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至高权限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至高权限

    那一个正在证道成圣之人,自然便是磐石道人了。

    之前,在疯尊等人正在极为艰难的与罗帆所布置的阵法搏斗,想要寻找方法突破那阵法,寻找到在那阵法之中的宝贝之时,在那阵法内部的洞府之中,罗帆却已经是将他当初所从磐石道人还是圣人之时讲述的那诸多大道之音重新向磐石道人宣讲出来。

    这些大道之音,其实本身是并不曾完全理解的。

    对于那大道之音的真正奥妙,他本身并不是假圣,更不是真圣,哪里可能完全理解?!

    但,不能理解,却并不代表他并不能将其宣讲出来。

    这些大道之音毕竟是出现在他的心中,毕竟是磐石道人在过去在他心中宣讲出来的,那些道音,却是一直在他心中,并没有时刻被忘怀。

    这样一来,他想要将这些大道之音宣讲出来的要求,其实与他的理解能力无关,而只是与他的身体状态有关。只要他的嗓子,他的声音足以将这些大道之音宣讲,自然就能够将其讲出来了。

    这些大道之音乃是当初的磐石道人所讲出来的,对于磐石道人而言,自然是与对其他人而言完全不同。

    磐石道人想要理解这等大道之音,那却是比起一般的修士要简单无数倍,甚至便是比起当初的罗帆,要理解这些大道之音也是容易了不知多少!

    所以,在罗帆宣讲这些大道之音的过程之中。磐石道人便是以极快的速度将其中蕴含的,属于那一道圣人神通的奥妙掌握。

    随着大道之音持续的时间加长,他对那一道神通的感悟不断的突破,最终,带动他的道行境界也获得不断的突破。打破了一个个有一个的屏障,让他跨越了九级伪圣,跨越了至强尊者,悍然突入了圣人之道的领域!

    却是重新将他已经失去的,假圣的位格重新取了回来。

    这一段时间,却只不过是上千年而已……

    没错。便是上千年时间。

    虽然在洞府之外看看来。这个阵法出现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在那洞府之中,在罗帆所构筑出来的那个世界之中,那时间却是已经足足过去了上千年之久了……

    操纵时间。这对罗帆来说实在是再轻松不过了。特别是在他开辟出来的世界之中。那更是如此。

    原本。因为时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是没有多少意义,所以他却是已经很少再利用这种操纵时间,加快时间流逝的方法来修行了。

    但这次情况却不同。

    这一次。他和磐石道人乃是在这一个拥有圣人的天地之中!而且,他们所谋划的,还是证道成圣。

    这样的大事,当真是一点疏忽都可能万劫不复。

    而持续时间越长就越有可能节外生枝,越有可能出现意外,越有可能出现疏忽。

    这一点,却是放诸四海皆准的一个事实。

    所以,为了尽可能的减少出意外的可能,他却只能是加快洞府内部的时光流速,将磐石道人重新证道成圣的过程缩短到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

    若不是他要宣讲大道之音,又要维持那个阵法,还要警惕外面的变化,他却还能够将时间的流速增加到更快的地步。那样的话,说不定早在许久之前就已经是完成他的任务了。

    静静的站在这虚空之间,抬头看着那正一步一步想着虚空之上走去的磐石道人,罗帆的心情却是颇为复杂。

    成就假圣,固然是一个对自身的实力有着一个不可思议加强的手段,但,这样的选择也同时是将修士绑在某个天地之上。从此虽说不是失去成就真圣的可能,但却也是给这个过程造成巨大阻碍。

    对于这个,罗帆自然是有着无比清楚的认知。

    但,有着这个认知,并不代表着他看到其他人成圣心中会没有触动。

    看着某个原本和自己差不多,甚至比自己还要弱小上许多之人凭借自己所给予的一些东西证道成圣,获得了比起自己强大不知多少亿万倍的威能,罗帆的心中的复杂,当然还是不可避免的……

    他看着磐石道人的身形变得越来越缥缈,看着他双眼之中透出的神光变得越来越智慧,越来越超脱,感觉到他的形象在渐渐的和当初在他心中世界之中的那个圣人的形象渐渐的重合,心中忽然知道,之前和自己相处数千年的磐石道人,从今往后,已经再不存在了,所剩下的,就是一个磐石圣人……

    磐石圣人此时看似正在走向天空,其实却是在走向一个不可臆测的所在。

    那一处类似那世界金丹之中的类似混沌状态的莫名状态之中,也即是,在那圣人的居所之中去了。

    若是在罗帆能够获得至高权限的天地,他自然能够清楚的感应到那一处奇异状态的所在,甚至也能够轻松的进入其中。

    但,在这天地当中,他的权限之印尚且没有吸取这天地的权限,却是根本不可能让他获得至高权限。

    所以,对他来说,那一处所在,便是完全不存在的。他根本不可能感觉到其存在,更别说要跨入其中了!

    这样一来,在他的眼中,现在的磐石圣人,便是与在其他人眼中一般,一样是慢慢走向天空,一样是慢慢的变得不可想象,变得虚幻,变得再无法看到。

    这个过程并不快,足足持续了上千年之久。

    但,这样的时间,对于这天地当中无数大千世界、中千世界、小千世界之中的生灵来说,却是如同一眨眼一般。根本没有任何人会感到自己已经呆呆的站立了这么长时间。甚至,几乎所有生灵都只是感到意犹未尽。都只是感觉到时间怎么这么短暂,短到让他们根本还没有看清楚圣人的面貌,还未曾真正感受到圣人的强大……

    只有那些强大的修士方才能够感觉到在这段时间之间,这天地的时光已经被某种不可思议的威能扭曲了,能够感觉到那圣人的神威是那样的恐怖,那样的强大……

    罗帆,自然也饿是这其中之一。

    等一切都过去之后,他才恍悟,方才这天地之中虽然已经是过去了上千年之久,但对于外界来说。这天地却只是过去了一小会而已……

    “只是为了展现圣人的玄奇就将天地的时光扭曲……”感觉到这变化。罗帆不由得有些腹诽。

    就在这个时候,疯尊猛然反应过来,一转身,化为一道遁光快快消失在罗帆的面前。

    作为以疯为名的至强尊者却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完全不必顾忌身份。想逃便逃。想走便走。反正,他是疯子不是吗?

    罗帆看着疯尊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的逃离,只是摇了摇头。却并不去管他。更没有什么因为当初他试图破除自己的阵法所以要给他一个教训的心思……

    他还没有小气到这种地步。

    “我们走吧。”在疯尊离开之后,罗帆转头对着一旁的神算童子道。

    神算童子方才在疯尊身边显得极为紧张,极为恐惧,似是之前不知多少亿万年来存在的心理阴影让它无法用正常的态度来面对疯尊一般。

    现在见到疯尊甚至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马上转身离去,忽然松了口气,对于罗帆的排斥却是忽然间消退了许多,听到罗帆的话之后,用力的点头,道:“是,老爷!”

    罗帆笑了笑,顺手一招,神算童子便化为一个极为普通的卦盘,直接落入了罗帆的袖里乾坤之中去了。

    将这卦盘收回之后,罗帆转身,便要破空离开这天地。

    狴犴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到自己袖里乾坤之中有一物猛然间一震,脱离他的袖里乾坤出现在他面前的虚空之上。

    此物,不是其他,正是那一个权限之印!

    这个权限之印虽说在当初在圣尊的天地当中因为圣尊注入了相应的权限而变得饱满起来。但那权限却在当初他在那天地当中获得至高的权限当中已然用完了。

    所以,此时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权限之印,却是极为暗淡,显然是空的。

    看着这个权限之印忽然出现,罗帆先是一愣,接着忽然现出淡淡的笑容,却是知道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天地微微震荡,无穷异象显现,一种无形无质的存在从这天地的大道,从天地的规则法则层,从这天地的时空,从这天地的一切事物之中发出,跨越重重阻隔,不断的灌入这权限之印之中!

    作为这权限之印的开创者,炼制者,罗帆却是瞬间便知道了这灌入权限之印的到底是什么。那,就是权限!

    是这天地的权限!

    随着这些权限的灌入,这一个权限之印的暗淡渐渐消失,整个印玺变得越来越明亮,越来越耀眼,最终,好似变成一个太阳一般,散发出一种似圣非圣的奇特气息,铺天盖地的笼罩整个天地,甚至突入这天地当中的无穷大千世界、中千世界、小千世界之中!

    不知不觉间,这个权限之印就像是这些世界的另一个太阳一般,散发着无穷的光与热,将其存在,向着整个天地无穷世界彰显出来。

    在这瞬间,几乎一切感应到这权限之印散发出来光芒的修士心中都有一种莫名的贪婪产生。

    所有修士都都在本能的明白,若是自己得到了此物,自己就将成为这天地当中最为尊贵的存在!甚至地位可能不比圣人要差!

    只是,还不等哪怕是速度最快,反应最快的修士动手,那权限之印的光芒便瞬间收敛。

    接着,整个权限之印,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将权限之印收起的,显然便是罗帆了。

    此时此刻,他顺手一按。这权限之印就已经是进入了他的身躯之中!

    当权限之印真正在他体内沉静下来的瞬间,他就猛然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不同。至少,在这天地当中,自己已经变得和之前完全不同!

    那种在他自我开辟的世界之中,甚至在那圣尊开辟出来的世界金丹之中的那种至高权限的感觉在这个时候却是重新出现在他的心中!

    这种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美妙感觉,让他忍不住长长呼出一口气。

    “终于回来了……”他心中暗自想着。

    当这个想法闪过之后,他忽然间苦笑起来。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已经是习惯了这种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感觉。相比之下,反而是正常没有得到任何加持之时的感觉。他反而已经是变得不再习惯了。

    苦笑之间。他将自己的目光投向天空。

    投向一处他原来所无法看到。无法感觉到,但在这个时候却是显得那么清晰,那么直观的所在。

    那一处灰蒙蒙的。好似混沌状态一般的奇异状态之中!

    在那里,他更是看到了十九个看起来极为普通,但隐隐间似乎包含着天地宇宙之间最为高深,最为深邃奥妙的身影。

    瞬间,他就有了明悟。

    这就是这天地之间现在存在的那十九位圣人……

    心中一动,他抬步一跨,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跨越了重重是空的阻隔,出现在了那一处奇异的状态之中,出现在了那十九位圣人不远处。

    重新跨入重重状态,一种无法言喻的舒适,惬意凭空涌上来,这让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正如他现在已经更加习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一样,他现在也更加习惯这种近乎混沌状态的奇异状态,对于正常的天地,他反而是感觉有些隔了一层了。

    感受着那种莫名的惬意,罗帆向着十九位圣人躬身一礼,道:“在下罗帆,见过诸位圣人。”

    这十九位圣人看起来并没有多少特殊之处,并没有哪个有什么奇形怪状的形象。每一个看起来都像是普通的修士一样。

    他们之间,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若是要说他们与一般修士的区别,那也就只有他们每一个人的双眼之中都透出那种超乎想象的智慧神光!那种好像看透了一切大道玄奥,好似看透了一切修行秘密,修行原理的深邃智慧!

    这种智慧,哪怕是在最强大的至强尊者眼中,都不可能存在!

    原因无他,至强尊者就至强尊者,哪怕是再强的至强尊者,都只是至强尊者!

    既然是至强尊者,他们其实便是冲击圣人之境失败的失败者。

    这种失败者,哪怕是智慧再高深,再深邃,眼神深处都必然有着一点疑惑,一点迷惘,一点对于如何成圣的疑惑,对于证道成圣道路被掩盖在迷雾当中的一种迷惘。

    这种疑惑,这种迷惘,足以将他们眼神之中透出来的,深邃无比的只会打落层次,让他们永远比不得此时在圣人眼中出现的智慧!

    这十九位圣人当中,有十八位都是以智慧而淡漠的眼神看着罗帆,最多的,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给了罗帆一个回应。

    只有磐石圣人微微笑着,对罗帆道:“道友何必多礼?道友助我证道,乃是我之恩人,还望与以往一样称呼我。”

    罗帆淡淡一笑,并不接话。

    磐石道人在成圣之后,不单单身份已经不一样,便是他的本质,其是都已经有了微妙的改变。若是严格的说,却已经是和之前的磐石道人不再是同一个人了。

    磐石圣人见罗帆如此表现,叹息一声,知道罗帆的意思,也不再说称呼的事情,只是笑道:“道友得了我与诸圣赋予的权限,不知恢复了多少实力?”

    罗帆听了,若有所思的道:“看来,诸位先圣肯答应磐石圣人将我的权限之印补满,却是有原因的啊。”

    罗帆是何等存在?心中的理智之强,却是不用多说。其实在当初那权限之印被种种权限补充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那必定是磐石圣人的手段。

    这天地之中,也只有磐石圣人有着动机做这一件事。

    而虽说这是磐石圣人所为,但作为这天地当中的十九位圣人之一,这磐石圣人想要将这天地的至高权限赋予某人,却也绝不可能绕过其他十八位圣人!

    那十八位圣人哪怕是有一个不同意这事,哪怕是有一个在这过程当中施加力量打断,这些权限都绝不可能如此顺利的注入那权限之印智慧中,不可能让罗帆在这个时候拥有这种在这天地当中的至高权限!

    所以,很显然的,他能够获得这至高权限。显然是那十九位圣人共同的决定。

    若是单单是磐石道人一个的决定。这还能够说是磐石道人有感罗帆之前助他成圣,所以专门以这样的权限来感谢罗帆。

    但,若是十九位圣人共同的决定,那就绝不可能了……

    其他十八位圣人哪里可能来为这第十九位圣人的恩德买单?!

    “果然瞒不过道友。”磐石圣人却是微微一笑。道。

    罗帆看着磐石圣人。心中更是叹息。此时此刻的磐石圣人果然是和之前的磐石道人有了本质的差别。若是之前的磐石道人。这时定然便是真的在笑。但在罗帆面前的这磐石圣人虽然是在说笑,但眼神之中,那无比深邃的智慧当中却还是隐藏着一点漠然……

    这种漠然。是至高无上,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圣人对于一切未曾成圣的生灵的真实态度!也是这磐石圣人对于罗帆的真实态度!

    发现这个,罗帆忽然有些意兴阑珊了,他淡淡的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计划,有什么想法。但若是对我没有任何益处的话,还是不用说了。”

    听到这话,旁边有一位中年圣人终于开口了:“小小伪圣,得到这点至高权限居然就敢藐视我等。看来不让你认清自己的实力层次,你怕是不会清醒的。”

    “敢问圣人如何称呼?”罗帆毫不在意的问道。

    这圣人虽然话语毫不客气,但看向罗帆的眼神却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那样的平静,那样的漠然,那样的智慧。感觉上就像是在对着一个死物说话一般。

    “这位乃是战慧圣人,乃是诸圣之中第六位成圣的前辈。”回答罗帆问话的却不是那中年圣人,而是磐石圣人。

    “原来是战慧圣人,怪不得。”罗帆笑了起来。

    他说怪不得,自然是在说这战慧圣人以战为名,怪不得这样急迫的想要动手。

    这话,在场诸圣自然是每一个都无比清楚的知道他的意思。

    只是,在场却没有任何一个因此而神色有任何变化,哪怕是被这话针对的战慧圣人,也是如此。

    那种模样,并不是他们心态广博,并不在意这种话语。

    而是,他们并不在意这话语从罗帆口中传出来!

    这就像是一个大人对于一个婴儿口中说出来的话语一样,难道你还会对一个婴儿骂你而感到真的愤怒不成?!

    对于他们的这种态度,罗帆却也早有所料,这个时候也没有因此而感受到多受侮辱,只是笑道:“既然战慧圣人想要让我了解一下自己的实力,那就请动手吧?”

    战慧圣人看着罗帆,眼神当中的淡漠愈加的明显了。

    他缓缓的伸出自己的手掌,向着罗帆慢慢的探过来。

    这一掌,乍一看好像是如此的普通,如此的平常,简直就像是一般修炼过几天武学的凡人都能够探出比这精妙到一掌一样。

    但,罗帆却是一眼看出来,这一掌之中包含了无穷的奥妙!蕴含了几乎可以独立成就一条大道的奥妙!

    在这一掌之下,他隐隐间感觉,自己好像是与整个天地的一切联系都完全断绝开来了。

    甚至,恍惚之间更是有着一种,自己身体的力量都是受到了不可思议的强大压制,让他好似乎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凡人,正面对着一只铺天盖地的巨大手掌正从天空之上向他笼罩下来一样!

    这,乃是典型的假圣出手……

    不过,对于这样的手段,早已经有过数次和假圣战斗经验的罗帆却并没有感到有任何压力,更不会觉得无法应付,脸上甚至还挂上了淡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