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真圣种子?!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真圣种子?!

    “可惜,你不曾见到他。不然的话,你也会被他的坚定所震撼的。”界皇叹息一声,道。

    那话语之中,似乎在为自己的语言贫乏,不能讲述出元始天尊的坚定而感到遗憾一般。

    罗帆听到这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虽然很难理解,但,还是谢过道友将这告知于我。”

    说完这话,他心中猛然有着莫名的感觉,隐隐间却是知道,这坚定二字,怕真的可能便是元始天尊的特点所在。

    一般生灵的坚定,那只是一种坚持目标的坚定。哪怕是修士的道心坚固,不可动摇,那也只是在这道心层次上的坚固而已。若是将道心摧毁,那坚定,自然便消失了。

    而,元始天尊的坚定,显然已经超越了这个层次,超越了道心的层次!

    如同界皇所言的,元始天尊的坚定甚至让人觉得便是将其存在的一切痕迹完全抹去,直接将他杀到最为彻底的地步,他都能够凭借这种坚定重新爬回来——这界皇显然不是信口开河之辈,他既然这么说,必然就是他真的有这种感觉……这种坚定的层次,该是多强,不言而喻……

    按照罗帆的理解,若是果真是将坚定达到了这个地步,那显然便已经是从另一种方向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

    或者说,是已经凭借着自己接收到的世界观,凌驾于自己本身对世界的根本认知之上,直接取代了自己的世界观!进而。让他能够凭借这样的世界观支撑,使得他获得了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往来,自由修行的能力,最终踏破假圣和真圣之间的屏障,真正成就真圣!

    明白这个,罗帆猛然感觉自己的眼界直接被打开来了。

    原来,除了辛辛苦苦整理完善自己的世界观之外,居然还有这种办法来获得自己的世界观,居然还有这种办法来成就真圣!

    “只可惜,这种方法。或许也只有元始天尊能够做得到了……”想清楚那种种。罗帆不由得心中暗叹。

    虽说这是另一种直通真圣的途径,最终也能够获得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往来的能力。

    但,这对于意志坚定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这种坚定,甚至需要凌驾自身的生命本源之上。凌驾于自身的运道世界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之上!只有如此。方才可能真正的将自身意志深处。自身从零开始积累起来的,对世界的认知完全扭曲,完全扭转成为另一个模样。

    而这。便是此时的罗帆想来,也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看道友似乎若有所得的样子?”界皇这个时候看出了罗帆的面色有些变化,不由得好奇问道。

    “只是从元始天尊的状态之中受到一些启示而已。”罗帆摇摇头,道。

    他自然不可能将自己所猜想到的世界观的事情直接告知界皇了。

    毕竟,虽说界皇从现在看来是对他颇好,将这样久远的事情都告知他。但,他们之间的交情毕竟还浅。这种关乎成圣的关键之事,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说出来的?!

    界皇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这确实应该,现如今我隐隐想来,都还能够感到自己时时从中获得一些启示,好像领悟到一些什么。但具体去想来去,却是什么都领悟不到。或许,这是元始天尊成就真圣之后,连其过去都有了改变,连在他人记忆之中的身形,都有了玄妙吧。”

    罗帆自然是点头附和。

    紧接着,他就问道:“道友能够从无量久远的岁月生存到如今,想来便是靠着这先天不灭灵光吧?”

    “这是自然。”界皇听了,笑了起来,道,“我虽自信自己不弱,但却清楚的知道,这无量岁月之间,比我天才,比我强大的修士至少要以亿计算。他们现在绝大多数都湮灭在时光之间,而我却依然留存到现在,若是没有这先天不灭灵光,怎么可能?事实上,这一生来,我遭受的必死之劫足足有数千亿次之多,每一次,我都几乎被打得所有痕迹都被抹去,最终都靠着寄托在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的一点意志方才重新踏破虚无归来。”

    说到这里,界皇却是有些感慨。

    罗帆听到这话,忽然感到眼前的界皇变得如此的沧桑。

    这却是必然的。

    他从修行到现在已经是修行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几乎相对于其他任何生灵来,他都能够以俯瞰的姿态来对待。

    但,面对着眼前的界皇,他这点修行岁月,却是显得那样的微不足道——几乎就像是一秒钟与他现在修行的岁月相对比一般……

    这样的情况下,由不得他对界皇的观感不改变。

    猛地,罗帆忽然想起了晋皇,不由得问道:“道友之前言说与晋皇乃是好友,那晋皇莫非也是道友同代修士?!”

    说起这个,他心头不由得微微有些颤抖。

    “当然不是。”界皇的这句话直接打消了他心中的颤抖,让他感到心情好受了不少。

    这种心态并不难以理解,若是有人忽然告诉你一个你所熟悉的人是上古三皇五帝拾起活到现在的,甚至曾经见过你的曾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在玩泥巴,你心中的感觉该是多复杂,可想而知。

    只是,就在他刚刚松了口气的时候,界皇的下一句话就将让他忍不住苦笑起来了。

    “她,却是与第三位真圣通天教主同代的修士。”界皇道。

    “第三位真圣……”罗帆无奈苦笑。

    第一位真圣和第三位真圣之间或许是差了无穷漫长的岁月,但那相对于现在的罗帆来说。却是没有多少区别,同样是无量久远的岁月!

    这就像是一个无限大的数字,再加上无限大的数字依然是无限大一般。

    “没错。当初,她似乎与通天教主还有过一段不错的交情,据说,有些**。”界皇笑着道。那神色之间,颇有几分八卦的味道……

    罗帆更是苦笑,道:“道友慎言。”

    这话涉及通天教主这一尊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真圣。而以他的能力,说不定此时此刻他们的谈话都在其感应当中。这样当面的说着对方的八卦。若是对方一个不爽。一只手指摁过来,他们两个说不定就死了……

    为了这一两句八卦而冒这样的危险,着实是有些不值得。

    “哼!他们敢做,拿到还不许我编排一下?”界皇却很是不屑。

    不过。话虽是这样说。但界皇毕竟还是闭口不在说这件事了。

    那毕竟是涉及真圣。作为从久远岁月一直活到现在,不知道见识了多少次真圣手段的界皇来说,他对于真圣的了解比起这天地。比起地球宇宙之中的任何人都要多。自然是清楚的知道,若是真圣发怒该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可惜的是,晋皇早在当初就已经是被磨灭了信心,一直以来都是浑浑噩噩的。在若干亿年以前,更是直接离开了这天地。我原本以为她重燃信念,直接进入混沌之中去寻找新途径,新天地去了,却不想她居然是重新回到了主世界。可惜了……”界皇叹息一声道。

    “重回主世界怎么就可惜了?”罗帆好奇起来。

    地球宇宙的力量等级虽然比起这天地要差上许多,但怎么说也是有着真圣存在的完美天地啊,在其中却也有着无穷无尽的机缘存在。若是运气好的话,领悟到什么关键,就此证道成就真圣却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听到这话,界皇摇摇头,道:“道友有所不知。这天地和主世界看似紧密相连,其实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这世界之中修行久了,身上自然会打下这世界的烙印。到时候,进入另一个世界,都会受到世界的压迫,从而事事不顺,处处受限。便是有机缘,也会自然排斥你,想要成就真圣,根本不可能。”

    说话间,界皇却是注意着罗帆,想要从他的神色当中看出什么,但他最终却只是看到,罗帆的面上现出微微惊讶之色,紧接着就恢复过来,再无任何变化了。

    一时间,他却是对他暗自佩服,道:“道友心性修为着实强大,方才却是我小视道友了。还望道友见谅。”

    罗帆听了,一笑,道:“道友何必如此?我却并不是心性多强,只是,我只是觉得,在任何天地修行都无所谓而已。”

    “这便是心性啊……”界皇赞叹道。

    他们所说的,自然便是罗帆听到在这天地之中修行久了便无法重新回归地球宇宙正常修行之时依然是如此的镇定,如此的自然,没有丝毫因为听到这个消息而有任何变色的表现。

    罗帆的理由,却也并不是随意一说的。

    这些理由,却完完全全便是发自他的内心。

    他最开始乃是地球宇宙之中的普通人,之后穿越到洪荒天地,成为貔貅,定下了修行的信念之后走过了多少天地?

    从洪荒天地去到了天元大天地,从洪荒天地回到了地球宇宙,再从地球宇宙的末法时代回到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以前的天地未曾破碎之前,又是从那天地未曾破碎之前的地球宇宙离开,进入魔界,再从魔界离开,进入诸天万界……如此这般,一直到现在,来到了这与地球宇宙相当的另一个力量等级极为高端的完美天地之中,这一路,他何曾因为自己离开原来熟悉的环境而有任何的不安?!

    何曾因为进入一个新的天地而极力的追求回归原来的天地?!

    他,却是几乎随遇而安,无论是在任何天地,在任何时间,只要是能够修行,只要是能够提升他的道行境界,只要是能够完善他的则之世界观,他都安之若素!

    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这天地之后无法回归原来的地球宇宙继续修行。这又算得了什么事?!

    只要在这天地之中的修行环境比起地球宇宙要好,对他来说就已经是足够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态,这样的想法,他方才有这种表现。

    界皇看着罗帆那理所当然的表现,眼神之中忽然闪过一丝震惊。

    见到他的震惊,罗帆不由得暗自疑惑,问道:“道友不知想到什么,怎的忽然如此震惊?”

    界皇听了,苦笑起来,道:“或许是我的错觉吧。”

    “错觉?道友莫要说笑了。到了你我这个级数。怎么还可能会有错觉这种存在出现?”罗帆一笑,道。

    界皇叹息一声,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着罗帆,道:“我看道友。忽然间有种当初看元始天尊的感觉……”

    罗帆听了。心头一震。心中忽然有着种种复杂的情绪涌现出来,有着兴奋,有着难以置信。更有着莫名的恐慌,最终,方才渐渐化为平静,苦笑道:“道友方才却是吓到我了,或许,道友当真是产生错觉了。”

    界皇这个时候却是摇摇头,道:“道友说得对,我们这个级数,并不会无端产生错觉的。道友,必然是在某方面与当初的元始天尊相类似,只是,我如今境界不足,却是看不出来。”

    说着,他不等罗帆开口,又是叹道:“或许,主世界的第八真圣,就要出现了,算算时间,其实也该差不多了呢……”

    罗帆这个时候却已经是完全平静下来,根本不为界皇之言语所动,笑道:“道友想多了。”

    “或许吧。”界皇忽然有些意兴阑珊,“道友接下来却要小心了,每一名真圣成圣之路,都必然踏着无穷血腥,都必然有着无限劫数。道友若是果真是下一位真圣的话,接下来的日子却是绝不平静。”

    “多谢道友提醒,我虽不认为我便是下一位真圣,但却也有着成圣之野望,道友之提醒却对我有极大的帮助。”罗帆笑道。

    看着罗帆那毫不动容的神色,界皇笑了笑,道:“道友在此处已经耽搁了许久,我便不阻碍道友修行了,请。”

    这种直接的送客行为,他做起来却是如此的自然。

    既然对方已经送客了,罗帆自然不会再耽搁,他便向界皇躬身一礼,道:“多谢道友指点,告辞。”

    说着,转身化为一道灵光,消失无踪。

    在罗帆的灵光分身消失之后,界皇遥遥看着他,口中喃喃道:“真圣种子啊,没想到,终于出现了一名真圣种子……或许,晋皇便是看出这个才将他送到这天地?”

    说话间,他苦笑起来,拍拍头,道:“我想那么多干什么,他真圣他的,我修行我的,就算是这天地被他给毁了,我顶多就进入混沌之中修行就是了……”

    话音一落,他便将身一转,化为一道灵光直接冲入旁边那一团灰蒙蒙翻涌不休,好似是混沌状态一般的莫名存在之中去了。

    也只有他这种拥有先天不灭灵光的存在方才敢说出这汇总在混沌之中修行的话语出来。

    先天不灭灵光本就是混沌之中的产物,它天生便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拥有先天不灭灵光之人,自然而然的便能够藏身于先天不灭灵光之中在混沌状态停留而不被混沌状态同化,湮灭。

    也即是说,只要拥有先天不灭灵光之人,其实就已经不再受限于任何一方天地了。

    当然,毕竟只有真圣方才可能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往来,自由行动。

    所以,非是真圣,即便是拥有先天不灭灵光,进入混沌状态之中却也只能任凭先天不灭灵光随机的行动,随机的变化而已,自身却根本无法掌控其运转方式,无法改变其行动方向,,最终和在任何天地之中,却也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无法自主……

    随着那灵光重新回归那灰蒙蒙的莫名存在之中,这一处悬空山峰渐渐恢复了原来的平静状态。

    ……

    罗帆的灵光分身离开了界皇的洞府之后,无比快速的向着他本体所在的方向而去。

    就在他刚刚踏入那“大”组织地盘的时候,猛然间。有一股奇异的力量从天而降向他袭来。

    这一股力量是如此的浩瀚,如此的强大。

    轰然落下的瞬间,直接便将方远不知多少光年范围的时空完全化为一片迷蒙的混沌!

    使得这方圆不知多少光年范围之内的一切,包括时间、空间,包括真圣玄奥,大道碎片乃至其他一切的力量,都在这瞬间完全混合在一处,形成一种无法想象的混乱形态!

    罗帆心中一动,灵光分身重新凝聚出来。

    紧接着,灵光分身微微抬手凭空抹过。刹那间。一股强大无匹的波动顺着他的手掌扩散开去,瞬间就将眼前越来越大的区域渐渐抚平,渐渐化作原来正常的模样!

    在这个时候,那一股力量却已经是真正降临而来。直接便在罗帆面前形成了一个身影。一个先天道体模样的身影——方才。那让这方圆不知多少光年范围的时空完全化为这种类似混沌状态的混乱的,赫然只是这力量降落下来的前兆,相当于一拳轰出去的劲风的作用而已!

    在这个身影。乃是一名老者。

    他身形瘦弱,鹤发童颜,但双眼之中透出的智慧光芒,却是比起罗帆过往所见过的任何生灵都要深邃!

    甚至,连界皇眼中的智慧光芒,似乎都不如他的那么深邃……

    “不知道友何人?”罗帆皱眉问道。

    “果然是灵光分身……”这老者却并没有回答罗帆的话语,而是看着罗帆现在身躯的过程,莫名的感慨起来。

    “正是灵光分身。”罗帆淡淡的道,双眼却是紧紧的盯着眼前这老者,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这老者双眼之中的智慧虽然比起界皇要深邃,但他却知道,这并不是界皇的智慧不如他。而是,界皇已经完全掌控了自己的智慧,使得所有智慧完全内敛,并没有丝毫显露出来的缘故。

    换句话说,眼前这尚且无法做到内敛的这老者,相比于界皇来说了,依然还是差了许多。

    而连界皇都要以道友称他了,眼前这老者居然以这样居高临下的姿态来面对他,这自然是不让他感到满意了。

    当然,这种心态却也只是一点点而已,他的心灵并不会真的因此而被动摇。

    “将你凝炼灵光之法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这老者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罗帆终于变色。

    “饶我一命?”罗帆重复了一句。

    那老者淡淡的点头,道:“没错,你虽然凝出灵光,但你的实力太差。对我来说只是蝼蚁而已,我若是要杀你,只需要一个念头。”

    “你的身份。”罗帆淡淡的道。

    这老者的眉头皱起来,紧接着,稍稍放松,道:“我乃大组织的创建者,你可以叫我,沙皇。”

    “沙皇?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一个**的国度。”罗帆淡淡的道。

    “所以呢?”那沙皇皱眉道。

    随着他这话,整个天地都似乎变得黯淡起来,好像这整个天地都在他的声音之下微微颤抖一般。

    隐隐间,罗帆更是能够感觉到,在这老者体内有着一股他以前感受过的意志慢慢的散发出来,开始压迫周围的时空,开始影响周围的一切,让周围,随着它的存在而开始扭曲,开始变换。

    一种无比强大的压力,在这瞬间产生,并开始向着罗帆压过来。

    在这压力之下,罗帆就感到自己的灵光分身似乎变得沉重起来,似乎一种禁制的力量正在不断的向他接近一般。

    感受着这一切变化,罗帆忽然笑了起来:“从当初,你在我手上救走那些生灵开始,我就已经将你当成假想敌了。”

    “不自量力。”那沙皇冷冷的笑道。

    “是吗?或许在你看来这是不自量力。但,正是因为这样的压力,我才在这段时间获得这么大的进步。我能够凝练出你所不能凝炼出来的灵光,从根本上,也是因为这种不自量力的心态。”罗帆笑了起来。

    说话间,他猛然抬手对着那老者虚虚一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