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终出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终出

    这种变化乃是完全发生在那卦盘内部的变化,这个时候那众多至强尊者所关注的,却都只是那卦盘之上那一个玄妙无方的符文世界而已,对于那卦盘内部所发生的变化哪里会有人在意?!

    因此,那卦盘之上诞生出来了法宝的意念,再直接钻入那符文世界之中这整个过程,却是没有任何一名至强尊者发现……

    当然,除了疯尊之外,其他至强尊者便是发现了这个,也不会在意的。**这又不是他们的法宝,它生出了灵智,出现一些掌控的隐患,这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当这变化之后,那一个符文世界之中的景象也开始随着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其中生灵诞生的速度变得越发的快速。

    甚至,开始渐渐的有一名生灵以超然之资崛起,渐渐的成为那符文世界当中最为强大的存在,渐渐的掌握了整个符文世界,让那符文世界的发展速度,也变得愈发的快速起来。

    不多一会,整个符文世界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看起来极为完善的,和任何一个大千世界并没有多少区别的奇妙世界!

    这样的场面,对于那些至强尊者来说只会感慨这符文市局诶的奇妙,去不会想到,这变化的根本原因,却是因为那卦盘所诞生的意志入驻其中!参与了那符文世界的演化,渐渐的让符文世界按照一个最有利它的方向演化的结果!

    卦盘的本质蜕变之后,对于那阵法攻击的承受能力。已经是增强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这样的承受能力,使得这卦盘任凭周围那阵法所诞生的攻击越来越强的轰击,它都没有任何动摇,没有任何不稳的表现,看起来甚至比起最开始投入这阵法之时更加的轻松!

    因为这卦盘的承受能力增强了不知多少。所以其所推演出来的,代表那阵法莫名奥妙的符文,也变得连绵不断,没有任何断绝的迹象,几乎无止境的符文不断的投入那符文世界之中,不断的让那符文世界变得越来越强……

    那符文世界的根本乃是由承载那一个阵法奥妙的符文主动构筑而成的。那符文世界当中奥妙。自然而然的便包含了那阵法的大量秘密,包含了阵法之中蕴含的大量道理。

    这样一来,这众多至强尊者体悟那符文世界,自然便相当于体悟那阵法的奥妙。几乎每时每刻都可以感觉自己对于大道的认知。甚至对于圣人之道的认知在不断的加深。

    几乎每一个人更都在这过程当中隐隐找到了自己下一步修行的方向。隐隐找到了另一条冲击圣人之境的道路摆在自己面前!

    这样的收获,对于至强尊者来说,却是没有任何宝贝是能够比得上的。

    所以。此时此刻那些至强尊者却已经是不知不觉间忘记了他们原来的目标,而是将自己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此时此刻的这个符文世界之中,努力的体悟着那世界之中的一切奥妙,一切道理,一切秘密!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时间渐渐的流逝。

    那一个符文世界变得越来越广阔,越来越强大,最终却是悍然突破了一般大千世界的级数,直接突入了他们这个世界,魔界,中央主世界的那个层次!

    达到了能够衍生他们认识当中的圣人,也就是假圣的层次!

    不过,相比于圣人神通的奥妙所衍生出来的世界来说,这个阵法显然还是有着本质的差距。虽然已经是达到了那个层次,达到了能够衍生圣人的级别,但,它距离真正衍生出圣人来,却还是差了不知多遥远。

    那符文世界当中的时光几乎已经是过去了不知多少亿兆年之久,甚至世界毁灭重生了都数百次了,那个世界当中,却依然没有任何圣人诞生。

    整个世界当中最强的存在,也就是至强尊者级数,也就是相当于此时此刻在这里体悟着那个符文世界的这数百人的等级……

    这种变化,若是罗帆看了,自然是极不满意的。

    但对已那些至强尊者来说,却已经是几乎完全沉迷在其中了。

    罗帆曾经见过神通奥妙演化而成的世界当中能够诞生圣人,这个符文世界的缺失他自然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但这些至强尊者可没有这样的条件。

    便是神通的玄奥演化成为一个世界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了。

    演化出至强尊者这等存在,更是超乎他们的想象之外,足以让他们感慨造化玄奇,对布置这阵法之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生不出对抗心思了,哪里还可能去狂想这个世界可能诞生圣人?!

    那符文世界哪怕是不断毁灭,不断的重生,其本质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都依然是那阵法的奥妙所演化而成,都包含了那阵法的诸多奥妙。

    所以,哪怕是世界毁灭重生数百次了,却也没有任何一个至强尊者感到无聊,发现自己无法从中获得收获。

    这样一来,他们的表现自然是和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区别了。

    在这种每时每刻都有收获的过程,对于众多至强尊者来说,自然是喜悦非常,满意非常。

    除了,疯尊这个从一开始就断绝了对外界的感知,甚至连身体的控制能力dou8已经失去的至强尊者之外……

    时间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数年之久。

    那阵法之中包含的奥妙显然是超乎众多至强尊者的想象之外,哪怕是时时刻刻都被解析,哪怕是时时刻刻都有一些奥妙脱离阵法充入那符文世界当中,当这样足足过去了数年之久,这个过程看起来依然没有任何断绝的趋势。

    从阵法当中涌现出来的攻击。依然是连绵不断,没有任何休止。

    而那卦盘之中诞生出来的符文,也同样是没有任何一个和之前产生重复的涌入那符文世界当中,不断的让那符文世界向着更高级的方向演化着……让那符文世界变得愈发的广阔,让其中的规则法则变得愈发的复杂,愈发的严密,也让那其中的修士拥有越来越多的修行空间……

    因为这符文世界是有着极限的。所以,每每到了极限,这符文世界就会覆灭,然后在废墟的基础上再度诞生。再度成长。重新演化出之前那种符文世界的发展过程。

    而现在,就已经是到了即将踏入毁灭过程的时候了。

    那整个符文世界当中已经尽显世界末日之前的气息,那其中无数强大的西施,都通过自身的方法。预测到了那符文世界的毁灭即将到来。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不断的做着那各种迎接天地毁灭的准备……那其中的种种挣扎。种种丑态,种种残酷,种种狠辣。让那外面观看着的众多至强尊者看得神情凛然。

    因为,他们都发现,若是自己陷入他们那种状态,自己的表现,可能也是和他们差不多。

    这种认知,让他们都不由自主的产生莫名的联想:“现在,是不是也有人正在外面用同样的目光看着他们……”

    这种想法,自然是没有结果的。

    众多至强尊者都不是俗人,自然不会长时间纠结于这种想法,很快的,他们就都已经将这种种想法抛在脑后,一心领悟那符文世界之中的玄妙了……

    时间慢慢流逝,终于来到了那一个符文世界即将毁灭的时候了。

    便在众人以为之前已经演化了数百次的过程即将在他们面前再度出现的时候,一种出乎他们意料,或者说,他们本该想到,但却不知不觉将其忽略的变化,出现了……

    从那阵法当中,忽然有着一只看起来极为普通的手掌似缓实快的从那阵法当中探出来。

    这手掌轻轻的抓住那一个卦盘,微微一抖,众人便发现自己的圣意直接从那卦盘之中脱离出来,但却并没有回归他们的身体,而是四处飙射,向着这天地的各处位置飚出去!

    感觉到这变化,这众多至强尊者哪里还有心思去管那卦盘到底发生了什么,各是惊怒交加的喝了一声,便快速向着他们自己的圣意追了上去。

    相对于他们的圣意来说,其他的一切,都只是外物,都是次要的!

    现在圣意居然有着脱离他们掌控,被其他生灵得去的可能,他们那里还有心思关注其他?!

    那些圣意飙射的速度快速无匹,几乎是一闪之间就消失在不知多少亿万里之外。那些追着这些圣意而去的至强尊者自然也是随着一闪之间就已经消失在不知多少亿万里之外了……

    转眼,这一处位置,就已经只剩下了疯尊一个人正艰难的从之前那种被数百圣意遮掩住自己心灵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而已。

    那手掌在将卦盘抓住抖了一抖,将所有外来的圣意驱除开去之后,便一缩,消失无踪吧。

    “小家伙,还不出来?”紧跟着,就有一把轻笑从那阵法当中传出来。

    这声音虽然只是轻轻的,但穿透能力却超乎想象的强大,直接灌入那符文世界当中,在那其中的以为至强尊者的耳边清晰无比的响起。

    那至强尊者一听这声音,就忍不住一阵惊骇。

    “……不是在跟我说话吧……”他喃喃着,居然就要将这话当成没听到,继续他原来已经在进行的,准备应对这符文世界即将到来的毁灭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从天而降。

    整个符文世界轰然一震,就瞬间分化为无穷无尽的符文,猛然在虚空当中凝成一个卦盘的身影出来。

    而这至强尊者,更是直接脱离了那个符文世界,直接出现在一个无比浩瀚,无比伟大的阵法当中。

    在他的脚下,同样是有着一个和上方那符文组成的卦盘几乎一般无二的卦盘出现在那里……

    再低头一看自己的身躯,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身体已经不再是之前那至强尊者的模样,而是变成了一个五六岁小童的模样。

    猛地,他猛然回忆起不知多少亿兆年以前的记忆,叹息一声,身体一沉,就沉入了下方的那卦盘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那上方符文组成的卦盘也是往下一沉,直接沉入那卦盘之中。

    那卦盘的了那童子以及这符文,猛然间就开始透出一种极为奇特的光芒出来。

    这种光芒,无法用任何色泽来形容。它似乎是包含了天地宇宙的一切色彩。又好像是完全没有任何色彩的一般。

    这光芒透出来之后。便穿透了虚空,照彻了整个天地不知多少亿万光年范围的时空,透过了隐藏在这时空当中的不知多少亿万个大千世界、中千世界、小千世界!将其中的一切秘密,一切奥妙。都在瞬间完全搜刮一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很是平常的男子从那阵法深处走出来。缓缓的来到那卦盘旁边,顺手一摘这卦盘。

    这卦盘瞬间就落入了他的手中。

    上面的一切光芒在瞬间收敛,整个卦盘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那江湖骗子手中拿着的普通道具一样。

    这个男子,不是他人,正是罗帆!

    “小家伙,还不化形出来,更待何时?”罗帆看着手中的至强尊者之宝,微微一笑,口中道。

    说着,抬手将这卦盘向前一扔,这个卦盘便在半空中一转,化作一个童子出来,神色苦涩的对着罗帆躬身一礼,口中道:“神算童子,参见老爷。”

    “不必如此不甘。你现在拥有灵智,若是回到你原主人的手中,定然就是被抹去的命运,也只有在我手中你才能够保持你现在的灵智。”罗帆笑着道。

    那童子一想,就明白罗帆所说的乃是事实,转忧为喜,再度道:“多谢老爷救命之恩!”

    “原来,拥有圣人神通的不是那磐石,而是你……”这个时候,疯尊的声音传入罗帆的耳中。

    罗帆转头看过去,也不回答他那句试探,笑道道:“你便是疯尊吧。多谢你的法宝。”

    这话,让疯尊面皮不由得微微抽动起来。

    罗帆所说的法宝可是他的本命法宝!是他修行的依凭所在!

    他强抑自己出手的**,道:“阁下如此夺人本命法宝,断人修行前途,怕是有些不合适吧?”他毕竟不是真正的疯子,在明明感觉到眼前这人比他强大不知多少倍,甚至可能一只手就能够将他碾死的情况下,哪里可能直接不自量力的翻脸用最暴烈的方式对抗?

    罗帆听了不由得笑了,道:“夺你本命法宝便不合适?那你阻人成道,又该怎么算?”

    “阻人成道?”疯尊不由得面皮抽动。

    阻人成道,这话可就重了。

    对于修士而言,有着两种仇恨,是绝不可能调和的。那就是,杀身之仇以及阻人成道!

    杀身之仇这自然不用多说,连自己的性命都要取走,这种仇恨怎么可能调和?

    而阻人成道看似没有杀身之仇那样严重,但对于修士来说,这却是比杀身之仇更深的仇恨!

    杀身之仇虽然深,但你还能够来谈这种仇恨,那就表明对方还没有杀成,只有这样,你才能够来说这杀身之仇的事情。而阻人成道则不同,一名修士无数年岁月有着一次成道的机缘就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错过了一次,那几乎就是永世再无成道的机会!这样一来,阻人成道,那就相当于完全斩断其成道的可能!几乎是让他的修行道路从此陷入绝望的黑暗,让其亿兆年苦修从此化为泡影!这种仇恨,如何是尚且没有成功的杀身之仇所能够比拟的?!

    “阁下的指责太重了吧?我只不过是破这个阵法而已,如何算是阻人成道?”疯尊知道此事的严重,连忙道。

    罗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这种文字的游戏难道很有意思?”

    疯尊张张嘴,终究还是说不出话来。

    罗帆扫了他一眼,心中暗自遗憾。若是疯尊这个时候敢张嘴狡辩。他现在就敢顺手将他抹去!可惜的是,疯尊却是在这个时候却居然知机的停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罗帆所布置的这个阵法开始产生无比强烈的波动!

    感觉到这波动,罗帆眼中透出一种复杂的神色,叹息一声,抬手一招,那一个阵法瞬间就完全崩散,显现出了原来被阵法包裹住的那一个洞府,或者说,那一个广阔无边的星空世界。

    此时此刻。在那世界当中。一股无法形容的波动不断的散发出来。

    这波动,玄之又玄,既像是一种普通的波动,又像是包含了天地宇宙当中的一切奥妙一般的波动一般。以无比绝对的方式。向着这整个天地当中的无穷时空播散而去。将这整个天地都笼罩在这种莫名的波动之间。

    这种把波动起初只是显得那样的玄之又玄而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那波动之中。渐渐的有了一种正常修士所不可能拥有的特质。

    一种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特质,渐渐的在那波动之中出现!

    当这波动之中出现这种特质的瞬间,整个天地忽然间有着无穷天花凭空凝出,开始从天空之上缓缓飘落下来。

    接着,无穷无尽的霞光笼罩住整个天地,充斥着这天地之中的无穷大千世界、中千世界、小千世界,甚至达不到小千世界级数的其他普通的时空当中!

    紧跟着,一种极为悠扬的,完全无法分辨到底是是什么存在发出来的声音如同那霞光一般,充斥整个天地,充斥着无穷世界……

    “这是,证道成圣?!”疯尊在这个时候双眼之中透出无法置信的神色,整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心中似乎有着无数想法涌现,又好像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空白一样!

    证道成圣,这是一切修士心中最根本的追求。

    特别是这种已经修行到至强尊者之辈,甚至已经是真正向着这个方向冲击过若干次了。他们不知道有多少次幻想着自己最终踏出那一步,真正证道成功。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却发现,居然有人在自己眼前完成了自己所梦寐以求的突破,那种心情之复杂,却是难以形容。

    此时此刻,在这天地的各处,发现这种变化的所有至强尊者表现虽各不相同,但核心思绪,却都还是和疯尊相比并没有本质的差别,同样是心情复杂得无法想象。

    就在这个时候,罗帆开辟出来的那一个洞府悍然崩溃。

    一个人影,伴着无边的霞光,伴着扬言洒洒的天花,伴着那好似天地欢呼一般的道音,缓缓的在那天地的碎片之中慢慢的走出来。

    每走一步,他身上那种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韵味就增加一倍……

    每走一步,他身上便有一部分转化为罗帆所不能理解的状态……

    每走一步,萦绕在他身体周围的那种种异象便强烈一倍……

    每走一步,他的身影就变虚一倍……

    ……

    如此这般,他这样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无穷深远的天空走去,向着那至少需要他走上几千万,几亿步的目标走去……

    在这个时候,整个天地的时间似乎已经凝固了一般。

    任何生灵,无论在何处,无论是什么实力,双眼之中都映照着这个人影向着天空之上走去的身影。这个人影走的速度就和普通人走路的速度一般,是极为缓慢的。照推算,他这样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前进着,从地面走到那天空之上,连续走上几千万,几亿步,那需要耗费的时光怕是要几百年,几千年之久才能够到达目标……

    这样的过程,原本该是有着不知多少生灵是不可能一直看着的无论是寿命还是耐心,一个普通人都不可能这样一直看着某人走路几百年、几千年时间。

    但,此时此刻,因为天地的时间凝滞,任何生灵都从生理和心理上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居然每一个都没有任何压力的,轻轻松松的,将这整个过程完完整整的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