,也绝对是有死无生!所以,我们现在必须齐心协力,在这天罚没有发展到召唤圣人投影到来的时刻,将这天罚打破!”

    “圣人投影?!”罗帆听了,却是心中一震,同样涌出一股莫名的惊惧。

    圣人这等存在,哪怕在这世界当中的圣人在他看来只是假圣而已,其神通威能,也是强大到不可思议,在这世界当中绝对是无所不能的!这样一来,圣人投影。哪怕是最弱小的投影,在这世界当中,都不是他所能抵挡的!

    若是这天罚最终真的召唤出圣人投影到来此处攻击他,那等待他的,也绝对就是一个死字!

    瞬间,罗帆就已经决定,定然不能叫这天罚发展到那一步!

    不过,虽然心中是这样想,但他却并没有马上改口。而是直接开口道:“虽然我也不愿事情发展到那一步。但,和道友合作。我却还是有着心理障碍。不知道友能否消除我的心理障碍?”

    那人一听,那种狂躁自然就不用多说了。

    在这个时候,在即将遭遇圣人投影,遭遇这种不可弥补的死亡命运的时候。眼前这人居然还纠结于这等没必要的小事。这种不识大体的表现。就简直就是固执愚蠢得不可思议!

    不过,这个时候眼前这人还可以支撑,他就已经很难支撑下去了。所以。他却也只能忍着心中的愤怒,道:“不知道友的心理障碍如何才能够消除?!”

    罗帆道:“这个,比如道友是何人,为何要攻击我,攻击我有什么好处,要如何补偿我,又如何让我相信道友不会再攻击我。只要解决了这些问题,我的心理障碍自然便会消除了。”

    听到这话,那人面色变幻不定。显然是正在十分痛苦的坐着心理斗争。

    好一会,他方才咬咬牙,道:“我名能尊,乃是一名散修。这次攻击道友,为的便是为了那三教大会的头名,拜入佛祖门下,成为佛祖亲传弟子!现在我已然激起了天罚,便是得到了头名,也再无机会拜入佛祖门下,所以道友却是再不用担心我会再攻击道友了。”

    “你要头名,关我何事?!”罗帆更是疑惑了。

    “哼!道友莫不是消遣在下?道友之名天下皆知,乃是天地间最有可能成为三教大会头名之辈,若是不能先将你解决,任何人都不敢说有足够的自信能够获得头名!”这能尊冷冷的道。

    罗帆这次却是当真是惊讶了。

    “我可从来没有说我要参加三教大会,之前那么多圣人门下来招揽我,我都拒绝了,为何还有人会相信我居然会去争夺那三教大会的头名?!”

    至于自己为何会天下闻名,为何会被认为有着实力多的投名,他反而是并没有那么惊讶。

    他在这世界当中出手两次,每一次的敌人要么就是十几名九级伪圣,要么便是更多的九级伪圣以及数量复数的至强尊者!在战斗当中,那种绝对的碾压,绝对的压制,早已是将他的强大宣泄得淋漓尽致。

    只要能够感应到他这两次出手的存在,都会认为他的实力已经超越九级伪圣,甚至在至强尊者当中也绝对是最上层的存在的!

    而显然的,那甚至让方圆数亿光年范围之内的宇宙虚空完全毁灭的战斗,哪里可能不被那些强者感应到?!

    哪怕是一般三级伪圣的永寿子都能够发现这样的战斗了,更何况是其他更强大的修士?!所以,他天下闻名,所有人都知道他有着争夺头名的实力,这当真是在正常不过了。

    那能尊听到罗帆之言,冷笑道:“道友这不是废话?若是你早早接受招揽,我哪里还会攻击你?接收了圣人门下的招揽,那便相当于成为了圣人门下的外援,便是成绩再好,也没有资格成为圣人门下的亲传弟子!若是道友并不是想要成为圣人亲传弟子,如何可能拒绝那些圣人门下的招揽?!”

    听到这样的解释,罗帆却只能苦笑了。

    没想到问题居然是出在这里。

    他拒绝圣人门下的招揽,只是不想去趟这趟浑水,却不想居然给其他人一个这样的信息,让其他人认为他是为了避免断绝前途而做出的选择。怪不得,他拒绝了这么多人的招揽,一直以来他们都只是表现出遗憾而已,却并没有一个觉得他不识抬举……

    “原来如此,看来,接下来,应该就再没有人来暗算我了吧……”罗帆叹道。

    “既然道友已经知道了这些,不知道友的心理障碍是否已经完全消除?能否现在出手救我一救?!在下,已经快挡不住了!”能尊这个时候大叫起来。

    听到这话。罗帆却只是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不管怎么说,我这次遭遇到这一场天罚,都是你的错。按照你的说法,这可是让我没了拜入圣人门下的前途,这么巨大的损失,道友没有给我足够的补偿,我的心理障碍哪里可能就此消除?”

    听到这话,那能尊神色不由得有些呆滞。

    他哪里听不出来,罗帆是在狮子大开口。

    从之前他的表现来看。他分明就是对此拜入圣人门下毫不在意。是果真对那三教大会没有什么兴趣的。现在说起赔偿的时候,居然就变成了现在这种,让他没有办法拜入圣人门下是一个天大的损失,这简直就是在敲诈啊!

    “我若是有能够和拜入圣人门下相媲美的宝贝。如何还用得着拜入圣人门下?!”他大叫起来。

    “没有啊。那就算了。真是可惜。”罗帆叹息一声。

    说着。便不再去管这能尊。只是一心一意的抵挡着自己周围向他攻击过来的那无穷攻击而已……

    那模样,赫然就是已经谈判破裂,他不再想要和能尊交流的模样!

    能尊一看如此。心中的憋屈与烦闷那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作为一名能够以散修之身修成九级伪圣,再冲击圣境失败之后依然不死,反而获得圣意,成就至强尊者,这能尊心中的自傲,那自然是不用多说。在以前,他在这世界当中,便是对于一般的圣人门下,那也绝对是鸟都不鸟的,只有真正能够和他相比的圣人门下,他才可能给上几分笑脸,对于其他的散修,更是只有鄙视,只有不屑。

    这一点,从他居然以三教大会的头名作为目标,甚至要直接清除罗帆这么一个公认最有可能成为三教大会头名的强者的行为,就已经可见一斑。、

    但现在,如此自傲的存在,却被人直接毫无遮掩的敲诈,这种憋屈与烦躁,却是比起普通人遭遇到同样的事情更加的难以忍受……

    不过,现实的形势,却并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的时间来让他沉浸在烦躁与憋屈之中。

    很快的,那身体内外传来当初,即将崩灭的感觉,让他最终做出了决定。

    他叫道:“宝贝我没有,但我有一道从域外得到的奇异法门,能够凝炼因果,将无形因果化作法宝的神通,我愿意将其交给道友算是赔偿!”

    这话说出来,这能尊当真是心如刀割,几乎是疼痛得双眼都发红了。

    要知道,这一道神通,可是他成道的依凭!

    他之所以能够以一届散修之身在不知多少万亿年的修行当中成为如今的至强尊者,起始便是这一道神通!

    这神通,乃是他又一次在域外游历之时所得到的。

    当时,得到这神通的瞬间,他就知道这神通比起圣人传承都要珍贵!那神通之中所涉及的种种精妙道理,种种莫名的奇妙,有着无穷无尽他甚至到现在都不能完全理解的秘密!而这,在他的理解当中,便是圣人的传承,便是圣人门下所修行的神通妙法,都绝对达不到如此地步!

    所以,对于这一道神通,他却是看得几乎比起自己的命都要重,甚至早早心底就已经下定决心,日后哪怕是死,都要将这一道神通带入棺材之中……

    却不想,今天,在生命受到无法抵御的危险之时,他却终于不得不将这一道神通拿出来,交给一个明显是在敲诈之人的手中,换取那人的援手……

    想到这个,他心中的疼痛更是强烈了!

    罗帆一听,道:“一道神通?道友莫非认为对于你我而言,世上还有什么神通会让你我动心?虽说,这种祭炼因果的神通似乎很是奇妙,但也只是奇妙而已,相比于道友的性命,我看还是远远不如的吧。”

    原本能尊就已经是心痛欲死了,听到罗帆这等贬低这道神通的说法,他不由得更是愤怒。

    不过,作为至强尊者他,他的愤怒自然不会是直接一拍两散,以自己的性命去换取罗帆的后悔。而是直接一抬手,将那一道神通的一半内容化作无形的心灵信息,通过某种无形的渠道。传递到那被罗帆抓在手中的那一道奇异因果之上!

    这天罚甚至连九级伪圣都能够威胁,他若是选择在一般环境之下的,直接将记忆,将意念凭空传递,那一旦这些记忆或者意念离开他的身体,便自然会天罚绞灭,根本不可能传递到罗帆之处。

    相比之下,直接借助本体与他祭炼的那奇异因果所存在的奇特联系将记忆或者意念传递过去,那就完全不同了。

    本体与自身祭炼的法宝之间的联系,乃是一种极为神秘的。近乎本体与分身的那种奇妙的联系。这种联系。几乎连两个完全不同的完美天地都能够超越——就像是罗帆——透过天罚传递过去,那自然是没问题的。

    罗帆瞬间便感应到自己手中那奇异因果生出的变化,心中想法一转,就已经知道了是什么缘故。

    也不迟疑。直接开始阅读那半道神通的信息——虽然方才说得是那么的不屑。好像对那一道神通根本就完全不在意一样。但。其实他对于这能尊居然敢拿出来当做赔偿的神通还是极为好奇的……

    这一看,他便忍不住震撼了。

    “这绝对是圣人神通!”瞬间,罗帆便有了明悟。

    这一道神通。讲述的乃是一种掌控因果的方法。这种方法,极为奇妙,极为精微,其中虽然所有内容都只是只言片语而已,但却已经是在他的面前推开了一个广阔世界的大门!让他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原来以为只是如此而已的因果,居然有着那么深邃的奥妙!原来自己以前所认为的,对因果的掌控,居然只是皮毛而已!

    看着这一道神通,他本能的就回忆起当初自己刚刚回到这个时间维度之时,在悟道子的麒麟崖之上所见识到的那圣人所赐的悟道蒲团的炼制方法……

    这一道神通能给他这样感觉的,这一道神通,定然便是圣人所创的圣人神通!

    当初,光是从那悟道蒲团之中获得了一股气息都已经是让罗帆受到了圣人之道的熏陶——以当时他的道行境界,对圣人之道根本不可能理解,也只能得到熏陶而已——让他的道行境界获得了巨大的突破了。现在他若是直接得到这一道极有可能是真正的圣人神通,那可能给他带来的好处之大,便可以预想了!

    就在罗帆看得暗自兴奋的时候,那信息一断。

    却是没了……

    本能的,罗帆就要问出:“下面呢?!”这句话了。好在,他终究还是理智尚存,知道这样问绝对会坏事。因此,他便强抑心神,直接将这信息深深的刻入自己的记忆之中之后,面色平静的道:“这神通还是对我有些启示的。算了,为了度过这次天罚,我吃点亏,就这道神通好了。”

    那能尊心中的憋屈自然是不用说了。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道:“既然如此,我将后面半道神通给你,你先将这一道因果还给我。待我立稳根脚,再来说怎么度过这次天罚之事吧!”

    罗帆强抑心脏的跳动,点头道:“正要如此。”

    说着,他放开了手中那一道因果,但却依然处于随时能够再度将其掌握,将那因果的一切变化完全压制的状态。

    在同一时刻,那能尊就感觉到了自己和那因果的联系忽然紧密了一些,隐隐间已经是能够重新控制因果,只是依然受到一些掣肘,随时可能将这种联系完全截断……知道这是罗帆正在等待他的下半道神通,咬咬牙,顺着心灵的联系,便将下半道神通传递到那因果身上了。

    罗帆这个时候依然是关注着那因果,在那信息出现在因果之上的瞬间,他便瞬间将那信息完全搜刮!化入记忆之中,与之前他所记住的那半道神通融汇一体,化为一道完整的神通!

    为了尽可能快速的将那信息完全吸收,他却是连对那因果的掌控都完全放下了,瞬间就让能尊完全掌握了自己的那一道因果,并轻松无比的召唤回去,一个发力之间,将周围向他扑过去的那恐怖攻势完全排斥开去,让他直接脱离了原来那种濒死的绝境!

    发现如此轻松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能尊先是一喜,接着便是一悔,隐隐感觉,自己怕是做了一次亏损巨大的亏本生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