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晋皇的身份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晋皇的身份

    两人在这奇异的时空之间将自身的武学造诣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那动作之间,这时空内部的一切都似乎变成了面团一般,随着他们的动作而产生种种胡乱至极的改变。

    这战斗之中,那界皇手中的斧头划过的弧线都像是开天辟地一般,直接将一切劈开。

    而罗帆的那概念世界如同圆锤一般挥舞的过程之中,同样是展现出了天地宇宙的至高道理,动作之间,让这时空的混乱向着至深的层次不断的推进,不断的演化着。

    两人战到酣处,猛然间斧头和那概念世界毫无保留的撞在一处。

    那斧头固然是深深的劈入那概念世界之中,但那概念世界内部的种种变化,也是在同一瞬间将劈入的那一部分斧刃给完全吞噬,完全绞碎,使得那斧头直接就失去了一部分。

    甚至,更是有着概念生灵直接通过这概念斧头溯源而上,向着界皇猛扑过去。

    界皇抬手微微一抖,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道从他的斧头之上爆发出来,直接就将那些扑入那斧头之中,想要顺着这斧头上来攻击到界皇自身的那概念生灵在这瞬间尽皆被这一抖给完全绞碎,所有的生灵转眼间就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了。

    而那斧头,在这瞬间,却已经是直接收了回来。

    “再接我一招吧!”界皇猛然大吼出来。

    随着这一声大吼,他手中的那概念斧头之上忽然有着无穷无尽的光芒放射出来。

    这种光芒。超越概念之上,却是包含了,极深的,那属于在正常时空之上的,那莫名所在的韵味。

    至高至强,拥有压塌一切,毁灭一切的威力。

    但,却是让任何人在将目光转移开去之后便会在瞬间忘记其存在,忘记其方才所作出的一切变化,所改变的一切事物!

    这样的光芒。在时空当中传播。瞬息间便席卷了这整片时空,直接让这时空之中的一切都在瞬间被这光芒所改变。

    在这改变之下,这时空之中的一切都忽然拥有了这种光芒的特性!

    一种无比恐怖的压力,在这瞬间开始从四面八方爆发出来。疯狂的碾压着在这里的罗帆。不断的冲击着他身体的防御。甚至让他身前的,那一个概念世界在这光芒之下都似乎开始变得沉重,其中的一切概念之间的流转变换。似乎也已经是有了间隙,有了阻隔。

    这无数概念之所以能够形成这概念世界,根本原因便是诸多概念之间的流转变化,现在这种流转有了间隙有了阻隔,这概念世界哪里还能够成型?!

    瞬间,无数细小的概念碎片开始不断的从着概念世界之中散逸出去,星星点点的模样,显现出一种残酷的美丽……

    “好强!”罗帆仅仅的盯着那光芒,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个时候,他却是清楚的看到,施展出这光芒之后,那概念斧头第一时间就已经崩溃,其中所有概念以比起罗帆手中的那概念世界崩溃更快的速度消散着。若是罗帆手中的那概念世界只是崩出星星点点的无数细小的概念碎片而已,那么此时此刻界皇手中的那斧头,就已经是崩得好像喷泉一般,细细密密的碎片形成一大片,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冲开来……

    而这,还并不是界皇施展这手段的全部代价。

    在这个时候付出代价的,还有这界皇的本体!

    至少,是在这一片时空当中的,他表现出来的本体……

    在这光芒之下,界皇的身躯好像是沙子堆积而成的一般,从头开始,无数细小的碎片从那里开始,慢慢的流淌冲刷下来。

    这模样,一看便知道他的身躯正在渐渐的分解……

    这种光芒,恐怖至极,直接压迫在罗帆的意志身上,使得他的意志好像是承受了无数个世界的压迫!

    在这压迫之中,他的身体内部的结构开始崩溃。

    他的身躯,开始一点一点的被这光芒所吞噬。

    哪怕是,他在这过程之中,极力的凝聚各种各样的概念来抵挡这种光芒的压力,抵挡这种光芒的吞噬,最终却都没有任何一种概念能够奏效。

    他的身躯,最终依然是在一点一点的走向尽头,走向覆灭……

    在这瞬间,眼见自己的身体正在走向最终灭亡的罗帆心中却是没有任何绝望,甚至没有多少负面情绪。他所有的,就是一种莫名的欢喜,莫名的激动。

    这当然不是他有什么受虐倾向,而是因为,他在这光芒的变化之中,看到了那种从莫名所在之中引导下来的威能在概念之后的另一种变化!

    相比于他现在于此处存在的这一点意志,相比于他在与界皇战斗之间的胜负来说,现在这种收获,方才是他所最想要看到的!

    可以说,不管是这一次是胜利还是失败,是界皇必须回答他的话语,还是他必须回答界皇的问话,他都已经心满意足!已经觉得,自己这一次的到来是物超所值了。

    当然,虽然是觉得无论胜败他都不太放在心上了,但这并不代表他就真的愿意就此承认失败!胜利,谁不想要?!

    因此,在这个时候,他却是在极力的寻找着抵挡这种光芒的办法。

    他想要战胜界皇,并不需要完全挡住这种光芒,更不需要将这种光芒覆灭。而只需要,在界皇整个身体完全崩溃,完全消失之前,自己能够留存下来!

    现在这种如此玄奇的光芒,明显不是界皇所能够承受的,至少,不是他在这里的这点意志所能够承受的。界皇,施展这种手段。本身就需要付出极为惨烈的代价,需要让他在这里的这一点意志在付出自身毁灭的代价方才能够做到……这,显然就给了罗帆一个机会……

    罗帆在这过程之中,努力的开动自己的智慧,去无比细致的感应着周围的光芒,努力的穷究这光芒的特性,感悟这光芒到底是如何从概念升华而来的……

    这当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那毕竟是已经拥有那莫名所在特性的光芒。

    以罗帆现在依然无法将从那莫名所在之中带来的记忆保留一丝半点的状态,想要感悟这光芒的特性,那当然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他在当时感应出来了,研究清楚了。等他将目光转开之时。他便发现,自己之前的一切感应,一切研究,都只是一场空……所有的一切。尽皆被他给忘记了……

    这样研究了好一阵子。等到半个身体都已经完全消失的时候。罗帆终于确认了这一点,不由得暗自叹息一声,知道想要从成品上推演出将概念提升的方法根本就行不通。无奈之下,只能叹息一声。

    这个时候,他将目光转向那光芒中央,紧紧盯着界皇。

    这一看,他就看到,界皇的身体却只是消耗了三分之一都不到,那速度,相比于消耗了将近一半身躯的他来说,那崩灭的速度显然是慢了许多!

    换句话所,再这么下去,他却是输定了!

    明白这个,罗帆双目一凝,知道这么挨下去终究还是行不通,心中开始有无数想法闪过,思索着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

    那光芒的威力惊天动地,这一个奇异的时空在这过程之中,却已经是完全化为光芒的海洋。

    只有那隐藏在背后的,或者说,在这天地之外的那混沌状态方才能够在这光芒照耀之下保留下来——也即是,依然能够在这天地之中看到。除了这个之外,其他任何一切,包括时间、空间、物质、能量、真圣玄奥、大道碎片,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在这个时候都已经是完全消失,完全划入光芒之中了。

    其中更包括罗帆所凝聚出来的那概念世界……

    这光芒,想要抵挡当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罗帆的无数想法闪烁之间,无数方法浮现出来,紧接着,又是在下一瞬间,这无数想法又被他所推翻。

    这众多办法,或许确实是在某一方面有着效果,但,却尽皆有着巨大的缺陷,使得无法被用来抵挡这种光芒!

    在他不断思考的过程之中,时间渐渐流逝。

    那光芒的效果也变得越爱越强,对罗帆身体的同化,吞噬,也变得越来越多!

    不知不觉间,罗帆的这意志就只剩下极为细微的一小点,甚至比起针尖都要小上不知多少亿万倍的一小点而已!

    而这个时候,那界皇,却也只不过是有八成的身躯被化为虚无罢了……

    可以说,再这样下去,下一瞬间,输的,显然便是罗帆了!

    就在这一瞬间,罗帆心中一点灵光闪过,一点莫名的光芒,从他留存的,这最后一点意志之中散发出来。

    这光芒玄之又玄,更奥妙无双。

    它拥有一股永恒不朽,万劫不灭的味道,似乎与周围铺天盖地笼罩这整个时空的光芒质地相当,属于同一级数。但,其本身的性质却又与其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好似完全相反!

    完全不同于周围那种光芒的看过就忘,现在罗帆的意志所发出的这点光芒给人的印象却是无比的深刻,任何人看到它,不管隔上多久,都必然会记得它的一切细节……

    如此性质相当的光芒,一出现就已经是在周围无边无际的光芒之中开辟出了一片小小的区域,形成了一个无比坚实的防御层,挡住了周围无边无际的光芒,使得那些光芒无论怎么冲击,怎么碾压,最终都不能继续伤害到那中央罗帆的意志!

    周围的光芒施展开来对于意志有着无比巨大的压力,甚至使得那界皇必须以自身意志的毁灭方才能够让这些光芒出现。

    但罗帆的意志所散发出来的这点光芒却完全不同。

    它不单单不对意志造成任何压力,相反的。反而是对意志有着超乎寻常的好处。

    在那光芒的笼罩之下,罗帆原本已经被吞噬同化到只剩下微不足道的一丁点的意志,在这个时候却好像是吃了大补药一般,开始以极为疯狂的速度成长起来。

    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从原本比针尖小上不知多少亿万倍的大小成长到了针尖大小。

    再接着,不多一会,就已经是成长到了拇指大小……巴掌大小……手臂大小……

    最终,在界皇无法置信的眼神之中,罗帆的意志,完全恢复了最开始的模样。化为一个真实无比的。完完整整的罗帆出来,静静的悬浮在那种永恒不朽,万劫不灭的光芒之间。

    这两种光芒,一大一小。却尽皆是无法用正常色泽来描述的光芒。

    但。虽然尽皆是无法用色泽描述。但那光芒却依然是完全不同。

    两者之间的界限显眼至极……

    罗帆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并没有无止境的扩大,而是保持着仅仅将他身体包裹住的状态,静静的防御着周围光芒的侵袭。

    而周围的光芒虽然是极力的冲击。极力的碾压,想要将罗帆身体周围的光芒碾碎,但最终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根本无法伤害到那光芒,甚至都无法让那光芒有任何变形!

    “这是什么光?”那界皇最终发出一声无法置信的声音。

    在这之后,所有光芒消散。

    随着光芒消散的,还有着界皇的身躯,以及,这整个奇异的时空!

    这却是界皇的意志在这个时候已经是消耗一空,终于再无法维持那光芒的存在了……

    光芒消散,时空消失,罗帆的意志自然而然的就重新回归了正常时空,直接来到那一个龟寿所在的国度之上了。

    就在这一瞬间,在这整个文明国度正要从凝固状态脱离出来的时候,周围无穷无尽的意志开始凝聚,重新化出一个巨大的头颅出来,出现在罗帆的面前。

    这正是那界皇的头颅。

    罗帆看看自己周围的光芒,感受着那种和在那奇异时空之中完全相同的舒适感觉,心中对这光芒的特性又有了新的体会。

    在原来,没有这光芒守护的情况下,他的意志若是回到正常时空,定然便是如同此时那界皇的意志一般,无法这么轻易的凝成拥有血肉之躯的人影,只能够在虚空当中凝聚出那一个巨大的,虚幻的头颅而已。

    但,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身体周围的那光芒的守护之下,他的意志却是感到无比的舒适,根本没有任何吃力的,就已经是保持了之前只有在那奇异时空之中方才能够保持的实体状态了。

    “这,到底是什么光芒?”界皇出现之后,并不动手,而是直接道。

    “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光。不过,它是来自我的心灵,来自我的生命本源。”罗帆淡淡的笑道。

    说这话的时候,罗帆心中却是有种难言的感慨。

    这种光芒,确实是来自他的心灵,来自他的生命本源。但,他之所以能够提炼出这光芒出来,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境界本源!

    他之前在意志即将湮灭,自身即将完全失败的瞬间,心中猛然间闪过一点灵光,忽然悟得了一点境界本源的关键。

    瞬间,以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作为根基,将自身对一切真圣玄奥的领悟糅合在一起,最终便化生出这种莫名的光芒!

    “境界本源和那莫名所在乃是同一等级的存在,这界皇能够从那莫名所在之中提炼之中这种光芒,从境界本源之中显然也该能够提炼出类似的光芒才是。没想到我差点忘记了在自己的根源……”这个时候,罗帆心中却是在暗自反省着自己。

    自从踏入这天地以来,那能够放出莫名威能从而让生灵的各种能力增强无数倍的莫名所在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态扑面而来,这却使得他在不知不觉间就将关注的重心放在了这莫名所在之上,不知不觉间,就将真正能够给自己带来道行境界真正提升的境界本源给放在一边了。

    一直等到方才,他在意志即将被碾碎的最后一刻。心中灵光一闪之间,抓住了这点关键,进而,将以往自己对于境界本源的一切体悟都化为灵光,进而提炼出了这种光芒出来。

    界皇自然是不知道罗帆心情如此跌宕起伏,他听到罗帆之言,却是若有所思。

    好一会,他方才叹息一声,道:“这次,却是我输了。道友有何要求但可言来。”

    罗帆听了。收拾心情。也不说什么自己侥幸之类的废话,毕竟,对于他们这等级数的存在来说,输就是输。赢就是赢。就算他虚言说什么侥幸。界皇要心情不好也绝不会因此而心情变好半点。要是他心情不受影响,这话自然更是没有意义了。

    因此,他直接就道:“我想先问问道友。不知夺取这天地新的主角的运道,是否是其道友的计划?”

    听到这话,界皇却是淡淡的道:“那神通虽是我所创,但夺取主角种族的运道,这却是我一位部下的想法。”

    “它吗?”罗帆听了,向着那凝固在虚空之间的那人王稍稍示意。

    “正是。”界皇没有任何隐瞒。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的话,那便请道友莫要插手这文明国度的运道之争吧。”罗帆点头道。

    若是夺取运道乃是界皇的想法,那事情怕就是有些麻烦了。界皇虽说让他提一个要求,但这却并不代表什么要求都能够提。一些小的要求,界皇自然不会吝啬遵守承诺。但,若是这要求涉及到对方的修行,涉及到对方的大计划,那他显然就不会去管什么承诺不承诺了。

    而显然的,若是这夺取天地主角运道的乃是这界皇,那么就表明这件事对于界皇来说乃是一个大计划!

    这样的话,若是罗帆提这个要求,那就是直接让界皇翻脸的节奏。

    也只有这种计划的并不是界皇,而是其他人,这个要求方才算是一个小要求,界皇方才会遵守自己的承诺。

    界皇考虑了一阵,道:“可以。但,道友你也不能插手。”

    罗帆自然是无可无不可,道:“这是自然的。”

    听到罗帆答应下来,界皇道:“既然已经说好这个,不知道友能否告诉我,你在何处,见过晋皇?”

    这个时候,他却是再无最开始那种高高在上,而是以平等的姿态来询问。

    这个问题,本来在他失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资格询问了。但他现在依然是询问出来,这就表明他对这个问题是何等的在意了。

    罗帆却也不为己甚,之前他之所以不回答,也只是因为对晋皇的态度不爽而已,却并不是要帮晋皇保守她的秘密,现在既然对方态度已经软化,他自然便不需要再怄气了。

    因此,他笑道:“我所知晓的却也不多。我与她相见,却是在另一方天地。”

    “另一方天地?!”晋皇听了,面上现出急切之色,道,“不知道友可曾知晓如何进入另一方天地?!”

    “这却不知,我当初乃是被晋皇不知用什么方法送入这天地的,怎么离开,却当真是半点不知。”罗帆道。

    听到这话,界皇不由得有些失望。显然,他真正关注的,或许不是晋皇,而是怎么进入晋皇所进入的那一方天地……

    若是在之前,界皇这个时候定然就已经是抓起罗帆来进行拷问,或者直接读取其记忆了。但,现在显然不是之前。方才罗帆已经是直接将他自己的强悍实力向界皇彰显出来了,他这个时候却也只能硬生生的吞下心中的疑惑,道:“多谢道友告知这一切。”

    “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可惜威能帮到道友。”罗帆笑道,“不知能否多问一句,不知晋皇到底是何等身份?与道友是敌是友?”

    界皇听了,叹息一声,道:“她可以算是我的好友,在久远岁月前同样是掌握了一个地盘在当初我们一同论道,一同切磋,一同进步,只可惜,在几亿兆年前不知为何忽然消失无踪,之后怎么寻找都找寻不到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