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七章 死而复生?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七章 死而复生?

    那少年模样的修士名为元正道人,乃是一名散修。

    他踏入这道尊之路第五层已经是有将近十万亿年之久。在这么长久的岁月之中,他悉心修行,用尽一切手段体悟这第五层这种所蕴含的一切玄妙,用尽一切努力的去提升自我。但,不知是命数,还是机缘,亦或是干脆只是运气,他到了现在,却依然只是勉强凝练出一个天地之光雏形的轮廓而已。

    甚至,便是这个轮廓,都有些似是而非,距离真正凝成天地之光雏形都还有着很长一段路要走……

    耗费了十万亿年时光只是得到这点成就,想要飞升,却还不知要有多少岁月。

    所以,这次这元正道人在听说这一处禁地之中有着极大的机缘,足以让修士的天地之光得到升华,也足以让修士自身得到升华之后,哪怕是自身其实还没有足够的实力踏入这禁地之中,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所以,才会有现如今他出现在这里的事情出现。

    “前路迷茫,该如何去走?”这元正道人悬浮在一片耀眼无比的光芒之中,心中充满了茫然……

    他之前付出极大的代价得到了一条通往那机缘之地的安全通路,但忽然之间,周围环境剧变,虽说他运气绝好,自身所站立之处依然是安全之地,光华的浓度依然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但无论是前进还是后退的道路,却都已经消失了!

    此时此刻,他站在这里,看不到安全的前进方向,也看不到安全的后退路线,可以说已经是进退两难,却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安全脱身了。

    他所站立之处乃是两团光华的交界,隐隐间形成了一个漩涡之眼,正是因此,才使得这一处位置显得比起周围的其他位置要安全许多。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而已。

    毕竟,这一处漩涡之眼乃是因为两团光华在这里相互激荡所产生的。而光华的激荡,显然不可能永久持续下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两团光华将会渐渐回归平稳。

    而这种平稳,自然便让这漩涡之眼消失,最终,让他真正的以自身来承受周围的无限光芒!

    那样的话,对他来说,那显然便是厄运降临,代表着他最后的安全之地完全消失了。

    对于这种情况,这元正道人却是相当清楚。

    正是因为清楚这个,所以他方才会这么的茫然……

    不过,显然的,哪怕是在茫然,再不知道前路,他也不可能就此放弃,坐而等死。

    很快的,他便收拾心情,开始将自己所得到的一切有关禁地的信息仔细的回忆数次,用尽一切手段来感应周围的种种,推算可能存在的安全之路。

    这种事情,当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甚至,对他来说,甚至可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是有着千万年,亿万年的岁月,他都不一定能够成功,更何况现如今他所拥有的时间不过是在这漩涡之眼还存在之前的短短几日而已了。

    这成功的可能性,更是渺小。

    数日之后,这元正道人却只能够勉强推算出一个反向可能相比于其他方向要稍稍安全那么一点而已。

    有心想要继续推算,更加准确的确定到底该怎么走才更加安全。

    但,环境显然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了——他脚下的这漩涡之眼,却已经是即将崩溃!

    一旦这漩涡之眼崩溃,周围无尽的光华便将将他淹没,到时候,他即便是推算出安全之路,却也再不可能成型了。

    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依然没有找到路途,他也只能叹息着,抬步前进了。

    在这前进的过程之中,他将自身所拥有的,那天地之光雏形的轮廓环绕周身,在其中充入无尽的威能,灌入无穷观念神通,极力的护持自身。

    若是在其他地方,他这样的防御,哪怕是天地崩灭,都能够稍稍挡一挡了。但,在这里,哪怕是正常的禁地环境,他都不一定能够支持一个瞬间!

    运气,并没有发生在元正道人身上。

    他所推算出来的,那一个方向虽说相比于其他方向要稍稍安全那么一点点。但,却也远远超过他所能够承受的极限。

    在他稍稍踏出那漩涡之眼的瞬间,他身体周围的一切存在,便瞬间崩灭,被无尽的光芒完全绞碎,吞噬,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这种变化,无穷光华狠狠的向着这元正道人的身体猛压过来,如同无穷天地同时崩灭一般,有着毁灭一切的决意!

    “终究没有那种运气……”看到这一幕,那元正道人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苦涩。

    本该出现的绝望,却并没有出现在他的眼中。

    在这瞬息间,他不知多少亿万年来的修行记忆在他的心神之间如同一卷画轴一般闪过,其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最终,等到他意识一黑的时候,这画轴刚好闪完。

    “我这一生,也值了。”最终,只留下这样的叹息。

    ……

    过得不知多久,元正道人从迷蒙之中醒转过来。

    “我没死?”他面上显现出惊疑不定之色。

    他之前分明是感觉到自己已经是完全失去意识了,甚至,连临死之前的记忆回溯都已经出现了,怎么现在还没死?

    至于如同凡俗中人一般怀疑自己现在就是死去的状态,是在死去之后来到另一个世界的这种想法,自然是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

    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名五劫强者,是一名动起手来甚至足以对大天地形成不可逆破坏的强大存在。

    这样的存在,对于自我的认知,对于自身的把控,自然都不是一般凡俗存在所能够比拟的。

    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他却甚至不用感应,只要意识回归,便瞬间清清楚楚。

    在这时候,他便已经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自己并没有死,自己,依然活着!

    “我的修为……”很快的,他便发现了另一个异常。

    他原本浩瀚无极的实力,在这时候居然已经是被压制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

    大体衡量一下,顶多也只剩下先天大罗级数的实力而已。

    而且,这种压制的效果极为玄奇。几乎是渗透了他的方方面面。不光是那种单纯的外力压制,而是让他仿佛时光倒流,重新回到了那先天大罗级数那个时候一般,不管是身体状态还是力量状态,甚至是他的心灵状态,都已经是完全恢复了当初先天大罗级数的模样!

    所不同的,或许也不过是他依然留存着作为五劫强者的记忆而已了……

    四处张望,他现在却是在一片很是寻常的荒野之中。

    感知一扫,周围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的情况便巨细无遗的映入他的心间。

    哪怕是已经被压制了这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他也依然是先天大罗之修,是能够自己自足,自己开辟世界的强大存在。其感知之强,虽然相比于原来的他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但终究也还是极度不凡的。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能够瞬间感应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的时空,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好繁盛的修行之地,似乎与道尊门下掌控之地有些相似……”感应这范围的种种,这元正道人心中就感到莫名的熟悉感。

    他能够来到这道尊之路第五层,在那道尊大天地之中也并不是默默无闻之辈。自然是曾经见识过无数修士掌控之地,哪怕是道尊门下的掌控之地,也不会例外。

    而眼前他所在的区域,无论是修行的规矩,还是不同种族的居住之处划分,还是凡俗与修行者之间的关系,都与他不知多少万亿年前在道尊大天地之中所见到的,那道尊门下掌控的区域颇为相似。

    见到这个,他哪里还不明白,这里,必然与道尊门下有关!

    在他正好奇着的时候,忽然有着一道道遁光从远处划破虚空而来。

    这元正道人微微一愣之间,那遁光便已经是来到了他的面前停了下来,一转,化作了一道玉符。

    “这是哪位道友传书给我?”元正道人好奇万分。

    抬手接过了这玉符,细细感应一番,便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玉符,却是来自自称前代第五师兄的道尊门下!

    在其中,那前代第五师兄邀请他前去做客,言称其与他的处境相当,或许有着可以合作之处。

    虽然对道尊门下感觉有些戒备,但从周围的环境上来看就知道那道尊门下在这一方天地应该已经是有了一些权势。所以这元正道人考虑了一会,便架起遁光,向着那玉符之中所指引的方向飞遁而去。

    先天大罗之修的飞遁速度本就迅捷非常。更何况这元正道人本身有着五劫强者的记忆,对于力量与威能的操纵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先天大罗之修所能够比拟的。这飞遁速度,自然是相比于一般先天大罗之修更快上数倍。

    不过是短短的数刻钟而已,就已经是来到了那玉符所指之处,一处虚悬于虚空之上的悬空洞府之前。

    远远望过去能够看到,这悬空洞府似乎便是周围一大片区域的灵机所在。

    似乎整片区域的灵机,都被这悬空洞府不断的吞吐着。

    这种灵机的吞吐,不光是让那些灵机产生种种微妙的变化,更是使得这悬空洞府几乎成为了这一大片区域的核心,让这里的安危与周围一大片区域的安危息息相关,似乎无论是什么存在,只要不想将这一大片区域毁灭,便不能伤害这洞府。

    看着这一幕,元正道人眉头微微一皱。

    这种情况,代表着这一方天地并不太平……

    毕竟,若是太平的话,何必将自己与这一大片区域绑覆在一起?

    身形落在这洞府之前,已经是有一人站在洞府之前迎接元正道人了。这人不是其他,正是那前代第五师兄!

    这元正道人所进入的这一方天地,赫然便是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第一层!也是那前代第五师兄被惩罚进入的所在!

    事实上,这里之所以会有着么大的变化,让那原本没有什么地位的前代第五师兄居然已经成为了这一大片区域的掌控者,那原因其实相当简单。

    那便是因为,在罗帆等待这元正道人的数日之间,这第一层大陆之中的时光,已经是过去了不知多少亿年之久了……

    这么漫长的时光,以这前代第五师兄的能力,没有完全将这整个第一层掌控在手,已经是他对这个并不擅长的缘故了。成为这一片区域的主宰,又有什么奇怪的?

    见到元正道人之后,前代第五师兄便上前致歉,表示自己因为要梳理天地,无法随意离开这的洞府,这才使用飞符传书请元正道人到来。

    对于这个,元正道人自然并不在意。他这次来这里是为了了解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如何才能够离开的。却并不是为了享受前代第五师兄的优待的。

    “此等小事不必在意,道友方才说你与我处境相同,不知我们现在是什么处境?”元正道人自我介绍后,道。

    前代第五师兄微微一愣,难道眼前这位道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这怎么可能,他分明是与自己一般是来自道尊之路第五层的修士,那身上的气息,根本无法遮掩,自己绝不会感应错误的!

    “道友莫非不知?难道道友没有见到禁地主宰?”前代第五师兄皱眉问道。

    听到这个,元正道人更是疑惑了,禁地主宰?自己何曾见过什么禁地主宰?!

    眼见前代第五师兄面现怀疑,他也并不隐瞒,就将自己的经历大体讲了出来。包括自己怎么在那禁地之中寻找安全通道,怎么因为禁地剧变而失去前路,怎么冒险尝试,又怎么在自以为死去之后被送入这里。

    听着这一切讲述,前代第五师兄却是面现恍然之色。看向元正道人的目光,隐隐间也有了一些改变。似乎有些恍悟,有有些羡慕。

    隐隐间,还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好奇。显然,心中却正在思索那禁地主宰的用意。

    元正道人讲完自己,看到那前代第五师兄似乎明白了什么,对自己的状况似乎有了领悟,连忙问道:“道友可知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若是知道什么,还望道友不吝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