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做客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做客

    在这种消耗之中,这整个文明国度的运道,便会越来越差。

    最终,甚至可能完全失去主角光环,让这文明国度从此沦落到这天地之间一个普通族群,普通国度的地步。

    看清这一道真圣神通隐藏在背后的效果之后,龟寿神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事实上,这种让运道消耗的神通在效果上与六臂大猩猩所传的,那夺取主角光环的神通相差不多,至少,没有太过本质的层次差别。

    之所以龟寿称这一道神通歹毒,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一道神通,他根本看不出对于那幕后之人有着什么好处!

    就好像,这一道神通只不过单纯的为了消耗这文明国度的运道,只是为了让这个文明国度从原本天地主角的地位沦落到这天地之间普通种族,普通文明国度的地步一样!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用心,才是真正的歹毒!

    不然的话,像是那六臂大猩猩一般,虽然也是让整个文明国度的运道受损,但那最终,却是为了自己。

    这就像是猛兽为了生存猎杀和一般人因为乐趣猎杀一样。为了生存猎杀,这可以理解,淡淡为了乐趣猎杀,那就是禽兽不如了……

    细细查看了一番这神通的效果之后,龟寿终究还是翻找不出那幕后之人这样做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不得不开口询问道:“敢问主人,不知那幕后之人能够在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罗帆淡淡的摇头。道:“这却不知。不过想来,那好处应该不是从这一道神通而来,或许会是从其他方向得到吧。”

    听到这话,龟寿面上现出若有所思之色。

    事实确实是如此,这一道神通能够给那幕后之人获得好处,乃是无比直观的。但这却并不代表只有这种方法能够获得好处而已!在这种方法之外,还有着无数种方法能够从这一道神通之上获得好处……

    他之前没有想到,却是一直以来都被这一道真圣神通吸引了自己注意力。

    明白这个之后,他便向罗帆躬身一礼,道:“多谢主人指点。”

    “这一道神通的残余想要解决相当麻烦。你却要小心谨慎才好。一旦有所遗留,那便随时可能复起,使得这一道神通重新让那国度陷入如今的景象。”罗帆淡淡的道。

    “还望主人指点。”龟寿连忙道。

    这一点,在罗帆说起之前。他却是并没有想到过。

    这一道神通毕竟是真圣神通。哪怕是从这一道真圣神通之中发展出来的那无数玄之又玄的修行法门。也同样是拥有一点这真圣神通的特性!

    这种特性,便使得这些法门,有着远超原本的变化。

    甚至可能如同活物一般。自然的演化,自然的改变,最终甚至可能将所有的,更多数量的法门演化出来。

    那样的话,有着任何一点遗留,说不定就会再度让那整个文明国度再度陷入如今这般不可收拾的景象。

    罗帆淡淡的道:“需要对付真圣神通,当然便只有真圣神通了。”

    说着,他抬手一指,刹那间,便有着一道灵光从他手中发出,瞬间向着龟寿而去。

    转眼间,便已经是进入龟寿的心中,那其中所包含的文字、符文、图像在这瞬间完全的展现了出来。

    那,却是罗帆在方才推演那一道真圣神通的过程之中,针对这一道真圣神通的效果所推演出来的,那能够完全针对这真圣神通的真圣神通!

    龟寿看着这一道简洁的真圣神通,心中对于罗帆的敬仰变得更加的浓郁了。

    这样玄妙的神通,让他哪怕是刚刚看到,也感到其中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奥妙。

    甚至,他心中稍稍一动之下,就已经能够感应到,那一道真圣神通之中能够衍生出不知多少密密麻麻的玄妙法门出来。

    而这些玄妙法门,每一种都比起原来他在那文明国度之中所获得的真圣神通丝毫不差。

    甚至,在变化玄妙之上,更是犹有胜之。

    根据之前对那些法门的分析来分析这些法门,他便发现,这些法门修行之后,进展速度虽然并不算快,但却有着一个能够镇压运道的效果。

    这种镇压运道,在运道越差的时候效果就越强。

    也即是说,在运道越弱的时候,修行这种种修行法门的提升速度便会越慢!

    一直等到其运道已经提升到其本来应该具有的层次,也即是运道世界不再受损的时候,这些修行法门的提升速度方才会恢复正常!

    这样的法门,不单单日后用来取代现在在那文明国度之中传播的众多修行法门没有问题,甚至便是现在,直接传播开去,也能够直接便改变这整个文明国度修行界的状态!

    这,却是对于那文明国度的现状来说最好的真圣神通了……

    龟寿看着这一道真圣神通,感受着从中所能够延展出来的无数修行法门,终于放下心来。

    现如今,他却是已经有了想法来改变那文明国度的现状了。

    而他,这个时候也已经是有些迫不及待。

    心中一动之下,他连忙向罗帆告辞,之后便直接撒开着假圣力量凝聚的身躯,身体直接便消失在这一处殿堂之中,回归了他之前在那文明国度之中开辟出来的小世界之中去了。

    在龟寿离开之后,罗帆却没有如同以前那般重新陷入修行之中,而是在仔细的思索着。他所思索的不是其他,却就是他这一次和上一次所获得的两道真圣神通。

    之前第一次从龟寿手中得到真圣神通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但现在,第二次从龟寿手中得到真圣神通。他便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创造出这两道真圣神通的主人,绝不像是这天地之间土生土长的生灵!

    “那里乃是界皇的地盘,创造这两道真圣神通的,必然就是界皇。这么说,界皇,却可能是从地球宇宙之中到来的生灵了……”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瞬间,当初与界皇见面之后的种种经历在他心中不断的回闪。

    种种疑点转眼间便冒出头来,让他忽然恍然大悟,原来,当初的表现已经是这样明显了啊……

    “洞府吗……或许。应该找个机会前往界皇之处走一趟了……”罗帆这样想着。

    既然已经想到了。罗帆自然便不会再迟疑,心中一动,从他身上便分出一点灵光出来,开始快速凝聚。变换。转眼就已经是在他勉强凝聚出有一个罗帆出来。

    这。乃是他的灵光分身。

    他现在身体周围的那些灵光乃是他从境界本源之中所领悟到的,一种一得永得的灵光。

    这种灵光本身的特性玄妙异常,甚至比起那从莫名威能之中提取出来的概念更加的强悍。更加的无所不能。

    可以说,光是这灵光本身,就已经是能够碾压这一方天地之中绝大多数的生灵!

    甚至是那界皇本身,若是在没有实战他自身从那莫名所在之中提取出来的灵光之时,这灵光也能够轻松的将其碾压了。

    所以,可以说,这灵光分身虽然只是分身而已,但其实力,却是比起他本体也差不了多少。

    用这种灵光在这天地之间行走,当真是半点危险都没有。

    这灵光分身成型之后,直接便将身一纵而起,直接化光冲出了这殿堂,向着这天地之外直冲而去。

    瞬息间,这灵光便已经是冲过了这文明国度的范围。

    就在这一瞬间,这文明国度周围守着的那些生灵同时有了反应。

    “想跑?!”那众多生灵齐声大吼出来。

    在这大吼声之中,它们各自将种种概念从四面八方向着这一道灵光轰过来!

    这灵光虽然现在只是化为一道光芒而已,但其本身毕竟是蕴含了罗帆的意志,毕竟是包含了他的一部分心神。因此,这灵光自然是和一般的光芒有着本质的不同。

    而这种不同或许在一般生灵眼中是极为微不足道的,完全无法发觉的。

    但,对于这在这文明国度周围守着的,那每一名都是龟寿那个等级的强大存在的生灵看来,那却着实是再明显不过了。

    特别是,这些生灵时时刻刻的关注着从那文明国度之中出来的任何事物,任何存在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基于这种种原因,才会有现如今的种种情况。

    那众多生灵在这瞬间发现了这一道灵光的特殊性,也在同一时间对它发动攻击……

    这种种概念攻击结合起来的效果当真是惊天动地,它们几乎是直接将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完全转化为类似于混沌状态的恐怖区域,有着足以将一切毁灭,让一切消亡的效果……

    若是正常来说,便是龟寿来到这里,这个时候怕也只能抱头鼠窜,而不可能有着突破则会防御脱离出去,完成其原本目标的可能的。

    但,在这个时候,这些概念所针对的却不是龟寿,而是这一道灵光!

    一道被罗帆祭炼成为分身的灵光!

    在这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概念开始产生惊人的破坏之时,这一道罗帆灵光分身所化的灵光微微一震,在虚空当中直接转化为一个人影,转化为一个和罗帆一般无二的人影。

    这个人影出现之后,身体甚至没有停下来,只是抬手轻轻一抹。

    一丝丝灵光从其手中发出,瞬间扫过那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概念。

    瞬间,灵光的崩扫之下,那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概念在瞬间崩散,所有概念,包括概念所造成的一切混乱都在瞬间完全消失!

    这天地,转眼间就恢复了原来没有这些概念出现之前的模样。

    而这个时候。罗帆却是顺手一招,那些他方才发出去的灵光便已经是自然而然的回到他的手中,重新进入了他的体内。

    紧接着,他重新转化为一道灵光,再度前冲,转眼就已经消失无踪。

    整个过程之中,已经被之前那种场面吓傻了的那众多生灵却是没有任何一个敢于再度出手,一个个都老实得好像是兔子一般。

    等到罗帆灵光分身所化的灵光消失在它们的感应范围之后,这里的气氛方才稍稍放松下来。

    过了好一阵子,有一名生灵叹息一声。道:“我打算离开了。不知诸位有何打算?”

    “我也打算离开了……”又有一名生灵这样道。

    紧接着,陆续有生灵传出了打算离开的话语。甚至,更是有着生灵连招呼都不大,直接就转身离去了。

    “喂!你们不能就这么走了!我们在这里守了这么多年。难道就这样半途而废了?!”一名九头十三臂的生灵大叫起来。

    “当然。我现在只是庆幸。庆幸我们能够守这么多年。”有一名生灵这样回答道。

    “没错。我也庆幸。我们之前这么多年时间为什么没有被那人顺手抹去……你知道我方才多么担心他会顺手将那光芒抹过我吗?”又有一名生灵这样道。

    这话,就像是直接让众多生灵回忆起了方才那种对他们来说恐怖得足以让它们做恶梦的经历,让这场面一时间沉寂下来。所有生灵都没有开口的**。

    这个时候,那九头十三臂的生灵也是面现惊恐。

    它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开口阻止其他生灵离开,那也只是因为心中的不甘催使罢了。

    事实上,之前它所感受到的恐惧不比其他生灵少上半点……甚至,因为离得近,他感受到的反而是更多……

    这个时候他回忆起之前罗帆的灵光分身所抹过的那些光芒,心中却是依然是恐慌莫名,那种原本打算继续刺激众多生灵的话语终究还是说不出来了。

    在这沉默之中,越来越多的生灵直接转身离去。

    最终,那九头十三臂的生灵也在最后不甘的离开了这一处它们守了这么多年的位置了。

    这些生灵的离去,罗帆自然是有所感觉。

    只是,他这个时候却已经是完全不在意它们,不管它们是守在这里,还是离开这里,都已经再无法在他心中占据半点地位。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却只是扫过一眼,便不再关注。

    此时此刻,他更多的心思,却是放在他的灵光分身之上。

    他的灵光分身速度快绝,亿万光年的距离在这灵光分身之下一闪而过。

    虽然现在距离他灵光分身的出发只不过是短短的数个呼吸而已,但他的这灵光分身在这个时候却已经是直接了冲出了那“大”组织的地盘,直接穿过了当初挡在龟寿等人面前的那一条奇异的河流了。

    又是数个呼吸之间,罗帆的灵光分身就已经是穿过了不知多少亿万光年的距离,来到了一处极为奇妙的所在。

    这里,乃是一座悬空山峰。

    这山峰高高悬浮于虚空之上,在那离地数百万里高的高空之上。

    这山峰之上,每一点砂石,每一株小草,每一点晨露,都是一个世界!

    整座悬空山峰,就像是由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亿兆个世界堆积在一起构筑而成的一般。

    这一座山峰,当真可以说已经是将一花一世界这句话语展现到了极致了。

    也正是因为这些世界的存在,所以这一座山峰虽然是毫无遮掩的展现在外,但却几乎没有任何生灵能够感应到它的存在。

    对于那众多生灵而言,它们将感知发到这里,却只会感觉到无数广阔的空间存在,却根本不会知道这里原来是一座悬空岛屿。

    但,显然的,这对于罗帆这等级别的存在来说却并不是任何难题。

    虽然完全没有听到界皇说起他的洞府到底是在何处,但当罗帆心中一动之际,就已经感应到了这里,已经发现了此处位置,知道了。这里,便是那界皇的洞府所在!

    “果然名副其实……”看着这悬浮山峰,罗帆忍不住这样想到。

    在这无数世界堆积而成的山峰之上居住着界皇,这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当下,他心中一动,身形便已经是踏上了这山峰。

    就在他踏上山峰的瞬间,一把欢喜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我已等待道友数年之久了。”

    这声音,却是界皇的声音。

    罗帆听到这声音,忍不住一笑,道:“迟了数年才到此处。实在是失礼了。”

    说话间。周围的世界开始变换,形成了一条道路。

    紧接着,一个人影,出现在这道路之前。

    这个人影极为怪异。同样是灵光凝成。

    只是。相比于罗帆的灵光分身之上带着的。那种让人一见便永不忘怀的灵光来,眼前这人身上的灵光却是有着几乎完全相反的特性!

    它,足以让任何人在将眼睛从他身上移开的下一瞬间就完全忘记它的存在!完全忘记这灵光的存在!

    显然。两种灵光虽然本质没有高下之分,但却完全是不同来源的灵光。

    罗帆的灵光乃是来自境界本源。而眼前这人的灵光,却是来自这天地之中方才能够感应到的,那莫名所在!

    这个灵光凝成的人影,显然便是界皇。

    只是,这个时候的界皇却是显得比起之前更加的平和,更加的轻松。

    两人一番见礼之后,界皇的灵光分身便带着罗帆的灵光分身顺着道路向上而去,向着在那上方,界皇的本体居住的所在。而去。

    一路上,界皇的灵光分身随意指点,和罗帆分享着这一座悬空山峰的种种奇景。

    比如,这个世界有着什么样的奇观,比如,这朵花乃是多少个世界按照什么方法构成,当初他为了构筑这一朵花耗费了多少工夫……

    等等等等。

    罗帆在这过程当中却是听得相当的仔细。

    虽说界皇所说的只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但,通过这种种讲述,罗帆却是了解了许多界皇的修行态度,也了解到了界皇的许多修行玄妙。

    而这种种,对于罗帆来说,却似乎有着不小的启示作用,让他每每能够从中获得自己独自修行所难以获得的道理。

    有着这样的收获,他自然不会对这些感到任何不耐烦了。

    这山峰并不算太高,哪怕是这样一边走一边闲聊,罗帆和界皇的分身也是在不久之后就来到了那山峰顶部,来到了界皇的本体所在。

    相比于罗帆直接使用那个殿堂来充当自己的洞府,界皇显然对于自己的洞府有着更加精细的安排。

    在这山峰顶部,这个时候却是没有任何建筑物存在。

    有的,就是一片灰蒙蒙的,感觉上几乎就是混沌状态的奇异存在!

    这些灰蒙蒙的存在在这山峰之上不断的翻涌着,整个模样就像是一大团翻涌不定的棉花一般。

    在其中,时间、空间、物质、能量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处于一种绝对混乱,又绝对圆满的状态。

    在这种莫名的存在周围,时空隐隐间被某种灵光定住。

    也正是这些灵光存在,方才使得那灰蒙蒙的,能够将一切吞噬,一切毁灭的莫名存在方才没有无止境的扩散,没有永不停息的将周围越来越多的时空,越来越多的各种事物吞入其中,转化为同样灰蒙蒙的存在,化为其中的一部分。

    “如此证道之法,果然玄妙莫测。”罗帆见了这奇异存在,忍不住赞叹一声。

    眼前这种灰蒙蒙的存在与混沌状态极为接近,界皇的本体在其中,显然便是为了借助这种灰蒙蒙的存在那接近混沌状态的特性来让淬炼自身,让自身的身躯能够能够不断的提升,最终完全适应混沌状态,达到让自己水到渠成获得突破,证道成就真圣的结果。

    “想法虽好,可惜,到如今的成果却是微不足道。”界皇的灵光分身这样叹道。

    他却没有询问罗帆猜的是什么的蠢话——若是见到眼前这种存在还猜不出其用途,那罗帆也就没有资格和他一道友互称了。

    “要成就真圣毕竟艰难,能够有进步,就代表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了。”罗帆叹道。

    “确实是如此。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方才支撑我能够支持亿亿兆年之久。”界皇的灵光分身叹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