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活化石?!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活化石?!

    听到界皇之言,罗帆微微一笑,却是心有戚戚然。

    为了一点成就真圣的希望,便是他,也受尽了无数苦楚,便是现如今也依然是在苦苦的熬着。眼前这界皇为了着希望,亿亿兆年时间在这种类似混沌状态的莫名状态之中承受着伤害,承受着淬炼,这让他恍惚之间却是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不过,他心中对于界皇能否通过这种方法最终成就真圣,却是极为怀疑。

    原因无他,这种类似混沌状态的奇异状态,便是再怎么接近混沌状态,却也不可能真正成为混沌状态!

    也即是说,这种淬炼,不管达到何等程度,不管最终完成到哪一方面,都必然比起真正的混沌状态的淬炼效果要差上许多……

    换句话说,最终经受了淬炼之后,这界皇本身,距离真圣,都必然还有这极为遥远的距离。

    而想要改变这个现状,便唯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构筑出真正的混沌状态出来!只有让这周围的莫名状态真正提升到混沌状态的层次,方才可能突破这其中的间隔,最终才能够让他成就真圣。

    但,显然的,想要将这周围的莫名状态构筑成为真正的混沌状态,却只有真圣级数的存在,方才可能做到……

    这,便是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一个无法扭转,无法打破的死循环……

    有着这种死循环。就足以看出,想要通过这种方法来获得突破,成就真圣。那显然便一种奢望罢了……

    不过,这种话语,他却不可能说。

    或许事实正是如此,他看得清楚,这界皇显然也不是傻子,却也必然看得清楚。但就算是这样,他依然是这样做。那原因就已经是很明显了。他必然是有着其他想法,或者说。这已经是他的最后希望,哪怕是明知道这其中有着一个重大的隐患,一个致命的疏漏,但他依然不得不仅仅抓住!

    因此。在这个时候,罗帆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只是微微一笑这,点了点头,表明了自己对界皇的敬佩便算罢了。

    就在他们两人交谈的时候,在前方的那灰蒙蒙的,翻滚不休的莫名状态之中便有着一条道路延伸出来。

    这山峰的顶部,那被灰蒙蒙所在覆盖的区域虽然不大。

    但,因为这灰蒙蒙状态的特质。所以这一条明显从其中开辟出来的一条道路却是显得无比的漫长。

    感觉上似乎足足有亿兆里,甚至是亿兆光年一般!

    哪怕是罗帆此时此刻一眼看过去,也需要使用能力方才能够看到那道路的尽头。看到那盘坐在无边无际的灰蒙蒙之间的界皇……

    “道友请。”界皇的灵光分身笑道。

    说话间,便带着罗帆的灵光分身踏上了那道路。

    当真正踏上那道路的瞬间,罗帆便感受到了这灰蒙蒙状态的特质。其中所透出来的,那种混乱,那种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的混乱,却是比起他想象当中的更加的强烈!

    恍惚之间。他甚至感觉自己似乎是踏在真正的混沌状态之上一般……

    那种恐怖无匹的威能,那种好似一点一滴就能够开辟出亿亿万个世界。亿亿万方完美天地的感觉无比强烈的传入他的心中。

    “怪不得他居然有着信心能够从这一条道路继续走下去……”感受着下方传来的那种,和混沌状态几乎没有区别的感觉,罗帆忍不住暗自感慨。

    这种莫名状态与混沌状态之间的类似性显然便是界皇的底气所在了……

    界皇看着罗帆面上的赞叹之色,笑道:“此物,虽非是真正的混沌状态,但却是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所化,本身就已经是蕴含了真圣的某种特性,用来模拟混沌状态,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罗帆听到这话,好像是无数雷霆闪电在他耳边震响一般。

    一时间心灵都是一片空白了。

    先天不灭灵光,这个名词,他从来没有在其他生灵口中听到!甚至,自从他离开洪荒天地之后,连他自己也已经是极少极少的想起它的存在了。

    但在这个时候,在远离洪荒天地不知多少一招峕空的这一方天地之中,在眼前这一个似乎并不是这天地土生土长生灵的界皇口中听到这个名词,这对他心灵的震荡之强,不言自明!

    在那空白之后,无数纷繁杂乱的想法开始在他心中冒出来。

    这种纷繁杂乱的想法之中,有着对界皇身份的怀疑,有着对先天不灭灵光的猜测,有着对这天地本质的猜想……种种类类,多得让他几乎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好在,罗帆本身现如今已经是可以比拟界皇的,这种比起绝望者要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存在了。对于自身心灵的掌控却强悍到极致,种种想法纷繁杂乱的出现的时光很快便过去,他的心神重新变得一片清明。

    虽然疑惑依旧,但却已经能够镇定以对了。

    “先天不灭灵光?”他淡淡的问道。

    “道友莫要说笑了。道友身上分明有着先天不灭灵光的气息,虽然薄弱,但若非道友亲自接触过先天不灭灵光,却是怎么都不可能染上的。”界皇笑着道。

    罗帆听到这话,心头一震,他身上有着先天不灭灵光的气息?!

    在这瞬间,他就想起了自己远在不知多少峕空之外的,洪荒天地之间的本体体内已经炼化的那两道先天不灭灵光……

    那两道先天不灭灵光,他有着一道正在努力的炼化进入自身。到现在过去了已经不知多少亿兆年之久了,似乎依然未曾完成。

    除此之外,另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他却是收入他的身体之中。静静的等待着他演化,等待着其化作真正的混元灵宝,成为一种本质与真圣持平的存在。

    但,一直到现在,却也依然没有完成……

    从这两道先天不灭灵光上来考虑,若是他身上有着那种因为接触先天不灭灵光而残留下来的气息,那却是一点都不值得惊讶。

    只是。道理是如此。

    但,他可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有着什么灵光的气息!在他的感应当中。他的身躯可是无比纯净,无比精粹,完全没有任何外物沾染的!

    “我却不明白。”罗帆摇摇头道。

    听到这话,界皇淡淡一笑。道:“道友勿要心有怀疑,这先天不灭灵光虽然珍贵,但任何人只要有着一道,便已经足够,再多,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没有多少意义。所以道友却不必担忧我会觊觎道友的先天不灭灵光。而且,以道友的实力,却也不必担忧我觊觎吧。”

    罗帆听了,目光一闪。

    他的这话却是相当正确。至少。对于他们这等层次的存在来说,是正确的。

    先天不灭灵光有着两种用途。第一,它能够让任何生灵炼化之后便获得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甚至有着资格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长久生存的能力——虽说,未成真圣绝对无法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行走,但相比于绝望者,相比于假圣,相比于伪圣。却已经是强了不知多少倍了——第二,它能够最终演化为与真圣同等级别的混沌灵宝!

    这两种用途之中。任何一种,对于任何生灵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

    几乎可以说,是生灵无望成就真圣的情况下所能拥有的,唯一的,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希望。

    但,若是同时拥有两种,那显然便不同了。

    第一种用法,胜在炼化容易,获得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希望比较大。而第二种用法,却是胜在那先天不灭灵光本身的威能将会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但,第二种用法却有着一个难点,那便是,炼化困难!而且,即便是炼化完成之后,因为本身境界不足,顶多也只是获得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能力而已,却是无法真正催发这混沌灵宝的所有威能。

    所以,从这角度来说,这两种用法对于无望成就真圣的存在来说,却是并没有本质的差别!

    如此一来,显然的,先天不灭灵光,获得一道,便已经足够了。

    获得两道,却也只是锦上添花罢了,却是没有根本的必要!

    “原来如此。”罗帆只是淡淡的叹息一声。

    不过,他也只是叹息了一声而已,却并没有直接说自己有着先天不灭灵光的事情。

    而是直接询问道:“我所知晓的先天不灭灵光只有两种用法,不知道友将这先天不灭灵光化作眼前这混沌状态,是什么用法?”

    听到这话,界皇也不再多说罗帆的先天不灭灵光的问题。罗帆这种表现,分明就是已经不太愿意提起那件事了,他又不是要审问他,再追问下去,也只是让彼此都不愉快而已,又有何必要?

    反正,从罗帆的话语之中却也可以听出来,他可能真的是拥有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

    这,也就够了。

    “这确实是那两种用法之一。这一片模拟混沌,便是其所化的法宝。”界皇笑着道。

    “原来如此,这却是我所没有想过的。”罗帆叹道。

    在两人这样说话间,他们同样是不断向前跨越。

    对于比起绝望者强大不知多少倍的他们而言,时间、空间就像是手中的橡皮泥一般能够随意的揉捏拉伸。因此,他们两人只是短短的几步之间,身形就已经是跨越了不知多少亿万里的道路,直接来到了界皇的本体面前。

    来到这里之后,界皇的灵光分身却依然没有消失,而是就站在他的本体身边,看着罗帆,道:“抱歉,我的本体现如今正处于与这灵光同步演化的关口,不能有任何中断。否则便会追之不上。无法再继续借此修行,所以却还只能由分身招呼道友了。”

    罗帆听了,佩服道:“我如今方才知晓道友的气魄。方才我还心中暗自觉得道友如此修行难以成功,现在,我收回前言。”

    听到这话,界皇却是极为欢喜,道:“蒙道友吉言了。”

    若是其他修士说他可能成功,界皇自然是不屑一顾,别说给对方笑容了。便是将任何注意力投注其上,都是奢望而已。

    但。罗帆显然不同。

    罗帆的实力,可是得到了界皇承认的!罗帆在证道成圣的道路上所走到的距离,也是他承认是与其相当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的夸奖。那分量自然是与一般人的夸奖有着天壤之别了。

    在这夸奖之中,他却是有种自己的努力被同道认同的欢喜。有种自己的求道之路被其他人认同的喜悦。而这,追根究底,便是代表着,他的求道之路有着更大的成功可能……

    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的界皇方才会如此欢喜。

    “既然道友一心修行,我们不如离开此处吧。”罗帆看看僵直盘坐着的界皇本体,笑着对其灵光分身说道。

    那灵光分身一听,微微迟疑。紧接着点点头,道:“如此也好。道友未曾经受这混沌淬炼,若是留在此处。一不小心便会让道友的分身损毁,那便是太失礼了。”

    说着,也不见他做了什么,他们两人就已经是出了那灰蒙蒙的所在,直接站在那灰蒙蒙的状态之外。

    紧接着,在这周围。便出现了一片建筑。

    一片看起来极为古朴,极为简洁。处处透出无数玄之又玄气息,包含着无数莫名道理的建筑。

    而且,这些建筑,同样是由无数世界凝聚而成!

    这些世界一个个都是如此的玄妙,一个个都包含了那不知多少繁复奇妙的道理。

    罗帆看着这些建筑,看着这些世界,面上现出赞叹之色,道:“道友之道,却是高深莫测。”

    界皇叹道:“这么多年来,也就只有这么一点收获了。”

    罗帆赞叹的,当然并不是他能够瞬息间开辟出这么多世界。而是这些世界之中所蕴含的,那无穷无尽的,甚至感觉上是直指真圣的众多道理。

    毕竟,若是罗帆愿意的话,瞬间开辟出比这多上千百倍,亿万倍的世界,也只是一动念的事情而已。但,这上面所蕴含的道理,那显然就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附加在那上面了。

    而显然的,界皇也是明白罗帆所赞叹的是什么,这才有着这样的回答……

    在这建筑物之中,两人分宾主坐定。

    一番寒暄之后,罗帆道:“道友,并非这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吧?”

    “这是自然。若是这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怎么可能修成这等先天道体?”界皇直接就笑道。

    罗帆却不想他如此干脆,愣了愣,才道:“这却是正理。只是不知道友是哪位真圣门下?”

    听到这话,界皇面上笑容不变,淡淡的道:“便是不是这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也不一定便是真圣门下。”

    听到这话,罗帆便知道自己说错话来了。

    连忙道歉,道:“是我先入为主了,还望道友恕罪则个。”

    界皇摇摇头,叹道:“是我反应过度才是。道友乃是从主世界出来,从踏入修行开始所知道的便是诸位真圣,所接触到的真正强者都是诸位真圣的门下,有着这样的想法却是在正常不过了。”

    罗帆惊道:“听道友之言,莫非,道友修行之时,主世界尚且没有真圣?!”

    原本,对于界皇说自己并不是真圣门下他却并没有多想。毕竟,并不是真圣门下也是有着人才的,比如,他自己本来便不是真圣门下……他都可以,其他人为什么不行?!

    但听这界皇话里话外,分明比那好似他踏入修行的时候并不知道有真圣?!

    那么,岂不是,他修行的时候,根本就是真圣尚且没有成圣的时间?!

    “这怎么可能?!那该是多少岁月以前?!”不等界皇回答。罗帆忍不住便再度说道。

    听到这话,界皇苦笑起来,道:“此时说来丢脸。但事实却是如此。主世界之中,第一位成就真圣的乃是元始天尊。而我,与元始天尊,乃是同代修士。只是,从当初到现在,无量量岁月过去,我却依然还在真圣门户之外徘徊。而他们,却已经是在谋划着整个主世界了……”

    罗帆心头暗自震撼。

    地球宇宙之中。就是罗帆所知道的,无量量岁月,不知多少亿兆个亿亿兆年的岁月之中,都一直是有着七大圣人!

    这七大圣人的威势笼罩着整个地球宇宙。他们的弟子,那些圣人门下,更是掀起了地球宇宙那不知多少精彩绝伦的事件!

    但,眼前这界皇居然说他修行的时候,元始天尊尚且没有成圣……

    这,对他的震撼,简直就像是一个寿命不过百年的普通人忽然知道居然有人能够永恒不灭,能够无穷岁月,甚至连天地毁灭都依然不会死亡的存活下去一般……

    “看来。我称你为道友实在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罗帆最终只能吐出这样一句话语。

    若是这界皇果真说的是真的,那他却就是真真正正的活化石了……而他,哪怕是将自己的修行岁月乘以亿亿兆。再乘以亿亿兆,如此连续亿万次,说不定都还不比的他……

    “若不是知道成圣的关键乃是世界观,我现在怕是要崩溃了。”在这瞬间,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一名修士,修炼了如此漫长的岁月之后。居然依然是在真圣门前徘徊,依然是不能成圣。成圣的难度到底是多大?!

    若是他只是地球宇宙之中土生土长的修士,是从没有见识过那时时有人证道成圣的天元大天地的普通修士,这个时候定然就已经是完全绝望,甚至可能直接完全崩溃了。

    界皇静静的看着罗帆面色的变化,等到听到罗帆说出那句话之后,眼中闪过奇光:“若不是我明明知道道友有着成圣的野望,不然我都要以为道友对成就真圣早已绝望了。”

    罗帆听到这话,知道他是在为自己能够保持如此镇定而感到惊异。

    不由得苦笑起来,道:“道友的用心可是相当险恶啊……”

    “何来险恶之说?若是连这点打击也承受不住,那谈何成就真圣?我与元始天尊乃是同代修士,与他也有过数面之缘,你知道他给我最大的印象是什么吗?”界皇笑道。

    罗帆听了,不由得好奇起来。

    真圣,这虽然可能不是修行的至高巅峰。但,至少已经是站在一个相对巅峰的级别上了。

    而他自从踏入修行以来,到如今不知多少万亿年时光,早已是接触过了与真圣有着联系的事物不知道有多少了。

    但,对于真圣到底是什么模样,那真圣,具体是什么样的人物,他却依然是一头雾水,依然是完全没有任何概念!

    就算是偶尔从那些真圣门下口中听到的,也都只是无法掩饰的崇拜,无法掩饰的敬畏而已。

    此时此刻有着机会能够从一个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与真圣同等级别的修士口中听到其对真圣的评价,这对他来说却好似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新奇体验。这让他怎么可能不好奇,怎么可能不在意?!

    在这个时候,他早已是将自己的一切注意集中在自己的视觉,集中在自己的听觉上。

    却是本能的在担心着自己会不会因为注重不够而使得自己不小心遗漏了界皇所说的什么内容。

    界皇眼神之中有着悠远的回忆,好一会才道:“他给我的最大的印象,就是坚定。一种病态的,甚至,就算是将他的一切存在痕迹完全抹去,他依然能够从虚无之中爬回来的那种坚定!可以说,从我第一次见到他一直到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他的眼神,都没有任何变化,就像是这世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能改变他的心意一样。”

    “坚定?”罗帆却是怎么都想不到界皇所说的居然会是这么两个字。

    作为地球宇宙之中,第一个成就真圣,甚至第一个开辟出真圣这个境界的伟大存在,他的特点居然不是什么资质,什么悟性,什么能力,反而就是这种性格上的坚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