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求救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求救

    这个时候,罗帆心中虽没有什么庆幸之类的情绪,但却也放松了许多。★手机看登录雲來閣m.yunlaige.com★

    方才他之所以那么轻松的便将这数十名九级伪圣、七名至强尊者制服,直接将他们的法宝夺走,再轻松的还给他们,如同对待婴儿手中之物一般。那自然是因为他方才施展出刚刚在心中世界当中的圣人讲道之下所悟得的,那一道圣人神通了!

    这一道圣人神通的威能,果真是强悍得超乎想象,玄妙得无法预想。

    当这神通施展开来之后,他便感觉眼前那几十名九级伪圣与至强尊者好似变成了婴儿一般,他们身上的一切变化,他们的一切因果,都在他的绝对掌控之下。

    这让他轻轻松松的便能够绕过他们所施展的神通,所施展的威能,直接便攒住他们最为根本的弱点,直接便对他们做到自己所想要做到的一切!

    不过,这一道神通毕竟是圣人神通。

    罗帆本身虽然明彻自己的修行本质,神通威能比起一般的至强尊者都要强大,但相对于圣人来说,依然是差了不知道多少,这一道圣人神通对他来说,当然也还是超越了他所能完美掌控的极限了……

    他在圣人的指点之下,能够将这一道神通完美施展开来,但这过程当中他所遭受的消耗,却是巨大得让人绝望!

    方才虽说只是施展了那一道神通那么一点时间而已,但在他的感觉上,他就像是已经经历了数十亿年的惨烈战斗一般!

    那种力量的消耗,那种心灵的消耗,那种周身的疲倦。心灵的疲倦,乃至于那种生命本源的疲倦,都已经是几乎逼近了他的极限!

    方才若是书尊他们还不离开,还想要继续战斗,他确实也能够继续轻松的将他们搞定。继续如同玩弄婴儿一般玩弄他们。

    但,那样的话,却会给他带来极为巨大的痛苦!甚至可能会让他接近崩溃!

    这,便是此时此刻罗帆在见到书尊他们认输离去之后心中之所以放松的原因所在了。

    “圣人神通,果然不凡。”罗帆长呼出一口气,这样感慨了一声。

    他现在已经是停下了这一道圣人神通。

    而随着他将这一道神通停下。这一个原本正在快速成长,时时刻刻发生着惊天剧变的火焰世界也停止了变化。

    其状态却是慢慢的固定了下来。

    这一个火焰世界之所以能够在重构之后发生这样的变化,成长到超越一般大千世界,甚至向着魔界那一级数的世界逼近的地步,其根本原因,其实便是罗帆正在施展着那一道圣人神通!

    那一道神通玄之又玄。奥妙非常。其施展开来的瞬间,这火焰世界便好似要应和这一道神通一般,开始自然而然的演化,自然而然的变幻,产生了现在这种完全不符合常理的变化!

    这,便和罗帆之前在心中体悟那一道圣人神通之时,那无穷衍生出来的文字自然而然的构筑成那一方奇异的世界本质一般无二!

    从这里便可以知道。若是罗帆不管不顾,一直这样维持着施展这一道神通的状态,这世界定然能够近乎无极限的成长,到最终甚至可能诞生出圣人,让这一个火焰世界真正的成长为一个能够和魔界相媲美,和那中央主世界相媲美的强大世界!

    当然,这是理论上。

    事实上,这种可能性却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

    世界的演化,是需要时间的。圣人的诞生,也是需要时间的。

    当初在他心中。那一个世界从零开始演化到诞生圣人的地步,花了多少时间?万年!

    而那,还是因为是在他的心中,他完全不需要考虑时间,不需要考虑时光流速。不需要考虑时间的改变对世界稳定的影响的结果。

    若是真正将这一段时间换算成为真正的现实时间来说,那可能便是几亿兆年之久!

    也即是说,若是罗帆要将这一个火焰世界转化为一个近乎完美天地的,与魔界等同的世界!那便至少需要维持这一道圣人神通几亿兆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够做到!

    别说这地球宇宙之中有没有这么长的时间让他在这里耽搁。便说,以他之前施展这一道圣人神通那么一点时间所承受的压力来看,他要维持这一道神通超过一天时间,怕都会因为承受不住其所带来的压力而生命本源崩溃了。几亿兆年?这还是别想了……

    从这里却也可以看出来,想要创造圣人,哪怕只是假圣,也是何等的困难了……

    心中一动,这个火焰世界就自然开辟出了一个小世界出来充当他的洞府。

    而他直接钻入洞府当中,盘膝而坐,开始进入了最深层的定境之中去了。

    虽然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还有许多东西等着他去领悟。但,他现在因为之前施展那一道圣人神通而疲倦欲死,不完全恢复过来,怎么能够更好的去做那些事情?

    随着罗帆进入深层的定境当中,时间慢慢的流逝。

    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千年时光过去了。

    足足过了这么漫长的时光之后,罗帆方才长长呼出一口气,神清气爽的从那种定境之中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之后,他稍稍推算一番,便知道自己居然已经入定千年之久,一时间不由得苦笑起来。

    居然只是施展了那么一小会的圣人神通而已,他就需要耗费千年时光入定才能够恢复……若是事情麻烦一点,需要他施展这一道神通的时间长一点,那岂不是有再多的时间都不够用?

    “不过,或许使用时光加速来恢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罗帆忽然心中一动,这样想到。

    自从他踏上圣人之下的九级台阶,成就伪圣之后。因为修行已经再非时光堆积所能够完成,甚至是其他需要做的事情,也都不是时光堆积能够完成的。所以,从那开始,他就已经是极少极少借用时光加速来修行了。

    现在。没想到为了这一道圣人神通,他却居然需要重新捡起这已经被他抛弃不知多少岁月之久的修行方法。这却是让他心中颇为感慨……

    心中想着,他抬手一晃,在他手中便出现了两个印玺。

    那正是天地功德印与天地业火印!

    这两个印玺彼此性质完全相反,力量相对,便是此时威能并没有激发。只是静静的躺在罗帆的手中,也都已经是隐隐散发出一种针锋相对的拨动,隐隐有着相互排斥,相互远离的趋势了。

    在见识了那一道圣人神通之后,现在他再看眼前这两个当初看起来一头雾水,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印玺。却感觉大变。

    原来遮掩在这两个印玺之上的迷雾好似是被微风吹散了一般,其中原来模模糊糊的奥妙忽然间显得那样的清晰。

    甚至,感觉上,甚至都显得那样的熟悉。似乎这两个印玺的奥妙他其实已经见过,只是因为太过深入,太过久远,所以不知不觉间忘记了。这个时候亲眼见到之后方才重新想了起来一样。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怪异,但却也让他生出一种莫名的惬意。

    作为明悟修行本质的存在,罗帆却是瞬间的找到了这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的来源!那分明是来自那一道圣人神通!

    并不是那一道圣人神通本身,而是罗帆对于那一道圣人神通的感悟!

    是来自他对于这一道神通的理解!

    这种理解,此时此刻的罗帆虽然并不能完全的将其完全掌握,完全用自己的语言来将其整理出来,但却一直是存在与他的心中,一直是存在于他的记忆深处!

    而作为圣人神通,其包罗万有之处。甚至足以诞生出一个圣人出来,其该是多么的浩瀚,便可想而知了。

    这天地功德的奥妙,天地业火的奥妙虽说是深邃莫测,却也并没有脱离这浩瀚的范围……

    正因为如此。此时此刻的罗帆再看这两个印玺,那种他原来已经理解,但却无法找到的,关于这天地功德与天地业火的奥妙方才会渐渐的冒出头来,才会让他生出这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随着这样的感觉,罗帆叹息一声,手一晃。

    那两个印玺便猛然一合,瞬间便合并在一处,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印玺。

    这一个印玺的底部出现的文字,不是什么功德、业火、天地之类的字体,而是两个本不该出现的文字“权限”!

    这印玺,赫然便变成了一个权限之印!

    看着这个印玺,罗帆面上没有半点惊讶,而是直接现出恍然之色。

    他心中暗自想着:“功德,是天地赋予的正面权限,业火,是天地对权限的剥夺,合起来,岂不便是权限?”

    功德之物,看起来似乎是那样的玄妙,甚至近乎从因果层次在产生这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但其实,它的本质,却是一种在天地当中的权限!

    这种权限的表现极为隐晦,以种种近乎因果的方式赋予得到功德的存在!

    其表现更是各个世界都不相同。那天地功德和一般功德之间的差别,也就是权限大小之间的差别而已。

    但,究根到底,其本质,却依然是权限……

    同样的,业火也是如此。只是,与功德相对应的,这业火的权限,却是一种负面的权限,更严格的说,是一种排斥,一种针对……

    而天地业火与普通业火之间的差别,也就是强度之间的差别而已。

    而现在罗帆所做的,将天地功德与天地业火融合在一处,瞬间两者之间相对的,相反之处,便相互中和,完全消亡。所剩下的,就只剩下了那最后的,最根本的权限本质了。

    这才使得此时此刻这两个印玺按照那种如此奇异的方式融合在一处,居然会生出现在这般的权限之印!

    抚摸着这权限之印,罗帆忽然感觉自己在这火焰天地当中的权限似乎有了微妙的变化。

    不过,因为这火焰世界本来便是他所创造的,他在这世界当中的权限本来便是已经是强大到一个近乎极限的地步了。所以。这种权限之印所引起的权限变化,却是并不明显,淹没在那原来存在着的恐怖的权限当中,让他难以境界的把握。

    发现这个,罗帆心中一动。

    抬手轻轻一指。刹那间,便有一个小小的时空通道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一个时空通道,通往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奇异的大千世界!

    那个大千世界之中的一切,罗帆都并不知道,只知道那是一个大千世界而已。

    将这一道时空通道构筑出来之后。他毫不迟疑的将手中的权限之印抛入其中。刹那间,他的权限之印直接穿过了无穷遥远的时空,钻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大千世界之中!

    就在这一瞬间,罗帆便感觉到有着无穷无尽的欣喜通过那权限之印降临他的心中,被他瞬间所完全掌握!

    恍惚之间,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完全理解了那大千世界的一切。完全掌控了那大千世界的一切!

    瞬间,他就知道,自己若是这个时候进入那大千世界当中,不需要如同以前那般等待一段时间,他第一时间就能够做到在那大千世界当中如同化身圣人一般,做到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晓!

    “果然不愧是权限之印……”感觉到这种变化,罗帆忍不住赞叹起来。

    现在,这权限之印因为只是勉强成型,其中蕴含的权限威能却还并不强。所以效果只能够对那大千世界产生如此明显的效果,对于好似魔界,好似那中央主世界那样的世界,那效果定然就不会如此明显了。

    不过,既然它已经是成型,那自然便有提升的可能。

    只要日后能够有着足够的提升,定然也能够在魔界当中做到如同在大千世界当中相同的事情。让他在那魔界当中,做到如同在大千世界当中一般,获得那种无上的权限,做到能够在其中变得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若是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提升的话,最后甚至可能在整个地球宇宙当中做到这一步!

    到那个时候,他在这地球宇宙当中或许和真正的圣人还有些差别,但却绝对不再向如今这般差距如此的巨大了……

    感觉到那光明的前景,罗帆忽然有些兴奋起来。

    他抬手轻轻一招,那一个权限之印就已经穿过了一道时空通道,转眼间落到他的手中了。

    这权限之印入手,他便感觉到了这权限之印的变化,眉头不由得一皱。

    这权限之印,却是比起之前轻了许多,模糊了许多……便像是之前进入那天地当中所产生的效果,已经是让这权限之印之中的权限威能消耗了不少一样。

    “居然会消耗……”

    若是这权限居然会消耗,那用处可就大大的减少了。

    要知道,若是每进入一个世界便要消耗一部分,那岂不是补充这权限的过程变得永无尽头?

    就在罗帆暗自头痛,暗自失望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什么,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抬步轻跨,身形就已经离开了他的洞府,来到了这火焰世界之中,凭空悬浮在虚空之上。

    就在他站定的时候,在他面前,忽然有着一道时空通道由虚化实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接着,一个人影由虚化实,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人影,不是其他人,却是一个他所极为熟悉的存在!圣尊!

    圣尊来到这里之后,一眼便看到了罗帆,微微一笑,道:“许久不见道友,道友却是风采依旧啊。”

    “对道友来说或许是许久了,但对我来说,却只是数万年而已。今日得见道友,着实是得天之喜。”罗帆笑道。

    听到这话,圣尊却是叹息一声,道:“我却是差点忘记了。这些年,我在那天地当中呆了不知多少兆年时光,时间的感觉却都是有些混乱了。”

    他们说话间,在圣尊背后的那时空通道之中却是开始有十几个人影从其中走出来。

    那赫然便是书尊等圣尊的弟子,以及吴尊的那些红颜知己!

    此时此刻。他们却面容颇为平静,但眼中却隐现惭愧。

    “这是……”罗帆疑惑道。

    圣尊道:“这些孽徒,我一心修行的这段时间,他们居然给道友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今日我便将他们交给道友。道友是要杀还是要剐,不必与我客气。”

    罗帆一听,微微一笑,道:“道友何必如此虚言?对于你我这等层次的存在来说,这种虚话难道有意义?道友来此,到底有什么事。但请言来便是。”

    圣尊那话说的就实在是太假了。罗帆哪怕是心中怪罪书尊他们几个给他带来的麻烦,难道还真的能够在圣尊守在自己的情况对他们要杀要剐?!圣尊说出这些话来,很明显,便只是一个由头,一个引子而已,若是他真的当真的话。那简直就是脑子有恙了……

    圣尊也没有半点被揭穿的尴尬,听到这话,只是一笑,道:“既然道友询问了,那我便不再隐瞒了。此次来找道友,除了要让他们与道友了结因果之外,却还有一个目的。那便是请道友帮助。”

    “了结因果。这却是小事。虽说他们追杀了我那么多世界,但却并不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反而是让我得到了不少好处。这一段因果,我可不在追究,就此了结。”罗帆淡淡的笑道。

    随着他这话出口,书尊他们便感到全身一松,原来压在他们心头的重负好似瞬间被搬开了一样。

    若是他们能够一眼看透运道长河,在运道长河当中找到他们自身的运道世界的话,便会发现,随着罗帆这话。原来他们运道世界与罗帆所建立的,那种给他们的运道世界带来极大压力的联系,忽然间断绝开来,让他们的运道长河重新恢复了原来一片轻松的模样。

    也不知圣尊是凭借什么方式来感应这种变化,在这瞬间便察觉了这种变化。微微一笑,道:“多谢道友宽容。”

    “谢过罗尊宽容。”这个时候,书尊他们却也不敢怠慢,连忙道。

    罗帆只是一笑,道:“既然这第一件事已经解决,那不知道友所说的第二件事,到底是什么事呢?”

    圣尊听了,先不回答罗帆,只是转身对书尊他们道:“此事事关重大,却非是你们所能参与。所以,你们先回魔界,静心修行,努力提升境界,待得日后或许为师还需你们帮助。”

    书尊他们似乎心中颇为不舍,听到圣尊之言,皆是欲言又止。

    “去吧。”圣尊淡淡一笑。

    听到这话,书尊他们无法,只能躬身先向圣尊行了一礼,接着再转身向着罗帆行了一礼,之后便退入那时空通道之中,消失在这世界。

    随着他们离去,那时空通道也是渐渐消失,不一会,就已经让那一处位置的时空重新恢复了正常的,再无半点异常的模样了。

    等到他们离去之后,罗帆笑道:“道友如今的真身应当还是在道友所开辟的世界当中吧,在这个时候以分身投影前来,莫非是那世界出现了什么问题?”

    听到这话,圣尊面上神色虽然并没有什么变化,但罗帆却感觉到,他似乎被说中了痛处一般,有种莫名的憋闷。

    见到作为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圣人之下第一人的圣尊居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露出此时此刻这等苦色,罗帆心中忽然一惊。

    难道真的遇到什么惊人的困难不成?!不然的话,圣尊这等存在,怎么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至此?!

    想到这个,他的神色便严肃起来,开始侧耳倾听,也不多说废话,静静的等待着圣尊开口。

    圣尊酝酿了好一阵子,方才道:“我的世界,如今已经度过第六次天地大劫,即将面临着第七次天地大劫。而这第七次天地大劫,本来我还颇有自信能够度过,但最近,那天地却是生出了一种我不能掌控的变化……使得我不得不前来向道友求救。”

    听到这话,罗帆忽然产生一种不详的预感:“不可能是那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