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出手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出手

    那红色的愤怒火焰接触到地面,便自然点燃一片大地,使得大地直接融化,化作火红的岩浆,隐隐散发出与那火焰同样的特性!

    在这个时候,从大地之上忽然有着无穷的水流奔涌而出,直接将将所有被岩浆,被那火焰覆盖范围之内的大地完全淹没。

    转眼间,这一片广阔无边的大地,就已经变成了一片海洋。

    一片包含着无穷真正玄奥,与无穷大道碎片相融合的,在其中隐隐间能够看到无数大道,无数天地的海洋!

    这一片海洋成型之后,瞬间往上一冲,直接对着那被火焰包裹住的鳄鱼冲过去!

    那鳄鱼此时不惊反喜,大叫起来:“终于出来了!”

    说话间,它张开嘴巴,一个巨大的咆哮从他口中涌出来。

    它当初使用本体的时候,这种咆哮的威力就已经是强大到超乎想象,甚至让青翼和玉智两人都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胁,似乎自己的存在都要被抹去一般了。这个时候它这巨大无匹的身躯乃是借着那种从类似境界本源的所在之中引导下来的恐怖威能凝聚而成,其威能之强,却只会比起他真正的身躯要强大无数倍。

    这样的一声咆哮,当真便是让方圆不知多少亿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都在瞬间崩裂!

    那无穷无尽的真圣玄奥在这过程之中更好像是被打散一般,尽皆崩散开来。再无法保持其原本作为真圣玄奥的状态,无法维持原本那种近乎无所不能的特性!

    这样的咆哮声,光是泄露出来的余波就已经是如此了,在这咆哮所针对的,那下方的奇异海洋,产生的变化却是更加的巨大,更加的明显。

    瞬息间,就有着一个恐怖得无法想象的虚球从那巨大鳄鱼的口中喷吐而出,轰然落在那下方的海洋之上,转眼间便好似是一个黑洞一般。开始疯狂的吞吸那玄之又玄的海洋。直接将那海洋之中越来越多的海水不断的吞入其中,再通过某种无法形容的变化被化为虚无,消失无踪。

    在这一瞬间,那一把有些憨厚的声音再度响起来:“不滚。那就死吧!”

    在这声音之中。从那与境界本源类似的所在。自然有着一股莫名的威能降临而来,直接落入这方远不止多少万里范围的海洋之中的某处。

    直接与在那里的某一生灵直接融合在一处。

    这个时候,那鳄鱼也终于才发现了那说话的生灵到底是什么模样了。

    那生灵。却是一只龙头乌龟的模样。

    这乌龟的大小并不大,只有三丈方圆而已,趴在那地上,远远看过去几乎都可能会将其忽略了。

    但,在这个时候,这乌龟在与那种恐怖的威能融合之后。全身上下的气息却是疯狂的暴涨。

    虽然大小并没有任何变化,但那暴涨的气息,却让它整个看起来好像是增大了无数倍一般。

    紧接着,这乌龟后背的背壳之上的无数纹路猛然间脱离它的背壳,直接在虚空当中构筑出了一个巨大囚笼,开始疯狂的扩大,快速的向着它现如今唯一的敌人,也就是,那巨大的鳄鱼包裹而来!

    这乌龟悲伤的纹路组成的囚笼是如此的玄妙。它虽然显得这样虚幻,但在这虚幻之间,却是拥有着一种无法破除的不朽气质!

    这种不朽的气质,哪怕是这里尚且幸存的那些真圣玄奥,那些大道碎片,都无法有丝毫动摇!

    这囚笼的扩大速度是如此的快速,几乎是一闪之间,就已经从原来的三丈大小扩大到不知多少亿万里的程度,在那鳄鱼反应过来之前,居然就已经是直接将那鳄鱼整个包裹在其中了!

    这囚笼之中,什么都不存在,或者说,一切存在,都已经被其完全分解!

    包括,这一片海洋,包括,那真圣玄奥,包括那大道碎片,自然也包括这鳄鱼!

    不过,或许因为那乌龟在控制,那大地,以及大地之上的青翼玉智以及其他生灵,却并没有被这囚笼囚禁在其中,虽然是惊恐万分,但却并没有因此而受到任何损伤!

    当然,在这个时候,青翼她们依然是能够看到这囚笼,只不过,她们眼中的这囚笼,看起来却是和她们完全处于两个不同的次元,两个不同的时空一般,虽然眼中能够看到,但却触摸不到,而且不会受到其丝毫的影响。

    “我们,现在逃吗?”玉智在这个时候小心的问青翼道。

    青翼听了,很想说是,但当她看到在距离她们若干万里之外的那乌龟正隐隐间观察者她们的时候,她很明智的道:“先等等,看看情况再说。”

    玉智听了,面上现出失望之色。

    眼前那乌龟和鳄鱼之间的战斗,对她来说着实是太过高端了。这种高端的战斗,让她便是理解都做不到,感受着这种波动,心中时时刻刻的恐惧着,总是担心那囚笼的威能稍稍泄露一点就会让她的身体直接化为虚无,让她如此艰难才获得的智慧从此消失无踪……

    在这个时候,在那囚笼之中的战斗却并不是一边倒。

    那囚笼虽然有着分解一切的效果,但其本质也是从那类似境界本源之中引导下来的恐怖威能所化,这本质,与那鳄鱼此时的身躯构造来说,却是没有区别。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鳄鱼的身躯,面对着这囚笼,当然不可能如同那普通的真圣玄奥,普通的大道碎片一般同样被轻轻松松的就分解了。

    在这个时候,按囚笼的分解力量与它的身躯却是形成了一种拉锯。

    它的身躯不断的被消融,但却是同样在不断的恢复。两者之间没有谁能够真正压下谁,没有哪一个能够真正的占得绝对的胜势!

    不过,身体被消融,虽然是在下一瞬间就完全恢复过来,并没有真正的消失,但身体被消融这一过程毕竟还是存在着的。

    这一过程给那鳄鱼带来的痛苦,自然也不可能不存在!

    所以,此时此刻,这鳄鱼虽然是没有真正被压下,但口中却是只能发出无数痛苦的嘶吼。整个人在哪里疯狂的挣扎着。口中不断的有一声声咆哮发出来。

    这种咆哮,甚至比起那真圣玄奥更加真实,而连真圣玄奥这种层次的存在都能够被分解,被化为虚无。这咆哮自然也不在话下。

    当下。那些咆哮就像是一个人每每大吼一声便被掐住喉咙。无法继续开口一样,一顿一顿的,显得是如此的诡异。如此的难听……

    那鳄鱼显然没有将自己的希望放在这些咆哮身上,在咆哮的同时,身体同样是在半空中好像是在水中游动一般,极力的向着那囚笼的正下方,那乌龟所在的位置快速的游去。

    只不过,这囚笼却是如此的玄妙,无论着鳄鱼的游动速度有多快,无论它的游动力量有多惊人,无论它游过多少距离,它与那乌龟的距离,依然是没有半点改变!

    就仿佛,那乌龟已经是将自己和这鳄鱼之间的距离完全固定住,无论这鳄鱼怎么变化,都只能够维持这个距离,而无法超越这个距离一般……

    这种过程不断的持续着,让这鳄鱼根本看不到自己胜利的希望。

    不知不觉间,这鳄鱼自从诞生之后,终于第一次出现了恐惧。

    在这恐惧之下,它身体周围缠绕着的那种红色的火焰开始渐渐的熄灭,特别是在那没有任何存在的囚笼之中,因为这囚笼的作用,这火焰的熄灭速度变得更加的明显,更加的快速了。

    不多一会,那鳄鱼就已经重新变成了原来的鳄鱼模样,在飞那红色太阳的状态了。

    “停!这里既然是你的地盘,那我走就是。这样拼下去,对你我都没好处!”这鳄鱼在愤怒火焰熄灭之后,口中发出这样的吼声。

    这声音之中,有着痛楚,更有着恐惧。

    若是正常时候,它服了软,求了饶,他的对手定然就已经是顺着台阶下来了。毕竟,它们双方之间并没有真正无法化解的仇怨。

    但,要知道,这里可不是正常的天地,它的对手也不是正常的对手!

    从这乌龟的声音之中就能够知道,这乌龟本身的智慧还是差了些。换句话说,是有些一根筋。

    而对于一根筋之人来说,决定的事,那就是一定要贯彻执行下去的!几乎可以说时无论什么都是无法改变的!

    对于这乌龟而言,既然之前已经谈不拢,既然之前已经说了他不肯滚,那就要他的命的话了,那么,它自然便要绝对的执行下去!哪怕,此时此刻这鳄鱼口中已经服了软,想要退缩,甚至近乎求饶了,也是一样!

    故而,此时此刻,听到这鳄鱼的话语,那乌龟却是没有任何言语,动作也没有丝毫收敛,那囚笼的威力不减反增,却是用更坚决的姿态要将这鳄鱼给灼烧,给毁灭!

    就在这个时候,那鳄鱼终于发现不对,眼中透出惊怒交加的神色,身体疯狂的挣扎着,无数力量从它身体之中蜂涌出来。

    或者说,从那组成它身体的威能之中涌现出来,直接便化合成为不知多少特殊的形态,组成了不知多少类似真圣神通的组合,疯狂的轰击这囚笼。

    这囚笼毕竟不是绝对无敌的,在这种力量的轰击之下,虽然努力的将其消融,努力的将所有攻击给毁灭,但最终整个囚笼还是因为这样的变化而微微震荡起来。

    在这震荡之间,在那地上的乌龟,更是身体微微震荡起来。

    它的背壳之上,更是有着丝丝纹路凭空涌现,跟着再度消失无踪,如同从来不曾出现一般。

    这乌龟的神色,也涌现出丝丝痛苦。

    只是,哪怕是痛苦,它的眼神之中也没有丝毫动摇。有的,只是坚决,只是杀意!

    两头生灵,就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形成了僵持。

    虽然整体而言,是这乌龟占了上风,渐渐的让那鳄鱼的身躯被消融得越来越多,被消融之后也越来越难以恢复。但,这整个过程它却也依然是在不断的受到损伤,身上。渐渐时时刻刻的出现着本不该出现的纹路。让他感受到难言的痛苦。

    时间在这过程之中慢慢的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那鳄鱼猛然间发出一声巨大的痛吼声。

    紧接着,那构成它现如今无比巨大身躯的那恐怖威能,猛然间就在瞬间完全崩溃。转眼间便已经是被那囚笼给完全消融。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要啊!”那鳄鱼在这瞬间眼中现出无比惊恐的神色。身体力量疯狂涌动,想要留下这威能,想要让这威能再度组成它那巨大的身躯。与这巨大的囚笼相对抗。

    只可惜,那威能,终究还是渐渐的消失了……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它所能够掌控这威能的时间,已经到了……

    那种从类似境界本源的所在引导下来的威能虽然强大得超乎一切生灵的想象,恐怖得足以碾压一切。但,这威能本身的存在时间却也有着极大的限制的。对于威能掌控的力度越强,这威能所能持续的时间就越长,实力越高,这威能持续的时间也会越多。

    而在这个时候,这鳄鱼却只是刚刚诞生出属于自己的智慧。它这一次引导下来的威能,也是他第一次从那莫名所在之中引导下来的威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它对这威能的掌控力度能有多强,可想而知。

    可以说,能够将这威能维持这么长时间,让着威能充当自己巨大的身躯这么久,这已经是它因为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胁,潜力受到极度激发,所以超常发挥的效果了。

    若是正常来说,它早在遭遇到这乌龟之后不久,那威能所化的身躯就已经要崩溃,那威能就已经要消失了。

    在这威能消失之时,那乌龟却是双眼一亮,那一个囚笼猛然间快速的收缩。

    囚笼巨大有巨大的好处,收缩也有收缩的妙用。

    巨大的囚笼能够囚禁的生灵,囚禁的事物便越多。但,那囚笼的威力显然便会受到一些影响,将会因为那囚笼的巨大而分散到囚笼的各处。

    而一旦囚笼缩小,那虽说能够囚禁的生灵,囚禁的事物会减少许多,但因为收缩,囚笼的所有威力将会得到压缩,在囚笼范围之内的威力,当然也就变得愈发的强大,愈发的惊人了。

    因为这囚笼的这种特性,此时此刻,这囚笼如此快速的收缩,对于那鳄鱼来说,却是世上最大的噩梦。

    本来,这鳄鱼本身的身体强度虽然比起那威能所化的身躯要强大几分——与那囚笼相似的,那威能所化的身躯同样是有着同样的效果。虽然威能的整体实力比起这鳄鱼自身来说强了不知多少倍,但因为身躯同样是巨大了无数倍,力量分散之下,那身躯强度自然是比不得其原来的身躯了——但这种强,却也只是让其能够在原来的囚笼之中能够支持多一点时间而已。现在这囚笼疯狂缩小,力量快速的增强,那结果如何,却是不言自明。

    “吼!……”那鳄鱼在这瞬间,口中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吼叫声,整个身体随着那囚笼的收缩被快速的分解掉。

    转眼间,它的尾巴,它的爪子,就已经是被消融一空……

    而且,这种消融更是在这个过程之中不断的扩散,不断的往上,渐渐的席卷它的周身上下,让它剩下那一部分的身躯也在这过程之中被快速的消融掉……

    可以想象,若是没有任何以便的话,在下一个瞬间,这鳄鱼便会整个被消融一空,完全化为囚笼的一部分了!

    就在这一瞬间,一声轻叹传来:“不要这么浪费好不好?”

    说话间,一股恐怖的威能忽然凭空降临这囚笼之上。

    这一股恐怖的威能,同样是从那种类似境界本源的莫名所在之中引导下来的。在这威能之下,时空被瞬间分割成为不知多少部分。形成了不知多少个完整的天地,直接包裹住那囚笼!

    这威能将时空分割所化的天地,比起之前玉智她抵挡那沼泽之地的众多生灵那种将时空碎片化为完整时空的强了不知多少倍!

    要知道,当初玉智所施展的手段虽然看起来和这时差不多,同样是将细小的时空碎片拓展分化,延展化为完整状态。

    但,玉智当初施展的只不过是将时空碎片化为正常时空而已。哪怕是那些并没有多少智慧,甚至光是实力都比起玉智若上一些的生灵都能够轻松的突破而出。可以说,除了迟滞生灵,根本就没有多少效果。

    而现在这威能的效果就完全不同了。

    这威能将时空碎片延展而成的。却并不是普通的时空。而是一个个完整的,能够诞生出无穷生灵的,无比完整,甚至有着繁盛修行文明存在的天地!

    不说其他。若是当初那些能够轻松突破玉智手段的生灵撞入这些天地之中。那不需要等待什么。光是这天地本身的威力,就已经是足以将所有生灵毁灭,让那些生灵完全消失了……

    此时此刻。这样的威能直接降临此处,那所化的天地,却是开始疯狂的分割那囚笼,将那囚笼越来越多的吞噬进入那无数天地之中,让那囚笼原本正在快速收缩的状态完全停了下来,更是让其中所拥有的,那种完全消融吞噬其内部一切生灵,一切事物的威力也在瞬间大减。

    在这之下,那已经消融了大半身躯的鳄鱼终于在最后一刻重新保留了下来。

    对于一般生灵来说,失去了大半身躯,那自然就只能等死。但对于这鳄鱼这等强大无匹的存在来说,被消融掉那么多身躯,对其来说却也只是如同皮外伤一般不值一提。

    在那种消融力量大减的瞬间,它便开始快速的重新生长,不一会,那被消融掉的身躯便已经是重新恢复了过来了。转眼间,整只鳄鱼就依然是完整无缺……

    不过,虽然是身躯恢复过来,但它的精神状态却完全没有恢复,此时依然是满面的惊恐,甚至连身体都微微蜷缩起来了。

    之前那种自身的一切被完全消融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太难受了。让它哪怕是稍稍回忆,都有着无法形容的恐惧。这,已经是完全瓦解了它的斗志——有着智慧,并不是只会带来好处。有着智慧,就会有恐惧,就会因为恐惧失去战斗力……

    在这个时候,一直呆在下方仰头看着这一场争斗的青翼和玉智两人眼中尽皆现出惊喜之色。

    玉智更是惊呼出来:“主人!”

    就在这个时候,在虚空之上,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手中持着一个莫名的平面,面上神色似乎有些可惜,有些无奈。这人,赫然便是罗帆!

    现在,那种凭空降临下来的,将那囚笼包裹住,使得那囚笼不能将那鳄鱼给完全消融,完全吞噬的威能,便是他借助手中这一件法宝所发出来的。

    这一件法宝,本身便是一名拥有天生智慧的,这天地当中的生灵所化。

    而罗帆在当初将其炼制成为法宝的时候,更是不单单保留下来其能够引导那奇异所在的威能降临的特性,而且还努力的将这种特性加强,努力的让其能够引导下来的威能变得越来越强大……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能够在此时此刻如同当初那生灵一般,将这威能引导下来,做到类似当初那生灵所能做到的事情。

    当然,因为他拥有着比当初那生灵更加多的见识,拥有着比那生灵更高的智慧。所以这威能在他的控制之下,威力却是比起当初那生灵控制之下强大不知多少倍!

    此时此刻,那威能所营造的无数天地,都不像当初那般蛮荒原始。

    而是一个个的,都好似是当初混古子他们努力营造出来的,那能够以真圣玄奥成圣的天地一般存在的天地!

    而且,在这些天地之中,更是一个个都有着数量繁多的,以真圣玄奥成圣的,能够轻松碾压一般假圣的假圣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