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融宝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融宝

    他们在安定下来之后,也不多废话,静逸子在那里静静的坐着似笑非笑的看着,但其他几人却是各自发出一道道灵光离开这天地。【】

    这些灵光之中,包含了一种属于真圣的韵味,却是他们借用自身所掌握的真圣神通的威能发出的灵光。

    这种灵光之中,包含了大量的信息,显然便是他们去援引那些与他们同一阵营的圣人门下的依凭所在。

    虽说,他们之前说要去请同一阵营之人到来,但显然的,以他们的实力,以他们的境界,显然不需要每一处地方都去走上一遍,更不需要亲自与每一名圣人门下相见,而只需要将自己的想法附加在那灵光之上发出去,自然而然的就能让其他圣人门下知道他们的意思,也自然而然的便能够将他们请过来了……

    混古子、坚旷子、风师子、化真子这四名圣人门下分属两方阵营,他们为了自己一方的阵营,自然是需要尽可能的将更多的圣人门下请过来,所以表现得才特别积极,将灵光洒落如雨一般。

    至于静逸子和罗帆两人,一个是搅屎棍,专门捣乱的,一个却是和那些圣人没有多大关系,本身与这件事其实并没有多相关之人,自然是不需要去联系其他圣人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两人自然便不需要发出灵光了。

    这些灵光发出去之后,这天地便陷入了寂静状态。

    五名假圣此时此刻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想法。至于罗帆。更不用多说,他与众人之间的交情却还不算深厚,这个时候又不是建立交情的时候,自然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他此时此刻,悬浮在自身的大陆上方,心神内守,却是开始进行他之前已经计划好的一个工作,将神庭天鼎与他的身躯完全融合!让神庭天鼎成为他真正身躯,让神庭天鼎内部的浩瀚大道与他真正成为密不可分,再无人能够剥夺的存在!从而。让他现如今所拥有的。与假圣等同的神通威能再不可能失去……

    相比于看戏,这件事对于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也正是因为认识到这一点,他才完全没有去管在他下方那一块广阔无边的大陆之上正在进行的种种演化,没有去管其中正在渐渐诞生的生灵。更没有去管这天地在这个过程当中正在进行的种种微妙的调整。莫名的变化……

    将一件拥有如此大量大道碎片的伪混元灵宝完全炼化。将其完全与自己的身体完全融合,这显然是一件极为巨大的工程。

    哪怕是罗帆,想要做到这一点。也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甚至,最终能不能成功都还要看运气如何……

    将心神内守之后,他悬浮在那大陆之上的身躯便开始渐渐转化,转眼就已经是化作了一尊三脚圆鼎,却正是神庭天鼎。

    化为神庭天鼎之后,其上面开始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因果,这些因果缠绕在其上面,隐隐间似乎要形成一张网,但又似乎尚且没有到那个地步,只不过是弥漫开来而已。

    这,便是罗帆所掌握的那一道真圣神通所化的丝丝威能。

    这种威能,相比于他完全将真圣神通实战出来的威能显然是弱小了不知多少倍,甚至比起完整的假圣神通也是远远不及。

    但,其却有着一种特性,那便是它若是被外力激引的话,自然而然的便会将罗帆附加在那上面的准备激发出来,直接便让那一道真圣神通爆发出来!

    这乃是一种真圣神通的运用诀窍,却是和方才混古子他们共同将那附加上真圣特性的灵光发出去,去援引其他众多圣人门下却是本质相同,只是倾向侧重有所不同而已。

    这种防御手段,显然是罗帆现如今所能够施展出来的最强大的防御了。

    有着这样的手段,便是再多的假圣,甚至再多的圣人门下对于他这一件神庭天鼎感兴趣,想要夺取这神庭天鼎之中蕴含的大道碎片,都是不可能的!

    除非,在这一方天地成为他们请求圣人布置下来的战场,能够圣人门下以真圣神通来进行战斗……

    真圣神通,本身便是有着绝对的特性。拥有这种神通,对于未曾成就真圣的存在来说,本来就是先天立于不败之地……即便是同样是真圣神通,哪怕是再多的数量,也都难以真正压服它……

    有着这样的防御,可以说罗帆的安全性已经是完全可以不必担忧了。

    不过,虽是如此,却也并不代表罗帆就此后顾无忧。

    毕竟这天地还真的有可能被混古子他们请求真圣来化作他们所想要的战场……

    所以,此时此刻的罗帆却是没有半点轻松。

    在将神庭天鼎重新化为原来的模样之后,他的心神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也即是,出现在神庭天鼎的内部虚空之中,就站在那无数大道碎片凝聚而成的完整达到上方。

    低头俯瞰着下方那一条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大道,罗帆忍不住长长呼出一口气。

    想要将这法宝完全炼化让其与自己的身体融合为一,第一步,显然便需要完全掌握这伪混元灵宝的关键,也就是在他脚下的这一道浩瀚的大道!

    他此时所在之处,其实乃是这大道周围自然而然创生出来的,那冥冥之中。

    在这冥冥之中,他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动作,都收到那大道无比巨大的影响。

    当然,同样的,足够强大的他,在这里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动作,也都是影响着那大道,让那大道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生出莫名的变化。

    心中一动。罗帆抬步轻跨,将身体缓缓的走入那大道之中。

    若是在其他地方,他敢这样走进大道之中,那就是找死!甚至,便是那大道并非是那种能够诞生出圣人的天地的大道,而只是大千世界的大道,他这样的行为,也只会让哪啊大道崩溃,而绝不会有其他任何可能的。

    但面对着这一道大道,那情况就不同了。

    这一道大道乃是罗帆一点一滴从大道碎片搜集凝聚而形成的。罗帆便相当于是这一条大道的创造者。相当于是这一条大道的主人。

    更别说,这大道已经是与他完全炼化的神庭天鼎完全融合在一起,这大道之上更是已经深深的打下了属于他的烙印。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走入那大道之中。显然便不会像走入其他大道之中那样。

    不单单不会与那大道形成强烈冲突。或是将大道毁灭。或是被大道毁灭。而是好似是回归母体之中一般,有种无比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大道乃是无穷无尽更至精至纯的道理与玄奥凝聚而成,其本身乃是一种无比玄奇的存在。却不能用任何事物来形容它。

    罗帆走入其中的感觉,就像是被某种有着无穷无尽的特性,似乎是被冰水、温水,热水、岩浆、浓硫酸、王水、刀兵、毒雾……等等等等,无数无比矛盾,原本更不可能同时出现的,天地宇宙之中所能够找到,能够想象到的一切事物同时包裹住一般……

    这种种矛盾而诡异的感觉,原本应当是让他感觉极为难受的。

    但在这个时候,他却完全没有那种难受的感觉。

    而是就好像是这一切变化,都只能让他感到舒适,都只能让他感觉畅快一般,直让他几乎要沉迷其中了。

    大道浩瀚无极,不知始终,跨入其中,便像是完全跨入了另一个世界,另一方天地一般,眼中只能够见到无穷或是抽象或是具体的光影在不断的流转变换而已,却根本看不到大道之外的一切变化,甚至,隐隐间连对神庭天鼎的感觉,连与神庭天鼎的联系,都似乎被这大道所隔绝了一般。

    “若是有普通人能够如我这般跨入这里,那定然便是直接飞天了……”罗帆看着周围的一切,心中忍不住这样感慨起来。

    这大道之中的任何一切,都包含了无穷无尽的道理与玄奥。

    哪怕是吸入一口气,都有可能体悟到伪圣级数的某种玄奇,甚至能够获得某种假圣之道……

    若是有普通人踏入这里,便是吸入一口气,说不定道行境界都能够直接突破层层桎梏,直接跨入伪圣级数……

    若是有九级伪圣或者至强尊者能够直接进入这里修行上几千万年,那成就假圣,那几乎就是妥妥的。

    心中这样想着,罗帆的脚步却是丝毫不停,一步一步的向着这大道深处走去。

    大道整条大道浩瀚无极,若是使用普通的方法,便是走上亿万年,都不一定走遍这大道,都不一定能够达到他所想要到达的深处。

    所以,此时此刻罗帆虽然看似只是使用普通的,平常的走动方式在走动而已,但其实这走动过程当中却是包含了不知多少只至为深奥的变化。

    他所踏出的每一步,都是踏在这大道之上的某种奇异的关键点之上,几乎每一步跨出的距离,都相当于普通方式前进之时需要耗费几千亿年甚至几万亿年才可能走过的距离!

    如此这般,他还是足足走了数年之久,方才走到了这大道的深处,至少,是他所想要到达的深处……

    作为比起能够诞生出假圣的大道巨大浩瀚数倍的大道,这一条大道之中包含的假圣之道的奥妙多不胜数,罗帆一路走来,却是看到了不知多少亿万道假圣之道在这大道之中飘荡。

    而这些假圣之道,几乎任何一道只要能够拿出来稍稍进行改造一番,自然就能够化为一道假圣神通,自然能够让任何假圣之下的任何存在得到之后变得在假圣之下无敌!

    而对于这些假圣之道,罗帆却是并没有多在意。他对于每一道假圣之道最多都只不过是扫上一眼,却是连记忆下来都没有心思,更谈何领悟了这些假圣之道博大精深,每一种都足以让他领悟无穷岁月,若是将其一一进行体悟的话,说不定需要体悟到整个地球宇宙完全毁灭之时都不一定能够体悟清楚……

    在这种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等他去做的情况下,耗费那无穷时光来体悟那些假圣之道,显然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当来到自己所想要到达的深度,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果然在这里。”

    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却并不是之前数年之间那大道之中一尘不变景象。而是,有着一尊三脚圆鼎,悬浮在半空中!

    这一尊三脚圆鼎显然便是神庭天鼎。

    只不过,相比于外面的神庭天鼎。这一尊神庭天鼎却是显得更加的纯粹。勾勒出这神庭天鼎每一点线条。都是假圣之道!其上面的每一点花纹,每一点转折,也都尽是假圣之道!

    整个神庭天鼎。就像是完全由假圣之道凝聚而成的一般。

    这样的神庭天鼎悬浮在半空中,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无法想象的奥妙气息,感觉上,几乎是比起周围的大道更加的玄奥一般……

    这,不是其他,正是神庭天鼎在这大道之中的投影!

    也可以说,是这大道与神庭天鼎完全融合的属性所具现化出来的产物!

    也即是说,这一尊神庭天鼎,其实便是与这整道大道一一对应,那上面的每一点细节,每一处关键,都映照着整条大道……

    或者,更具体的说,这神庭天鼎,其实可以算是这大道的另一种形态……

    而罗帆现在要做的,显然便是将身体完全与其融合,或是将这神庭天鼎完全打散融入他的身体,将他的身体完全取代这神庭天鼎,成为这大道的映射。或是,将他的身体完全打散,完全融入这神庭天鼎之中,从而将这神庭天鼎完全改变模样,让其成为他的身躯!

    这两种方法,无论是哪一种,都能够达到他所想要的目的,让神庭天鼎完全化为他的身躯,从此变成与他密不可分并永远不可能被剥夺的一部分!

    两种方法的难度一般无二,接尽皆是困难得超乎想象。

    因此,却无所谓哪种容易,哪种困难。

    心中一动之下,罗帆便选择了他所更加喜欢的方法。那就是,直接将这神庭天鼎打碎,将其完全融入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

    虽然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这样做,相当于吞噬外物,感觉上他的身体还是他的身体。相比之下,将自己身体打碎融入其中,却总会给他一种自己变成这神庭天鼎的一部分,而不是神庭天鼎变成他一部分的感觉。

    这种感觉虽然很是无稽,似乎并没有多少意义。

    但既然那样做会让他心里有一丝丝不舒服,那自然就能够成为他不选择的理由了……

    想定之后,罗帆也不迟疑,他抬步轻跨,身形就落入了那神庭天鼎之中。

    这神庭天鼎在这里有数百丈高,容纳一个罗帆,当真是再容易不过了。

    相比于这一件伪混元灵宝的本体,这神庭天鼎在内部却并没有什么奇异的变化,就是一个三脚圆鼎的内部而已,并没有什么另一个空间存在,也没有半点特殊的力量存在。

    只有在那三脚圆鼎内壁之上密密麻麻的有着无数“道”凝聚勾勒而成的无数纹路而已。

    罗帆在这三脚圆鼎内部坐定之后,便开始缓缓的运起自己的力量,慢慢的渗入这三脚圆鼎之中,慢慢的与这三脚圆鼎内壁外壁之上的纹路开始渐渐的融合……

    那些假圣之道深邃莫测,哪怕是罗帆,想要做到将自己的力量与其融合在一起,也是几乎如同一个凡人搬动一座山一样,感觉上每一点进展,都需要耗尽他的一切潜力,都需要将他的一切威能完全激发出来才能够做到。

    而每一次力量渗入一点那些纹路,他就能够感觉到,这整道大道与他的联系紧密上那么一分,感觉到这神庭天鼎与他的联系也紧密上那么一分……

    虽然,这种进展极为缓慢。极为困难,但至少证明了他的计划是正确的,这样的方法,果真是能够将这神庭天鼎完全化为他的身躯!

    将力量渗入表面的纹路,这只不过是第一步。

    等所有纹路,也即是所有圣人之道,以及其他“道”完全被他的力量所渗透之后,他下一步要做的,便是更进一步深入,将这神庭天鼎内部的一切结构都完全渗透。进而让所有结构尽皆是做到如同那些纹路一般与他建立极为紧密的联系……

    在这之后。他要做的才是完全将其崩散,最终将其尽皆吸纳进入身体之中,完成整个过程。

    当然,这样的过程。显然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

    足足过了数亿年之后。罗帆方才将这神庭天鼎内壁外壁之上的所有纹路完全渗透。

    当然。这也只是在神庭天鼎内部的时光而已,在外界来说,时间虽然并不是一瞬间。但也只是过去了数日而已。相比于这数亿年时光,却当真是算不得什么假圣级数的存在,对时间的操纵与玩弄几乎已经已经是随心所欲了,加速个时光,那当真是连想法都不用动,只要本能的有着这个倾向就能够完成。

    这么漫长的时光来侵入渗透那化为纹路的诸多“道”,到如今罗帆已经是感觉自己与那大道和神庭天鼎的联系变得极端的紧密。

    便好似那大道和神庭天鼎已经化为他的分身,成为他的一部分一般!

    而且,这大道之中蕴含的无穷“道”在这个时候更好似已经化为他心神的一部分,化为他记忆的一部分,让他根本不需要去体悟其中的任何奥妙就能够随心所欲的操纵、运用这其中的每一种了……

    这样的感觉,显然便已经是让他掌握了几乎一切可能存在的假圣神通,让他真正的拥有了无所不能的威能了一切天地之中存在的事物,一切天地所能够做到的一切,所能够演化的一切,对现在的他来说,都将信手拈来,再不会有任何困难,甚至都不需要经过任何过程,不需要他以何种神通,何种术法去施展出来,甚至,便是假圣神通的威能,也都不需要假圣神通便能达到!

    不过,虽然已经是如此,但这却只是完成了他这一次任务的第一步而已。

    此时虽说这神庭天鼎,这大道已经化为他分身一般的存在,但毕竟只是分身而已,想要斩断分身和本体的联系虽然麻烦,但还是有着方法的,却还不能让这神庭天鼎真正变成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显然,这样他却还需要继续努力。

    罗帆感应着身体的变化,却是没有半点迟疑的,就再度投入了努力当中。

    他的力量开始向着那神庭天鼎内部,也就是内壁和外壁的纹路之间的材质渗透而去。

    这神庭天鼎乃是完全与大道一一映射的存在,其内部的结构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实体材料凝练而成。它,却是无穷无尽的规则、法则……

    这无穷无尽的规则法则乃是从那表面的纹路之上衍生出来的,那数量,比起那表面的纹路多了不知多少亿兆倍!

    其中,每一种道衍生出来的规则法则,都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彼此交织,彼此影响,那构造之复杂,已经是超乎一切生灵的想象在之外。

    这所有的规则法则最终连成一个整体,共同组合成为了这神庭天鼎的构成材质,支撑起那神庭天鼎表面之上存在着的那无数的“道”!

    这样的材质本身能够支撑住那无数的“道”,其排他性可想而知。想要渗入其中,那那难度却是比起渗入表面那些纹路,也就是那些“道”要难上不知多少……

    “看来,时光流速还是加速得不够啊……”在知道那其中的材质之后,罗帆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之前渗透那些纹路就已经是耗费了数亿年之久,渗透这种更加难以渗透的材质,那所耗费的时间显然只会更长,却不会更短。而若是他还是使用之前那种时光流速,那说不定等他完成这第二步,外面都要过去几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