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四章 惩罚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四章 惩罚

    在那前代第五师兄极力挣扎的时候,那层层阻隔的时空已经被完全破灭,这一处虚空与罗帆所在之处的距离被快速的拉近,转眼间便已经是让这一片虚空完全与罗帆所在之处的那一处所在完全连在一处,看起来就像是已经是被完全拉入这一片禁地之中了一般。

    到了这时候,那前代第五师兄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脱了,面上神色不由得显现出一种惊惧之色。虽说很快的就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但却已经是被罗帆看在眼中了。

    “尔等既然已经承认我乃此处之主宰,任何针对这一处禁地的所在,都需要经过我。道友方才的做法,可是违反了规矩了。”罗帆淡淡的对这前代第五师兄说道。

    那前代第五师兄叹息一声,道:“这是我办差了,不知道友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方才能够让道友放过我?”

    他很是干脆的就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这自然不是因为他有多坦陈,而是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并非眼前这主宰的对手!

    眼前这主宰的实力,远比当初表现出来的要强悍!而且,强悍个无数倍!

    若是以当初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这前代第五师兄虽说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战胜他,却也有着能够与他不相上下的信心。

    但,这一次他只是稍稍窥视罗帆在这禁地之中的谋划,居然就被他所发现。而自己更是连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就被制服,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如何还能够保持自己那前代第五师兄的排场?

    却也只能够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失败了。

    而以他对这主宰的了解,只要自己不是负隅顽抗,那么,对方却不太可能直接对自己下死手。

    而只要对方不下死手,那么,不管是对方有什么条件,不管是自己会出现什么损失,那就都是可以商量的了……

    这样想着,他心中的惊惧方才真正的完全散去。

    罗帆听着这话,只是一笑,道:“这些暂且不说,我只是疑惑,为何阁下会是前代第五师兄?这第五师兄难道还有任期的不成?我在前面几层见到的情况似乎与这有所不同。”

    那前代第五师兄只是道:“是这一层却是特殊我的性格不适合当这第五师兄,当初勉强当了数兆年之后,便主动卸任,将这个位置传给了另一人了。所以,只有这第五层才有我这个前代的第五师兄,其他层级并没有。”

    听到这个,罗帆恍然。

    以这前代第五师兄方才连对自身的惊惧都掌控不住的那种性格,作为第五师兄,显然是不够格的。他主动卸任或者被其他人逼迫卸任,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原来如此。那么,道友窥视这禁地这么长时间,是否已经窥视出什么了?”罗帆再一次问道。

    那前代第五师兄叫屈道:“道友误会了,却却并没有窥视很久这禁地。我只是刚刚窥视,甚至没有看清楚,便已经被道友发现了。”

    罗帆冷笑一声,这种话他怎么可能相信?他自信自己对于这禁地的掌控。这种掌控告诉他,在他发现那前代第五师兄的窥视波动之前,他根本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常,这分明就表明,这第五师兄的窥视,至少不是在他之前那感应到的那一段时间所布置的!必然是通过某种近似于温水煮青蛙之法,一点点的散布,一点点的增强所形成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怎么可能没有窥视到什么东西?!

    “看到,道友应该是知道我很重要的秘密了。”当下,罗帆就是说道。

    这种猜测,并不是什么无稽的猜测。

    毕竟,若是知道自己什么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担心自己会将其杀人灭口,所以推说不知道,没有看到什么,这样的发展实在是太合情合理了。

    那前代第五师兄一听,连忙叫道:“不不不,我可没有发现道友任何秘密!这些时日,我的关注目标都是放在道友所构筑的那高塔大陆之上!那里,可没有道友的秘密在其中!”

    这却是担心罗帆会因为误会他而直接下狠手,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观察目标说出来了。

    听到这个,罗帆用一种莫名的表情看着他。

    这前代第五师兄这才苦笑起来,无奈道:“我方才只是一时不好意思方才说没有看到而已,却并非因为窥视到道友不可告人的秘密。”

    罗帆问道:“那道友对我的高塔大陆有何评价?”

    前代第五师兄面现叹服之色,道:“道友这高塔大陆考验修士的用处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它对我等修士的重大意义!若是有了这高塔大陆,日后道友怕是无人敢得罪了。”

    罗帆一听,便知道这前代第五师兄已经是看出了这高塔大陆更深层的用途,不由得淡淡一笑,道:“无人敢得罪有些夸张了。毕竟,绝大多数存在都用不上他的。”

    “道友却是有所不知,别看现如今没有道友用得上这高塔大陆,但那只是因为没有途径解决后顾之忧的缘故,却并非是真的不需要用上。若是知道道友有此大陆,不知多少同道会因此而来求道友。便是在下,怕也……”那前代第五师兄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复杂之色。

    听到这个,罗帆心中恍然,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向眼前的这前代第五师兄。

    接着,他只是淡淡一笑,道:“这次的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最终能不能成,却还不知道。此次道友犯了规矩,便去那高塔大陆走一遭吧。”

    那前代第五师兄面色微变,道:“走一遭?!”

    他却是不敢相信罗帆居然会这么容易放过他。毕竟,前往那高塔大陆走一遭这或许需要遭受很多险阻,但以最终的收获来说,这种遭遇,却怎么也算不上惩罚啊!

    “当然,毕竟是惩罚,所以道友却不能如同一般生灵一般对待了。”罗帆淡淡一笑。

    说话间,那一道撑开虚空,破灭无尽时空的,天地之光的根须微微一颤,直直插入了这前代第五师兄的身躯之中。

    紧接着,这根须微微一颤,瞬间便已经是断开了与罗帆天地之光的联系。

    之后,在那前代第五师兄的身体之中瞬间展开,演化,成为一方难以形容的时空,一个吞吸之间,就已经是将那第五师兄的一切,包括那天地之光,尽皆吸纳进入其中!

    只剩下那第五师兄一个空壳一般的身躯,停留在那一片虚空之中。

    在这过程之中,那第五师兄的天地之光本能的进行无比激烈的反抗,想要阻挡这天地之光的根须演化的天地都其进行吞吸。但最终,它的本质终究还是差了这根须许多,再加上根须虽然截断了与本体天地之光的联系,但终究还是那天地之光的一部分,那种深层的,作为彼此一体的那种隐含的联系,终究还是存在的。这使得这根须却是能够从此那本体天地之光之中源源不断的得到补充,最终自然是轻轻松松的压下了那第五师兄的天地之光的反抗,直接便吞没进入那根须所化的时空之中!

    “道友这是何意?!”那前代第五师兄又惊又俱,高呼出来。

    “道友走好。”罗帆只是一笑。

    将已经化作凡人的这第五师兄轻轻一送,虚空扭转变幻之间,这前代第五师兄便已经是穿透了无限阻隔,直接来到了那高塔大陆之上,向下一贯,就已经是直冲入那高塔大陆的第一层之中,发出一声惨叫,落入这第一层之中的一片荒野……

    这前代第五师兄回过神来,四处张望,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一片荒野万里没有丝毫人烟,偶尔听到的动静,都是豺狼猛兽的嘶吼声。

    自身无法言喻的虚弱,让他的心性都变得脆弱了起来,只感觉阵阵恐慌涌了上来。

    “这样的惩罚,还真是有威慑力啊……”这前代第五师兄苦笑着。

    当下,他四处张望之间,找到了附近一个被藤蔓遮掩住入口的洞穴,查探一番,发现是一个被荒废的巢穴之后,便钻了进去,重新遮掩住藤蔓,盘膝闭目,开始努力的沟通自己的力量,想要接引出一点力量来让自己拥有自保的能力。

    只是,那奇异根须所化的天地无比厚实,无比坚固,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真正感应到自己的力量存在。至于那天地之光,更是半点都无法感应到!

    就仿佛,他现如今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化作了一个凡人。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超凡力量,只是土生土长的,脆弱无比的那种凡人!

    “怎么可能?!”感悟几日,这前代第五师兄终于狠狠的一锤地面!

    这几日下来,他完全没有引导出一丝丝的力量出来!

    甚至,对于自身力量的感应,对于自身天地之光的感应,都完全没有半点!那奇异根须对他的封锁,几乎是绝对的!

    此时此刻,他甚至感觉到了无比的饥饿,就好像是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已经要被消化掉了一样……

    这种他已经不知多少亿兆年未曾感应到的饥饿感让他甚至有些茫然无措,不知该做什么反应。

    也正是因为这样难以抵挡的饥饿感,这才使得他在这时候不得不停下继续感应引导自己的力量的努力。

    不然,若是按照他自我的耐心来看,哪怕是耗费个千百年,千万年时间感应没有收获,他也不至于停下来的。

    “修行……我要修行……”茫然良久,这前代第五师兄方才反应过来自己需要做的是什么。

    他现在乃是凡人之身,若是不修行的话,凡人的种种需求都会出现在他身上。他会感到饥饿,会渴,会疲倦,会需要排泄……以及,会老死!

    唯有他踏入修行之路,获得超凡之力,方才可能避免这种种。

    当下,他强忍住自己的饥饿之感,盘膝而坐,开始催动自身已经无力的气血,极力的震颤之间,慢慢的将外界充斥着的无尽天地元气引入他的身体之中,渐渐的转化为精元,弥补他身体的亏空。

    他终究乃是道尊门下,哪怕是性格有些问题,不足以承担第五师兄的重任,但却也绝不是一般的散修能够比拟的。

    哪怕是变成了这样的凡俗生灵,似乎根本没有任何超凡力量可以运用,他也能够轻松的引动那无尽的天地元气,将大量的天地元气吸入身体之中,以超乎想象的效率转化为自身的精元,最终让他腹中的饥饿感开始快速的消退。

    半日之后,他甚至不由得打了个饱嗝,一股莫名的清香随着四散开来……

    “已经多久没有这样的享受了?”前代第五师兄睁开双眼,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复杂的神色,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

    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修行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向上的追求,更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那样的无趣。

    这次被重新化作凡人,重新借助修行来维持自我的生存之后,他方才重新找回了那种修行的乐趣,找回了那修行所带来的满足!

    这种难言的感觉,让他心中若有所悟,隐隐感觉自己的心性似乎稍稍坚韧了一丝……

    这时候,丝丝动静传入了这前代第五师兄的耳中。

    这种动静,他似乎很是熟悉,又似乎很是陌生。

    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这是有着猛兽正向着这里接近动静!

    这种动静他在不知多少亿兆年以前,在自己尚且处于凡俗之中的时候曾经感受过不知多少次,但,自从他踏入修行之后,不知多少亿兆年下来,他都再无感受过这样的动静,这才使得他不知不觉间将这种动静完全忘记了。

    也由此,才会有着现在这种,似乎是极为熟悉,又似乎是极为陌生的感觉出现。

    这前代第五师兄悚然跃起,抬手就将不远处一块石头抓起来,紧紧盯着那被藤蔓遮掩住的洞口。

    他虽然已经是修炼了半日,炼化了大量的天地元气弥补了自身的精血,但终究大多数的天地元气都被用来补足身体的缺失了。真正的超凡之力,他却是尚且没有修炼出来。此时此刻,他所能够运用的,也唯有自己的身体,以及手中趁手的“武器”而已了……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