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找死?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找死?

    这样强大的天地,对于被吞噬进入其中的那囚笼的一部分,那消化能力之强,自然是不必多说。

    当下,就只见得在那无数天地之间,那巨大的囚笼就像是被蚂蚁啃噬一般,开始一点点的破碎,一点点的消失,不多一会之间,就已经是完全换了个模样。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那乌龟一般的生灵惊怒交加。

    “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无缘无故攻击我?!”它这样大吼一声。

    这声音之中充满了疑惑,充满了愤怒,更是有着难言的惊恐。

    之前早已说过,那种从莫名所在之中引导下来的威能虽然强悍无比,足以覆灭一切,毁灭一切,创造一切,改变一切,但这种威能,却是有着种种限制的。其中,最大的限制,便是时间。

    此时此刻,这乌龟引导威能下来的时间虽然比起那鳄鱼来慢了许多,但因为其爆发的力度实在是太强,所以却反而是的其持续的时间却是比起那鳄鱼的威能相比要短上一些。此时此刻,这化作囚笼的威能却已经是接近了尽头。

    随着威能存在的时间接近尽头,这威能自然而然的便开始发散,自然而然的开始失去原来的形态。

    在这种状态下,再遭遇同样是从那种莫名存在引导下来的威能,遭受那无数天地的啃噬,消耗,那结果却是可想而知。

    在这瞬间,这乌龟心中就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失败预感。

    而在这种战斗之中。失败了,代表的就是自己的性命要消亡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乌龟如何还能够冷静对待?!

    罗帆听了这吼声,却只是淡淡一笑,道:“没什么,只是你要杀的这生灵对我有些用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将其杀死而已。”

    听到这话,那乌龟的神色忽然变得纠结起来。

    要他放弃对付那鳄鱼一般的生灵,它本心却是怎么样都不愿意的。毕竟,之前它早已说出那鳄鱼不愿离开便要它的命的话语出来了。对于这样的存在来说。让它改变主意。让它将原本必杀之人放过,那当然是怎么样的都不肯的。

    但,若是不放了这鳄鱼,眼前这明显是比起他更加强大几分的存在。便可能要自己的性命!这。便让他原本就已经并不复杂的思维纠成一团乱麻了。

    罗帆显然每一偶心思等待他决定。

    那鳄鱼在那囚笼之中明显已经无力反抗。若是自己一个迟疑之间。对方直接将囚笼的威力转向那鳄鱼,那么那鳄鱼说不定在下一瞬间就会整个被消融一空了。那样的话,可就是天大的浪费了。

    相比之下。不管那乌龟怎么决定,不管是同意放弃对付那鳄鱼,将那鳄鱼交给自己,还是硬要抗争到底,这都可以等到将这囚笼破坏,直接将那鳄鱼掌控在手再说……

    在他的这种态度之下,他借助那一件法宝所引导下来的威能毫不停留的继续毁灭那囚笼。

    其毁灭速度,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减慢。

    不一会间,那整个囚笼,就已经是尽皆消失无踪,直接让那被禁制在囚笼之中的那鳄鱼直接毫无遮掩的出现在罗帆的面前。

    那鳄鱼此时此刻逃出生天,心中充满了无穷的欢喜。

    但它却也相当清楚,罗帆绝不是因为好心救他,这个时候却也没有什么心思来和罗帆道谢,身体一转,直接将时空当成水流,微微摆动之间,就已经是穿梭虚空而去,转眼间就已经是远离了此处不知多少万里之遥了。

    看着那鳄鱼如此干脆的离开,罗帆心中也没有什么不满。

    毕竟自己本来就用心不良,哪里有什么资格怪对方干脆逃离?

    但,虽然心中没有不满,却不代表着他要眼睁睁看着那鳄鱼直接离去!在这瞬间,他心中一动,他所引导下来的那种强大威能微微一转,直接便降临了那鳄鱼现在所在的位置,直接便将那鳄鱼整个包裹在那刚刚诞生出来的,同样是完善无匹,同样是有着无穷无尽以真圣玄奥证道的假圣存在的天地!

    被忽然间投入这样的天地之中,对于那鳄鱼来说,简直便是将一点冰雪直接投入滚烫的油锅之中。在激起那油锅的剧烈动荡之外,那冰雪本身更是开始快速的消融,被渐渐的化为虚无……

    那无数天地之间的无数假圣丝毫不停的不断的向着那鳄鱼猛扑过来,种种千奇百怪的真圣神通不断的在他们手中产生,疯狂的扑向这鳄鱼,不断的瓦解着鳄鱼本身凝聚真圣神通做出的反抗,在那鳄鱼身上留下了越来越多的伤口,让那鳄鱼却只知道不断的惨叫,最终渐渐的在那无数天地之间沉沦,根本无法脱身而出。

    如此这般的轮转过程之间,这鳄鱼的力量被不断的削弱,其反抗能力更是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减少。

    不多一会,这鳄鱼便已经是好像化为死物一般,只能静静的躺在那无数天地之间,被那其中的无数假圣给完全封印住,看起来就像是一具雕塑一般。

    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之后,罗帆便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

    心中一动,那莫名的威能微微一晃,那鳄鱼就已经是瞬间被传送过来,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虽然是脱离了这威能,但那鳄鱼却依然是如同之前那般,看起来就像是一具雕塑一般,却是依然处于那种被封印的状态,完全无法脱离出来。

    见到如此,罗帆微微一笑,顺手一按,就已经是瞬间将这鳄鱼给收了起来。

    “参见主人,我等给主人带来麻烦。罪该万死,求主人责罚。”就在这个时候,青翼和玉智两人出现在罗帆的面前,拜倒,口中道。

    那种惭愧愧疚的模样,实在是再真心不过了。

    罗帆淡淡的一笑,道:“你们虽然惹下了麻烦,但结果毕竟还不错,下次多注意便是。责罚就算了。”

    “多谢主人……”青翼和玉智两人听到这话,面上不由得涌现出一种莫名的感激。连忙道。

    罗帆点点头。道:“你们两人去继续搜集材料吧。光是化界石,可还不够。”

    青翼和玉智一听,连忙点头,当下便向罗帆拜辞。急匆匆的就离去了。

    这整个过程之中。她们却都没有扫那之前让她们恐惧不已。甚至连逃跑都不敢的那乌龟模样的生灵一眼。

    “喂……来到我的地盘,什么交代都不给就要走?!”这个时候,那地上的乌龟忽然大叫起来。这声音愣愣的。感觉上,就像是不经过大脑的声音一样。

    听到这话,哪怕是罗帆,都忽然感觉有些反应不及了。

    这生灵的智慧出了什么问题?!难道现在还看不清形势,看不出这个时候分明是他在掌控一切,是他在控制一切?!现在它居然还敢反驳自己的决定?!

    青翼和玉智两人在这个时候更是更是忍不住一顿身形,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那表现得相当不爽的乌龟。

    不过,很快的,她们就已经是反应过来,知道这个时候处理这种事情的不再是她们,而是她们的主人罗帆了。当下,也不再多耽搁,直接便继续向着远处飞遁而去。

    眼见青翼和玉智两人不理自己,那愣愣的乌龟大吼一声,它背后重新出现的线纹便凭空冒出来,在虚空当中凝成一只巨大的爪子,快速的向着青翼和玉智两人猛抓过来!

    这一抓,直接带动着周围无穷无尽的真圣玄奥,让那无穷的大道碎片在这过程当中自然凝聚,凭空演化,极力的赋予这和一爪子完全不同于一般爪子的威能,甚至让这天地的时空在这个过程当中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发生了莫名的扭曲。

    隐隐间,这爪子中央似乎有着一个绝对的,吸引一切,哪怕是那假圣都不可能脱离出来的深渊出现在那里。

    在这爪子针对方向上的青翼和玉智两人在这个时候更是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吸引力作用在她们身上,吸引着她们,拉扯着她们,想要让她们不断的后退,最终投入那深渊之中!

    这种力量强大无匹,但对于她们来说却并非无解。

    毕竟,她们虽说拥有的智慧并不是天生的智慧,不能引导下来那莫名所在之中的强大威能下来对敌。但她们毕竟也是拥有强大智慧的。

    在这种强大的智慧之下,她们两人面对那莫名的威能或许有些无力,但面对着并不是那种威能的一切攻击,一切敌对手段,却都是不乏应对神通的。

    在这瞬间,她们感受到这种吸力,力量微微震荡之间,就要施展出神通抵挡。

    便在这个时候,罗帆却是冷哼一声:“你这是在挑衅我吗?”

    这样说着,他顺手一拂,那种之前他引导下来,尚且没有消失的威能在这个时候微微一转,就已经是对着那爪子罩过去。

    微微一震之间,时空演化出来的无穷天地瞬息间便已经爆发惊天动地的威能,直接就将那恐怖的爪子给完全消融,将那爪子之上所蕴含的一切力量尽皆分散化入虚空之中,看起来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你到底要干什么?!之前你要管,这个你也要管?!”那乌龟这个时候却是愤愤不平的大吼着。

    罗帆听到这话,神色微微一呆。

    为什么要管,这不是很明显吗?难道他听不到之前青翼和玉智两人称他为主人不成?!

    在罗帆出手之后,青翼和玉智两人就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原本自己正在准备的,应对那爪子的力量在瞬间散去。

    此时再听到那乌龟的这话,终于转头有些怜悯的看了那乌龟一眼。

    之后,便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这个时候,那乌龟却是没有关注她们两人了。而是用一脸不爽的表情看着罗帆,那样子,似乎想要从罗帆口中得到解释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存在,罗帆忽然感觉有些无处着手。

    在罗帆看来是如此荒谬的观念,在他看来却是如此理所当然,这种存在,哪里可能交流得了?

    想着,他摇头笑了笑,道:“你就当我有怪癖好了。这次我搜集的材料已经暂时够了,算你运气好。不过。我提醒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下一次我需要材料的时候会优先来到这里。若是你到时候还在这里,就怪不得我了。”

    说着,他抬手散去了那种莫名的威能,转身就要离去。

    就在这个时候。那乌龟忽然大叫起来:“你什么意思?!”

    罗帆自然是懒得多说。摇摇头。抬步轻跨,身形转眼间就已经是直接跨空而去,消失无踪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乌龟若是拥有正常智慧的生灵,这个时候就要直接转身有多远跑多远了。

    但,奈何,眼前这乌龟无论怎么看都不是普通生灵。在这个时候,它眼见罗帆离开,居然并不逃开,甚至也不停留在原地,而是,向着罗帆离开的方向,手脚挥舞,身体有接连闪烁,直接跨空向着罗帆追上去!

    罗帆因为它的奇葩没有动手顺便将其抓取前去炼成法宝,这已经算是他难得的心血来潮了。它不逃离便算了,居然还追上去,这种行为,简直就是一只兔子在老虎不饿放过它的时候,还硬生生的往老虎的嘴巴里跳一样!

    可以说,绝对就是厕所里打灯笼了……

    罗帆虽然是破空而去,但对于身后发生一切的感知却还是清楚无比的。就在这乌龟向他追上去的瞬间,他就已经是发现了这种变化。

    一时间,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他也懒得去管,不一会间,就已经是回到了他原来所在的那一座山峰之上,继续出现在那一座殿堂之中。

    在之前,他之所以那么巧在那鳄鱼即将被消融的瞬间赶到那一处位置,救下那鳄鱼,收拢下自己需要的炼宝材料。却是因为那鳄鱼与乌龟之间以那种莫名威能战斗的声势实在是太大,大到哪怕是他在这里也依然能够感应到的地步。所以才仓促间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终于在最后一刻救下了那鳄鱼,或者说,抢下了那鳄鱼……

    这个时候,这一座他所在的建筑之中,却依然是如同之前那般模样,甚至连那准备好的茶水都还在半空中。简直便像是时光在这里之前完全暂停了一般……

    当罗帆出现在这里,摘下那半空中的茶水之时,时空一阵莫名的波动之间,那一头乌龟一般的生灵凭空出现在这殿堂之中。

    只是,它却并非是趴在地上,而是直接出现在半空中,以平视的方式,看着罗帆,口中直接道:“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有,你为什么抢夺我的猎物!”

    罗帆一脸无奈的看着这和生物,道:“你不要命了吗?”

    听到罗帆这话,那乌龟眼中一阵茫然。却是不知道为何自己怎么就不要命了。遇到疑惑,找过来追问清楚,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这里,可是我的领地。你现在侵入了我的领地,我是不是可以如同之前你对付那猎物的手段施展出来对付你?”罗帆笑着道。

    “啊!”那乌龟这个时候如梦初醒。

    它的脑子是一根筋,方才一心考虑罗帆所给它带来的疑惑,所以没有多想,只是本能的追踪过来,这个时候被罗帆一个提醒之后方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行为已经是侵入了他人的领域了!

    当下,它一转身,摆动身体就要破空离去。

    这个时候,因为侵入他人领地这种恶劣事件的刺激,它对于自己之前遇到的疑惑却已经是再没有兴趣了。

    不过,它要离开,罗帆这次却不肯放过它了。

    “我的领地岂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又不是公共厕所。给我留下来吧。”他淡淡的道。

    随着这话,他抬手虚虚一抓,刹那间,便有着强大的力量凭空出现。猛然在他的身前凝成了一只手掌的虚影,直接探了过去,微微一握之间,就已经是将那乌龟抓在手心!

    那乌龟在这个时候却是又惊又怒。

    它大吼一声,身体震荡之间,背壳之上的纹路快速闪动,凝聚无穷真圣玄奥,大道碎片,直接凝成一把尖锥,狠狠的对着罗帆力量凝聚而成的那手掌的掌心猛刺下去!

    罗帆的这手掌同样是包含了无穷真圣玄奥的威能。

    只不过。相比于其他生灵施展的种种手段。这手掌之上蕴含的真圣玄奥却是以一个玄之又玄的方式构筑出来,隐隐间却是形成了一种类似真圣神通的特性,微微颤动之间,就自然而然的根据对手的攻击做出相应的反应。手掌随着微微变换。形成了一个奇异的漩涡。将那尖锥包裹在漩涡中央,一个疯狂旋转之间,就已经是将想要继续变化。但却没有罗帆凝成的这手掌这么快速的那尖锥给绞碎,使得那尖锥在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而这个时候,那漩涡却是再度变化成为手掌,终于直接将那乌龟握住。

    无数真圣玄奥闪烁之间,一个莫名的封印就被加载在那乌龟身上,让那乌龟转眼间就直接化作雕塑一般的模样,被那手掌拿着,就已经是缩回了那殿堂之中,出现在罗帆的面前,被直接砸落在地面上。

    相比于之前被那威能所封印的鳄鱼,这乌龟的封印力度并没有那么强。

    此时此刻这乌龟虽然失去了一切运用这真圣神通的能力,失去了活动一切身体的能力,但她却依然是保持清醒,却是能够看清周围,也能够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状态。

    “你要做什么?!”那乌龟此时有些惊恐的道。

    哪怕是愣,在自己被封印得失去活动能力的时候,也会有恐惧产生的。

    “给你一些惩罚而已。”罗帆淡淡的道。

    “那现在惩罚够了,可以放开我了吗?!”那乌龟大叫起来。

    “惩罚够了?这种惩罚哪里是那么简单就给够的?”罗帆只是淡淡的摇头,“还早着呢。等哪天我心情变化了再说。”

    “等你心情变化了就放了我?”那乌龟很是不甘的叫道。

    罗帆笑了起来,道:“那,得看我的心情是变好还是变坏。若是变好的话,或许放了你不是什么问题。但若是心情变得不好,那可就不一定了。或许,你会直接成为我的炼宝材料也说不定。”

    听到这话,那乌龟脑袋一缩,道:“你的心情应该不会变坏的吧……”

    “那可不一定。”罗帆忽然感觉心情有些放松了。

    和这种脑筋都不会转弯之辈交流,虽说有时候会相当无奈,但更多的时候却是会因为完全不用动脑筋而变得轻松。

    “一定,一定……你的心情一定会好的……”那乌龟连连道。

    罗帆淡淡一笑,道:“若是你再吵,或许我的心情很快就会变坏。”

    乌龟咻的一声,脑袋和四肢转眼就已经缩回背壳之中,整个看起来就剩下一个龟壳在那里了……

    见它这样的表现,罗帆忍不住摇头失笑。

    正想要将那鳄鱼拿出来炼宝的时候,那乌龟忽然将自己的脑袋从龟壳之中小心的探出来:“你之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样子,分明就是还纠结于之前罗帆所说的那些话语之中的表现!

    罗帆面色不由得一僵,抬目扫过去,见它眼中满是好奇,在那种呆愣之间,居然显现出一种难言的天真。

    当下,他就知道若是不管这个问题,它怕是会意志纠缠下去,一旦想起就要拿出来问,无奈道:“你只要知道你暂时不会死就够了。其他的不用知道。”

    “……为什么……”那乌龟依然是茫然。

    “若是你不想死的话。就闭嘴!”罗帆喝道。

    “……”那乌龟脑袋一缩,直接就缩回龟壳之中,要多快有多快。

    见到它的脑袋缩了回去,罗帆方才松了口气,正将那鳄鱼掏了出来,开始观察这鳄鱼的身躯诸多细节之时。那乌龟的脑袋忽然开始重新从那龟壳之中缓缓探了出来,嘴巴开合之间,似乎又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