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再炼宝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再炼宝

    罗帆一看他的模样,知道还不死心,懒得再听它废话,顺手一按,真圣玄奥涌动之间,大幅度加强了那封印的效果。[

    瞬间,这乌龟便整个化作石雕,连那头颅在这个时候也是处于将出未出的状态,看起来是如此的怪异,却又隐隐显得有些生动。

    这种模样,就像是在这殿堂之中凭空出现这一只乌龟模样的石雕一般怪异。

    做完这个之后,罗帆方才松了口气。

    开始仔细的观察自己手中的鳄鱼,研究这鳄鱼的结构,寻找将其完美转化为法宝,让他能够借助其再度潜入那种与境界本源类似的状态之中的效果的方法。

    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罗帆,现在再做这种事情自然是显得比起原来要轻松许多。

    进展同样是相当的顺利。

    心中一动之间,那鳄鱼的身体结构在他的眼中便开始疯狂的扩大,鳄鱼身体的一切细节,一切玄妙,在他的眼中开始渐渐铺陈开来,其中的种种细节的奥妙,在他的眼中不断的呈现。无数的信息,随着在他的心中不断的沉落……

    不知不觉间,罗帆便已经是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

    随着他进入这种状态,那鳄鱼在他的手中开始渐渐的改变,隐隐间,有着一团光芒,开始从这鳄鱼身上散发出来。

    这光芒是如此的玄妙,如此的不可思议,直接穿透了这殿堂的阻隔。穿透了这山峰,将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完全包裹在其中。

    在被这光芒包裹之下,时空,真圣玄奥,大道碎片,都隐隐发生莫名的变化,好似是这光芒成为了这一切的中心,使得这一切都开始围绕着这光芒发生改变,产生变化。看起来就像是一切都在围绕着这光芒旋转一般。

    在这光芒之间,这一座山峰之上存在的那几千万个世界都似乎被某种强大的力量包裹住一样。在其中的任何生灵。都感觉到一种浩瀚的力量包拢住他们,使得他们的生命本质都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隐隐有种下一瞬间自己就要被毁灭,再不可能生存下来一般。

    在那世界之中的生灵感受是如此明显。根本原因其实是因为他们的弱小。

    相对而言。在这一座山峰之上。并没有在那世界之中的生灵便没有这样难受了。

    它们虽然也承受着这种光芒,同样是感受着这种光芒给他们带来的压力。

    但因为自身比较强大,却并没有那种生命在下一瞬间就可能完全崩溃。完全消亡的干啊绝,有的,却只是莫名的震撼。

    那种对远远不能抵抗的力量淡淡震撼!

    这光芒一出现,便好像是成为这天地之中的某种自然景观一般,出现之后便永不消失,一直将这山峰,将这山峰之上的世界,将这山峰周围的天地尽皆笼罩在其中。

    在这范围之中的众多生灵因为这样的变化,却是尽皆开始变得有些沉寂起来,这使得这范围之中都变得更加平静起来了……

    这种光芒,乃是在这天地之中自然诞生出智慧的生灵生命本质展现出来的光芒。

    这种本质的光芒一旦出现,便自然而然的主导了这天地之中存在的真圣玄奥,存在的大道碎片,拥有这种如此玄妙的特性,却是理所当然的。

    事实上,这也是因为这鳄鱼诞生智慧的方式与其他天生智慧的生灵并不相同的缘故。

    这鳄鱼智慧的诞生,乃是因为心中极度的愤怒勾动了这天地的某种存在而诞生出来的。相比之下,就像是一个先天只是凡人的生灵修炼成仙。相比之下,那些天生智慧的生灵,显然便不是如此了。它们,便像是天生便是仙人的生灵一般!

    这两种存在本质,孰优孰劣,难以分说。但表现出来,却必然是并不相同的!

    相比之下,后天成仙者,因为有了一段从零开始的过程,对于力量的运用,对于自身的仙人境界的掌控,必然是比起先天就是仙人的生灵要强。但,先天成就的仙人因为天生就是仙人,所掌控的力量,所拥有的实力,必然也比起那后天成仙者要强……

    现在,这鳄鱼,相比于之前罗帆所炼制成为法宝的生灵,便是一个后天成仙者和先天仙人相对比,那表现当然不可能完全一样了。

    在罗帆体察那鳄鱼身体结构的玄妙之时,时间快速的流逝了。

    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数年过去。

    这一日,那覆盖山峰,覆盖山峰周围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的玄妙光芒微微一震,接着便开始快速的收敛,几乎是一转眼间,就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尽皆完全收敛进入那鳄鱼的身体之中,好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在这个时候,罗帆面上已经尽是明悟。

    却已经是明白了到底该怎么将这一生灵完全炼化成为法宝了。

    明白这一点,他自然不会有丝毫迟疑。心中一动之下,抬手就对着那鳄鱼雕塑一指。瞬间,无穷真圣玄奥所化的火焰直接将这鳄鱼点燃。

    在这瞬间,那原本被罗帆所封印住的鳄鱼好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居然瞬间挣脱了那种封印,发出一声巨大的嘶吼,眼中显现出无法言喻的痛苦。

    “饶命……”在嘶吼之中,那鳄鱼传出这样的意念。

    罗帆感觉到这意念,叹息一声,顺手一拂,那无穷真圣玄奥所化的火焰便直接从其口中涌入其身体之中,瞬间以内外夹攻的姿态来开始更加激烈的灼烧这鳄鱼。

    这一过程所带来的痛苦,却是让那鳄鱼更加难以忍受。

    那嘶吼更加的痛苦。挣扎更加的激烈了。整个场面,看起来却是更加的惨烈。

    这鳄鱼方才被罗帆体悟其身体结构都会散发出那样玄妙的光芒,在这个时候被如此灼烧炼化,那产生的声势自然是更加的巨大。

    一时间,天地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无穷无尽的裂缝出现在这殿堂之中,并直接超越这殿堂,开始向着这天地之外蔓延开去,让着天地在这瞬间好像是被无穷碎片粘结而成的一般。

    这种变化,使得这山峰之上的生灵在这个时候尽皆惊恐万分。

    尽皆是担心会不会在下一瞬间就天崩地裂,整个天地连同他们自身都完全毁灭了!

    这样的范围。不断的扩大。转眼间,就已经是超越了原来那光芒笼罩的范围,突破到了原来没有被光芒笼罩住的天地之外!

    一时间,不知多少生灵因为这样的变化而惊骇嚎叫。

    这一片区域之间。因此而瞬间动荡起来。

    罗帆在这个时候心中一动。瞬间。一种莫名的波动从这火焰之中诞生出去,开始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转眼间便遍布了这方圆不知多少万里发文内之内的时空。

    在这波动之中。那无数时空裂缝周围的真圣玄奥直接化为火焰,开始不断的灼烧这些裂缝。

    这些火焰玄之又玄,妙而又妙。

    那些裂缝在其灼烧之下,便好像是融化了一般,开始渐渐的弥合,渐渐的消失,转眼,就已经是尽皆恢复了正常。

    不过,到了这一步,那些火焰却依然没有消失,而是依然存在于这时空之中,依然是在不断的灼烧着时空。

    在这灼烧之中,因为那鳄鱼挣扎所造成的时空裂缝刚自诞生便自然而然的凭空消失,好像是完全不存在一般。

    却是,时时刻刻的被那莫名的火焰给灼烧粘结在一起了。

    这样的变化是如此的玄妙,如此的不可思议,使得这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的生灵看得心生敬畏,目瞪口呆……

    在这瞬间,这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间就像是变成了一片火海一般。

    而因为这火焰的特性,也因为那裂缝在时刻的诞生,时刻的消亡,这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在这过程当中却好像是渐渐的与外界分割开来一般,隐隐间,却是再度形成了自成时空的效果。

    这种变化,在当初罗帆炼制那奇异平面之时也曾出现过。

    只是,当初自成时空的范围却没有现在这么宽广,自成时空的表现,也没有现在这么震撼。

    但,自成时空便是自成时空,当初自成时空同样的效果却也在渐渐的体现出来。

    在这时空之中的生灵,因为与外界天地的联系被截断,其体内的力量,其身躯之中的无穷真圣玄奥,却是开始渐渐的反过来作用它们的智慧,她们的心神,开始渐渐的让它们诞生出莫名的智慧……

    当然,这样的过程相当的缓慢。

    毕竟,这是在扭转它们本身不知多少亿万年的生命状态。而且,这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虽然已经是自成时空,将这范围之内的一切与外界的联系截断。但毕竟这里的环境大体上依然是和外界相同。却必须等待时间的流逝,等待这个**时空的自然演化,最终方才能够真正的将其与外界的一切相同之处完全改变!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种限制这和生灵诞生智慧的机制虽然已经没有那么绝对了,但却也需要时间发展方才能够最终完全消失。

    对于这种变化,罗帆若有所觉,但却并不放在心上。

    此时此刻,他却一心只是灼烧着那鳄鱼,不断的将那鳄鱼的本质提炼出来,将这鳄鱼身上,他炼制法宝所用不上的杂质剔除开去。

    大体看起来,他的做法和当初炼制上一件法宝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区别。

    但那也只是大体上的做法而已。

    事实上,在这过程当中,他说运用的一切手段,一切玄妙,都是与当初完全不同!

    甚至,便是那些火焰的性质,也都是与当初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这火焰的灼烧之中。那鳄鱼的挣扎变得越来越小,那嘶吼声,那种诅咒的意念,也渐渐的消退。

    最终,在不知多久之后,所有的挣扎,所有的嘶吼,所有的诅咒意念完全消失。这鳄鱼整个看起来已经是变成了一具极为普通的鳄鱼肉身一般,根本再看不出其原来乃是活物。

    而且,丝丝缕缕的奇异黑色烟雾开始渐渐的从着鳄鱼身上渗透出来。

    那鳄鱼的身躯。开始随着渐渐的融化。无数密密麻麻的线条开始凭空出现在这鳄鱼身上,让这鳄鱼随着渐渐融化,渐渐的变成了液体的形态。或者,更具体的说。是变成了由无数线条凝聚而成的奇异聚合体的形态。

    就在罗帆不断炼化着鳄鱼的同时。在这殿堂之中。原本被罗帆封印住,好像变成石雕一般的乌龟忽然一动。

    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从里面直冲而出,完全将罗帆之前所布下的封印完全冲破。

    瞬间。它的脑袋直接钻了出来,看向罗帆的双眼已经是透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惊恐。

    它这个时候却终于已经是明白了当初罗帆所说的那些话语的意思了,此时此刻心中却已经是无比后悔自己好奇的追上来询问罗帆了。

    “居然能够冲破我的封印?”罗帆这个时候却是淡淡的开口。

    他因为对这乌龟并没有多少敌意,所以在之前他封印这乌龟的时候,却并没有使用多么强大的封印能力。

    但,哪怕是并不是太强的封印能力,却也已经是将这乌龟的神智,将它的智慧,将它的一切力量完全封印。正常来说,这乌龟,除非罗帆自己主动将封印解开,否则的话它却是怎么都不可能挣脱这封印的。

    但却没想到,这乌龟居然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挣脱了他的封印。这当真是让他暗自惊异。

    不过,很快的,他就已经是明白过来,为何这乌龟能够挣脱了。

    在那乌龟的背壳之上,赫然便是有着密密麻麻的无数裂缝遍布着。

    这模样,分明便是这乌龟在方才勉力将自己的所有力量凝聚起来,爆发自己的潜力,以自残的方式来将封印的威能抵消。

    “你不要过来!”那乌龟这个时候连连后退。

    却是对罗帆的残酷已经是生出了心理阴影,此时对于罗帆已经是恐惧万分了。

    此时罗帆虽说是在炼化着那鳄鱼,要将其炼制成为法宝。但,这个时候毕竟只不过是第一步,只能算是在淬炼炼制法宝的材料而已,虽然需要小心谨慎但毕竟还是不用他将所有的注意力,所有的心神完全投入其中。所以,却是还有着余力来注意这乌龟。来与它交流。

    听到它的这话,罗帆淡淡的道:“你打算如何做呢?”

    那乌龟在这个时候面现惊恐之色,连连道:“我要离开!你快点让我离开!”

    听到这话,罗帆不由得一笑,道:“我这里,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你要怎么样?!若是你逼急了我,我发起怒来,或许不能杀了你,但破坏你的事情,可是绝无问题的!”那乌龟大叫起来。

    此时此刻,这乌龟却依然不敢生出攻击罗帆的想法。

    哪怕,它这个时候那种召来与境界本源类似的存在的恐怖威能的能力已经恢复过来了,它却也没有半点信心来对抗罗帆。

    罗帆这些时日的手段,给它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太大了……给它种下的心理阴影也实在是太强太强了……

    “在我的法宝炼制完成之前,你必须在这里静静的呆着。待得我的法宝炼制成功,我便放你离去。”罗帆扫了它一眼,淡淡的道。

    “真的?!”那乌龟眼中现出惊喜之色。

    “你觉得,我有必要欺骗你?”

    “没必要,没必要……”那乌龟连忙道。

    它这个时候心中却是充满了欢喜。对于罗帆,它已经是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了。此时听到罗帆说肯放它离去,瞬间就已经是将所有的希望完全放在这上面了。

    见它屈服,罗帆也不再管他。开始一心的炼制这鳄鱼。

    在这过程当中,那乌龟眼睛圆溜溜的一直看着罗帆的每一动作,看着罗帆所操纵的火焰的每一点变化。

    显然是因为觉得罗帆的手段玄奇,因此生出了想要学习这种手段,这种方法的想法。

    或许,心中更有着下一次自己也抓来某些生物同样试试看这种炼制法宝的方法的想法。

    对于它的这种表现,罗帆却是并不在意。它的智慧相比于罗帆实在是差得太多了,哪怕是完全学会了罗帆此时将着鳄鱼炼制成为法宝的一切手段,它也只能用在同样的鳄鱼身上,用在其他生物之上。那便有些水土不服了……

    换句话说。除非他再抓住同样的鳄鱼,否则的话,学了也是别学。

    至于它在这里会不会因为这一处天地范围已经与外界分割开来所以让它的智慧获得提升。那更是想都不用想。

    那些在这**时空之中的生灵能够因为与外界隔绝而诞生智慧,那是因为它们在外界受到天地的限制。而在这里天地的限制消失。所以它们身体之中的力量、真圣玄奥、身躯结构。自然而然的便让它们诞生出智慧。

    而像这乌龟一般的,天生拥有智慧的生灵则不同了。

    对它们来说,外界天地本来就不曾限制它们的智慧!在这里。哪怕是外界天地的限制已经消失,对他们来说也与外界没有什么区别,又怎么可能就此增长智慧?!

    如此这般,罗帆在这里不断的进行着炼制的程序,而在下方,那乌龟却是求知若渴的一直学习着罗帆在这过程当中所运使出来的一切神通,一切手段,记忆他在这过程当中所展现的,操纵力量之法,操纵真圣玄奥之法……

    那些从鳄鱼身上涌出来的,那丝丝黑雾,则是开始渐渐的在这**时空的天空之上开始渐渐的凝聚,化为一团越来越巨大的云团。

    这鳄鱼被炼制所产生的声势比起上一次罗帆炼化那生灵之时要大上那么多倍,现在从其身上提出出来的那些杂质,同样是比当初要多上不知多少倍。

    所凝成的云团,却是不知不觉间,将这**时空的整个天空,也就是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完全包裹住……

    场面,却是比起当初震撼了不知多少倍!

    之所以会如此,原因其实还是出在这鳄鱼乃是后天获得智慧的,而之前罗帆所炼化的那生灵乃是天生智慧的上面。

    因为这鳄鱼乃是后天诞生智慧的,而且诞生智慧的时间尚且不长。所以,它的身躯其实却依然没有完全被他诞生的智慧所改变。也即是说,依然是保持着许多没有智慧的生灵的身体结构!

    而这种身体结构,对于罗帆来说,便是杂质。便是需要剔除开去的。

    如此一般,自然而然的,从其身上剔除出去的杂质,自然便比起上一个要多上许多了。

    在那杂质凝聚而成的云团出现之际,这一片**时空的**性却是开始急剧加强。也即是说,这时空与外界的区别,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而这时空与外界的分隔变得越大,就代表着,这时空当中,那些生灵诞生智慧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如此这般,不知不觉间,这时空的模样,开始渐渐的改变。

    越来越多诞生智慧的生灵开始从四面八方向着罗帆所在的这一座山峰聚集,渐渐的使得这一座山峰周围密密麻麻的充满了无数生灵的身影。

    这些因为这时空变化而诞生智慧的生灵,不同于那鳄鱼,更不同于这乌龟这般的生灵。它们诞生智慧的方法,可以说完全便是借助外物,是借助罗帆的手段来诞生的。算起来,却尽皆可以算是罗帆点化出智慧的生灵。

    所以,这些生灵,却尽皆在一诞生之后,就对在这山峰之上的罗帆生出莫名的孺慕之意。

    在茫然之际,自然便尽可能的来到这接近罗帆的位置了。

    对于这些生灵的聚集,罗帆并没有察觉,但在罗帆不远处的那乌龟,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怎么会这样……”看着这些生灵眼中透出的智慧光芒,这乌龟一时间不由得迷惘了。

    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是超过它的理解范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