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灭世火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灭世火

    就在罗帆踏入那时空通道的瞬间,一种强大的拉力忽然作用在他的身上,拉扯着他,想要将他牢牢限制在这世界之中,不能逃脱。☆万本收费免费看☆

    发现这种强大的拉扯力量,罗帆心头一震。

    接着,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这却是他与这世界的牵扯已经变得太多,无论是造下的孽,还是为了弥补之前造下的孽而给这世界带来的益处,还是他之前所得到的那天地功德,甚至是现在正在灼烧着他生命本能,灼烧着他的生命本质的天地业火,都让他和这世界的关系变得特别不同,都在使这世界不愿意让他离去!

    发现这边缘之后,罗帆当然更加坚决的要离开了。

    心中一动,神庭天鼎微微一颤之间,其中融入的圣意震荡之间,产生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直接向着那一股无形的拉扯力量顶过去。

    趁着那力量一缓的瞬间,他快速的一冲,便已经是冲入那时空通道之中。直接消失在这世界之间。

    那时空通道,更是在瞬间完全闭合,如同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完全将他与这世界的一切联系完全断绝!

    这个世界在罗帆离去之后,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震荡传出。

    不过却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

    罗帆虽说乃是这世界所不愿让其离去的,但毕竟只是一名修士,一名伪圣而已。哪怕是实力强大得可以比至强尊者都要强大!

    但他相对于这世界来说,依然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这世界。能够因为他的离去而产生这种微妙的变化,能够微微有些震荡,这其实已经算是极为给他面子了……

    罗帆离开那世界之后所出现的位置,却并不是他之前所到达过的任何世界。

    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甚至连他也不知道在何处的大千世界!

    这整个大千世界完全便是火焰。无穷无尽的火焰组成了这世界的一切,大地,大海,山川,河流,乃至各种各样的生灵!甚至是一种人形的生物。都是火焰组成的!

    火焰有着各种各样的色泽。这些色泽混合在一处,就让这世界变得丰富多彩,变得和一般世界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罗帆一眼扫过这世界,便就将这世界当中的一切秘密都看在眼中。

    毕竟只是一个大千世界而已。其中诞生的生灵最强大的。却也只是一个半步伪圣罢了。

    这样的世界。在诸多大千世界当中,已经算是极为强大的,站在顶峰的一个大千世界了。但相对于罗帆而言。他念头扫过,这整个世界的一切便都会被他纳入自身的掌控之中。

    便是那半步伪圣,对他来说了,也只是蝼蚁一般能够随意揉捏的。

    因此,他却是并不在意这世界当中到处一切,心中一动,就来到了这世界当中,最强大的一朵火焰之前。

    这一朵火焰,乃是一种叫做灭世火的火焰。

    在这世界当中,它便是最终的灭世大魔王!可以说,便是这世界到处归宿。日后这世界要毁灭之时,这一朵火焰便会脱离此处完全隔绝外界火焰的所在,蔓延开去,直接点燃整个世界当中的一切!包块时间、空间、规则、法则,乃至于,其他火焰!

    之后,便会疯狂的燃烧,将一切都化为这火焰的一部分,最终连这火焰也会自己燃烧殆尽,呆着这一个大千世界,消失在天地宇宙之间无穷无尽的大千世界之间……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这一朵灭世火威能如此的强大,如此的危险,却能够在这世界当中存在,在其周围,自然有着与其相克之物。

    此时此刻,在这一朵火焰周围存在的,便是一种专门针对灭世火而存在的,完全封锁的,镇压之火!

    这镇压之火,虽然不能如同神庭天鼎所发出的镇压之力相媲美,但效果却也是极为不可思议。在其镇压之下,这灭世火的一切气息都无法透露出去,更别说能够点燃外界的一切了。

    而罗帆现在所看重的,便是这镇压之火的隔绝效果。

    别忘了,他现在可是在躲着书尊他们……

    现在这里可不是那一个世界。书尊他们在这里根本不需要重新解析规则法则层便能够完全发挥自己的道行境界,自己的神通威能。所以,在这里,他们的神通威能都不会收到任何的限制,任何的减弱!若是罗帆在这里在遭遇到他们,虽说也有着相当的自信能够战胜他们,将他们击退。但那样的话,他岂不便是要陷入之前那种巨大的麻烦之中?岂不便是要继续被书尊他们追杀?哪里还有什么时间来完成他进入这个世界的最终目标?!

    所以,在这个时候,罗帆要做的,自然是将自己好好的藏起来才好?

    眼前这镇压之火的威能,却刚好便是他所需要的。

    虽说,这镇压之火根本不可能完全将他的一切信息,一切存在痕迹完全遮掩,但只要能够遮掩绝大部分,就已经是足够给他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了。

    心中一动,他抬手虚虚一抓。

    在他前方,那灭世火便好似普通的火焰一般,开始渐渐收缩,不多一会,就收缩为一朵漆黑的火焰莲花,直接落在他的手中。

    这一朵灭世火虽然对于这大千世界来说乃是灭世级别的存在,足以让这整个世界走向吧毁灭。但对于罗帆来说,那却也只是一朵比较特殊的火焰而已。以他的能力,随意的揉捏之,显然是理所当然的。

    “很是奇妙的火焰……”罗帆转动着手中这一朵火焰莲花,心中赞叹气力啊。

    这一朵灭世火却还是颇玄妙。其中无数奇异的规则法则结成了一种奇特的存在,形成一种在这大千世界之中绝对的毁灭权限……

    稍稍品味了一番这灭世火之后,罗帆便顺手将这一朵灭世火一丢,丢在一旁。

    这镇压之火乃是因为灭世火的存在而存在,若是罗帆将灭世火收起来的话,这镇压之火便会自然散去。除非罗帆使用自己的力量来维持这镇压之火……但,既然有着更轻松的手段,只需要将这灭世火留在这里就能够做到的事情,为何又要浪费精力使用自己的力量来支撑这镇压之火?!

    这灭世火原本的体积是有数万丈方圆的。

    现在,其被罗帆压缩成为一朵小莲花。这里自然便显露出了一个数万丈方圆的球形空间出现在这里了。

    这样大的体积。要做其他大事或许有所不足,但想要随意的开辟一个洞府来居住,那却是绰绰有余了。

    罗帆只是顺手一挥,凭空的便有无数材料正在他面前构筑出了一座洞府出来。

    这一个洞府。其实便是一个世界……

    这其实已经是一切有能力随意开辟世界的修士的通常做法了。能够随意开辟世界。谁还耐烦去构筑一个小小的屋子来居住?

    进入自己的世界当中。能够随心所欲的掌控一切,改变一切,想要什么修行环境就营造什么修行环境。想要试验什么修行想法就试验什么修行想法,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相比之下,在其他人的世界当中,哪怕是构筑得再繁华,再奇妙的建筑,都比不上其万一!

    不过,罗帆毕竟是在躲避着书尊他们,所以这个世界却也并不如同他原来随意开辟的世界那般自成一体,完全独立于所处的世界而存在。而是以一种极为奇特的,极为奇妙的方式与这个世界相融合,使得两者之间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完整的整体,彼此之间再无任何差别!

    这样一来,便使得书尊他们无论怎么搜寻,都搜寻不到这个世界真正的存在。无法借用世界搜寻之法找到罗帆的位置!

    若不是如此,罗帆若是如同以前那般随意的开辟一个独立的世界出来,那样的话,那世界事实上也就相当于在另一个大千世界,哪怕是表现得就在这个大千世界当中,但本质就已经是与这大千世界相对等了,到时候,他在这一个大千世界之中的种种布置,也就成了一场空了,除非他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依然是如此严密的布置,否则的话,书尊他们却能够直接绕过这一个火焰的世界,追溯到罗帆开辟的独立的大千世界之中,直接找到罗帆!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所以罗帆便选择了此时此刻这样的做法。

    这一个世界与这火焰的世界融合之后,看起来便好似是将这洞府内部的空间拓展到无限一样。无论是从什么角度,都根本不可能寻找到这其中属于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区分……

    这个洞府的模样,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小的,古朴的石屋的模样。

    罗帆抬步轻跨,跨入其中,直接出现在一片广阔无边的平台之上,周围尽是无边无际的宇宙星空的样子。

    这种洞府的构造,却是他的习惯……

    坐定之后,罗帆长呼出一口气,心中一动,他的生命本源便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出现他的身体之外!

    生命本源原本乃是一个人最为深入的生命核心,是存在于神魂最深之处,已经达到无法继续深入的生命本质所在!

    这种存在,若是一般人别说要将其移出体外,便是稍稍触动,那都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最终甚至可能直接失去生命在,再入轮回之中!

    不过,显然的,这种对于一般人来说是绝对正确的准则对于罗帆来说却并不正确。

    在罗帆看来,这生命本源,却也只是他的一部分,和他的手脚,并没有多少区别,将其移出体外,那自然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这生命本源看起来若有若无,清澈明净,直接散发出一丝丝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气息,感觉上,却与圣意散发出来的气息极为相似。这。就是属于罗帆那似圣意非圣意的意的气息!

    整股生命本源就在罗帆的面前微微蠕动着,其上面的每一点变化,都好似包含了天地宇宙之间的一切奥妙,蕴含了无穷大道的玄奥在其中。

    恍惚之间,甚至罗帆的一切修行成就,都能够在其中找到。什么因果律的运用,什么道果大道,什么则之世界观,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尽皆存在着。

    这。就是生命本源!

    一种包含了任何生灵一切的存在!

    任何生灵,只要生命本源存在,它便是身体覆灭,神魂崩毁。都能够完整的。没有任何损失的归来。但若是生命本源受损。哪怕是他看起多完整,多未曾受损,其都必然是会受到不可抵御。无法恢复的损伤而至于最终无法恢复!

    此时此刻,在罗帆那生命本源之上,便是有着一朵小小的,微不足道,但却无比坚韧,看起来就像是真实实质一般的火焰在那里。

    这一朵火焰那时琉璃色泽,看起来极为迷幻,极为美丽,但却又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危险之感……

    这,便是天地业火!

    也是罗帆之前所沾染上的,那圣人气息所化的身影所在最后时刻施展出来的,他为那世界造下的孽所化的天地业火当中,最为顽固,最为坚韧,最为危险的一点!

    这一点天地业火此时正在灼烧着罗帆的生命本源,在努力的将他的生命本源化作其自身的燃料,想要将罗帆拉入沉沦、毁灭的深渊!

    但,好在罗帆的生命本源坚韧难破。

    虽然是在遭受那天地业火的灼烧,但此时却给他带来痛苦而已,真正的损伤却还并不存在。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而已。若是这业火一直存在,一直灼烧下去,那他整个生命本源被点燃,完全化作这天地业火的材料,那简直就是一定的!

    看着这业火,罗帆心中一动,抬手向着那生命本源伸过去。

    抬手轻捏之间,就已经是将那天地业火捏在手指之间。

    只是,他一用力之下,却发现,之前明明能够接触到的天地业火居然好似虚影一样,让他根本捏不到半分,更别说要将其抓出来了。

    “果然,不是这么简单……”罗帆叹息一声,停下了这无谓的试验。

    这天地业火,若是真的那么容易便将其摘取出来,那他之前在那世界之中,也就不需要那么辛苦的为那世界带来益处抵消这些天地业火了,直接使用手段将这些天地业火抓取出来不就可以了?

    不过,叹息过后,罗帆却又莫名的笑了起来。

    因为,相比于在那世界当中完全无法接触这天地业火的情况,现在他已经能够接触到这天地业火,却也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他若是从这方向走,却是已经是有可能将这天地业火抓取出来了。

    这也是正常的变化。毕竟,这天地业火本身乃是那个世界的天地业火。只要离开了那个世界,那一方天地,这天地业火失去了那天地,那世界的加持,威能自然就不可能保持在那天地当中一般的强盛了。

    心中无数想法闪过,罗帆开始开动脑筋,借助方才接触那天地业火一瞬间的种种感应与变化,去搜寻,去创造能够将这天地业火抓取出来的法门!

    这样的过程,对于罗帆来说,早已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过程了。

    不过,这却也并不代表着这样的事情就容易了。

    这天地业火他乃是第一次接触,以前所接触到的业火虽然也同样是天地所生,但威能相比于这天地业火来说,却当真如同蝼蚁与巨龙相比一般,两者几乎不能算是同一类事物,运用那业火的方法,抓取那业火的方法,显然就是不可能用在这天地业火之上。

    罗帆思索着,无数的神通,无穷的法决在他心中不断的出现,再不断的从被他所否决。

    如此这般数日之后。

    罗帆终究还是叹息一声,从他的袖里乾坤当中掏出了他所获得的天地功德印。

    这天地功德印因为离开了那天地,此时的威能也是大减。而且看起来减少的幅度比起那天地业火威能减少的幅度都要大上许多。

    此时看起来,这一方功德印已经是变得微微有些暗淡了。

    “天地业火与天地功德对应。特别是那世界规则特异,大道特殊,这种对应更加强烈。想要找到对付天地业火的办法,最好的途径,就是从这天地功德入手。”这样想着,罗帆开始将自己的心神切入那功德印之中。

    随着他将自己的心神切入其中,那功德印之中天地功德的种种便缓缓的在他的心中流淌而过。

    天地功德,乃是天地为了对天地有益之人的奖励,其本身代表着的。并不是一种单纯的力量。而是一种权限。一种在那天地当中的权限!

    拥有这天地功德之人,因为在天地当中的权限与其他生灵不同,所以便能够时常获得意外的好处。别人不能进入的地方,他能够随意的进入。别人必死之处。他能够安全通过。别人必定倒霉的遭遇。他却能从中获得极大的好处,显得极为幸运……

    在这,便是天地功德的本质。

    这样的本质。使得若是有人能够搜集到无量天地功德的话,那么他的权限便将要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继而获得那世界的一切奥妙,最终证道成圣……

    至少,在天地功德功效十足之处,能够证道成圣,成为圣人……

    这也就功德成圣的原理所在——当然,这只是一个极为粗陋,极为简略,甚至几乎和错误只是一线之隔的表述,真正的功德成圣当然比起这要复杂无数倍,精妙无数倍,玄奥无数倍。但,那就不是现在的罗帆所能理解的了……自然便不用去说他。

    细细体悟着这天地功德的本质,罗帆渐渐的明白了一些东西。

    这天地功德乃是一种权限,那与其相对应的天地业火显然便只可能是一种类似的存在,或许是相对,或许是相同,只是表现不同的同一种存在……

    明白此处之后,罗帆忽然间豁然开朗起来。

    之前自己所思考不清的,抓取那天地业火的方法,忽然间自然而然的冒了出来,而且方法极度详尽,几乎没有任何一点却是,不需要有任何改变,直接出来之后,就自然能够施展,能够修炼!

    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之下,罗帆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顺手伸出去,轻轻的捏住那一点微小的天地业火。

    接着,手指并不用力,反而是微微变幻。直接便化为琉璃色泽,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变得几乎和那天地业火一般无二!

    他的手掌如此变化之后,甚至不需要他用力,不需要他使用手段去拉扯,那一点散发琉璃色泽的天地业火,便自动脱离了罗帆的生命本源,直接落入他的手心之上,出于距离他的手心有三寸的位置,悬浮在那里静静的旋转着。

    感觉到这样的变化,罗帆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同一时刻,他的生命本源直接钻入他的头颅之中,沉入他的识海深处,重新钻入神魂深处,回归了原来的位置。

    生命本源归位的瞬间,一种无法言喻的舒爽涌上心头。

    这种舒爽,乃是一种完全的安全,绝对的安定所给他带来的感觉!

    在这一刻,罗帆终于确信,自己已经是将那天地业火对自己的影响完全消除了,面上不由得现出淡淡的笑容。

    心中一动,他抬手一拍,他手中的那一点天地业火就瞬间化为一方琉璃色泽的印玺,看那大小,却是比这天地业火原来的模样大上千百倍,变得却是与在一旁的天地功德差不多大小。

    这个印玺的模样,罗帆并没有去控制。但其本身便自然演化成为一个和天地功德印差不多的模样,表现出同样的风格。

    两个摆放在一起的话,让人一看便知道它们之间是有着极为紧密联系的!

    这,便是天地业火印!

    这天地业火印出现之后,那天地功德印开始微微震颤起来,看起来似乎是在忌惮着这新出现的印玺,又似乎正在对这天地业火印的出现而感到喜悦,感到欢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