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天地维度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天地维度

    随着黑影被清除,他前方,那属于他速度时间维度之外悬浮着的那一个正在作势的黑影微微震荡,身体开始缓缓的失去原来的人形形态,开始重新收缩,最终渐渐化作原来那种好像是没有大小的黑点一般的模样。

    随着那黑影重新恢复原来的模样,罗帆就感觉到自己心灵意志周围的那海洋渐渐变得平静下来。

    最终,等到那黑影完全化为黑点的时候,那暴虐与毁灭海洋就已经是完全平静了下来,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就像是之前那种种惨烈的手段并不是它施展出来的一般。

    见到这种模样,罗帆心中一动,隐隐间有了猜测。

    “难道,此物不单单欺善怕恶,而且善忘?”

    欺善怕恶,那却是罗帆从它每次自己的攻击不奏效马上就收缩,重新恢复初始模样,甚至直接将自己的控制权限交出去。

    而善忘,却是很快便将之前自己已经失败过一次的事实给忘却……

    从这黑点从开始到现在的表现,这种可能性却是相当的巨大。

    最开始,碎皇将其施展出来的时候,其表现出来的实力,表现出来的暴虐,强烈到让他都无法抵抗,甚至直接将他这一具灵光分身给绞碎一次。

    而在之后,当他重新凝聚出来,并借助这种自我的时间维度的手段来将其来自未来的无数攻击瓦解的时候,它却是很快便屈服。直接就收缩成为原来的初始状态,并直接与他的心灵联系在一处,如同主动送上门一样人他为主。

    而在这之后,在罗帆试验它威能的时候,它很快就暴动,直接背叛罗帆,毫不犹豫的攻击罗帆。等到现在其攻击再被罗帆瓦解之后,再一次恢复初始状态,看那样子,若不是那联系早已建立。它却是要再来建立一次联系了……

    面对这样毫无节操的。来自混沌状态的奇异存在,罗帆忽然感到有些无奈。

    “不过,具体为何还是要试验一下。”心中稍稍一动,罗帆抬手一指。一点气息灌入那黑点之中。让那黑点再度变换。重新演化出一个人影出来。

    这个人影出现之后,停顿了一下,似乎正在四处寻找着对手。

    最终在找寻不到对手之后。直接就将目标放在罗帆身上,对着罗帆猛扑过来,无数个黑影随着出现在罗帆周围的那时间维度之中。

    对于这样的手段,罗帆早已是熟悉无比,这个时候毫不犹豫当初挥舞自己被两个拳套包裹住的拳头,轻轻松松的将这些黑影一个个轰碎,一个个剿灭,使得这些黑影渐渐消失。不一会间,就如同之前一般将那时间维度之中的所有是黑影清除得干干净净了。

    随着这变化,那黑影,却是再度开始收缩。

    这一次,罗帆通过心灵与它的联系无比细致的感应着这整个过程,瞬间便发现了许多之前所没有发现的细节。

    在这时候,隐隐有着微弱的畏缩直接从那黑影之中传出来……

    “果然是欺善怕恶……”罗帆不由得苦笑。

    有着这样一个弱点,此物的价值便大幅度减少了。

    欺善怕恶这种性格,无论是放在任何东西身上,都是几乎致命的!无论是人还是其他生灵,还是什么物体,什么法宝,都是一样。

    比如,一件法宝若是欺善怕恶,那么遇上弱小的对手,在不需要用到它的时候,它便能够发挥超强的作用。但若是遇上了强大的,需要用到它来对敌的时候,它对就直接畏缩了,变成软脚蛇,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了,那又能用来做什么?

    无奈的苦笑着,罗帆顺手捻起这个黑点,恍惚之间,他好像是捏着一个无边广阔的世界一般。

    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无穷无尽的时光,无穷无尽的威能蕴含在其中。

    但却有怎么样都无法找到一般。

    甚至,他触碰到这黑点的手指,在这个时候都有种和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分开,就像是和身体已经是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时间维度一般。

    特别是,在此时此刻他保持完全适应自己的,与外界完全不同的时间维度的情况下,这种感觉更加的明显,也更加的难受。

    “果然不愧为拥有真圣时光特质的存在,相比之下,我还是差得太远了啊。”罗帆心中却是一阵感慨。

    相比于这黑点周围那种范围极小极小,甚至只能够让与其接触到的手指方才有所感觉的那种完全独立的时间维度来说,他自己的时间维度却是当真是差了极为遥远的距离。

    这黑点周围的时光变化比起他身体周围的变化更加的快速,幅度也更加的巨大。

    别的且不说,罗帆身体周围完全独立的时间维度,只能够在向前的速度上不断加快,不断减慢而已……

    而这黑点周围的时间维度,却不单单能够在向前的方向,而是可顺可逆,可以向前的速度出现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更是有着同样幅度的,向后,也即是逆流方向变换……

    两者相比,那变换幅度,便是差了将近一倍之多!

    除了这个幅度变化之上的差别之外,这黑点之上时间维度的变幻,与罗帆身体周围时间维度变幻最大的不同,就是那变换方式之上!

    这黑点周围的时间维度的变化,无比的顺滑,无比的柔顺,更无比的自然。

    将其与这黑点相互对比的话,让人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这样的时间维度,方才是真正适合这黑点的时间维度!

    也即是说,这黑点,本就该是在这样的时间维度之中。方才是真正的恰当,真正的合适,在其他任何一种哪怕是有任何一点细微差别的时间维度之中,都会变得不合适,都会产生极为严重的后果!

    相比之下,罗帆现在身体周围的时间维度,虽说有着一些适合他身躯的特质,但却也只是一些而已。

    更多的,却还是一种强硬扭曲的感觉。一种堆砌的感觉!却是根本不自然,并不顺滑……

    明白差距之后。罗帆慢慢心中一动。开始努力的调整周围的时间维度。

    之前他构筑这特殊的时间维度,只不过是为了对抗这黑点的攻击而已,本身对敌的用意更多,用来完全契合自身的用意却是并不算多。

    所以。这却并不是他所能够达到的极限。

    若是要将时间维度调整到最适合自己。让其与自己配合起来变得无比自然。这并不是用计算能够计算出来的。

    这却需要将自身的心灵,自身的本质,自身的一切完全散发出来。不断的用自身的一切来影响周围的时间维度,不断的用自身的特质来扭曲周围的时光方才有可能达到这个结果。

    所以,此时此刻,罗帆心中却是没有任何想法,只是一心一意的用自己的心灵自己的意志去接触周围,却影响周围的时光,努力的让周围的时光在这样的过程之中出现调整,渐渐的向着契合他的方向转化。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出于他心灵意志之中的世界观之树同样是有了变化,其枝条开始渐渐延伸出来,顺着他的心灵,他的意志,不断的与周围的时光进行接触,同样是散发出种种莫名的效果,极力的调整着周围的时光……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光缓缓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罗帆心中猛然有着一道电光闪过。

    瞬间,他回过神来:“我为什么局限于时光?!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这种种本身便是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说是一体的却也不算过分!光是调整其中一种,还要去除其他因素的干扰,相比之下反而是比起全部调整还要麻烦。而且,真正的圣人又不是只有时间维度方才是独立的,空间维度,物质维度,能量维度,这些都是完全独立的,与外界有着本质界限的!既然这样,我为何要舍本逐末?!放着更容易的,更加接近真圣的途径不取,而是取这种更加麻烦的,与真圣的距离更长的变化?!”

    想到这种种,罗帆面上现出苦笑。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改变了自己的心灵意志与外界的接触,让自己的心灵意志不再局限于时光,而是将周围的一切进行接触,让周围的一切都按照完全适合他的方向转化!

    随着他这一个思路的调整,他瞬间就已经是感觉到,一种难言的轻松涌出来。

    之前不知多长时间完全没有任何进展的变化,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了进展。

    随着这进展,一种渐渐与外界分离开来的,空间维度、物质维度、能量维度渐渐浮现出来,这与原来存在着的时间维度结合在一起,却是组成了一个无比玄妙的天地维度,一个渐渐独立的,渐渐属于罗帆的,天地维度!

    这样的天地维度之下,让罗帆的身体渐渐变得模模糊糊的。

    让外界看向罗帆的一切视线都需要经过这莫名的天地维度扭曲之后方才能够照在罗帆身上……

    这种变化,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断的加强。

    起初,只是轮廓微微有些模糊而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渐渐的变成一团模糊扭曲的光影,渐渐陷入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状态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这一片灰蒙蒙之中,忽然有着一个人影凭空浮现出来。

    这个人影,赫然便是已经被那黑影反噬消失的碎皇!

    “那一位道友呢?”碎皇出现在这里之后,四处张望着,眼中现出莫名的表情,口中喃喃道。

    这个时候的罗帆身形已经变成了一团灰蒙蒙的光影,不单单看上去,甚至感应上,也都是与周围的灰蒙蒙极为相似,若是没有想到的话,却是怎么都不会认为他就是罗帆的。

    正是因为如此,虽然罗帆哪里都没去。依然是存在于这里,但碎皇来到这里之后,一时间却是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走了?还是说,也是与我的分身一般,被那来自混沌之物反噬而亡了?”碎皇皱着眉头这样说着。

    猛地,这碎皇感觉到什么不对,双眉一凝,无比细致的观察周围,感应周围。

    “怎么可能?!”瞬间,他面色大变。口中发出一声惊呼。

    随着惊呼。他的双眼,已经是锁定了一处位置。那一处罗帆现在所在的位置!

    看透时空,这便是对于碎皇这等存在的皇者来说,那显然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罗帆身体周围的天地维度虽然变化精微奥妙。极为莫测。但毕竟也只不过是时间维度、空间维度、物质维度、能量维度四者的变化结合起来而已。

    这对于碎皇这种存在来说。想要看透。当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碎皇在细致观察之后,便很快发现了罗帆所在之处的天地扭曲。进而通过这天地扭曲,看到了正在其中的罗帆!

    “难道,这是故意隐藏起来,想要偷袭我?”碎皇本能的闪过这样的想法。

    “不可能吧,这种变化虽然精微奥妙,但对于我等皇者的感知来说,实在是太明显了,若是用这样的隐藏手段来对付我,那简直就是愚蠢到极致了!这一位道友怎么看都不像是这种愚笨之人啊……”碎皇心中很快推翻了之前的猜想。

    就在这个时候,罗帆身体一震,猛然间从那种莫名的状态之中脱离出来,抬目向外一看,瞬间就发现了碎皇。

    那双眼,更是直接与碎皇的双眼对上。

    在这瞬间,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可惜了,若是我能够真正将这四种维度的变化完美的结合的话,现在却不至于被他看透。”

    虽然已经是过去了许多时光,但他这种将周围是天地维度完全改换成为完全适应他的状态的工程,却依然并没有完成。

    至少,距离真正完成还差得极为遥远。

    虽说,他四种基本存在的维度,都已经有了极大幅度的改变,与外界的维度已经有了极大的区别了,但因为他本身的境界差距,或者因为他对这四种基本存在本质的理解尚且有所缺失,他明明感觉到这四种基本存在的特定维度完美结合起来之后将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变化,形成某种无法想象的变化,但他却怎么样都无法做到将其完美结合!

    最终,这四种基本存在的特殊维度,虽然不算是泾渭分明,但彼此之间却都有着难以跨越的鸿沟、隔阂,让彼此之间依然是相对独立的状态,根本做不到完美。

    因为现如今他身体周围的天地维度已经和外界有了本质的区别,所以此时此刻他所在的位置虽然看似站在这灰蒙蒙之间。

    但其实却已经是在另一个奇异的次元,或者说奇异的时空之中了。

    他身体周围,却再非是那灰蒙蒙的一切,而是一片极为奇妙的时空……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看到外界的一切,同样是需要跨越这天地的扭曲方才能够看到。

    但正如之前所言的,这对于皇者级别的他来说,却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只要他稍稍转换一下视角,便已经是和正常看待外界的一切再无任何差别了。

    “道友莫非还想要对我出手?”看着碎皇,罗帆淡淡的开口道。

    “对道友出手?”碎皇叹息一声,道,“这是肯定的。先天不灭灵光这等能够让人永恒不灭的存在,怎么可能放弃?”

    虽说是隔了天地维度,但无论是对于罗帆来说还是碎皇来说,这种不同的天地维度都不会成为他们交流的障碍。所以此时此刻他们这样交流,却是如同面对面一般,根本没有半点勉强。

    罗帆听了这话,微微一笑,道:“听道友这么一说,我忽然怀疑,道友已经知道那先天不灭灵光在何处了。”

    “这是当然。”碎皇这个时候却是完全没有任何隐瞒的心思,直接就道。

    罗帆一听,眉头一挑。心中瞬间就明白,那先天不灭灵光所在的位置,怕是在一个并不难找的位置。也即是说,在一处他只要肯用心去寻找,就必然能够找到的位置!只有如此,碎皇方才可能这样大方的说出自己知道那灵光所在的话语出来。

    “原来如此。”想着,他叹息一声,道,“本来,我这次来已经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对于那先天不灭灵光已经没有太过迫切的需要了。但。既然先天不灭灵光在一处容易找寻的位置,不看上一眼便离开,我却是有些不甘。”

    碎皇面色毫不动容。

    虽说罗帆说的这话语极为容易让人生出懊悔之意,但这显然不可能出现在碎皇这等强大的皇者身上。

    这等皇者级别的存在。道心之坚定。早已是达到万劫不磨的境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会被种种莫名的情绪所遮掩住自己的理智,并不会因为对手的任何话语而影响自己的判断。

    所以,不管罗帆说什么。碎皇都清楚的明白,无论自己方才到底说了什么,罗帆都不可能不调查一番便直接离去的。哪怕,他可能如同他自己所言一般,对那不灭灵光已经没有太多的兴趣,也是如此。

    对于碎皇没有因自己的话语而有任何神色变化,罗帆却是半点都不觉得惊讶。

    在这说完之后,他直接就道:“看道友之前这么长时间没有到来的表现,那一处先天不灭灵光所在的位置虽然不难找寻,但想要从那其中获得先天不灭灵光显然是相当困难,那不如我等结伴前去,看看谁能够取得那先天不灭灵光如何?”

    碎皇直接摇摇头,道:“我与道友之间并无多少交情。我却信不过道友不会在我取得那先天不灭灵光之时插手阻止。”

    罗帆一听,瞬间就明白,这碎皇怕是经过这么多岁月的研究之后,对于怎么取得那先天不灭灵光已经是有了自己的计划,甚至可能这一段时日这么久没有到来,就是为了去准备自己的手段!

    想到这个,他就明白了,想要去寻找那先天不灭灵光,唯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战胜这碎皇了。

    好在,他现在在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身体周围的天地维度之后,自我感觉自己的实力却是又有了极大的提升,对于碎皇这一具同样是分身的存在,却是有着足够的自信。

    所以,他这个时候便直接说道:“既然如此,看来还是得继续做过一场了。”

    “这是理所当然。”碎皇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却是不等罗帆出手,心中一动,刹那间无数灵光从他身体之中涌出来,直接在虚空当中凝成无数星辰。

    这无数星辰这次却并没有化作星空世界,而是直接在星空当中结成了一把巨大的长剑!

    在这一把长剑之中的无数星辰散发出无穷力量,彼此沟通,彼此串联,最终让这一把长剑散发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

    这无数灵光星辰本身并没有构筑出星空世界。

    但其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直接在这灰蒙蒙之中构筑出一片广阔无边的气息世界,一个看起来好像是星空世界一般的气息世界!

    紧接着,这一把巨大得恐怖的长剑微微一震之间,以毁天灭地的气势对着罗帆碾压过来!

    长剑,超越了时空。

    晃眼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罗帆身体周围,直接与罗帆哪怕是在这气息世界之中依然丝毫不变的那天地维度撞在一处。

    瞬间,天崩地裂的恐怖声响从那接触之处爆发出来。

    亿万个不知什么性质的天地更好像是碎片一般同样的从那接触位置飞溅而出,直接将周围的气息世界撞得点点崩溃!

    随着这不知什么性质的世界四处飞溅的,还有另一种存在。

    那便是,已经被绞碎的灵光星辰!

    那完全属于罗帆的,独立的天地维度在那星辰长剑的劈击当中,好像是一个永恒不动的伟大存在一般,丝毫没有受到任何损伤!相反的,反而是那星辰长剑,在那劈击当中,如同豆腐雕刻的一般,点点崩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