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真正跨入!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真正跨入!

    在这之前,龟寿明明向罗帆求恳将他所创出来的法门传授给他,只不过,之后罗帆便遭遇到劫数,打断了他的等待,让他不知不觉间将这个忘记了。

    显然的,在这个时候罗帆提起这个,分明就是想要将那种法门传授给他的表现!

    明白这个,龟寿怎么可能不去欢喜?!

    罗帆看他欢喜,淡淡的一笑,道:“此法虽说颇为深奥,但对你却是没有意义,你果真是想要?”

    “求主人成全!”龟寿自然是毫不犹豫的道。

    根据以往的经验,他早已是形成了一个印象,那便是,罗帆所传授给自己的任何法门,哪怕是只言片语,都必然包含着无穷奥妙,都必然对他有着无尽好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相信罗帆所说的,这法门对他没有任何意义?!

    罗帆见此,也不多废话,心中一动之下,顺手一指,便有着一道无穷文字凝聚而成的光芒从他手中发出,直接穿透虚空,冲入龟寿的眉心,瞬间便在其心中轰然爆炸开来!

    刹那间,龟寿享受了比起上次更加恐怖的痛苦!

    那无穷无尽的文字瞬间从他的周身窍穴直冲而出,瞬间便充斥这整个殿堂,甚至隐隐间居然扩散开殿堂之外,好像化为一团文字云团一般,不断的在翻涌着……

    这些文字之中,包含了罗帆如何将自身与神庭天鼎分离开来的法门,更包含了他如何以九级伪圣之身跨越极限。成就假圣的法门!

    这样的法门,对于一切九级伪圣来说,都是至高无上的,甚至可以让他们抛弃一切来换取的法门!

    但对于本身的实力就已经是强大到如同绝望者一般的龟寿来说,却果真是没有多少意义……

    他,本身并没有融合任何意见伪混元灵宝,将身体与伪混元灵宝分割开来的法门,对他自然便没有意义。其次,他现如今已经是相当于绝望者了,早已是比起九级伪圣强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之多。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九级伪圣如何突破成就假圣,对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不过,没有意义虽说是没有意义,但。这法门之中蕴含的道理。却也给龟寿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让龟寿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自己的神通,自己的手段到底是有着多么深邃的内涵。到底是有着多么高深的道理隐藏在其中。

    原因无他,一个普通生灵想要达到自己这一步,居然需要做那么多的准备,居然必须要将自身那么多方面的因素进行突破方才能够做到……

    发现这一点之后,龟寿不单单没有因为这样的痛苦而对自己要求接受这法门而后悔,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庆幸,庆幸自己居然在当初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

    若是没有现在这么一朝,他,对于在自己的了解,却是还像是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一般,根本无法做到像此时此刻这版看的如此清晰,如此直观,如此明了!

    当然,这是心中对自己这有一个要求的想法,此时此刻,他的身体,却是沉浸在无边无际的痛苦之中。

    那种好像是一个个原子弹在自己的意识之中爆炸开来,每时每刻都像是要将自己完全撕碎一般的感觉,充斥着他感觉。那时远远超越他所能承受的极限的信息在他心中轰然爆炸开来的感觉,那是自己的心灵,自己的记忆不堪重负的感觉!

    这一点,其实从这充斥着殿堂,甚至扩散到殿堂之外,好像云团一般在不断翻涌着的那些文字之上,就已经是能够看出来了。

    看到眼前这一切,罗帆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想要得到他分外的知识,分外的法门,就必须承受分外的痛苦……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所以此时此刻他却并没有对龟寿报以任何同情。

    心中一动之下,他顺手一拂,龟寿便直接被他封入一个他顺手开辟出来的世界之中……连同着他身体周围所出现的,那充斥整个殿堂内外的那无穷无尽的文字……

    转眼间,这殿堂之中就已经是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他虽说并不对龟寿现在的遭遇而有任何同情,也没有半点担心,但他却不愿意呆在一个充斥着无穷文字的空间之中。

    将龟寿封入那世界之中后,罗帆开始缓缓的闭上双眼,放开身心,开始继续疯狂的吞吸周围无穷无尽的真圣玄奥、大道碎片。

    虽说,他此时此刻的神通威能相比于原来已经是差不了多少了。但别忘了,他其实却只是刚刚跨越九级伪圣和假圣之间的屏障而已。换句话说,他现在,单单论身躯、力量与真圣玄奥、大道碎片来看,却依然是和绝望者层次有着不小的差距。

    在即将面对强大的敌人之前,这种差距当然是不能接受,必须弥补的。

    随着他将真圣玄奥,大道碎片不断的吞吸,他的道行境界开始随着不断的往上提升,不断的向着绝望者的层次接近……

    当然,这种速度,其实却是并不快。

    要知道,绝望者,相比于一般假圣来说,强大得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若是想要真正的,将自己的一切都跨入那个层次,那需要做的工程之大,却是相当难以想象的。

    在这过程当中,他的心神更是晋入那境界本源之中,同样是努力的感悟其中的真圣玄奥,努力的将真圣玄奥的奥妙化为己有,成为自己掌控道理的一部分。

    对于如今的罗帆来说,虽说只需要不断的完善自己的则之世界观,有朝一日便自然能够成就真圣,并不需要如同一般的绝望者那般。只能够靠着不断的感悟真圣玄奥来提升道行境界,最终走过无穷漫长的距离,到达真圣级数。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需要感悟这真圣玄奥。相反的,真圣玄奥之中的道理与奥秘,对他的提升同样是重要无比。

    相比之下,他的则之世界观,便是深深扎入大地的根基,而这些真圣玄奥,就是地面上的枝叶。

    一棵大树。根基固然是关键中的关键。但。没有枝叶,这根基,却也难以继续成长……

    在罗帆的这种不断的感悟,不断的提升的过程之中。时间缓缓流逝。

    不知不觉间。数个月就已经是过去了。

    这一日。在这殿堂之中,隐隐有着莫名的雷鸣从虚无之间传出来。

    这种雷鸣从起初只是微不可察,一直到几乎震荡了整个殿堂一般浩大、明显。期间却只不过是过去了数十个呼吸而已。

    这样的变化,却是让罗帆从那种不断提升自己道行境界的过程之中回过神来。

    此时此刻,相比于数月之前,他身体之中的真圣玄奥、大道碎片,已经是达到了只差一步就已经是与绝望者所掌握的相持平的地步了。

    从这来说,他,显然是已经就要身心之中的一切尽皆持平,尽皆达到绝望者层次的地步了……

    相比于数月之前,他的实力,显然是已经是提升了百倍都不止。

    若是这个时候,他再将那神庭天鼎放出体外,龟寿他们再感觉罗帆,便再不会出现以前那种虚浮,弱小的感觉,反而是会感觉,他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前所未有的真实!自身血肉之躯的强大,和法宝的强大,显然是完全不同的感觉的……

    “吸收完毕了?”罗帆感觉到那雷鸣的存在,双眼投向那殿堂之中的某处位置,在那里,有着一个他之前随手开辟出来的世界在那里……

    就在这个时候,那雷鸣声轰然爆开。

    紧接着,整个殿堂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转眼,无数世界碎片爆闪而出,一个人影,直接出现在这里。

    那正是龟寿。

    此时此刻的龟寿,相比于过去,并没有任何变化,他身上原本徘徊着的无数文字,在这个时候也已经是完全消失,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可有收获?”罗帆淡淡的道。

    听到罗帆之言,龟寿面上现出笑容,道:“收获很大,多谢主人传法!”

    “哦?居然有所收获,施展来让我看看?”罗帆却是颇为好奇,问道。

    他这个时候却确实是对龟寿到底是有什么收获感到极为好奇。

    龟寿这个时候面上却是现出为难之色,道:“这个,虽然有所收获,但想要施展出来,却还是力有不逮,还望主人宽限几日……”

    罗帆对此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点了点头,让他下去试验好了再来给他看。

    龟寿满面惭愧的退下。

    离开这殿堂之后,龟寿叹息一声,道:“想要施展出来,还真是困难呢……看来,接下来需要好好找一个世界来仔细的试验一番这种方法了。”

    之前,通过罗帆所传授给他的法门,他确确实实的获得了巨大的收获。

    只是,这种收获尽皆乃是加深他对自己的理解,乃是让他对自身的掌控变得愈发的深入,愈发的随心所欲。甚至已经近乎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地步……这具体想要施展出来,却当真还是力有不逮。

    他想要施展出能够向罗帆展示出来的手段,很显然,就只有将自己对自身掌控的加深,对自设理解的深入等等变化给整合起来,最终创造出他以前所无法创造出来的,无法施展出来的神通或者手段才行。

    而这,显然,需要时间……

    不过,哪怕是需要时间,这对于龟寿来说,却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一直以来,他跟着罗帆都是在获得好处,而且自己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在罗帆的预料当中,好容易有着一个能够让罗帆惊讶的变化,好容易有着能够让罗帆感兴趣的事情存在,他这个时候却是动力十足!

    心中一动之下,他直接抬步一跨。借助时空的变换,他的身形转眼间就已经是跨越了不知多少万里的距离,直接来到了那文明国度之外。

    在这里,原来是一片沼泽地。

    原本更是有着数量繁多的生灵生存在这里。但在这个时候,因为那文明国度的吸引力,也因为那莫名的隔阂存在,所以这里的生灵数量,却已经是稀少到近乎没有。

    能够对龟寿产生威胁的,更是完全不存在。

    来到这里之后,龟寿双眼之中莫名的光芒闪耀。

    紧接着。他猛然一抬手。对着虚空一拳轰出去。

    刹那间,他的这一拳直接便将虚空轰出一大团耀眼的光芒。

    在这光芒之中,地水火风开始涌动,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开始凭空诞生。并开始遵循某种无比繁复。无比玄妙的规则开始构筑起来。渐渐的,形成了一个玄之又玄,强大无方。奥妙无穷的世界出来……

    这个世界,乃是龟寿所开辟出来的第一个世界。

    其实,它也可以说是他从罗帆之前传授他的法门之中所悟出来的一种小手段。毕竟,对于这个世界的生灵来说,以四种基本存在来构筑世界的方法,乃是一种极为新奇的方法。若是没有罗帆传授的那法门,他根本就不可能如此轻易,如此熟练的将其构筑出来。

    只是,这样的小手段毕竟只是小手段而已。

    虽说能够开辟出世界,但想要用来向罗帆展示自己的收获,展示自己在这过程当中到底得到了多少好处,那自然还是远远不够的。

    正式因为这样,龟寿方才不在那殿堂之中直接将这种小手段展现出来,方才会直接来到这里,用这小手段来开辟世界,最终打算进入这个世界之中悟出真正能够体现出自己收获的法门出来。

    这一个被开辟出来的世界极为完善,不过,也极为荒芜。其中存在的生灵,尽皆是有一些没有智慧的生灵。

    但,同样的,这些生灵的模样,也都是与龟寿所在的这一方天地之中的生灵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这,却是完全由这世界的大道,这世界的规则法则自然演化出来的生灵。龟寿自身,却是完全没有对其施加影响,没有让这些生灵向着自己想要的方向产生偏转。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世界的生灵种类,生灵的生存方式,都无比的完善,无比的自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天生的世界,而并不像一个生灵开辟出来的世界……

    首次运用这种从那法门之中悟得的小手段,龟寿便清楚的感受到这种小手段的玄妙,面上一时间现出莫名的笑容。对于自己日后能够创出来的法门,却是有了更多的期待……

    这样笑着,他抬步跨入那世界之中,瞬间,一种时光变换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世界之中的时光流速,却是外界的不知多少万倍之多。

    对于龟寿而言,在罗帆提出要求的时候无法当场满足,而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之后方才能够进行完善,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件极为失礼的事情了。

    在如此情况下,他还怎么敢让罗帆等待太长时间?!

    所以,在开辟这个世界的过程之中,他心中本能的倾向,却是使得这个世界的时光流速比起外界却是要快上他所能够控制的极限。

    也即是,足足是以万倍计算的倍数!

    这样的时光流速之下,他却是有着极为大量的时光来开辟他所需要开辟的法门,也能够让罗帆等待的时间尽可能的缩短……

    感觉到这时光流速的变化,龟寿稍稍松了口气。

    紧接着,便在这一个世界的某一处沼泽之中,将这里的生灵驱逐开去,自己则是直接盘膝坐在这沼泽之上,开始闭上双眼,心中开始回荡着他自身经过罗帆传授法门之后所新诞生的,对自己的理解,以及对自身的掌控加深的部分。

    一时间,无数灵感,在他心中泛出。

    在龟寿离开之后,在那殿堂之中的罗帆面上便现出莫名的笑容。

    他起初确实是有些疑惑龟寿到底是获得了什么收获,但他是何等样人?很快的。就已经是想清楚龟寿到底是得到什么收获了。

    之所以还要龟寿将那种收获施展开来,却只是想要看看,以龟寿之中这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的智慧,他会如何将其转化为能够施展出来的法门?他是创造出来的法门又是玄妙到什么程度!

    “我居然有些期待了……”他暗自想着。

    心中想法转动着,他开始缓缓的重新沉浸进入他原来的计划当中,开始重新吸收真圣玄奥,吸收大道碎片,继续努力的提升他的一切,让其与绝望者层次相契合……

    时光悠悠而过。

    不知不觉,便是数年过去。

    这一日。罗帆周身一震。猛然间,一种无法形容的随心所欲涌上心头。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他所能进入的。那境界本源。瞬间产生莫名的吸力。吸引着他开始向着境界本源的深处而去。

    这种前进的速度极快,而且力度极强,几乎是一转眼间。他就已经是跨越了不知多漫长的距离,直接冲破了重重阻隔,来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周围真圣玄奥淡淡组合同样是比起原来所在之处复杂了不知多少倍,隐隐间,居然同样有着他现在所能进入的,那莫名所在之中的特性……

    其中,任何一种真圣玄奥的组合,同样是有着真圣神通的特性!

    “终于成了……”在这瞬间,罗帆心中猛然闪过这样的想法。

    这种变化,分明便是他的一切都已经是真正跨入了绝望者层次的体现!

    正是他的一切都已经跨入绝望者层次,他的身心,受到那境界本源的压力方才开始极度减弱。而生命本质对于境界本源的渴望,这种压力的减弱,自然而然的,就让他开始本能的向着境界本源深处而去,最终便会形成此时此刻这般状况。

    看着周围那无比复杂的无数真圣玄奥的组合,罗帆不由自主的现出了笑容。

    虽然,自己在那莫名所在之中同样是进入了一个类似现在在这境界本源之中的深度,但,相比于在那莫名所在之中,罗帆却是更加在意在这境界本源之中的进入深度!

    原因无他,在这境界本源之中,他的一切收获,都能够被他清楚的记住。他在这里获得的提升,就是他真正的提升,能够直接转化为他的实力,甚至转化为他要成就真圣的真正推力!

    但,在那莫名所在之中却不同,在那莫名所在之中,他便是进入得无穷深,便是在那里他已经悟透了一切真圣玄奥,一旦离开那里,他依然是什么都不记得,那一切收获,依然是会被瞬间剥夺开去……

    唯有对则之世界观的完善方才可能保留下来。

    这两者这么一对比,该重视哪个,那难道还用得着多说?!

    难得深入这里,罗帆无比贪婪的体悟着周围一切真圣玄奥的组合,努力的记忆着这样的种种组合。

    这些组合之复杂,达到了其每一个组合就是一道真圣神通的地步,这固然是代表着记住这组合就相当于掌握一道真圣神通。但同样的,因为记住之后有着这种收获,就代表了想要记住这种组合的难度到底达到了什么地步了!

    哪怕是罗帆,在这个时候,面对着这无数组合,他想要记住其中任何一个,依然是极为困难,依然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很快的,罗帆就已经是认识到了这其中的难点。

    却是停下了原本四处观望的姿态,开始锁定其中的一种组合,开始用心的记忆着这一组合……

    罗帆毕竟是罗帆,虽然想要记忆一道真圣神通是无比的困难,但终究,他还是在数日之后,便已经是将一种组合给记住了。

    当记住这组合的瞬间,他便微微一笑,身形直接脱离了境界本源,重新回归了那一座殿堂。

    来到这里,他趁着那组合尚且新鲜,抬手向着前方一指,刹那间,无数真圣玄奥开始在他的身前按照某种无法形容,甚至难以想象的复杂方式开始组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