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群聚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群聚

    随着那至强尊者的施为,他化作自己身影的核心精血在那运道长河当中,却是渐渐的将运道世界的范围锁定。【手机看登录m.yunlaige.com】

    看其范围,却是渐渐的接近了一个虚无缥缈的运道世界。

    若是罗帆在这个时候有观察这运道长河的话,定然就能够发现,那一个运道世界,正式磐石道人的运道世界!

    运道长河乃是分层的。罗帆现在的运道世界乃是在第二层,这乃是未曾成圣的修士,却已经超脱一般世界大道绝对掌控的修士的运道世界所待的层级。正常而言,若是圣人的运道世界,便该不可能出现在这一层,而是该出现在第三层之中。

    不过,可惜的是,磐石道人虽然曾经为圣,但却只是假圣而已。与真正的圣人相比,却是有着本质的差距!

    这种差距,转化到运道世界之上,就是其所处的层级的有了差距。

    磐石道人的运道世界,却不是如同真正的圣人那般,是在运道长河的第三层,而是在运道长河的第二层!与罗帆,却是出于同一个层级!

    也与一般的至强尊者,伪圣级数的修士,甚至是准圣级数,先天大罗级数的修士,出于同一个层级。

    运道长河的结构是向下兼容的结构。

    也即是,出于上一层的存在,能够随意的感应触摸下一层运道长河之中的一切运道世界。但,下一层运道长河之中的存在,却完全不可能接触到。甚至感觉到上一层运道长河之中的一切运道世界……

    这才使得,此时此刻。这至强尊者居然能够凭借种种莫名的手段,凭借磐石道人与这天地的因果,追根溯源,最终将磐石道人的运道世界锁定在一个范围之中!

    虽说,那一个范围之中的运道世界,同样是有着无数个。但相比于整道运道长河之中的无穷运道世界来说,这却就像是大海之中的一滴水一样,却已经是准确到了极致了。

    将范围锁定到这么精确的地步。对于这至强尊者来说,消耗之大,却是几乎已经超越了他的极限了。

    只见得,在这瞬间,他在那运道世界当中的,他的核心精血所化的那个人影,却是在瞬间崩散。不过。在这瞬间,那至强尊者身上涌出的无穷符文瞬间一转,那原本化为河流的模样在瞬间一转,好像化为一个漩涡一般。

    随着这变化,那核心精血崩散所化的血光猛然一凝,就将他所锁定的。运道长河之中的那一片区域完全覆盖住了!

    接着,那些血光开始疯狂的燃烧,化为火焰,不断消耗的同时,不断的灼烧着那些运道世界。

    这样的变化。对于那无穷运道世界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灾难。

    其汇总无穷无尽的生灵。在一瞬间被点燃。

    虽说,那些运道世界并没有以因此崩溃,其中生灵的数量随灭随生,在不断被烧成灰烬的同时,依然是在快速的诞生,勉强保持那些生灵并不灭绝。

    但,这样的变化,却已经是让那些运道的主人变得无比的倒霉了。

    运道长河乃是混沌状态之中,贯通混沌状态之中的无穷完美天地,无穷大天地,其中任何一处位置都可能是无数完美天地,无数大天地之中的任何生灵的运道世界交织而成。若是按照这样的道理,在磐石道人运道长河所在的那一片区域当中,可能有着地球宇宙,有着洪荒天地,有着天元大天地,有着九黎大天地,有着玄阳天地……等等等等无穷无尽天地当中任何一名生灵的运道世界……

    但,事实上这却是不可能的。

    运道长河之所以能够凝聚成形,乃是靠着一个个运道世界之间的联系。

    而这种联系,即是因果,即是某种更加微妙的,运道之间的联系。所以,会聚在一起的,当然便是彼此之间的这种联系最为紧密的存在了。

    换句话说,磐石道人的运道世界周围一片范围之内的诸多运道世界,却不可能是无穷天地之间的生灵的运道世界杂合而成,而是尽皆是这天地当中的生灵的运道世界!因为,只有这天地之中的生灵才会与他有着更加紧密的因果联系以及运道联系……

    在如此情况下,现在这至强尊者使用这等大范围的攻击,那所影响的生灵,却是遍及这天地的每一处区域,几乎让所有过去和磐石道人有着因果联系,或者将在未来和他有着因果联系的一切生灵,都忽然感到自己似乎受到某种莫名的攻击,一种难言的烦躁,忽然凭空生出。

    甚至,他们的运气,似乎也变得差了不知多少。好像什么事情都不顺,就算是喝水都要塞牙一样……一时间,不知多少生灵,因此死于非命,甚至有些直接身死道消,魂飞魄散,当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对于这个,至强尊者自然是毫不在意的。

    作为修行了不知多少万亿年方才修成如今这般至强尊者道行境界的他来说,他所见识的过的死亡已经多得甚至让他数都数不清,亲手毁灭的,甚至都是多少多少亿万世界来计算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某些他所不认识的的生灵变得倒霉,或者身死道消,这又怎么可能让他在意?

    他此时此刻心念勃发,掌控着那血光不断的灼烧着那些运道世界,努力的在其中搜寻自己所想要搜寻的,那可能拥有圣人神通的那一块磐石所化的九级伪圣!

    普通人的运道世界和强者的运道世界自然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对于这一点,这至强尊者却是相当清楚。

    在他那核心精血所化的血色火焰的灼烧之下,普通生灵的运道世界很快便损毁。被这些血焰所侵入,其中所有生灵被点燃。但若是那强者的运道世界。自然便会因为其强大而产生一种强大的防御能力,能够对这些血色火焰进行阻挡,在这些血色火焰之下,守护那运道世界。

    所以,越是难以侵入的世界,显然就越有可能是那强者的运道世界。

    这至强尊者,便是使用这种办法来甄别到底哪个运道世界是那磐石所化强者的运道世界。最终,在几乎所有血色火焰消耗一空之前。他终于完成了这一过程,将目标锁定在了一个运道世界之上!

    这个运道世界,表面看起来和一般生灵的运道世界兵没有多少区别,一眼扫过去,几乎是第一时间会将其忽略的那种。但,这样一个运道世界却是这一片区域当中,对于他的血色火焰的防御力度最强的一个运道世界!

    此时此刻。他的血色火焰已经灼烧了这一片区域这么长时间,几乎已经将所有运道世界当中的所有生灵都完全毁灭了几百次了,这个运道世界却依然是无比坚固的将那些火焰挡在外面,不单单那运道世界内部的生灵没有因为这些火焰而损毁半分,便是那运道世界本身,都好像有着一层无形的防御层一样。将那火焰隔绝出去,不与那火焰接触!

    这样的运道世界,这至强尊者想不到除了那磐石所化的生灵之外,还有其他任何人可能拥有!

    “终于找到你了!”在这瞬间,这至强尊者已经是将那一个运道世界牢牢的锁定。脸上现出一种得意的神色。

    “不过,那圣人神通当真是强悍啊。居然连运道都能够这样守护起来!若不是我并不是直接搜寻,而是借助这种排除法来确定,说不定最终还无法将这运道世界锁定!”他这样想着,身上的圣意渐渐收回,那原本不断涌出身体之外的那些符文,也渐渐的消减。

    随着符文消减,那原本还在那运道长河之中停留一点时间的血色火焰,终于完全崩散,化为无形。

    锁定了运道世界,想要借助运道世界搜寻那运道世界主人的位置,对于至强尊者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哪怕,此时此刻那运道世界受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守护住,让他根本没有半点办法侵入其中,也一样!

    “让我看看,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吧!”他这样想着,借助那运道世界的特质,心中开始有着无穷无尽的文字、符文,图案闪过。

    这些文字、符文、图案每一点若是拿出去,都足以让任何一个有心推算之道的修士抛弃自己的一切来换取。

    这通过这无尽的文字、符文、图案,他渐渐的抓到了一丝丝的痕迹。

    这一丝丝的痕迹,指向在他面前的这一处区域的某处位置。

    而且,随着他的推算,这些痕迹所涉及的范围开始不断难道缩小,不断的减少,最终,却是锁定了一个小点!

    一个极为特殊的,看起来和其他位置没有任何区别,但在他眼中,却是和那运道世界有着奇异呼应的小点!

    锁定这个小点之后,这至强尊者苍白的脸上挂上了笑容。

    “来吧!让我看看圣人神通的威能!”他轻喝一声,抬手一指,从他的头上就有一个挂盘浮现出来。

    这一个挂盘上密布着无穷无尽的复杂符文,而且,这些符文更是在时时刻刻的产生着某种无法想象的变化。这种变化,复杂得让一般修士看了心神都会被吸入挂盘之中,化为这挂盘的一部分,其身体则成为一个活死人!

    这一个挂盘,乃是一件九级伪圣之宝。或者更具体的说,是一件至强尊者之宝!

    此时此刻,这法宝之上散发出来的是一丝丝极为淡薄的,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气息!这是圣意的气息!这种气息,比起这至强尊者所拥有的圣意淡薄了至少百倍!但,毕竟已经是圣意的气息,有了这点气息,这一件法宝的威能已经是远远超越一般九级伪圣之宝!足以称为,至强尊者之宝!

    这一件法宝出现之后,这至强尊者抬手对着那法宝一指,他身上的圣意毫无保留的灌入那法宝的正中央!

    得了这样一股圣意的灌入。这一个挂盘之上那旋转变换的无穷复杂的符文开始疯狂的繁衍,每一个符文都在瞬息间化作不知多少个符文。转眼间,那些符文的数量就已经增加了百倍。

    而且,其旋转的速度,旋转的复杂程度,都随着增强了百倍都不止。

    在这变化之后,一道光芒,从那挂盘之中射出来。

    这一道光芒,乃是一种无比驳杂。无比复杂的光芒,其中好似是包含了透彻一切,贯通一切,沟通一切的韵味!

    这光芒,直接射中了之前这至强尊者说锁定的那一处小点。

    随着这光芒射入其中,方圆亿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

    瞬间,无数股意念感知从四面八方向着这里投注过来。这些,是这天地当中的伪圣级数的存在的意念!

    当这些意念看清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之后,所有的意念在瞬间减少了千分之九百九十九。

    却是几乎所有的,都因为认出这至强尊者的身份,不敢任自己的好奇蔓延,将自己的意念收了回去。

    只有那些自信能够和这至强尊者相媲美的至强尊者。方才不管这至强尊者,要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探究清楚。

    那至强尊者此时面色却是极为难看。

    这些意念的出现,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在这些意念出现的瞬间,却是已经瞬息间便知道了这些意念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知道其中几乎每一个都是能够和自己相媲美的强大存在。

    “该死。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他心中这样暗骂着。

    就在这个时候,在他面前。一片无比震撼的景象,出现在他的面前。

    几乎超越他这一生所见过无数阵法总和的无数层阵法叠加在他的面前,将他面前方圆百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完全包裹住!

    而在这阵法表面,隐隐间有着某种比他的圣意更加高级,更加强大的伟大存在在其中隐隐流动,正在酝酿着不知何种惊天动地的威能。

    如此景象,简直便是颠覆了他想象的极限。

    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吧,心中忽然对自己之前损耗的那点核心精血而感到无比后悔起来了。

    别说那隐藏在阵法背后的,那比起圣意更加强大,更加伟大的存在,就是此时那无数层阵法交织在一处形成的恐怖大阵,就已经是让他根本起不了对抗的心思了。

    而这,很显然就代表着,他之前那点损失的核心精血,显然是白白损失了——找出来自己却根本没有办法独立对抗,没有办法突破这恐怖的防御,哪里有可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达不到目的,这核心精血自然便损失得没有半点价值了。

    他在这里心痛,后悔,那些将意念投注在此处的至强尊者们,在这个时候却是看到了天大的机会。

    瞬息间,他们各自施展自身强大的威能跨空而来。

    几乎是一转眼的,在这里,就已经是出现了六百多位至强尊者的身影!

    六百多股强大的圣意冲天而起,震荡着这一片时空,使得这一片时空在这个时候好像变成了圣人的居所,让那原本变幻莫测的各种异常环境都被瞬间压制,使得这一片区域难得的出现了在正常世界当中才可能出现的正常景观……正常的重力,正常的气候,正常的天地……

    “疯尊道友,你最先来此,不知可知这阵法的来历?”一名至强尊者这样询问那损失核心精血的至强尊者道。

    这话,却是让那至强尊者,也就是这疯尊面色大变,道:“谁说我只是先来!这是我耗费核心精血推算出来的机缘!你们难道想要强夺我的机缘?!”

    这话,其他至强尊者却是对视一眼,眼中皆有笑意。

    “疯尊不愧是疯尊,推算能力果然是举世无双。既然疯尊道友说这是你的机缘,那不如便由你去将这阵法打破,将里面的宝贝取出来如何?”另一名至强尊者这样道。

    这话,让疯尊面色更加难看了。

    “哼!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的机缘!你们就算是打破了阵法。最后的宝贝,也一定是我的!这是已经注定的命运!”疯尊叫道。

    作为疯尊。他有两样东西是举世闻名的。

    第一,就是他的推算能力。作为一个能够在运道长河之中对那些运道世界进行细致操作,甚至通过这些运道世界来达到操控他人目的的存在,他的推算能力有多强,那自然是不必多说。这整个天地当中,却是几乎无人能够比得上他。

    第二,就是他的疯!疯尊的心中有着其他至强尊者所不可能拥有的混乱。这种混乱,让他显得极为偏执。甚至让他的作风完全不想至强尊者,甚至不像是修士……

    像现在这种近乎群嘲的事情,其他就算是比较明智的普通人都不会去做,但这疯尊就毫无心理障碍的做了出来。

    而对疯尊来说,这种事情,他已经做得太多太多了。他所得罪的同道,也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若不是他的推算能力强悍得可称无敌。以他这样的性格,这样的作风,早就被杀死无数次了……

    众人对视一眼,很是明智的选择了公认的做法,不去理疯尊……

    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们,他们若是对疯尊产生杀意。自然就会被他所感应到,到时候对方便会用最快的速度逃离,然后便开始用尽一切手段来打击你,用尽一切能力来达到让你屈服,让你不可能伤害他的结果。

    但只要你不去理他。他过得一会,自然就会陷入自己的世界。转眼就将这些冲突抛在一边了。

    “这阵法还是其次,虽然繁复之处超越想象的极限。但毕竟所包含的奥妙还在我们的理解范畴内。更主要的,是这阵法下面的那奇异存在。它超越了我们所能理解的极限。我觉得,可能是一种圣人之物。”一名至强尊者这样道。

    这话,却是得到了几乎所有至强尊者的认同。

    他们每一个都是曾经冲击圣人之境的存在,虽说失败了,但也因此获得了一股圣意,对于与圣人相关的事物,他们乃是天地间最为有发言权的存在。所以,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这阵法当中最关键的是什么。若不然的话,他们之前也就不会在看到这阵法的瞬间就跨空而来了。

    “不过,诸位圣人至尊没有什么动静……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又有一名至强尊者皱着眉这样道。

    这天地当中足足有着十八位圣人。这些圣人在这天地当中乃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存在。若是说他们不知道这里的动静,却是没有一位至强尊者会相信的。

    而既然他们明明感觉到这里的动静,但却没有任何一个来到这里,没有任何一个有力量投来,甚至其他任何一切投来此处处理这阵法,那韵味就很值得琢磨了。

    众人都是智慧通天之辈,谁人会想不到这个?

    瞬间,所有人都停下了原本的打算,只是悬浮在这虚空之间,静静的观察着这阵法,同时等待着其他人先动手……

    圣人的算计,只要有半点落到他们身上。他们哪怕是至强尊者,也绝对就是一个死字的。任何一个有理智之人,都不可能在知道这一点的情况下,还敢大大咧咧的动手的。

    ……是有理智之人。

    在场,显然就有一个以疯子闻名天下的至强尊者存在。

    其他人不敢动手,那疯尊却是在细细思索一番,衡量一番之后,悍然出手,将自己的至强尊者之宝悍然投入前方那阵法当中!

    这疯尊的法宝,本身便是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推算之宝。

    其本身的攻击能力、防御能力或许只是一般而已,但那推算能力之强,却已经是超越了一切至强尊者的想象之外。

    此时此刻,被投入那阵法当中的瞬间,便开始疯狂的吸收那阵法所凭空爆发出来的,足以将千百万天地宇宙完全毁灭的攻击,不断的将它们化作线索进行推算……

    在这个时候,那疯尊全身上下都微微颤抖着,眼神当中透出一股无法相容的坚定。

    那挂盘乃是他的法宝,其所遭受的一切,他都是感同身受。此时他这种表现,足以看出那挂盘在那阵法当中到底是承受了多恐怖的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