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机缘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机缘

    因为这里的变化,这些假圣此时此刻却是陷入莫名的沉迷当中,一时间,无数灵感浮现,无数智慧的火花在他们的心中不断的迸发出来。

    在这种灵感,这种智慧的火花之下,他们就感觉到自己以前在修行过程当中所遇到的许多问题忽然间豁然而解,一时间,有种天地都变得清澈,世界都和以前变得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们这些假圣在这千年之间却是一直正如罗帆当初所言的一般,正仔细的巩固着假圣的境界。

    只是,他们毕竟是因为这天地的变化而自然突破的假圣。相比于自己一点一滴修成,一点一滴成长,一点一滴跨越境界的假圣来说,他们对于修行的理解,对于大道的领悟,却都有些不足。

    这种不足,映照在他们的修行之上,就使得,他们在这些年当中虽然是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虽然是得到了不小的成长。但这样的提升,这样的成长,却并不足以将他们同一时刻在心中冒出来的疑惑完全解决。

    这样一来,到如今,短短的千年时光之中,他们所积累下来的问题若是用文字记载下来,怕是有不知多少千亿字之多了。

    以这样的状态,若是等待他们自己去向整个文明国度传授成就假圣之道,那怕是需要不知多少万年时间方才有可能做到……

    不过,在这个时候,龟寿尚且没有开始将自己这些年所悟得的假圣之道讲述出来。他们却已经是受到这一座岛屿的激引,时时刻刻的从那莫名所在之中得到营养,时时刻刻的感觉到自己以前集积聚的修行难题在被不断的解决……

    “停下吧。”这个时候,龟寿淡淡的开口。

    这声音虽然平常,但却直接穿透了他们所有人的心神,直接便将他们所有人从那种莫名的状态之中拉扯回来,使得他们每一个眼中都忽然显现出莫名的不甘,隐隐间居然有着难言的不满显现出来。

    要知道,方才那种时时刻刻都感受到收获,时时刻刻都觉得自己的道行境界在获得提升。感觉到自己以前积聚的难题都在得到解决的感觉着实是美妙无双!

    但。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创造者却是将他们这种状态打破,将他们从那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觉之中唤醒过来,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是从最高峰猛踹下来一样。那感觉是何等难受。不言自明。

    甚至,可以说,若不是做这件事的乃是他们的创造者龟寿。而是其他任何人的话,无论那人到底有多强,他们这个时候都必然是直接翻脸,将自己最强的攻击手段向着做出这件事之人招呼过来!

    哪里只是像现在这样只是显现出这种不满的眼神?!

    龟寿自然是知道他们的感觉,只是淡淡的道:“你们再想想,之前到底领悟了什么。”

    这话,如同一桶冰水兜头浇下一般,让这十一名假圣每一个都感到心头的愤怒猛然熄灭,心神为之一清。

    他们按照龟寿的指引细细回忆,最终却发现,原来,他们在那莫名所在之中所领悟到的,他们所遭遇的修行难题的答案,这个时候居然已经完全消失了!

    感觉上,就像是他们从来没有找到过那答案,那难题依然是原来的难题,依然是需要等待着他们去探索其答案一般!

    “怎么回事?!”在这瞬间,这十一名假圣不由得各自惊呼出来。

    此时此刻,他们哪里还有对龟寿的不满,哪里还有对之前那种感觉的留恋?!

    甚至,有着几个假圣心中还充满了一种难言的恐慌,觉得似乎有着什么巨大的阴谋正在实行一般。

    龟寿淡淡的道:“你们在那莫名所在之中体悟到的一切奥妙,都不可能带出来,一旦离开,在其中所领悟的一切道理都将自然消失。哪怕是我,也不能保留。所以,你们方才在其中直接领悟其中的道理,只是浪费时光罢了。”

    听到这话,那些假圣面上现出震撼之色。

    那他们原来已经能够感觉到,但却无法进入的莫名所在,居然有着如此不可思议的玄妙?!这却是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此时此刻听到龟寿说起,一时间却是有着大开眼界之感。

    震撼之色过后,这些假圣都想着龟寿躬身行礼,口中连连请罪,称自己方才误会龟寿的想法实在是不应该。

    龟寿自然不会小气到这个地步,只是淡淡的笑着。缓缓的闭上双眼。

    龟寿此时所在的位置,乃是在这岛屿的最高之处,在一处平台之上。在下方,那十一名假圣,便在十一个蒲团之上。

    在这十一名假圣的蒲团之后的,便是一大片广阔的空间。

    在这里,看起来很是平常,但便是地面的每一点起伏,便是上面的每一点纹路,都蕴含了至为精深的奥妙,包含了无法想象的道理。

    可以说,便是有生灵来到这里完全听不懂龟寿所讲的道理,光是观察、记忆这些纹路,便已经足以获得天大的好处,让道行境界大道不可思议的提升了。

    ……

    在这岛屿开辟,在龟寿和十一名假圣进入那岛屿之中等待的时候,下方的整个文明国度早已是沸腾起来了。

    龟寿所言的有缘即可前往听讲,却是传遍了整个文明国度。

    这文明国度之中的生灵虽然大多数都是天地所生,但他们的模板可都是龟寿所创造的先天道体生灵。哪怕是天地所生的,却也无改他们和龟寿之间的联系。

    在龟寿的话语传出之时,所有的生灵。便都已经是在瞬间就明白过来这说话的到底是什么人,知晓这说话之人相比于他们到底是多么的强大。

    一时间,几乎任何一位听到这声音的生灵,都产生前往听讲的强烈愿望!

    “终于等到了!我要前去听讲!”在文明国度的某处深山之中,一名看起来好像是老者一般的生灵对着他的同伴,一名看起来好像老妪一般的生灵说道。

    “听什么讲?!你难道不要你儿子了吗?!”那老妪大怒,道。

    “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既然出去闯荡了,那就已经是他自己的事情了。遭遇到什么危险,也是他的命数。”那老者淡淡的道。

    “你说什么?!”那老妪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个相交了数百年的老伴。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像是从来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那老者一拂衣袖。站起身,似缓实快的踏出了这洞府。

    这整个文明国度相对于这整方天地来说虽然是渺小到微不足道,甚至可以忽略的地步。但毕竟是不知多少亿万里的距离。

    在这范围之中,却是有着各式各样的地形。什么高山平原。山地丘陵。草原沙漠。河流湖泊,甚至还有这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海洋存在于这里。

    而那文明国度之中的生灵,有些是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个国家,好像是世俗凡人一般依附着国家生存。有些追求修行的,追求力量,追求长生之辈,则是如同一般修士一般,在各处深山老林开辟洞府,日日夜夜的修行。

    其中更是有着一个个门派传承存在,占据了一出出名山胜景。

    相比于其他地方的文明国度,这里的文明国度因为有着过往漫长的历史,现如今这里的修行文明相比于其他地方却是繁盛了不知多少倍。其中的修行传承,修行功法,却是百家争鸣,当真是多不胜数!

    这老者和那老妪却只是一名散修而已,他们所在的深山,却只是这文明国度之中极为普通的深山,虽然有些神妙,但相比于真正的名山胜景来说,却是差了不知多少倍。

    “你果真是如此无情?!”那老妪眼见老者真的毫不留恋的走出去,大叫起来。

    “非是无情,只是,我等人族,如今尽皆有着壮大种族之责任。相比于这种族的盛衰,小家的私情,却是微不足道。”老者一边走,一边道。

    “好!好!好!既然你不管,我管!这次,便由我去赴约,让我去救气门的儿子!”那老妪怒道。

    “你去又有什么用?还是随我一同前往去听讲吧。”老者回过头来,眼中闪现出一种莫名的担忧,道。

    “滚!”那老妪愤怒大吼一声,身体一转,越过这老者,直接向着某个方向而去了。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那老者看着老妪离开的身影,叹息一声,抬脚就往另一个方向而去了。

    有缘无缘,就是在于知不知道该去何处听讲上。这老者,恰好便是有缘之人,心中对于听讲之地的方向却是隐隐有着感觉,此时他正是按照自己感应之中的方向前去听讲。

    ……

    与这一处老者与老妪争论相似或者类似的事情,在这天地各处不断的出现。

    不知多少生灵决绝的抛弃一切,直接顺着心中的感应前往听讲。

    也有着不知多少生灵因为不舍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而将心中的感应抛在一边,只是忙碌自己的事情而已。

    这种种变化,使得这整个文明国度范围之中,方圆不知多少亿万里范围之中不知有多少悲喜剧不断的演化着。

    那些顺着心灵指引前往听讲的生灵,一个个走着走着,就已经是走出了正常时空,走入了龟寿所创造的那岛屿之中,一个个的来到那岛屿之上,龟寿和那些假圣所在的那一处平台之上。

    当然,他们虽然来到这里,但他们的视角却是与龟寿,与那些假圣完全不同。

    在他们的眼中,这里就是一个空荡荡的广场,在这广场前方的,就是一个空荡荡的平台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龟寿,什么假圣,什么蒲团,尽皆是完全不存!

    这些生灵。有强有弱,那强的,甚至已经是达到九级伪圣的地步。

    而那些弱的,甚至只是修出法力,勉强成就仙道而已。

    这些生灵来到这广场之后,自然而然的就受到无法言喻的震撼。这广场之上的一切光影,一切线条,一切起伏,都给他们的心灵带来了无法言喻的触动。让他们自然而然的将所有争抢之心放开,直接挑了一个角落坐下。开始仔细的参悟这那诸多欺负。诸多线纹的变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从各处到来的生灵数量越来越多。

    一百,一千,一万。十万。百万……

    等到数日之后。所有前来听讲的生灵,已经是悍然突破了千亿之多!

    而这千亿生灵,分布在这看起来并不十分宽广的广场之中。却并没有让这广场显现出任何拥挤,更是没有容纳不住之虞!

    这整个广场是如此的玄妙,细细看每一名生灵,他身体周围都有着不小的空间能够让他随意的活动。但从整体看来,这原本顶多只能容纳数百生灵的广场之中冥冥已经塞进去了千亿生灵了。

    这种玄之又玄的变化,让那在这广场之中的生灵对于自己能够从这一次听讲之中得到什么却是更加期待起来了——光是这广场就已经是如此玄奇,如此不可思议,真正所开讲的道理到底是多么玄奇?!

    在这千亿生灵之中,几乎所有生灵,都有着极为坚定的道心。

    这种道心,并不是让每一名生灵都能够做到如同那老者一般直接抛弃妻子那么决绝,但却让那些生灵一个个都无比坚定自己的目标,让他们都比起其他生灵更加迫切的想要走到修行的尽头,想要获得更强的道行境界!

    足足等了九日之久,等到再无任何生灵从那文明国度之中到来之时,龟寿方才顺手一拂,直接将这岛屿与那正常时空之间的联系完全截断,使得这岛屿,真正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岛屿,使得任何生灵对于这岛屿的感应都在瞬间完全消失!

    在这之后,龟寿方才直接将所有生灵的视角改变,使得龟寿以及那十一名假圣出现在那千多亿生灵的眼中!

    “参见创造者,参见圣人……”一时间,那千亿生灵连忙起来施礼。

    数百人施礼,你那场面都已经是极为震撼了。这上千亿人同时施礼,那感觉是何种的震撼人心,却是不言自明。

    在这瞬间,这声浪甚至是冲破了这岛屿,冲破了这奇异存在,直接撞入那文明国度之中,好像一把雷霆轰鸣一般,在整个文明国度之上回荡起来。

    一时间,不知多少生灵将自己震撼的目光投向虚空!

    其中原本能够感应到那种指引,但却将这种指引放弃的生灵心中却隐隐感觉有些后悔起来……

    “你后悔了?!”在某处城市之中,一名女子很是不爽的对那身旁怅然若失的男子到。

    那男子听到这话,回过神来,道:“怎么会,这次前去听讲还不知道要多少岁月,这段时间不和你在一起,我却是怎么都受不了的。”

    “哼!我看你就是后悔了!”那女子却是不依不饶的道。

    “没有,没有……”

    “就有!你一定是在怪我,怪我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前去听讲,所以不让你去!是不是!”那女子得寸进尺的叫道。

    那男子眼中闪现苦涩,但还是不住的哄这女子。

    好一阵子之后,方才让那女子破颜而笑……

    只是,那男子的心中隐隐间却感觉到,自己怕是失去了一次天大的机会了……

    “希望,我日后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吧……”他这样想着。猛然注意到身边那看起来刁蛮,但眼神深处隐隐却是有些不安的女子,种种念头都瞬间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柔情。

    “不管如何,这是我的决定!为了她……就算是放弃这次机会又如何……”他的心意,瞬间坚定了下来。

    他们两人乃是一对道侣,各自的修行都已经是极为高深。之前听到讲道的传音,他们便同时打算前往去听讲。

    只是,等他们动身之后。却发现,只有这男子能够感觉到那听讲的位置在何处,这那女子却是怎么样都感觉不到。而且,便是他们同时出发,那男子带着那女子,最终也会不知不觉间走失,那男子继续向着那听讲的位置而去,而那女子却只能留在正常时空之中。

    如此这般试验了几十次之后,他们方才确信,这女子便是无缘之人。而这男子便是有缘之人……

    之后。自然便是强烈的纠结了。

    要知道,这天地之危险,超乎想象。这文明国度虽说有着十一名假圣镇压,比起外界安全上许多。但。毕竟不可能改变天地的本质。说不定什么时候天地的环境一个稍稍的改变。就已经是足以让这文明国度之中的生灵遭遇灭顶之灾了——这种事情,这千年时光之中,当真是并不少见。

    而。显然的,前往听那创造者讲道,那乃是一个不知时间长短的过程。说不定等听讲回来,时间已经是过去几千年,几万年之久了。

    如此一来,这男子若是将这女子放在这里,自己前往听讲的话,说不定等他听讲回来,那就是阴阳相隔,一死一生了!

    换句话说,要做出去听讲的决定,显然便要做好阴阳相隔的准备!

    这对于一对无比恩爱的道侣来说,怎么可能不纠结?!

    而最后他们纠结之后的决定,显然就是此时这般。那男子放弃了前往听讲的机缘,留在这里陪这女子……

    事实上,这种事情,在这文明国度之中,却是并不少见。

    有些是道侣二人之中有一人能够感应,有些是父子,有些是母女,有些更是直接就是好友……

    因为这种种莫名的牵绊,许许多多的生灵放弃了听讲的机缘,留在这文明国度之中,陪他们的亲友。

    这,也是这文明国度之中大多数是生灵放弃听讲机缘的原因所在。

    而在这个时候,在这种甚至穿透了正常时空和那奇异存在之间阻隔传递出出来的宏大声音之下,不知多少生灵忽然涌现出悔意,心中隐隐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重要的机缘一般。

    ……

    那众多生灵的心态,在这岛屿之上的龟寿自然不会去管的。

    他之前说有缘可以来听讲,这却并不是说笑的。他指引众生前来听讲的方式,却并不是按照什么规律去指引,而是直接按照修行,随机的指引!

    其中到底是有什么生灵接收到机缘,有什么生灵能够前来听讲,他完全就是听天由命。

    也即是,事实上,那听讲的生灵来不来,谁来,其实都是这天地所决定的!却并不是他自己去点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可能会在意什么生灵来到这里,什么生灵放弃机缘?

    在众生行礼之后,他并不废话,直接就将自己千年时光所领悟出来的,那种种修行之法,那证道成就假圣之法,由浅入深,巨细无遗的讲述出来。

    因为宣讲的乃是这种至高的道理,他这个时候每突出一个字,都直接化作道音,牵引着整个岛屿之上的无穷玄妙开始不断的震荡,使得这岛屿之中存在的那无穷真圣玄奥也随着不断的震荡,不断的演化。

    在这之下,这广场周围的光影渐渐的改变,演化出宇宙虚空,演化出人间百态,演化出无数天地,更展现出龟寿所讲的种种道理……

    最开始,因为龟寿所讲述的道理并不高深,却是几乎所有生灵都能够听得懂。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所讲的道理越来越高深,能够听懂的生灵,却是变得越来越少。从而,也就有着越来越多的生灵在听讲当中,渐渐的陷入迷蒙当中,渐渐的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

    当然,不管是听得懂还是听不懂,他们来这里听讲,便能够获得天大的好处。

    哪怕是听不懂这道理的生灵,在那种迷蒙状态之中,他们的身躯,也都是在不断的记忆着龟寿所讲的声音,记忆着其中的道理。这相比于直接听懂,直接理解来虽然差了无数,所记忆的声音都相当的不完善,但只要有着一丝半点,却也已经足够他们领悟,足够他们修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