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磐石之意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磐石之意

    罗帆和磐石道人直接来到这一处当初被罗帆看上的地方。◢百度搜索雲来阁,最新最快的更新◣

    这里,乃是一处重力超越极限,几乎足以将世上最坚硬的物质压成粉末,甚至连光芒都无法逃脱的一处所在——若是放在后世天地破灭之后的地球宇宙,这样的存在,应该称为黑洞……

    但在这里,在这一个有着圣人的世界之中,这样的存在,却只是一处比较危险的绝地而已。

    对于一般修士或许极为危险,让他们不敢靠近,但对罗帆和磐石道人来说,这里超强的重力却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的负面感觉的。

    这一处所在,天然的环境便能够隔绝种种窥探,种种打扰,正是开辟洞府的好所在。

    不过,这对于罗帆和磐石道人来说,却只是一处很普通的所在,他们两人自然不会为这个投以太多的注意。

    在来到这里之后,罗帆顺手一下拍在虚空之上。

    瞬间,一方天地被凭空创造出来,天地的形态,乃是罗帆所喜欢的模样,是一片宇宙星空的模样……

    来到这里之后,罗帆方才道:“道友如何来到这天地?当初道友不是与圣人本质同灭了?”

    磐石道人笑了笑,道:“当初我乃是圣人,哪里有那么容易灭亡?虽然看似与那圣人本质同灭,但本质却并不损毁,而是投入天地轮回之间,受轮回掌控在天地之间随机重生,最终来到了这一片天地。在不知多少亿万年以前,化作磐石。浑浑噩噩的过了那么多年。直到最近方才恢复了灵智。”

    “原来如此。看来还是有些可惜了,若不是那天地同时损毁,道友现如今或许依然是圣人。”罗帆叹息一声。

    他却并没有对磐石道人作为圣人身死到现在也没有多少年,却在不知多少亿万年以前就投身化作这一块磐石而感到奇怪。

    这种时空转换的变化无论是对他来说,还是对磐石道人来说,都是一种一看便明的道理,却是根本不值得他们投以太多的注意力在那上面。

    “那样虽然还是圣人,但却不能超脱你的心灵。不管本质再高,根本也是存在于你心中,相比之下,现在虽然不是圣人,却已经是在现实之中了,其中得失,却不好轻易下断言。”磐石道人却是笑道。

    罗帆听了。笑了起来,道:“若是从这角度来看,我却还得恭喜道友了。”

    磐石道人只是淡淡的笑着,道:“这次我请道友到来,却是有一事相求。”

    “道友尽管言来便是,当初若不是道友相助。我怕是在那天地当中便已经是身死道消了,此等大恩,却不是轻易能够报答得了的。”罗帆肃然道。

    “我欲重新证道成圣,欲求道友将那道圣人神通传手把与我。”磐石道人躬身一礼,道。

    听到这话。罗帆面现恍然:“果然是为了这个……”

    当初,磐石道人前身的圣人能够以大道之音为他讲解那一道神通。将那一道圣人神通的奥妙全部传授给他,这是因为他乃是圣人!也是以那一道神通的道理成圣的圣人!

    那种身份,那种威能,那一道圣人神通对其来说自然没有什么秘密,他自然能够轻松的将其以大道之音传授给任何人。

    但现在的情况则不痛了。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圣人的位格!

    当初作为那天地圣人之时的一切行为,一切做法,他虽然依然能够记住,甚至对他所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都有些影响。但对当初那些从他口中吐出的,那大道之音之中蕴含的奥妙,他却已经是半点都理解不了了!

    就像是,当初的一切,已经变成了一部电影之中的各种景象而已了……

    他若是想要重新掌握这些奥妙,就必须有着另外的人重新将这些道理,这些奥妙传授给他,让他重新开始修炼,最终才有可能重新掌握那一道圣人神通!

    而这个人,显然就只有当初他所传授的罗帆了……

    从这圣人当初与那侵蚀罗帆的圣人同归于尽的时候,罗帆对他就已经是多了极大的信任,这些圣人神通的奥妙他本来就是来自那圣人,现在重新还给他,他却并没有什么犹豫的。

    因此,他便笑着道:“这却是理所应当的,那些道理原本便是来自道友,如今物归原主,却是理所当然。”

    “多谢道友。”听到这话,磐石道人虽说早有所料,依然忍不住露出喜色。

    这一道神通乃是他的圣人本质,其他人得到这一道圣人神通或许还需要无上机缘才能够重新成就假圣。他却不同,他若是得到这一道圣人神通,就如同得到他已经失去的一部分一样,将极为轻松的,就通过这一道神通突破极限,重登圣位,再度证道成圣!

    罗帆这样轻飘飘的答应下来,或许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对这磐石道人来说,那便是将他推上圣位!

    “这天地足足有十八位圣人,数量实在是太多了,道友若是想在这天地登圣,怕是会有些阻滞。我之前曾到过一处天地,其中只有三位圣人,正合适道友前去,若是道友想的话,我可引道友前去那处天地。”罗帆提醒道。

    磐石道人却是摇摇头,道:“虽说此处天地圣人数量多,但我现如今的身躯却是这天地而生,在这里证道成圣,我将得到天地加持,免去劫数。但若是在其他天地,那我便成为外来者,那天地不单单不会加持我,反而会降下无边劫数,到时候,即便是圣人数量比这天地要少,却反而要更加难以登圣。”

    “原来如此……”这种说法,罗帆却是第一次听到过。一时间有种大开眼界之感。

    原来成圣,居然会有这样的限制。在并非自己诞生的天地成圣居然会遭遇到无边劫数……这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细细一想,却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对于天地来说,一名修士成圣,便相当于有着一名修士和自身完美的融合在一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这修士乃是这天地所生,那便相当于自己的子女一般,他与自己融合在一处。便相当于自己的子女依赖自己,依靠自己,自然更容易接纳。

    但,若是这证道成圣的修士是外来者,那就相当于一个外人要来当自己的子女,要完全依赖自己,要完全依靠自己……它不给其一个考验。不证明这修士可以当自己的子女,怎么可能轻易的让其融入自己,依靠自己?!

    既然明白过来,罗帆也就不再耽搁了。

    他心中一动,无穷的符文瞬间从这洞府之中直冲而出,冲入天地与混沌状态的间隙当中。引来无边无尽的灰蒙蒙存在,直接在这洞府表面严严实实的构筑了几亿兆层严密的防御阵法,将这洞府完全与外界的天地完全分割开来……让这天地,几乎成为了这一方天地当中完全独立的一处小世界,小天地!

    要宣讲大道之音。宣讲圣人神通,这关系实在是太重大了。

    若是有半点泄露出去。那便可能引起一片腥风血雨,引来无穷麻烦,为了尽量避免更多的麻烦,罗帆也就只能够这样尽可能的做好一切防御了。

    现在这样的防御,已经是罗帆所能够做到的极限了。这种防御,对于圣人之下的一切存在来说,都有着绝对隔绝的能力!

    但,对于圣人级数的存在来说,罗帆就没有半点把握了。

    意犹未尽的做完这一切之后,罗帆便对磐石道人这样道:“还需道友出手。”

    磐石道人现在虽已经是失去了假圣之位,甚至对于当初他真正的圣人之道都不能理解,需要他人来为他重新宣讲,让他重新体悟。但毕竟曾经当过假圣,对于圣人的特质,却有着罗帆所不能比拟的了解,想要隔绝圣人的探测,他却比起罗帆有更大的把握!

    因此,他也不多说话,点点头之后,便抬手掐动一个无比复杂的手印。

    身体内部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不断的诞生,再涌入这手印之中,让那手印渐渐的凝聚出实体,在他面前开始按照一个无比宏大,无比复杂的轮廓开始构筑出某种事物出来……

    他所凭空创造出来的力量多得不可思议,他所掐出的手印,更是快速得超乎想象。

    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他掐动的手印就已经有超越亿万之多,而他所创造出来的力量,更是已经足以开辟数百个大千世界了。

    但,就是这样的手印,这样的力量,相对于他最终目标来说,却似乎还差得极为遥远。

    那些手印凝成的那个轮廓依然是残破不堪,依然是根本看不出其真正的模样……

    罗帆静静的看着,隐隐间对于感悟到某种超越伪圣级数的修行之道蕴含在其中,但却又似乎似是而非,好像缺少了某些关键一般。

    回想起磐石道人的身份,罗帆忽然恍然,明白了他到底是缺失了什么。

    他缺失的是真正的圣人之道!

    此时此刻这种神通虽然已经是超越了伪圣级数,隐隐见也有几丝圣人神通的韵味,但那却只是用一种强制逼近的方法所形成的——是磐石道人以自己的智慧,用比原来复杂亿万倍的手段,硬生生去模拟逼近那一道圣人神通的!

    能够在忘记圣人之道的情况下,硬生生的用不包含圣人之道的神通硬生生的模拟那一道圣人神通,这种智慧,自然是强悍得让人震撼。但同时,这显然也是一种无奈之下的选择。

    若是磐石道人还是圣人的话,他现在根本不用那么多的手印,只要顺手一拍,就能够将这一道神通构成,而且所耗费的力量更是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

    哪像现在这般,居然需要每时每刻都掐出以亿计算的手印。耗费能够构筑大千世界的力量,足足耗费几天时间。才最终完成这一道神通?!而且,完成之后的神通,比起真正的假圣神通来,威能更是要差了不知多少……

    当三天之后,磐石道人掐出最后一个手印,将最后一股力量灌入那手印构筑而成的巨大圆球的瞬间。

    那一个圆球猛然间一震,接着开始疯狂的扩大,转眼间就已经是充弥这整个宇宙。充弥这整个洞府,直接将这整个洞府完全包裹住,在这洞府之上构筑出一层散发着一种永恒不灭,万劫不磨气息的防御层,渐渐的与周围罗帆所凝聚而成的,那不知多少亿万层防御阵法交融在一处,让那些防御阵法融合为一。

    这样的变化之后。那防御阵法并不是因此而带上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圣人气息,而是直接消失在天地之间,连同罗帆开辟出来的那洞府!

    让这一处重力强得连光线都逃不开的区域重新恢复了罗帆到来之前的模样,看起来就是一盘空旷,完全没有任何事物存在的一样……

    “这样,拦截圣人的一般窥探。应该是问题不大了。”磐石道人叹道。

    他专门在窥探面前加上一般这两个字,很显然就表明,若是圣人只是顺便一眼扫过来,那自然是能够被拦截,但若是圣人有心窥探。将观察目标完全放在这里的话,那这种防御。却是绝对不可能做到将那种窥探隔绝的……

    这虽然有些遗憾,但以非圣人之身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却已经是相当逆天了。

    哪怕是罗帆,却也只能佩服,而不敢再有任何奢求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这一处绝地之外,忽然有着一道人影跨空而来。

    这人影,赫然便是之前在磐石道人本体所在之处他们离开之后到来的那些至强尊者之中的一个,也是那最后离开的,说磐石乃是创世者身体一部分的至强尊者!

    这一位修士来到这里之后,眉头便是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方才的一切因果、运道都是指向这里,怎么现在忽然间就不见了?!”他皱着眉头,在这一处区域一点一滴的搜寻着,心中却是充满了疑惑。

    作为至强尊者,这人自然有着无穷手段,之前耗费三天时间,居然通过因果、运道之间的联系,靠着那现场残留的痕迹,推算出了罗帆和磐石道人的所在!

    只是,当他兴冲冲的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原本真实不虚的感应,居然完全消失了,就像是之前三天时间他的努力推算只是一场空而已一般。

    这样的变化,却是让他感到憋屈无比。

    哪怕是作为至强尊者,也忍不住面色变得颇为难看起来。

    他细细推算一番,最终发现,原来虽然有着强大阻滞,有着巨大阻隔,但还能够勉强推算的那两人的因果与运道在这个时候居然已经像完全消失一样,让他无论怎么搜寻,怎么努力,都再难推算出那两人的所在!

    “怎么可能?!”在这瞬间,这至强尊者终于忍不住惊呼出来。

    作为至强尊者,这世上他所不能推算出其因果、运道的,就只有这和天地之中的十几位圣人!除了他们之外,便是圣人门下,他都能够推算出一些模糊的信息。现在,方才明明还能够推算,还能够感觉到其因果、运道之人,却忽然间变得再无法感觉,无法推算,这却是几乎颠覆了他的三观……

    “难道他们之间有一个人忽然间成圣了?不,不可能。成圣定有异象,绝不可能压制。方才根本没有任何异象,他们绝不可能是有人成圣!”这样想着,他忽然双眼之中冒出一种如狼一般的贪婪光芒,“不是成圣却有这种效果,莫非,他们之中有人掌握了圣人神通?!”

    圣人神通,乃是蕴含了神人之道的一种神通。

    这种神通修行起来极度困难,几乎需要天大的机缘,天大的运道才能够有着修成的可能。

    但一旦修成,其威能便将超越一切,达到只有圣人才能够抵挡的地步!

    任何人,只要修成一道圣人神通。那无论他本来道行境界是什么层次,他都将成为圣人之下的第一人。成为圣人之下无敌的存在!

    对于这一事实,这至强尊者自然是清楚无比。

    此时一想到居然有着一道圣人神通就在自己面前,他心中的贪婪大炙,原本只是为了那可能是创世者身体一部分的磐石来研究研究的心态,变成了一定要将他们找到,将他们所掌握的那一道圣人神通得到的强烈决意!

    虽说,他推算的方向是完全错误的,但机缘巧合之下。他所得到的结论,却居然是超乎想象的正确……

    这至强尊者在心中的那种决意之下,猛一咬牙,抬手在自己的心头一戳!

    他原本强悍得几乎可以无视九级伪圣至强攻击的身躯,在这瞬间如同豆腐一般,直接被他的手指戳了进去。

    随着这一戳,他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痛色。

    也不只是因为身体的痛苦,还是心中以为不舍而出现的心痛。

    接着,他抬手一勾,一团精血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一团精血不单单是晶莹剔透,好像是天地间最为美丽高档的水晶一般,而且在那内部。更是时时刻刻的有着无数世界正在诞生,覆灭,其中衍生出无穷的生灵,但生出无数的修士,产生无限的修行智慧……

    看起来。便像是一个浩瀚无极的世界群一般。

    这,乃是一名至强尊者的核心精血!乃是包含着至强尊者一切修行之道的修行本质所在。其中任何一点若是自由掉落出去,都会演化出无数世界,诞生出无穷生灵!

    这样的核心精血,哪怕是至强尊者,损失一点都会实力大损,需要漫长的岁月才能够恢复过来。

    这至强尊者方才将这核心精血抠出来的时候是那样的不舍,那样的心痛,但这个时候真正将其抠出来了,他却是再无半点犹豫。

    当下,便有无穷力量直接灌入那核心精血之中,直接将那核心精血引爆,诞生出无穷血光,在虚空当中凝聚出一个人影出来。

    这一个人影,模样却是与这至强尊者极为相似,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

    这个人影出现之后,身体一冲,便猛然冲入从虚无当中诞生出来的运道长河之中,开始在一个个运道世界当中不断的转移。

    而起每一次转移,这个人影就要淡上那么一丝,每一次转移,它都要变弱一丝……

    显然,每一次转移,对于这人影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消耗!

    在这个时候,那至强尊者身上的力量快速波动,无穷无尽的符文在他的身体内部诞生,冲出体外,再没入虚无当中,顺着某种神秘的渠道,流向不知哪里去了……

    这些符文,每一个都复杂得无法想象!

    若是有普通人一不小心看到这种符文,哪怕是其中任何一个最普通,最简单的,都定然会因为承受不住这符文之中蕴含的恐怖信息而脑袋爆开,心灵崩溃!

    而这样的符文,在这个时候几乎每一个刹那,都要诞生不知多少亿兆个,隐隐间在虚空当中凝成一条长河,从他的身体之中,顺着某种神秘的渠道流向不知哪个不可思议的所在……

    与此同时,他所获得的那一股圣意在这个时候更是直接浮现出来,同样是微微波动着,与那在运道长河之中不断流转跳跃着的人影产生某种极为微妙,极为玄奇的共鸣,不断的对那人影的前进方向进行调整,让那人影不断的在这调整之下改变前进方向,改变进入的世界。这模样,显然是在那无穷运道世界当中寻找他所想要寻找的,属于罗帆或者那磐石的运道世界!

    那人影在一个个运道世界之间转移,对于那人影本身的消耗极大,但对于此人来说,那消耗却也相当不小。而且,这种消耗的,还不是能够随时创造,随时诞生的力量,而是他的精力!

    虽说他作为至强尊者,精力无限,但每一次的消耗,也是近乎无限的。

    如此这般的快速消耗,给他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他的额头随着时间的推移看是渐渐的冒出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