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出域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出域

    就在青翼和玉智两人努力的借助那劫数的力量淬炼自身,提升自身的时候,在远离这一处文明不知多少亿万光年之外的另一处文明国度之中,龟寿却是正在指点着那文明国度的国运所化的生灵!

    在得到罗帆的指点,知道了这生灵的真实本质之后,他此时再看这生灵,感觉却已经是和原来完全不同了。

    在原来,他眼中所看到的这生灵显然有些诡异,其本质模模糊糊的,难以看透。

    但现在情况却是完全不同。

    现如今他再看这生灵,却是一眼便能够看出来,在其身体之中隐藏着一股股与他过往经过的那些文明国度之中任何一个息息相关的奇异存在。

    看清这些,龟寿对于罗帆所说的,眼前这生灵正是那些国度国运所化生灵的说法却是再无任何疑惑。

    此时此刻,那生灵依然是在龟寿座下,正用一脸忐忑,一脸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而在周围,其他被龟寿所点化出来的生灵,看待他的表情,却也与着生灵差不多。

    当龟寿缓缓睁开眼睛的瞬间,所有生灵双眼之中似乎都有着莫名的光芒在闪耀一般。

    龟寿对此却是并没有任何意外的感觉,只是对那国运所化的生灵说道:“我已明白你的本质,接下来,你便按照此法修行。若是修行有成,必将获得无上好处。”

    说着,他顺手一指。刹那间就有无穷信息汇聚成为一道灵光直接冲入那生灵的心神之中,完全与其记忆相融合在一处。

    在这瞬间,那生灵身体一震,双眼之中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文字、符文闪过。

    不多一会之间,它的面上就显现出一种震惊于欢喜之色,直接对着龟寿拜倒,口中道:“多谢创造者成全!”

    龟寿叹息一声,抬手虚虚一扶,就有一股浩瀚的力量自然而然的生成,将它缓缓托起。

    之后。龟寿说道:“不必多礼。好好修行吧。”

    那生灵自然是不住的点头了。

    做完这些,龟寿也不再继续停留在此处位置,直接带着众多生灵化为道道遁光向着另一个尚且没有走过的国度而去。

    就在他们一同离开这国度范围的瞬间,龟寿就已经是看到了这国度之中的国运以一种何等不可思议的方式融入那国运所化的生灵之中了。

    只见得。在那一瞬间。整个国度范围之内的所有生灵身上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缕缕极为虚幻的。甚至便是龟寿现在也只能够微微感应到,但却无法触摸,无法改变的存在。这丝丝缕缕的奇特存在好像是百川入海一般。无远弗届的投入那国运所化的生灵身上,在其身体内部再度汇聚成为一股与其他无数道存在持平的奇异存在!

    在这一瞬间之后,龟寿便已经是感觉到,眼前这生灵和他们刚刚离开的那个文明国度之间的关系已经是再度变得惊人的紧密,好似其一切变化都会影响那个文明国度一般。

    “原来是这样汇聚国运……”见到这一切的龟寿却是暗自想到。

    在这瞬间,那国运所化的生灵在他心中的地位忽然开始提升了数个层次,甚至已经压下了任何一个文明国度的地步。

    等到到了下一个文明国度之后,龟寿却并不如同以前那般第一时间去将那国度周围可能存在的隐患清除,更非是第一时间就开辟岛屿准备讲道。

    而是直接开始创造出一个适合那国运所化生灵修行的世界出来,直接将那生灵投入其中,让那对于自身所传之法已经有了感悟的国运投入其中,让其开始一生当中最为重要的一次修行了去了。

    那国运所化的生灵对于龟寿自有一股强烈的孺慕之情,对于龟寿的一切安排却都从心底的接受,被投入这世界之后,却也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的表现,而是直接就开始按照龟寿所想修炼起来。

    对于这国运来说,最重要的修炼,就是获得先天道体!

    作为先天道体的生灵组成的国度的国运所化的生灵,若是没有先天道体,那如何能够做到与那国度完全契合?!

    它就在这世界之中,缓缓的运转力量,开始从里到外的将自己的身躯进行重构,努力的要将自己的身体从原本只是粗略的人形状态改换成为真正的先天道体。

    这样的过程,若是在这天地之后总的其他任何一般生灵做来,都必然会引起这天地的反应,哪怕是不引发这天地降下化形之劫,其他的诸多异像,也必然是会出现的。

    但,眼前这生灵却不同。

    它将身体转化为先天道体的过程,却是水到渠成的,根本没有引起任何异常的表现,就已经是结束。

    感觉上,就像是这天地早已是无比期待它转化为先天道体了……

    最终,当它真正化出先天道体之后,它便忽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恍惚之间,他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本质所在,知道了自己原来便是那诸多国度的国运。一时间,全身上下去是大放光明,却是不等离开这一个文明国度就将这个文明国度的国运纳入自身体内,完全与自身的生命本质相融合。

    就在这一瞬间,这整个文明国度也随着微微一震。

    隐隐间似乎是变得厚重了许多,好像是在这国度的下方多了一种无比稳固的支撑一般。

    这种变化直接反映到这整个文明国度之中的所有生灵心中,让他们心底忽然生出难言的底气,这种毫无来由的底气,改变了他们的一举一动。

    甚至,有着某些修士还因为这样的心态转变而直接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直接让自己的道行境界冲破了极限,跨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对于这一切变化,龟寿自然是感应在心。

    一时间心中却是对自己将这国运所化的生灵带在身边而感到无比的庆幸。其他的先不去说他,单单说这能够将所有文明国度的国运融合在一起,使得所有国度成为一体,变得相互支撑,相互依凭,这已经是一个天大的好处,对这天地新的主角有着天大的意义了。

    化为先天道体只是那国运修行的第一步,接下来以这先天道体为基础来进行修行方才是真正的修行主体。

    不过。这些已经是正常修炼过程。只需要按部就班自然就可以了,自然是再不需要龟寿去关注。

    当下,他便开始进行了每一次进入一个新的文明国度所必须进行的程序。

    派出众多生灵去将这国度周围的隐患清除,同时自身开始构筑岛屿。宣布讲道……

    这些乃是已经发生过不知多少次的过程。却不需要再多说。

    ……

    如此这般。又是三万年时间过去了。

    这三万年之中,龟寿依然是如同以前一般,在这天地之间不断的搜寻。将着天地所诞生出来的,那先天道体的生灵所建立的一个个文明国度走过一遍,将完整的,成熟的修行之道传授下去,指引着所有文明国度之中的修士,让他们通晓修行,明悟前进方向。

    而到了如今,哪怕是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他却也依然只是走了这天地极少极少的一小部分区域而已。

    他所走的国度,若是光从数量上来看,已经是足足有数十万之多了……

    但,在他的感应之中却能够感觉到,在他所行走的范围之外,依然是有着比自己所走的国度多上不知多少倍数量的文明国度等待着他。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在他身边虽然依然是有着数千拥有智慧的生灵存在,但这些生灵之中,与三万年前一样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那国运!

    剩下的,其他所有生灵,却都已经是他最近重新点化出来的生灵罢了。

    “据主人所言,在前面,就已经不是‘大’组织的地盘了……”这一日,龟寿带着那数千生灵停留在某一处位置,心中暗自想着。

    这一处位置,乃是一条河流。

    这条河流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海洋。在这河流之中流淌的,更并非是他以前所见识过的任何一种液体,而是一种好像是类似混沌状态的一种极度混乱的存在。这种车存在,暴烈得无法形容。

    在其中,却是绝不可能有任何生灵存在。

    甚至那是龟寿,要踏入其中都需要召唤来那虚无概念囚笼守护自身方才可能丝毫无损,其他生灵自然更不用多说。便是天生智慧的生灵以那莫名所在之中召唤下来的威能护持自身,怕都会直接被那河流之中流淌着的暴烈存在给直接撕碎、吞没,化为无形。

    至于龟寿为何会知晓在这前面过去就是另一片区域了,那原因更加简单。

    却是这些年当中龟寿有着数次曾经以当初同样会的方法将自己的心神送回去那中央文明国度之中去请教罗帆,而被罗帆所指点的。

    “创造者,为何不前进,是不是前方有什么危险?”在这个时候,那站在龟寿旁边的那国运好奇问道。

    有了这三万年时间日日夜夜的相处,现如今这国运所化的生灵早已是和龟寿变得无比亲近,那一股孺慕之意更是已经比起当初深厚了数倍之多。正因如此,这种好奇的话语,他方才敢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危险却不至于,只是,前面已经和这里不同,不知环境会否出现什么变化罢了。”龟寿笑道。

    这个时候他也已经是调整好心情,心中一动,直接召唤下来那虚无概念降临,瞬间便将在场所有生灵包裹住。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带着他们向前一冲。

    虽说并不是投入那河流之中,去直接承受那河流之中暴烈的混乱冲击,本来不用这种虚无概念囚笼来守护也应该是没问题的。但。这河流实在是太混乱,太暴烈了,那河流的上下左右前后都可能随时发生变化。

    也即是说,哪怕是从那河面上穿过,最终在穿过那一条河流之前,那河面都可能随时发生变化,随时的将这河面上方变为河面之下!

    事实上,就是在龟寿方才停留在这里的一小段时间里面,这河流就有数次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没有这虚无概念囚笼的守护。那么带着这么多生灵跨过这河流。那简直就是在找死!

    正因如此,龟寿方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举动。

    这河流极为宽广,当他们走到这河流中央的瞬间,下方猛然传来哗哗哗……的巨响。

    在这巨响之中。那河流猛然上下反复。原本作为上方。作为河流之外的区域猛然间话化作河流之中,反而是下方原本有着无数混乱,无数暴烈冲击的那种河水内部的区域。在这个时候反而是成了河面上方!

    那些暴烈的河水不断的冲击着周围的一切,剿灭着在其中存在的任何不属于河水的事物。

    直接对着龟寿他们冲击而来。

    瞬息间,就已经是在龟寿他们身体周围出现的那虚无概念囚笼之上产冲出了无数的涟漪,无数的波动。

    但,这种种涟漪,这种种波动,却没有任何一种真正突破这虚无概念囚笼,没有任何一种真正伤害到龟寿自身!

    更没有伤害到被龟寿保护起来的其他数千生灵!

    这种变化,在这瞬间让龟寿之下的那众多生灵面上都是显现出惊慌不已的神色。

    这些生灵虽然都是龟寿所点化出来的,本身见识到的东西都是龟寿带给它们的。但,这并不代表它们就不知道危险,并不代表它们的生存本能就没有了。

    眼前这河流如此诡异,如此暴烈,它们哪里可能会感觉不到其中蕴含的危险?!哪里可能会不知道自己若是毫无遮掩的投入其中会出现什么后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眼见这些恐怖的冲击直接冲撞在距离自己不远之处,眼看着就已经是要接触到它们的身体,要将它们纳入那河水之中了,它们怎么可能不感到惊骇?!

    有着着虚无概念囚笼的守护,想要冲破这河流自然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龟寿控制着这个虚无概念囚笼,丝毫不顾周围的一切变化,只是蛮横的,强硬的冲击着,不多一会,就已经是跨越了宽广无比的河流,直接冲了出来,来到了这一处不属于“大”阻组织的地盘!

    这里,乍一眼看上去似乎是和之前那“大”组织的地盘没有什么区别,但只要细细感应一番便能够发现,在这天地之间,弥漫着一种若隐若现,若有若无,似虚似实的意志。

    这一种意志的本质是如此的高级,当龟寿感觉到这一股意志的瞬间就猛然有一种忽然回到那中央文明国度之中,去亲眼看到罗帆的感觉!

    “好强!”这样一个想法瞬间出现在龟寿心中。

    在这种想法之后,他忍不住就有些忐忑起来了。

    要知道,这种如此强大,如此浩瀚,如此不可思议的意志之下,他做的任何事情,都像是在对方的眼皮底下做出来的一样!若是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犯了什么忌讳,触怒了对方,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这忐忑之中,龟寿自然是停下了前进。

    他悬浮在虚空之上,心中开始细细的感应,细细的体会,想要感应体会出那种意志的好恶,想要了解这恐怖的意志的底线是在何处。

    只可惜,这种意志简直便如同天意一般,是如此的虚无缥缈,哪怕是龟寿现在已经是如此强大,如此不可思议了,相对这一股意志来说,也依然是如此的弱小,这个时候无论他怎么个感应,却都无法感应出任何东西。

    包括,这意志的好恶,包括,这意志对他的看法,包括,这意志的底线……

    当他细细感应过之后,之前怎么样的,现在依然是怎么样。之前知道的,现在依然知道,之前不知道的。现在依然不知道……

    微微叹息一声,龟寿终于知道想要揣测那种意志的打算是何等的可笑了。

    无奈的叹息着,他终究还是决定按照自己原来的打算,开始向着他所感应到的,那一处文明国度所在的位置而去。

    既然是找不到对方的好恶,那么什么规避,什么改变自然便无从谈起,当然便是按照自己原来的作风,原来的计划去进行便好了。

    对于龟寿的行为,那国运。那些被龟寿所点化的生灵自然是看在眼里疑惑在心里。

    它们的境界却距离能够感应到那种不可思议的意志的境界还相当遥远。那种意志哪怕是铺天盖地,笼罩这整片天地的一切,它们依然是感应不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不可能知道龟寿在干什么了。

    距离此处最近的一个文明国度。乃是在数十光年之外。

    龟寿带着这众多生灵只是耗费了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这里。

    当来到这里的瞬间。龟寿便忍不住双目圆整,为这文明国度的景象而感到惊异莫名。

    在以前,他所到达的那些国度。无论怎样,都是出于弱势地位。或是被周围的生灵围攻,已经即将陷落,毁灭,或是被周围的生灵威逼,几乎如同奴隶一般时时供奉,以此来换取安全。便是没有被威逼,没有被攻击的,也都是活的小心谨慎,种种躲避的手段,躲避的防御布置得严严实实的,不敢有任何轻忽。

    但,眼前这一个文明国度却是与以前的那些文明国度完全不同!

    在这文明国度之中,那先天道体的生灵,却是正在奴役着无数这天地天生的生灵!

    比如,现在在龟寿他们前方不远处,便有着一名看起来好像是蛮牛一般的生灵身上架着各种工具,担负着不知多少东西正在不紧不慢的走着。而在在那生灵背上,却是站着一名先天道体的生灵正意气风发的挥舞着长鞭指挥那生灵……

    除了这个之外,在其他地方各种不同的生灵都是在被先天道体的生灵用各种方式指挥着,干着各种各样的活计……

    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这文明国度之中的生灵正在圈养那众多这天地天生的生灵一般。

    “怎么会这样……”哪怕是见多识广的龟寿,这个时候心中也忍不住泛出这样的疑惑了。

    若是说这国度之中的生灵强大到无法形容的地步,甚至已经是能够制服这天地天生的,甚至最差都相当于假圣层次的生灵,那出现这种场面,他还能够理解,即便他对这国度之中生灵的实力为何会提升到那个层次无比好奇……

    但,眼前的情况分明并非如此。

    这文明国度之中的生灵与他以往所经过的任何一个国度之中的生灵都差不多。顶多也只是最强者突破了极限,跨入了伪圣层次罢了。

    想要达到能够随意奴役这种种天地天生的强大生灵的地步,依然是差了无比遥远的距离!所以,很显然,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却绝不会是实力的原因……

    “创造者,这里的国运,似乎有些怪异,好像夹杂了什么……”这个时候,在龟寿身边的,国运所化的生灵上前来禀报到。

    现如今,这国运所化的生灵已经是比起当初提升了不知多少倍,其实力,早已是达到了假圣层次,而且是类似这天地土生土长生灵那种,能够轻易从那莫名所在之中引导威能降临的假圣。

    提升到这个层次之后,他对于任何一个国度国运的感应,却也达到了最开始之时所无法比拟的境地。

    现如今的他,来到任何一个国度之中,都只是心中一动,就自然而然的能够将国运汇入自身身体之中,不单单增强自身的本质,而且还能够让这所有与他相连的国运彼此交融,相互补充,形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很显然,在方才,在龟寿感应这个国度的特殊异常之时,他便是在尝试着将这个国度的国运纳入自身,所以才感应到这一个文明国度国运的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