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再悟灵光!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再悟灵光!

    【本书作者推荐:百度搜索云来閣,免费观看本书最快的vip章节】

    罗帆本身便已经是掌握灵光的存在。

    虽说,他掌握的并不是那从概念之中凝炼出来的灵光,而是以境界本源作为根基凝炼出来的灵光。但,灵光便是灵光!其中的关键之处,其实却是想通的。

    也即是说,那种挡在沙皇面前,让沙皇怎么都不能领悟那灵光的关键,对于罗帆来说,反而没有丝毫阻碍!相反的,挡在他面前,让他不能凝炼灵光出来的,反而是现在沙皇所掌握的,那凝炼灵光的基础途径!

    而这一步,在这个时候,沙皇却已经是帮罗帆补全了。

    在这瞬间,无数图像,无数想法,无数概念的玄妙在他的心中不断的回转。

    最终,在某一刻,他终于将一切奥妙贯通,刹那间,从那一缕灵光,瞬间在那概念世界之中诞生出来。

    这一缕灵光,与他所掌握的灵光本质相当,但却有着那灵光所没有的特性。那便是,它拥有一种让任何人看过之后都会在下一瞬间将其忘记的能力!

    这样的灵光出现之后,便开始疯狂的吞吸整个概念世界,开始将越来越多的概念融入其中,并在这过程之中开始快速的成长,快速的壮大。

    不一会之间,整个概念世界便是在这灵光的肆虐以及沙皇手中那镜子发出的,近乎灵光的概念之中完全崩溃,完全毁灭!

    而这一道刚刚凝炼出来的灵光,也是在这瞬间成长了不知多少倍。转眼间就已经铺天盖地的向着那那强大至极的,近乎灵光的概念碾压过去!

    这一股概念凝炼出来的灵光与罗帆现在灵光分身所掌握的灵光并不相同。

    罗帆的灵光分身所蕴含的灵光乃是有数的,当初从他本体之处所获得的是多少,这灵光就是多少。

    但这概念凝炼出来的灵光却不同!

    这概念凝炼出来的灵光却是以概念作为根源,只要概念源源不断,这灵光,便能够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进而近乎无止境的增长,无止境的扩大!

    就像是现在,虽然罗帆只是刚刚凝炼出这灵光。但这灵光就已经是成长到比起他灵光分身之中蕴含的所有灵光要强大百倍了!

    而且。这个成长过程,依然是在不断的进行着,那灵光,依然是在不断的成长。不断的扩大着!

    在这样的变化之间。那近乎灵光的概念自然便是在第一时间便被这灵光所碾碎。

    在这之后。这灵光更是并没有丝毫停止,而是溯流而上,顺着那概念直接袭向那一个镜子模样的法宝!

    “怎么可能?!”沙皇猛然惊呼出声。

    作为一个辛苦不知多少亿兆年时光来凝炼这种灵光的存在。他自然是知道想要将概念凝炼成为灵光到底是多么困难。

    他就算是辛辛苦苦这么漫长的时光,也只是完成了这一半的过程而已。但眼前的罗帆,在这之前虽然凝练出一道灵光出来,但那灵光明显并非是从概念之中凝炼出来的,对于将概念凝炼成为灵光,他应当是毫无任何了解才对,怎么可能在这短短的瞬间就将这灵光凝炼出来!而且,更是转眼间就成长到这个地步!

    在这种不可思议的想法之下,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那灵光硬生生的撞在他的那镜子之上。

    咔咔咔咔咔……

    破碎的声响从那镜子之中传出来。

    这种破碎声响,不同于之前他将自己的意志灌入其中之时对这镜子所造成的损伤,它,哪怕是在现在周围所出现的那惊人的动静,惊人的混乱当中,也是如此的明显,甚至是恍如惊雷一般,传入了沙皇和罗帆两人的耳中!

    紧接着,无数细小的裂缝出现在那镜子上。

    这裂缝随着那灵光的照耀、冲击变得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集,其中的裂痕也随着变得越来越大。

    最终,在那灵光的冲击之中,整个镜子轰然破碎开来,整个原本极为完整的镜子直接崩碎成为不知多少细碎的碎片,在那灵光的冲击之中,直接对着沙皇冲过来,最终将呆鄂之中的沙皇整个身体冲刷得同样是化为无数碎片,最终完全消失无踪……

    却是,连同沙皇在这里的这一具分身,同样是在那灵光之中被冲成虚无了!

    “怎么可能……”在消失的最后一刻,在沙皇这分身的心中所出现的,并不是其他想法,而依然是这么一个。

    “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罗帆在这个时候叹息一声。

    紧接着,那之前将那沙皇的身躯连同他的法宝同时冲成虚无,完全剿灭的,那种他刚刚从概念之中凝炼出来的灵光瞬间完全崩溃,化为无数细小的碎片四处飞溅。

    这种飞溅并不是那种单纯的实体的破碎飞溅,而是一种无止境的破碎所产生的飞溅。

    也即是说,这些灵光碎片在飞溅的过程之中依然是在不断的向着更细小的方向破碎,每一点碎片同样是分裂成为无数更加细小的碎片,同样是在继续不断的四处飞溅着……如此这般,最终,就让这些细碎的灵光在这过程之中变成了一片铺天盖地的光幕,将方圆不知多少光年范围的时空完全笼罩。

    紧接着,所有灵光破碎到极致,最终统统化作虚无,完全消失无踪。

    而在这些灵光消失的瞬间,这方圆不知多少光年范围的,那已经因为之前的战斗而被崩灭得显现出混沌状态的时空也开始渐渐恢复过来。

    不多一会之间,所有的一切便已经是完全恢复了原来的正常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之前那一场惊天的战斗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种表现,却是将这天地的威能展现得淋漓尽致……

    要知道。若是在其他天地,不说方才那战斗能不能将天地完全毁灭,就说那天地不会毁灭的话,这种战斗所产生的破坏,也必将深深镌刻进入天地的规则法则,镌刻进入天地的大道之中,最终使得这战斗所造成的破坏成为那天地的一种永不消磨的痕迹,成为这天地之中的一种自然景观。

    哪里可能如同眼前这天地这般,甚至无法保留多一点时间,只是让这一片区域破灭的力量来源刚刚一个消失。这天地的力量就已经是自然而然的将这一切完全修复了?

    不过。这个时候罗帆却已经是没有什么心思去感慨这天地的威能了。

    在这瞬间,他这灵光分身开始点点滴滴的破碎,点点滴滴的崩散。

    这种破碎,这种崩散直接从他灵光分身的深处诞生。随着不断的扩散开去。不断的席卷他的周身上下。渐渐的使得他的身体从里到外的破碎。

    那种模样,就好像是这灵光分身之中蕴含的,属于罗帆的意志在这过程之中再被不断的消抹一般。

    “怪不得之前界皇在与我战斗之时眼见这灵光无效就不再出手。原来,施展这灵光居然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罗帆在这瞬间心中产生这样的念头。

    那概念凝炼出来的灵光固然是能够源源不断的从那莫名所在之中引导凝炼出来,可以说从来源上,乃是一种几乎无有止境的,永远不会有尽头的。但,世上怎么可能当真会有永无止境,永无限制的力量?!

    想要施展那概念凝炼出来的灵光,却有着另一个隐形的限制。

    那便是意志!

    每一点灵光从概念之中凝炼出来,都会对凝炼这灵光之人的心灵,意志造成不可思议的压力!

    这种压力,来自于这灵光本身蕴含的,那种能够让任何人看过之后下一瞬间就会完全将其忘记的能力,来自于那莫名的所在!

    这灵光的这种能力,乃是无差别放射出来的。

    任何生灵,只要接触到这灵光,都会自然的受到这种能力的作用。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想要凝炼出这灵光,想要操纵这灵光,自然便相当于在时时刻刻的和这种能力想对抗!

    灵光越多,对抗就越是激烈,灵光越多,对于心灵的压力,对于意志的压力,就会越是恐怖。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灵光增长到某个程度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便会将这分身的意志完全崩溃,让这分身形成的基础意志完全消失,进而使得这分身同样是直接崩溃……

    甚至,不单单是分身,便是本体,在施展这灵光的过程,依然是需要承受着这种直接作用在心灵,作用在意志之上的压力。

    虽说,因为乃是本体,对于这种压力的承受能力比起分身要强大不知多少倍。但同样是有着极限的。若是一不小心,施展的灵光超越极限,那所形成的压力,便会瞬间将其意志完全抹去,将其心灵完全崩溃……

    到得那个时候,即便是因为这等存在的不死乃是概念性的,只要有着任何生灵能够记得他他就会重新复活。但因为那伤害乃是意志的伤害,是心灵的伤害,所以,死亡之后想要重新归来,重新复活,怕是需要一段极为漫长的时光来等待意志的会恢复方才能够做到了。

    从这角度来说,施展这种从概念之中凝炼出来的灵光,简直便像是一个普通人在刀尖上跳舞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意志破空而来,直接注入这灵光分身之中。

    这,却是罗帆的本体感到情况不对,故而跨空将意志注入这灵光分身之中,补充那灵光分身因为凝炼灵光所造成的意志消耗。

    在这种意志的补充之下,这灵光分身的崩溃速度渐渐的减慢。

    最终,在某一刻终于完全停了下来。

    等到一切停下来之后,罗帆方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心中一动,之前从这灵光分身破碎开去的灵光便开始从四面八方重新凝聚而来,转眼间便已经是统统重新汇入这灵光分身之中,让这灵光分身重新恢复完整。看起来就像是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在这个时候,虚空扭曲变换,一方天地的虚影凭空出现在罗帆面前的虚空之间。

    这一方天地与周围的天地完全不同。

    它乃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黄沙。看起来便是一片无边广阔的沙漠一般。

    但,相比于一般的沙漠,眼前这无边无际的黄沙显然有着天大的不同。这无边的黄沙之中,每一颗黄沙之中,都包含着有一个世界,包含着一个时空。

    在那世界,在那时空之中,并没有任何生灵。有的。就只是一种种威能!

    一种种从那莫名所在之中引导出来的威能!

    这些威能在那一个个世界,一个个时空之中不断的变换着,不断的凝炼着,最终在每一个世界的深处。都有着一种种莫名的概念诞生出来。统合着整个世界的威能。反过来控制那些威能再度凝炼,不断的壮大自身。

    看到这一片无边无际的黄沙,罗帆面上毫无表情。心中却忍不住暗自震撼。

    不说这些黄沙本身构造的玄妙,光是这些黄沙之中凝聚的那些威能,那些概念,若是同时爆发出来,那所造成的影响,怕是将会将这一片“大”组织掌控的区域,这不知多少亿万光年范围的时空完全毁灭!

    哪怕是罗帆,怕也只能够在这毁灭之中自保,而不可能守护住他所想要守护的任何生灵,任何存在!

    衡量着这些黄沙的威力,罗帆面皮微微抽动,口中道:“沙皇道友这是何意?莫非,是打算与我来个鱼死网破吗?”

    这一方天地,显然不可能是其他生灵的手段,而必然是方才刚刚分身被罗帆抹去的沙皇的手段——也只有沙皇这种在这天地之中已经存在了不知多少亿兆年岁月的存在方才可能将这么无穷无尽世界之中充满从莫名所在之中引导下来的威能……

    在这个时候,一名老者的身影看是渐渐的从那天地的虚空之上显现出来。

    果然便是沙皇!

    他出现之后,看着罗帆,口中道:“我自然不会如此卑劣。”

    “那么,道友这是何意?”罗帆淡淡的道。

    此时此刻,在那天地之中,黄沙奔涌,好像每一颗黄沙在这个时候都活了过来,开始在那整片无边无际的沙漠之中不断的奔走,不断的玩耍一般。

    这种模样,让人怀疑它们会在下一瞬间跳出那天地,直接便出现在这外界的是时空,开始毁灭这外界的天地!

    “并无它意。”沙皇只是淡淡的一笑,道。

    “道友若有话说,还望言来。”罗帆叹息一声,道。

    “道友之能,比我想象当中的更强。但,道友毕竟少了积累,想要真正胜过我,却是不可能的,这一点,不知道友承不承认。”沙皇笑着道。

    罗帆点点头。沙皇所说的确实是事实。

    罗帆现在虽然凝练出两种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灵光。但这两种灵光,要么就是数量有着限制,要么便是控制上有限制。却都不可能无止境的施展。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面对着眼前这积累了不知多少亿兆年时光的沙皇,虽然短时间内能够取得上风,但只要他的积累没有消耗完,他便不可能真正获得胜利!

    见到罗帆点头,沙皇继续说道:“既然如此,我现在无法赶走道友,道友显然也不可能强夺我的地盘,将我赶走,是又不是?”

    “正是。”罗帆隐隐间已经是知道沙皇要说什么了。

    果然,沙皇接下去的话语却是证实了他的猜想。

    “既然如此,你我各退一步吧。我们便以中线为界,划地而治,如何?”沙皇道。

    这话语之中,自然而然的传递出莫名的信息,使得罗帆瞬间明白了那中线为界指的是哪个地方,划地而治又是分别代表了哪一片区域。

    明白这个,罗帆淡淡的一笑,道:“原则上,我是同意的。”

    听到罗帆这样说,沙皇面上稍稍松了口气。只要原则上同意这个,那就已经是达到他的要求了。其他的或许罗帆还会有什么条件。但只要不涉及这个原则,那就一切都好商量。

    别看他在罗帆面前表现得如此硬气,好像是完全不惧怕罗帆一般。但,事实上,他提出这个划地而治的要求,就已经是代表着他对罗帆的戒惧了。

    不说其他,这划地而治的地方,原来可尽皆是他的!现在这样,那简直就像是割地求饶一般了,若不是惧怕罗帆。怎么可能这样做?!

    至于为何如此。那原因很简单。毕竟罗帆已经是领悟了两种灵光,而他,却是连就将概念凝炼出灵光的能力都没有!便是因为漫长岁月的积累使得他拥有和罗帆硬拼的实力,但本质的差距。毕竟还是会让他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难以抵挡!在这样的情况下。戒惧因此而生。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至于罗帆所担心的,他直接毁灭这方圆不知多少亿万光年范围的区域,这一点他虽然做出姿态。但却是绝不会施行的。

    从这天地之中时不时的降下劫数,时不时的就有着莫名的欢喜、愤怒气息传出来就能够知道,这天地的意志之强了。

    若是他将这方圆不知多少亿万光年的时空完全毁灭,那么等待他的,定然便是这天地降下的无边劫数!

    到时候,不需要罗帆动手,他怕便是要生死不能了。

    罗帆也没有去多猜沙皇怎么个想法,接下去道:“但,这其中还有一些小问题,却需要我们先说好才是。”

    “道友请说。”沙皇不管心中怎么想,面上的表情却依然是极为淡然,丝毫没有将内心的想法展现出来半点。

    “道友既然凝练出先天道体出来,想来也该是明白,这天地真正的主角已经诞生了吧。”罗帆笑道。

    这沙皇明显不同于界皇这种从地球宇宙出来的远古修士,他却极有可能是这奇异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而这样的生灵,在没有任何人指点的情况下,能够如同现在这般,将身躯凝练成为先天道体,显然是对先天道体的意义有着深入的了解,对这天地的理解,也定然是极为深入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说他不知道龟寿所创造出来的那些先天道体的生灵乃是这天地真正的主角,他却是怎样都不信的。

    沙皇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悔恨,但还是点了点头。

    罗帆注意着沙皇,自然是看出了他眼中的悔恨。

    对于这种悔恨的诞生,他虽然并不是沙皇,但却极为理解。

    他必然便是因为明明自己已经悟得先天道体的意义,但在之前不知多少亿兆年的岁月之中,居然从来没有想过创造一种先天道体的生灵来夺取这天地真正主角的地位,一直等到罗帆这么一个外来者来进行这个过程。

    要知道,若是他早早便完成这个过程,那么他现在便是这天地真正主角的创造者!

    却必然将会在这过程之中获得这天地的极大加持。

    那样的话,说不定现在早早的便已经是悟得将概念凝炼成为灵光的关键了……哪里用得着像现在这般,在罗帆面前吃瘪?!

    只是,事已至此,沙皇却也不是拿得起放不下之人,很快的便将心神平复下来,平静的看着罗帆,等待着罗帆说出他的其他条件。

    “既然道友承认这一点,那便好办了。这天地真正的主角在日后必然会占据整方天地,遍及这天地的一切区域,一切位置。不管是道友划出来的地盘,还是保留的地盘,都不可能限制得了他们。所以,划地而治,却不可能将这些先天道体的文明国度包含其中才是。”罗帆笑道。

    听到罗帆说起这个,沙皇忽然有些意兴阑珊了。

    罗帆所说的话语有没有道理,这一点他自然是相当清楚。

    事实上,便是罗帆不说,他却也无法去管这些文明国度的蔓延、增长……

    而已罗帆的身份,以他在这些文明国度之中的地位,可以说,这些文明国度,完完全全就是他的地盘!在这样的情况下,文明国度的增长,那就是他地盘的增长!

    如此一来,划分什么地盘,又有什么意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