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困境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困境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虽是并非真死,但毕竟是一番麻烦。”罗帆淡淡一笑。

    这个时候,这世界因为那十八位圣人被轰碎所降下的血雨,却依然是在不断的持续着。

    而且,因为那十八诸天破碎,却是有不知多少世界碎片不断的坠落,在虚空当中化为一座座山峰,一片片平原,一座座海洋,甚至是一座座宫殿,更是有不知多少生灵正惨叫着坠落下来。

    再加上那无处不在的痛苦声,却是让这一个世界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变得一片混乱。

    这样的世界,相比于之前那种虽然不算祥和,但至少还算平静的模样,已经是有了天壤之别了。

    听到罗帆之言,碎皇却只是摇摇头,并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

    他这个时候心中的屈辱、愤怒已经是让他恨不得将一切都毁灭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和罗帆说这些?

    “现在虽然这灵光尚且没有将我完全炼化,但那炼化程度却也至少达到了九成以上了,想要摆脱,难度极为巨大,不知道友有何办法?”碎皇道。

    说九成以上,这其实还是碎皇比较乐观的说法。

    现在,真正来说,他距离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完全炼化,却只是差了最后一点火候而已!

    可以说,若不是他这一次警醒,在最后一刻将那一点先天不灭的本质封印起来,而是将之前在那众多世界之中一样将其完全与自己的生命本源相融合,他现在就已经完完全全的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给炼化了!

    到时候。他最直接的改变,便是再无法离开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

    而除此之外,更加深层的改变,便是他的思维,他的想法,他的意志,将会不知不觉间倾向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最终变成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苦力,开始一心为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所化的那无穷世界的祥和安定而奉献终身……

    一想到这个,碎皇的心情就更差了。

    “怪不得我之前在那么多世界之中。越是到后面的世界就越是对那些世界有好感……原来是因为这个!”碎皇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之前。行走那众多世界接受那先天不灭本质的时候,他最开始对于那些世界还是极为不屑的。之所以没有出手对那些世界进行破坏,也只是因为这不是他的作风而已。但到了后来,等到他所行走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多之后。他便发现。自己对于那些世界居然产生了一些莫名的感情。

    就好像看待这些世界变得愈发的亲切。看到那些世界之中的生灵居然不知不觉生出一种看待后辈子孙一般的感觉了……

    对于这样的感觉变化,他原先只是因为这是因为自己从这些世界之中得到了好处,所以心中爱屋及乌。所以对这些世界的感觉才会有所变化的。但却没想到,这种变化的真正原因居然是这个!

    他,居然是因为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将他炼化的进度加深而自然而然的对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感觉产生变化!

    毕竟,炼化,乃是一个润物无声的改变过程,却并不是直接进行突兀的改变的……

    想到这个,碎皇心中更怒,冷哼了一声,刹那间一股难言的波动从他身上流淌出来。

    刹那间,这一股波动席卷方圆不知多少亿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

    在这波动之下,这时空在瞬间崩灭,转眼间便化为一片浆糊,完全失去了原来正常时空的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罗帆面色微微一变。

    随着他面色微微一变,从天外,忽然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奇异存在降临而来。

    这一种奇异的存在,似乎是一种虚无缥缈,却又奥妙难言的意志……

    一种并不属于任何生灵,但却高于任何生灵的意志!

    这,是一种天地的意志,是世界的意志!

    随着这意志降临,碎皇的面色就变得极为古怪起来。好像是想要发怒,但却忽然间发现自己的怒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随着这样的面色,他身上再度有着一种莫名的扫过。

    这一次的波动却没有再度造成什么深层的破坏,而是反过来,拥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创造能力,直接将周围原本因为他之前波动扫过而完全毁灭的时空瞬间重新建立起来。

    甚至,便是这范围之中的无穷生灵,都是在这过程之中同样恢复过来!

    转眼间,两种波动扫过,一切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周围的天地依然是原来的模样,原来存在于这里的生灵依然是存在于这里,原来在忙碌什么,现在依然是在忙碌什么……

    “啊!”碎皇终于在这个时候怒喝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怒喝他的身体之中有着无穷的雷鸣声音传出来。

    紧接着,他的身上一股股波动闪耀,那强大的气息更是根本无法抑制的传递而出,向着这整个天地覆压而去!

    这样强烈的气息,对于罗帆来说自然是没有丝毫影响。

    但对于周围的天地来说,却绝对是致命的。

    正常来说,这样的气息之下,这一整个世界,就算是没有完全化为灰蒙蒙的浆糊模样,却也定然将会变得残破不堪,再难以收拾!

    但,这个时候,在这一股气息之下,一切居然是显得如此的正常。

    在那气息之中,却是完全没有生灵,没有任何物质受到损伤。

    就像是,这气息只是虚幻,完全没有任何威能一般……

    “看来,果真是已经难以自主了……”罗帆见了。心中暗叹。

    这种表现,他却是看得清清楚楚,想得明明白白。他,分明就是碎皇的生命本源,或者说潜意识深处,已经是被这先天不灭灵光所化的世界群的天地意志,世界意志所掌控了!

    所以,他任何想要破坏着世界,毁灭这世界的一切行为,都自然而然的会被他自己所阻止。难以真正产生作用!

    “幸好。现在还没有被完全炼化。不然的话,他甚至连想要对这世界不利的想法都再不可能泛出来了……”紧接着,罗帆又是这样想到。

    碎皇努力了许久,用尽了手段。最终居然发现自己对这天地再无法有任何伤害。无论自己的什么手段。最终都会不知不觉间被自己给消除抵消掉,无法产生作用,终于长长叹息一声。再不徒劳了。

    “没想到居然会是如此,看来,这一具身躯,怕是要舍弃了……”碎皇叹息一声。

    说到这里,他的面上却是显现出心痛之色。

    这一具躯体,可不是罗帆现在这种存在形式这般的灵光分身,而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所化的躯体!

    舍弃这一具身躯,就相当于舍弃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这对于碎皇来说,虽然算不上是致命的损伤,但也足以让他心痛一阵子了。

    也幸好他在其被这先天不灭灵光完全炼化之前就已经发现,不然的话,就不是舍弃这一具身躯就能够结束的。到时候,怕是连他的本体,都可能会受到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影响,最终变得如同此时此刻这一具身躯一般,根本无法做出任何针对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破坏。

    毕竟,这身躯和本体之间的生命本源是相互连通的。若是这身体被完全炼化,那生命本源被完全打下那先天不灭的本质,到时候,这种生命本质自然就会通过本体和这身躯之间的奇妙联系直接传递过去,进而达到将本体也进行有限炼化的结果……到得那时,想要摆脱这种结果,也就只有将自己的生命本质斩去一部分方才可能了……

    “若是舍去这一具身躯,那么这身躯怕便会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完全掌控,到时候,说不定反过来会被其用来对付道友呢。”罗帆这个时候却是笑着道。

    听到这话,碎皇面色微变。

    这种情况,却是极有可能!

    现在这一具身躯已经是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差不多完全炼化了,是因为自己的阻止方才没有最终沦陷。若是自己将其抛弃,没有了自己阻止,这先天不灭灵光想要将其完全炼化却当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而先天不灭灵光将这身躯完全炼化之后,便必将得到这身躯的一切记忆,一切秘密。到时候直接控制这身躯来对付自己,那可能性却是相当的巨大!

    甚至,便是现在碎皇想要将这一具身躯完全毁灭,也改变不了这个情况。

    毕竟,碎皇现在怎么说也是比起绝望者更高级的皇者级别!

    这样的级别,即便是与真正的永恒不灭,万劫不磨还有这巨大的差别,但,概念不灭,却已经是绝对没问题的了。

    除非能够将一切记得这一具分身的所有生灵的记忆完全抹去,除非是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留存的,所有属于这一句分身的所有痕迹消除,否则的话,就算是他碎成亿亿兆块,就算是他将生命本源,将神魂完全磨去,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也有着无数办法能够将他复活过来……

    到时候,情况和之前相比,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变……

    想到这种种,碎皇面色却是有些发苦。

    他以前不断的追求不灭,但现在,却是为自己拥有的概念不灭而头痛。

    “这……该如何是好?”他喃喃着。

    罗帆听了,却只是一笑,并没有开口。

    他和碎皇此时非敌非友,顶多也只算是有几分交情而已,却是没有义务为他思考解决办法。

    相反的,看笑话才是他的本分。

    抬头看向远处,发现漫天都是血雨,罗帆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

    这样的景象,当真是大煞风景。

    心中稍稍一动。这世界的大道便微微一震,刹那间,一种奇异的波动从大道之中流淌而下,瞬间扫过这整个世界的每一处时空,每一处区域……

    在这波动扫过之际,所有的一切异像完全消失。

    无论是那漫天的血雨,还是那从不知何处涌出来的,充斥所有生灵心中的那种莫名的悲伤,都同一时刻消失无踪。

    血雨的消失,让这天地恢复了几分原来的光彩。

    但。相比于原来却还同样是差了许多。因为。除了这血雨之外,这天空之上因为那十八诸天毁灭所带来的无数时空碎片在这个时候依然是在不断的从天上掉落下来,却是让这世界依然是变得一片混乱。

    罗帆既然已经开始做了,自然便不会留有这个手尾。

    心中一动。顺手一拂之间。这整个世界的规则法则。大道,时空,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都自然的有所响应。

    在这响应之间,一切之前崩溃演化坠落下来的事物开始重新化作世界碎片,病如同食管倒流一般,快速的往上飞去,渐渐的开始在虚空之上凝聚出一个个诸天世界!

    在罗帆的手段之下,这一切变化速度极为快速,几乎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一切就已经是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包括哪些因为这世界碎片坠落下来所身亡的那众多生灵,也同样是在这过程之中完全恢复过来……

    “道友却是心善。”碎皇哪怕是处于烦恼之中,也=不由得注意到罗帆的行为,不由得似调侃似讽刺的道。

    听到这话,罗帆却只是一笑,道:“虽然只是我的一具身躯,但怎么说也算是这世界的假圣,护持住这世界,不是很正常吗?”

    就在这个时候,罗帆心头一动,抬头一看自己的气运,便发现原来一千五百份的气运这个时候忽然间增加十八份……

    一份气运就是一名假圣的气运,这样算来,他却是这短短的时间里面就获得了十八位假圣的气运!

    “却是意外之得。”罗帆欢喜笑道。

    这气运,对于他这一具身躯的突破却是有着不小的好处,自然是越多越好。见到忽然间一下增加了这么多,那感觉当然不用说多美妙了……

    气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对于罗帆这种级别的存在来说,那当真如同掌上的纹路一般清晰,所以,对于罗帆现在的行为,他却是看得相当清楚,自然是一眼看出来罗帆因为那气运增加而欢喜。

    一时间不由得好奇起来,道:“道友为何对获得这世界的气运而感到欢喜?”

    “这些气运,对我修行这个世界的修行法门有用啊。”罗帆却是没有丝毫隐瞒的道。

    “……道友好兴致……”碎皇这个时候只能这样道了。

    罗帆听了,只是一笑,并没有接口。

    紧接着,他抬步轻跨,身形不紧不慢的向着前方走去。

    那样子,却是已经不打算在这里停留了……

    见到罗帆要离开,碎皇先是一愣,紧接着似乎想到什么,居然同样是抬步轻跨,跟在罗帆身后……

    见到他跟上来,罗帆自然知道他的想法。

    但还是摇摇头,不发一言。

    接下来的数年之间,罗帆和碎皇两人便如此一前一后的在这天地之间行走着,渐渐的让这天地的每一处区域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对于罗帆来说,这种行走方式,便是他这一具身躯的修行过程。

    毕竟,他修行这世界的修行体系,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提升这一具血肉之躯的道行境界。而是为了通过这个过程来体悟出这世界的奥妙,体悟出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奥妙。因此,坐在一个地方苦修不断提升道行,这对他来说意义却并不算大。

    相反的,如同现在这般,在这天地之间自由行走,通过不断的观察这天地的种种自然景观来触动自己的修行,让这血肉之躯的道行境界得到提升,才是最为合适的手段。

    而相对于罗帆悠然而行,碎皇就不同了。

    这些年,他跟在罗帆身后,看似无所事事。但事实上却是在心中不断的推演着种种办法,想要找到解决现在他所遭遇的困境的办法!

    如此这般几年时间下来,他虽然找了许多的办法,但最终却依然没有任何一种能够解决他的困境,能够让他从被这先天不灭灵光炼化的厄运之中脱离出来!

    也正是因为怎么找都找不到办法,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面色却是变得越来越不好看。

    在这种面色之下,罗帆甚至怀疑他什么时候就要忍不住心中的愤怒,直接爆发出来。开始再度如同当初一般大肆杀戮一番了。

    而这天地这几年时间的变化。却也相当不小。

    当初碎皇对这天地所造成的破坏虽然很快就恢复过来,但那整个过程却深深的刻在这天地之中所有生灵的心中。让他们时时刻刻的感受到自己的弱小……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深刻刺激,却是使得这天地的生灵在这几年时间斗志大增,现在整个世界的修行界比起几年之前不单单更加活跃。而且更加残酷!

    因为这修行界的气氛改变。这几年时间却是有这不知多少修士获得了种种机缘。不知不觉间突破了境界,踏入了一个个他们以前所无法想象的境界之中。

    至于虚空之上,那十八诸天之中。原本被碎皇轻松杀死的那十八位假圣在这数年之间却已经是渐渐的复活归来。

    虽说,因为是刚刚复活,尚且没有完全恢复实力,甚至绝大多数都还在沉睡当中。

    但,至少已经是镇压住了这世界,使得这世界原本那种不稳的根基重新夯实,重新变成了原来的模样了。

    不过,这些假圣虽然已经复活归来了,但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敢于来找当初让他们死上一次的碎皇的麻烦。

    无论是碎皇和罗帆怎么在这世界之中晃荡,怎么大大咧咧的出现在那些假圣的视线之下,他们都只是装作看不到。

    之前碎皇轻轻松松将他们十八人串成一串烤肉的行为,显然已经是让这些假圣心中对碎皇生出莫名的恐惧。只要碎皇没有再去挑衅他们,再去对付他们,他们却宁愿装作没有看到他……

    这一日,罗帆和碎皇了两人来到了一座城市的一家酒楼之中,对面坐定。

    这一座城市,乃是在地底,出于万丈深渊之下。

    在这城市的上方,那地火岩浆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姿态聚成一团,散发出无穷的光与热,为这城市以及周围的大地提供了光明与温暖。

    这样的城市,在这世界来说,也算是一处奇景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罗帆方才会来到这里……

    品味着这地下城市所特有的种种美食,罗帆转头看着窗外透出的那火红的岩浆光芒,面上不由得现出悠然的笑意。

    “这个城市还是相当不错的,按照气运来看,这个城市说不定能够存在到这世界陷入下一个轮回……”罗帆笑着道。

    碎皇听得这感慨,心中一动,这城市的那虽然不算强,但却极为绵长的气运就瞬间出现在他的感应之中。

    通过这样的感应,他知道,罗帆所说的却极有可能是事实。

    这种绵长的气运,就算是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也能够最后留下一丝丝种子,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重新成长,最终便将会重新恢复过来。而这,显然便代表着,这个城市就算是遭遇到足以将其完全毁灭的打击,最终也必然遇难成祥。

    不过……这又有什么所谓?!

    想着,碎皇叹息一声,道:“我实在不明白,道友这些年到底是在做什么。”

    罗帆听了,笑了起来,道:“或许,并不是道友不知道我在做什么,而是道友根本没有花心思去思索吧。”

    碎皇一听,面色微变。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却不得不承认罗帆所说的是事实……虽说他这些年时常觉得罗帆所做的有些难以理解,但一般却也都只是一个念头转过而已,真正去推演他到底是在做什么的事情,却是几乎没有!

    想着,他叹息一声,道:“道友说得对,我确实是从来没有花心思去思索过,这些年,我更多的,却都是在思考该怎么解决我现在的困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