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赔偿道路?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赔偿道路?

    “三个等级?”罗帆一听,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不错,正是三个等级。其中,像我之中未曾凝成灵光的,便是最差的一个等级。除此之外,能够凝聚出灵光的,便是第二等级。在这之上的,第三个等级,也即是最高等级的,我却就不知道到底是有什么要求了。不过,神皇,显然便是第三个等级。”沙皇叹息一声,道。

    “灵光……”罗帆暗自思索着,心中隐隐间感觉到,很自第三个等级,怕是与灵光凝成法宝有关。

    当然,这也只是一种大概的感觉而已。

    正想到这个之后,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反驳的理由,将灵光凝成伪混元灵宝看起来也不算很难,只要有着灵感,只要对灵光的操纵能力能够精微到足够的层次,自然就能够将凝光化为法宝,若是从这角度来说,将灵光凝成法宝,似乎也不足以踏入第三个等级。

    “若是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第三个等级又是以什么为标准?”这个想法随着在罗帆的心中出现。

    就在这个时候,沙皇似乎感觉到什么,直接对罗帆说道:“我还有事,这便告辞了,道友保重。”

    说话间,身形一闪,就已经是消失无踪。

    罗帆正想要说什么,却发现沙皇已经是不见了踪迹,心中不由得一阵嘀咕,这走得也太急了吧……居然连半点反应的时间都不给他留下。

    不过。很快的,他就想到什么,面上不由得现出苦笑。

    果然。在这个时候,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势破空而来,直接将他所在的这一座山峰完全笼罩住。让在这一座山峰之中的罗帆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本质都受到某种无法形容的压迫,似乎有着某种无法想象的力量抓住他,并随时可能将他捏死一般!

    这样的感觉,甚至让他回忆起自己第一次感应到沙皇意志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不过,罗帆毕竟和当初已经是完全不同。

    感受着这种气势的到来。心中一动,他身体周围的两股灵光微微一震之间。轰隆一声巨响,那气势就已经是被整个轰破,转眼间便脱离了他的身体,再不被他所感觉到了。

    紧接着。一个人影,渐渐的浮现在这上方的虚空之上。

    这个人影,罗帆看得相当的眼熟。

    那绝美的,甚至让天地都失色的面容,那娇美的身躯,赫然便是之前分身被罗帆打爆的神皇!

    “道友,何苦苦苦纠缠?”罗帆叹息一声,道。

    这个时候到来的神皇,依然是一股灵光所化。只不过。相比于原来的那一具分身,现在的神皇,其身躯却是强大了何止万倍?!

    出现在这里。自然而然的便已经是改变了周围的天象,使得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似乎都变了个模样,好像这是空都在随着他的呼吸而膨胀、收缩一般。

    此时此刻的神皇面沉如水,她高高悬浮在虚空之上,低头俯瞰,那眼神直接穿透了重重虚空的阻隔。穿透了灵光的阻隔,直接看到了在那灵光构筑出来的殿堂之中的罗帆!

    “难道。现在你还不肯亲身出来?”神皇看着罗帆,冷冷的道。

    不知为何,罗帆隐隐间从她的话语之中听到了莫名的怨气。

    听到这话,罗帆却只能苦笑,道:“道友,不是我不想出来,而是我如今两种灵光冲突,却不得不静坐调和,根本无法出来啊。”

    说话间,他心中一动,两股灵光凝聚而成的灵光分身便瞬间出现在神皇面前。

    因为神皇的这灵光分身比起之前强大了万倍不止,所以此时此刻罗帆所凝聚出来的灵光分身同样是强大了万倍不止。

    “将你的分身散去!”神皇冷冷的喝道。

    罗帆眉头一皱,道:“道友这是何意?如今道友乃是分身,我亦是以分身应对,有何不妥?”

    此时此刻的罗帆却是已经是有些不耐烦了。

    要知道,虽说龟寿确实有什么事情冒犯了神皇,但自从见面以来,他都是好声好气,甚至可以说已经是委屈求全了,神皇现在居然还是在不断的纠缠,甚至以这种好像命令一般的语气,这显然已经是有些过分了……

    神皇见了,道:“谁说这是我的分身?这,就是我的一部分本体!”

    听到这话,罗帆恍然。

    无奈的一笑,道:“既然道友乃是本体,那我便以本体相对吧。”说话间,他心中一动,这灵光分身微微一震,便已经是重新化为灵光,汇入下方的一大片灵光之中,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之所以罗帆如此干脆的散去灵光分身,虽然有着安抚神皇的意思,但更多的还是因为,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

    有没有灵光分身,对于他的战斗力根本没有多少影响。

    若是神皇没有什么敌对的心思的话,一切自然不会有什么不同。即便神皇想要攻击他,他却也不会有问题,同样是能够轻易的施展手段来应对。别的不说,就算是想要凝聚出分身来应对,对他来说也是一件极为轻松的事情。不会影响他的战斗力。

    也正是因为没有影响,罗帆方才如此轻易的答应下来。

    “你的手下,现如今,已经是几乎将我座下的所有生灵收服,甚至,还直接将我的地盘改造得完全变了个模样,这种事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神皇冷冷的道。

    这个时候,她却还是死再没有提让罗帆去自己推算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事了。

    很显然。她这个时候已经是明白过来,罗帆,已经不再是沙皇那种能够让她随意吩咐。随意命令的存在了。罗帆,至少,在某方面来说,已经是有了资格和她同等而立!

    作为神皇这等强大的存在,任何一句话之中都能够包含无穷无尽的信息。

    现在她虽然只是说了这一句话,数十个字而已。

    但听到这话的罗帆便是瞬间在心中浮现出了无数场景,无数画面。

    瞬间。他也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他不由得苦笑起来。

    原来。这些年当中,龟寿已经是不知不觉间将界皇的地盘之中的那些文明国度给走过一遍,更是将界皇手下众多生灵对于那文明国度的种种算计给瓦解,让那些文明国度重新恢复自由。恢复自主。

    在这之后,龟寿他们并没有停止脚步,而是继续前进,直接跨入了另一个地盘,那属于神皇地盘之中。

    神皇的地盘之中,那先天道体模样的生灵,也就是,这天地新的主角的生存状态,却是和界皇地盘之中的。和沙皇地盘之中的生灵都完全不同!

    在神皇的地盘之中,所有的文明国度居然都处于被奴役的地位!

    也即是说,在这地盘之中。每一个文明国度,都直接被神皇手下的生灵所奴役着!

    每一个文明国度,都有着一名强弱不一的生灵,占据那文明国度最高的地位,对那文明国度之中的一切生灵予取予夺,完全将他们当成是自己的资粮……

    来到这样的区域。神皇这等自认为对那些文明国度有着责任的存在,哪里可能善罢甘休?!

    当下。他便直接动手,将那一个个奴役文明国度的生灵打败。

    若是只是如此而已,那自然是那些生灵实力不足才造成自身的厄运,这神皇也不会太在意,更不会觉得自己被冒犯。

    但,奈何龟寿却是不见好就收,居然直接便将这些奴役文明国度的生灵给重新奴役。之后,再反过来让这些被奴役的生灵直接便开始去攻击其他生灵,开始将越来越多的生灵抓来进行点化,进行奴役,最终让他所奴役的生灵数量变得越来越多。

    短短的十数年之间,几乎就已经是将整个广阔无边,不知多少亿万光年地盘之内的,所有能够拿得出手的生灵完全点化、奴役了个干净!

    这,简直就是直接鸠占鹊巢,直接将神皇的地盘给变成自己的地盘,这种事情,对于神皇来说,哪里受得了?!

    只是,对于神皇来说,龟寿虽然强大,但甚至连皇者都不是,她却是懒得和他计较。

    因此,她直接就将错误直接推到龟寿的主人,也即是,罗帆的身上!

    所以,才会有着之前那般,直接上门来找罗帆麻烦的事情。

    “龟寿啊龟寿,你也太贪心了吧,你就算点化一半生灵,那我都还有话说。现在你居然将几乎所有生灵都点化了,这……”罗帆此时此刻心中却只是无奈的苦笑着。

    这件事,确实是龟寿做得相当的不地道。

    要知道,像神皇这种皇者虽然对于自己地盘之中的生灵毫不在意,并没有说要当保姆一般守护地盘之中的所有生灵。

    但,这却并不代表他们就能够看着自己整个地盘之中的所有生灵都是其他人的奴仆!

    这样的话,他这个地盘的主人,还算什么主人?!岂不是变成了管家?!

    不过,虽然心中这样想着,罗帆显然不可能直接就承认了这就是龟寿的错误……护短这种心思,罗帆却也不会缺少……

    因此,罗帆心中想法电转,忽然哈哈一笑,道:“原来是因为这件事,这对道友可是天大的好事啊,道友为何不感谢我,反而要上门问罪?”

    “好事?”神皇却是被气笑了。

    随着她心神的变化,刹那间,她身上的气势开始疯狂的暴涨,转眼间,就已经是差点将整个天空给冲破,直接将周围的时空完全转换了性质,让周围的时空好像是开始快速的扭曲,似乎长出了无数爪牙正准备将跨入这范围之内的一切完全撕碎一样。

    光是从这时空上的变化。就已经是能够感受到她心中的愤怒到底是强大到何种地步。

    罗帆见了,毫不动容,笑道:“自然是好事。龟寿现在将道友座下的所有生灵几乎完全点化。这显然是让他们尽皆获得了智慧,从今往后,再不是那种浑浑噩噩的野兽模样,本质提高了不知多少,这难道不是好事?!”

    “本质提高又有什么用?!它们现如今,已经尽皆不认我为主,而是直接将你的手下认作主人!直接让我成了光杆司令。这思源什么好事?!”神皇说着,更加愤怒了。

    周围时空的变化。因此而变得愈发的强烈。

    “道友莫非是误会了?”罗帆听了,笑了起来,道,“它们虽说不认道友为主。但也只是他们本我的态度而已,它们的本质上不还是原来那样,不还是掌控在道友手中?道友若是要的话,不还是能够随意的改变它们的想法,要了它们的性命?这和原来有什么区别?这样严格来说,相比原来不就少了一个虚名而已?又有什么所谓?”

    神皇听到这话,身上的气势猛然一滞。

    “话虽如此……”她皱眉喃喃着,眉宇之中显现出一丝莫名。

    神皇这种存在,自然是智慧深邃、通达。她怎么会听不出来罗帆这话更多的是在为龟寿开脱?

    只是,虽然是开脱的话语,但。她却不得不承认,罗帆所说的却并不是毫无道理。

    虽说现在这些生灵并不认她为主了,但也只是它们的主观想法而已。事实上,它们的本质依然是捏在她的手中!

    她依然是能够如同以前一般随意的操纵它们的一切,乃至于性命!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情况确实是和之前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如此这般想法之下。她心中虽然依然有些不舒服,有些不爽。但至少,之前那种强烈的愤怒,在这个时候已经是消减了许多。

    “虽是如此,但,他,还是做得太过分了。道友却是必须付一些代价。”神皇淡淡的道。

    说话间,她那让周围时空好像是长出爪牙,似乎随时可能将一切完全撕碎的气势已经是渐渐消失。让她重新恢复原来的模样。

    “代价?不知道友要什么?”罗帆心底稍稍松了口气,道。

    神皇听了,皱了皱眉。想要什么这种事情,她却是没有想过,这个时候罗帆忽然问起,她一时间却是说不出来。

    见到她如此模样,罗帆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正要开口。

    忽然,神皇冷哼了一声,道:“道友让我不爽,我自然也要让你不爽。既然如此,便让这些文明国度尽皆供奉我,将你的一切信息完全摘除开去!”

    罗帆听了,笑了起来,道:“道友既然有此雅兴,那便听道友的吧。”

    “你答应了?”神皇原本正打算听罗帆讨价还价,忽然得到这个回答,不由得有些不可思议,惊呼出来。

    说话间,她的眼神之中满是惊疑不定。

    “当然是同意了。虽然这样对我来说损失极大,但为了让道友消气,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了。”罗帆笑着道。

    神皇此时心中想法电转而过,却是在无比细致的思索罗帆到底是什么意思。

    以神皇之能,自然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些文明国度之中的生灵就是这天地新的主角,最终可能会成长为占据整方天地,直接将整方广阔无边的天地连成一个浩瀚无极的文明国度,使得除了这先天道体的生灵之外的其他一切生灵都变成少数种族。

    甚至,让他们这些至高无上的皇者,都不得不退让。

    这样有前途的种族,若是能够在其种族之中留下深深的痕迹,若是能够被整个种族供奉,祭拜,那得到的气数,得到的运道,必将达到一个她现在都无法想象的境地!到时候,说不定直接突破境界,成就真圣都有可能!

    这样的地位,若是正常来说,任何皇者得到了,应该是死死占据,毫不放手的才对,哪里可能就因为现在这种小事而直接放过?!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神皇越想越不对。不由得大声问道。

    这话,却是连她自己都不信。

    要知道,这种事情事实上就算是沙皇这种皇者都能够看出来。更别说其他比起沙皇更强,级别更高的皇者了。

    只不过,因为现在这文明国度之中已经深深的刻下了属于罗帆的痕迹。只要罗帆不主动放开,没有任何皇者能够取代,所以方才没有其他皇者对此进行操作。甚至,也因为这件事对于这些皇者来说,几乎相当于成道的机缘。若是直接抢夺,那就是不死不休的结果。所以短时间内方才没有皇者前来和罗帆直接争夺这个地位!

    听到神皇这话,罗帆却是摇摇头,道:“哪里有什么其他意思?只是,我有自己的道路。这种地位,我却并不放在心上而已。”

    其实,罗帆早早的便已经看出来被这整个文明国度供奉的话,在日后,在这整方天地完全被文明国度统一的时候,他将得到多少气数,将得到多少运道。

    只是,这种种,他却都不放在心上。

    对于这天地之中的其他生灵来说。他们完全不知道成就真圣的关键,所以只能够在黑暗之中摸索,只能够什么道路。什么途径都试着走一走。

    但对他来说却没有这种必要。

    他清楚的知道,想要成圣,其他都是次要的!只有完善自己的世界观,让自己的世界观成长到足以支撑自己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存在方才是真正的关键!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就明白,这种什么气数的加持。什么运道的加持,最终都是一场空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对这种地位有什么想法?

    既然其他人想要。他直接送出去又有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神皇不可思议的道。

    “自然是真的,若是你不相信,不如就换一个吧。”罗帆无奈的道。

    听到这话,神皇直接叫道:“谁不相信了!你既然该放弃,我就敢夺过来!”

    说话间,她的面色已经微微有些发红。这当然不是害羞、愤怒之类的涨红,而是兴奋的涨红!

    虽然已经是最高等级的皇者,但,神皇却依然找不到真正成就真圣的道路。

    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得到这么一条看起来只需要等待下去就有着极大可能让她能够成就真圣的道路,她怎么可能不欣喜,怎么可能不兴奋?!

    “那就好吧。不知道友什么时候打算开始行动?”罗帆无可无不可的道。

    “当然是越快越好。”神皇这个时候没有半点矜持的道。

    到了这个时候,神皇身上哪里还有半点对罗帆的敌意?有的却只是一种如同看到亲人一般的善意,若是不知道之人,看到神皇这模样,甚至会怀疑她和罗帆之间是不是已经是几亿兆年的老朋友,老道侣……

    “不过,你果真不会后悔?这可是成圣的途径。”忽然,神皇眉头皱起来,有些莫名的看着罗帆,道。

    罗帆听了,无奈的道:“各人有各人的道路,我并不认为我的道路比起这要差,为何要改换道路?”

    听到这话,神皇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罗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咬咬牙,道:“你真的认为自己的道路不比这一条道路要差?为了避免日后我们反面成仇,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考虑清楚再说吧。以前,我走过数万条道路,任何一条,我当初修行的时候,都觉得不比其他任何道路要差,甚至胜过其他任何一条道路,但最终走到最后都发现道路不通。或许,道友此时所走的道路,也是如此。”

    “多谢道友关心,我已经做了决定,绝不会更改了。”罗帆摇头,无奈的道,“而且,既然道友说起道路之事,道友又怎会知道,现在这一条道路,会否如同道友之前所走的数万条道路一般,只是道友现在觉得胜过其他任何一条,最终也是走不通的?!”

    听到这话,神皇摇摇头,知道了罗帆已经是下定了决心,道:“既然道友已经决定,那我便不再多说了。只希望道友日后莫要后悔便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