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天地的本质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天地的本质

    听到罗帆这话,青翼他们三人不由得面色都是一呆,显然是料不到罗帆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甚至,隐隐间龟寿的心中更是冒出了一种罗帆是不是也对这天地的奖赏感兴趣……

    在这种莫名的怀疑之下,他的面色便稍稍有些难看了。

    罗帆隔岸观火,却是瞬间将他们的心态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时间却是无奈起来,道:“若是你们事先不知道这天地的要求存在,自然可以随意的参与进去。但,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便再不能有任何干涉这一场战争的举动了。否则的话,便是获罪于天,到时候便是胜利了,也不可能有奖赏,不可能得到好处,反而会因此而得到天地的惩罚,遭遇天地降临的劫数。所以,接下来,在战斗结果出来之前,你们就都呆在这里吧。”

    听到这话,龟寿他们三人才松了口气。

    龟寿更是真正明白了罗帆之意,一时间却是为自己之前的怀疑而惭愧不已。

    好在罗帆知道这乃是人之常情,他会如此想却是理所当然,并没有什么好怪罪的,所以却是没有多在意。否则的话,光是他方才的怀疑,罗帆就能够理所当然的给他一个教训了……

    既然罗帆都已经是将这个理由给了他们了,他们自然便是再无什么其他理由离开了。

    场面一时间陷入沉寂当中。

    好一会,青翼方才问道:“敢问主人。这天地的奖赏,一般会是什么?”

    “这便难说了。或许是功德,或许便是赋予你们特殊的身份,或许干脆便是提升你们的实力,具体如何选择,那便看这天地怎么选择了。”罗帆淡淡的道。

    “那,若是我们创造的生灵成为这天地真正的主角,并尊我们为创造者,我们能够获得什么好处?”玉智在这个时候更是问道。

    “好处自然是不少的。若是天地的主角尊你们为他们的创造者,那么。你们便自然拥有了在这天地之中类似主角的身份。到时候。你们出门捡到宝贝,修炼就顿悟,憋气都可能打通某个桎梏良久的关窍……”罗帆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龟寿他们三人不由得呼吸都有些粗重了。

    这种确确实实的好处。相比于天地的奖赏来说。却是更让他们感到心动!

    “不过。这是样却也不是没有坏处。”罗帆却不等他们yy,很快就接下去说道。

    这话,瞬间将龟寿他们三人从那种莫名的憧憬状态之中唤醒过来。每个人面上都是变得有些惊异,难道这还有什么坏处不成?!

    “坏处很简单,那便是你们将会与那些生灵有着极深的因果关联。到时候,他们的生存,便将与你们的命运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他们若是消亡,你们也会跟着受到甚至可能永远不可能恢复的重创。也即是说,你们,便相当于被绑缚在那生灵身上,从此难以超脱了。”罗帆面无表情的道。

    听到这话,青翼和玉智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分明便是比起她们现在和她们开辟的世界之中那些生灵更加紧密的关系!

    自己两人当初为了跟随罗帆离去,不得不四处搜寻材料来加持那些世界,最终甚至忙碌到现在都没有完成。而自己两人当初所创造的生灵,还只是普通的生灵,还不是那种这天地的主角,连那都是这样了,若是那生灵是这天地的主角,若是那生灵分布到天地各处,那情况将会比原来艰难多少倍?!一时间,她们两人忽然觉得,或许自己创造的生灵若是失败了对她们才更好……

    相比之下,龟寿没有这种痛苦的领悟,对于这个的感受却是不深,听到罗帆之言,虽然觉得这有些麻烦,但相比于带来的好处,他却还是觉得自己可以接受。

    在这种不同的心态之下,她们三人只见那种莫名的隔阂忽然间消散了许多……

    这种隔阂的消散,虽然是无形的变化,但在场所有人却都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

    一时间,龟寿却是暗自有些奇怪起来,不知道为何青翼和玉智两人居然在听到会有麻烦之后居然马上就怂了……

    “你们这是?”

    “没事,我们只是忽然间觉得,或许龟寿你获得胜利更好。”青翼和玉智对视一眼,最后由青翼说道。

    听到这话,龟寿更是惊异起来:“这是为何?”

    青翼和玉智两人自然不可能将真正的顾忌说出来,只是道:“没什么,只是我们更想要自由而已,并不太想被绑缚住。”

    龟寿依然有些惊异。但也并没有继续多问。不管对方是什么想法,在他看来这样的决定对他显然都是有利的……他自然便懒得去追究了。

    罗帆眼见他们如此,淡淡的道:“你们何必推来推去?不管如何,那战争的过程现在已经是与你们毫无关系,就算是你们在这里如何推让抢夺,最终结果也都是一样的。”

    听到罗帆之言,龟寿和青翼他们方才反应过来,一时间面上都是现出讪笑。

    他们之前居然忘记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罗帆也不再管他们,当下便直接闭上双眼,重新如同之前一般,将手中那诸多威能凝聚而成的球体重新散开,使得那些威能重新在他身体周围旋转不休,进行着某种极为微妙的控制,忽而分散,忽而凝聚,忽而转化,忽而返本归元……

    隐隐间,就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玄奇气息从他身上透出来。

    甚至不需要他自己去掌控,他就已经是和不知何处的莫名所在形成共鸣,使得他展现出某种微妙难言的特质。让他对于这威能的掌控变得愈发的自如起来。

    这种能够将种种威能各自抽取一丝丝出来并聚集在一起,让他能够随心操纵的能力,却是罗帆从那蛟龙身上所悟出来的。

    那蛟龙虽然智慧高深,但它真正的能力,比如能够将威能分散引导下来,比如能够将威能在已经转换性质之后重新返本归元,凝聚出来的能力,却都是它天生的能力。

    也即是,是因为它的身心结构的特殊所带来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领悟它的身心结构。自然便有着掌握其所掌握的那种种能力的可能。

    而现在。经过这些年的研究,罗帆已经是获得了一些成果。

    眼前这种种,就是这些成果的体现!

    当然,虽然现在他已经是能够做到这种以前所做不到的事情了。但。相比于那蛟龙本能施展的手段来说。他的这种能力依然是有着局限,有着限制。单论强度上来说,却依然是比不得那蛟龙。

    这一点却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就像是自然界的雷电轻轻松松就能够将功率提升到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但人造的电想要将功率提升到那个层次,怕即便是世上最为精细,最为复杂,最为强大的发电机都不一定能够做到。

    对于那蛟龙来说,他是本能施展的手段,其实根本上来说,施展这手段的主体,却还是这天地,只不过是被他引导下来而已。而罗帆则不同,他却是完完全全靠自己对其研究来模拟,来逼近,两者之间的难度和强度,显然便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至少,在目前来说,还无法相提并论。

    在罗帆的控制之下,种种威能不断分散,不断的重组,渐渐的,不同威能居然缓缓的融合起来,渐渐的形成了一种全新的,与原来任何一种威能都不同的存在!

    这种存在随着融合的深入而变得越来越明显。

    最终,在不久之后,所有威能完全融合成为一体,却是化为一个世界!

    一个无比奇异的,甚至无比奥妙的奇妙世界!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威能演化而成。能够将一切化为寒冰的威能,能够将一切化为岩浆的威能,能够将一切化为虚无的威能,能够构筑施展者类似,但却更加巨大身躯的威能……等等等等,以一个最适合它们自身的位置,按照最适合这天地稳定、强大的方式,分化出不知多少道直接凝聚在一起,最终让这一个世界居然变得这样的完善,这样的玄奇。

    这个世界,看起来就像是一面铜镜一般,静静的悬浮在罗帆的面前。

    罗帆看着这铜镜,眼光一扫之间,就已经是扫过其中整个世界的一切细节。

    渐渐的,他便发现,在那世界之中,却是有着莫名的生灵正在诞生。

    这些生灵的本质,同样是那些威能。只不过,那种种威能的构筑却是相比于构筑其他事物更加的复杂,更加的玄妙,真正诞生出了生机……

    这些诞生出来的生灵,模样千奇百怪的,却隐隐间与这一方天地天生的生灵相契合,恍惚之间。便好像是将这天地的生灵都搬入那世界之中一般。

    这却是与正常来说,罗帆开辟的世界之中衍生出来的生灵一般都是他的形态的状况完全不同。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

    因为这些生灵的诞生,并不是罗帆的意愿!而是这天地自然而然演化的结果!

    这种“并不是罗帆的意愿”的概念却并不是指这些生灵不是罗帆让它们诞生,所以它们方才诞生的。

    而是指,罗帆根本没有为这个世界构筑诞生生灵的规则!

    这样的世界,若是正常来说,却是绝对不可能诞生任何生灵的,本身就算是再强大,再稳固,最终也只是一个死寂一片的生灵而已。

    但却没想到,这个世界之中,那构成世界的那种种威能之中就已经自己包含了诞生生灵的规则了。虽然罗帆本身没有赋予这个整个世界这种规则,但凭借着世界之中威能自然的运转,这世界,居然还是有着生灵诞生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世界的生灵是以这种状态诞生出来,却是与罗帆并没有太大的相关性。所以它方才只是按照那威能之中的规则成长,按照其中的特质去凝就自己的身形,却没有按照罗帆的气息,按照罗帆的意愿去凝聚身形。因此,才会有着现在这种明明是罗帆开辟的世界,但其中生灵的模样,却完全没有任何一种和罗帆相同的情况出现。

    “居然会有这样的变化……”罗帆看着这世界的变化,心中不由得闪过这样的想法。

    原本将这些威能凝成世界只不过是他心血来潮的结果,但现在看来,这样的变化。怕是包含着一些他以前所没有想到的秘密。

    有着这样的想法之下。罗帆开始缓缓的引导更多的威能从那莫名所在之中降临,不断的补充进入那威能凝成的世界之中,让那世界随着开始缓缓的成长起来。

    随着其成长,那世界变得愈发的完整。愈发的稳固。

    那其中的生灵。更是随着而开始快速的成长起来。其实力越来越强,甚至有些生灵更是诞生出了智慧。

    在这生灵的成长过程之中,一种奇异的变化出现。

    这些这世界自然赋予其智慧的生灵。在成长起来之后,却是获得了一种莫名的能力。

    它们,居然与这世界的本源联系在一处,却是能够从这世界的本源之中召唤出远超他们自身所能掌握极限的力量出来!

    而且,每一种生灵所召唤出来的力量都与其他生灵不同。

    每一种生灵所召唤出来的力量都有着他们的特点。

    看着这世界之中所发生的种种,罗帆面上现出一种有些恍然,又有些疑惑的神色。

    那世界之中生灵的表现,很明显,和他现在所在这天地之中的生灵的表现差不多!只不过所召唤出来的,从那种力量换成威能,而且强度上有些差别而已……本质上,却是并无多少区别!

    “原来如此……没想到,这天地的本质,居然是如此……”罗帆叹息着。

    他隐隐间,却已经是窥视到了他所在这天地的本质了。

    根据他所召唤下来的威能所凝聚而成的世界之中,那天生智慧的生灵能够从构成这世界的威能之中召唤力量来看,这一方天地,却该是那莫名所在所构筑出来的一方天地!

    只有这样,在这世界之中天生智慧的生灵方才能够从那莫名所在之中将威能召唤下来进行控制……

    这,却是和罗帆以往所猜测的有所不同。

    在以前,罗帆只是觉得这莫名所在乃是一种类似境界本源的存在,同样是一种似虚似实的无形存在,同样可能是存在于混沌状态之中……

    现在这种模样,显然便是推翻了他的这种猜测。

    或许,那莫名所在确实是类似境界本源,但,它却绝对不是与境界本源一般乃是一种似虚似实的存在。它,根本就是一种真真正正存在的事物!

    而且,更可能是这一方天地的真正根源,这一方天地的一切,可能都是从那上面发源出来!

    当他明悟到这一点,他忽然就感觉到,自己终于第一次在没有施展神通,运用法门的时候,感应到了那莫名所在的存在!

    “一个是天,一个是地……”当感应到莫名所在,罗帆便忽然产生了一种难言的感觉,心中这样想到。

    他所指的天,是那境界本源。而他所指的地,就是那莫名所在。

    这种比喻,当然并不是说两种存在之间的差距是巨大到那个地步。而只不过是表明两者的特点而已。

    天,乃是虚无缥缈的,抬头能够看到,但却无法具体说出具体那一处就是天,那一处就不是天,无法将其落到实处。相比之下,那似虚似实,能够感应到,也能够进入,但却根本抓不住其所在位置的境界本源,显然便与天差不多。

    而与天不同的,地,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那脚下或是极大,或是极小,或是厚重,或是单薄的,能够触摸,能够感受的土层便是地!相比较而言,那莫名所在乃是实实在在的事物,其又是发源了整方天地。是整方天地的根源,这显然便是和地性质极为类似了……

    罗帆抬头,双眼似乎穿透了无穷时空,直接照在一处他现在都无法到达的所在,见到了一道无法用言语形容其形象,形容其规模,形容其色泽,乃至形容其一切的莫名存在。

    那,就是那种能够给这天地一切天生智慧的生灵提供那强大威能的存在!

    也是一直以来,罗帆认为与那境界本源性质相似。表现完全相反的莫名所在。

    只是。虽然他能够看到那里,但他想要真正到达那里却依然是做不到……

    那一处所在,好像是无处不在,但却好像是不在任何一处。其玄妙之处。便是比起那其中最为深邃的真圣玄奥的组合都犹有过之……

    “可惜。以我现在的境界,却还接触不了那所在。”罗帆暗自叹息着,缓缓的将自己的视线收了回来。

    能够随意的感应那莫名所在之后。罗帆便已经是感觉到,自己那种种从那莫名所在之中引导下来的威能的了解,却已经是变得愈发的深入了。

    隐隐间,他就发现自己之前对于这些威能的理解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偏差。

    心中一动之下,这种种偏差都被他给调整了过来。

    瞬间,在面前那一个世界便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整个世界变得愈发的自然,其中诞生的生灵之中,天生智慧者,却是与之前相比增加得更多了。

    隐隐间,一种莫名的圆满韵味开始从这世界之中散发出来。

    在这个时候,那原本正观察着在这殿堂之外,那文明国度之中正在发生战斗的龟寿三人终于被这变化所影响,终于将自己的目光转过来。

    当他们看到罗帆手中那一个世界的瞬间,每个人眼中都透出一种莫名的茫然。

    他们每个人都能够从那上面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熟悉气息。但,他们却又都确认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世界!

    正是这种莫名矛盾的感觉,方才使得他们表现得如此茫然。

    他们的表现,自然是被罗帆看在眼中,他却是瞬间就知道他们为何会感觉到这世界十分熟悉。

    那原因很简单,便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本质,与这天地类似!他们,却是从这世界之上感受到了这外界天地的感觉!

    只不过因为这世界和这外界的天地差别实在是太大,所以他们一时间联想不到,这才会觉得自己从没有见过这个世界,因此而产生熟悉而陌生的感觉。

    心中一动,罗帆顺手一拍,眼前这个世界便直接沉入虚空之中,变得若有若无,若隐若现。

    看起来便好像是成为了这虚空的一部分一般。

    这个世界虽然是罗帆能够召唤下来的威能所凝聚而成,但当其彼此勾连结合成为这样一个世界之后,这些威能彼此流转,相互补充,形成了莫名的循环,却已经是将其能够存在的时间大幅度的延长了。

    此时此刻将其挂在这里,短时间之内却绝不会散去。

    这个世界与外界的天地相似,从其演变,或许能够悟得一些这天地的某种奥妙,却不好放过。

    而且,这世界现在虽然由众多威能组合而成,但显然,想要与这外界的天地更加的接近,却还需要凝聚更多的威能才行。而这,显然就需要罗帆日后不断见识更多生灵的威能,将其学习过来,再来进行召唤,将其弥补补充进去,这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种种,显然都需要时间。所以,罗帆方才不在这个时候将这世界散去。

    将这世界与虚空融合之后,罗帆顺手一晃,手中就出现了一条微缩蛟龙。

    当这蛟龙出现的瞬间,青翼和玉智两人还没有表现,龟寿就忍不住双瞳一缩,其中隐隐透出一种莫名的戒惧。

    他可是亲眼看到这蛟龙发威,亲眼看到这蛟龙如何能够轻易的将他抹杀的!此时此刻,哪怕是这蛟龙冥冥已经被罗帆制服,明明已经被封印化为雕塑了,他依然是无法淡然以对——一看到它,当初那种恐怖的压力就如同重新降临一般,让他在不得不如此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