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两皇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两皇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就在罗帆在这地下空间炼制本界之火为上古魔界的生灵降临制造麻烦的时候,碎皇却是在这世界的某处位置,直接开辟出了一个世界出来,钻入其中开始研究这世界的修行体系。○顶○点○小○说,ww◇23∞→om

    他得了罗帆的指点之后,无数灵感爆发,对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却是有了种种全新的想法,此时此刻心中灵感爆发,却是已经是压制不住了。

    碎皇所开辟出来的这一个世界,乃是一个他最为习惯的星空世界。

    整个世界,就是无边无际的星辰,那散发出无穷光芒的,蕴含无限能量的星辰。

    这些星辰发出的光芒,凝聚在他现在所站在的一处星辰宫殿之中。

    这种种光芒,蕴含着某种无法形容的洗涤效果,不断的冲刷着他的身躯,涤荡着他的力量,让他感受着那种自从进入这世界群之后就很少感应到的,那种难言的轻松。

    盘坐于虚空之间,碎皇的面前有着无数文字,无数符文,无数图案闪过。

    作为皇者,他即便是不如罗帆,却也不会差太多。

    自然是清楚的知道,任何一种修行体系,最为关键的就是基础法门!想要抓住修行体系的本质,从基础出发,才是最为方便,最为直接的。

    现在在他面前所出现的,便是这世界的修行体系之中,所有的基础修行之法!

    虽说是一整个世界的修行体系,但就如同地球宇宙之中的金丹修行之法。元神修行之法,阵道修行之法,元灵修行之法等等不同的法门一样,这个世界的完整修行体系之中,却也分出了无数种不同的修行之法!

    而这种种修行之法虽然是按照不同的,甚至可能是完全相反的方向去走,但究其根基,却都只是一个修行体系的一部分,只是蕴含了这一修行体系的某一些关键而已。

    所以,想要把握住这世界修行体系的真正奥妙。当然就需要从这种种修行体系的根基来入手了。

    碎皇的思维之广阔。绝非这世界除了罗帆之外的一切生灵所能比拟的。

    在他的推演之间,这原本数量就已经相当不少的修行基础便开始快速的衍生,快速的增长,不多一会之间。就已经是从原本只不过是出现在他的面前的大殿之中。延展到了铺满整个大殿!

    再通过这整个大殿。不断的扩大,不断的扑向这整个星空世界!

    只是短短的数日之间,这整个星空世界。就已经是完全这无穷无尽的符文,无穷无尽的文字,无穷无尽的图案给充满了!

    而这些符文、文字、图案,结合起来,便是一篇篇的修行法门。

    一篇篇从那基础修行之法发展出来的,附和这世界修行体系本质,但却更加高级,更加复杂的修行法门!

    这种种修行法门,大体上,和这世界自然发展出来的修行法门相当,但在细节上,却是任何一种都是有着细微的差别。

    这种细微的差别,使得这星空世界之中出现的修行法门,却是比起那世界发展出来的修行法门要强上不知多少倍!

    可以说,若是那在外界能够修行到先天大罗之修的存在,若是修行碎皇推演出来的,在这星空世界之中的修行法门的话,至少也能突破先天大罗,成就准圣!

    而有成就伪圣的存在,修行这里的修行法门,说不定有资格窥得那假圣的位格!

    这,便是碎皇推演出来的这些修行法门的优胜之处……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

    因为碎皇所站立的高度,比起这世界从古至今所出现的,任何强者,哪怕是最强的假圣,都要高上无数!

    他以这样的高度俯瞰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以这样高度的智慧来发展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推演这一修行体系之下的修行法门,当然是比起这世界之中任何人对这修行体系的推演要强!推演出来的修行法门,当然便是比外界的修行法门更加的完美了……

    在这种推演之中,碎皇对于这个世界修行体系的了解却是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最终,在某一刻,他心中灵光闪耀,却是忽然间明白过来这世界修行之法的关键……

    “我居然到现在才明白……”当明白这关键,碎皇面上现出苦笑。

    这种关键,隐藏得如此之深,让他推演的时候耗尽了智慧。但发现之后,却又变得如此简单,简单到他本来应该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我还是比那位道友差得太多了……”碎皇心中暗叹。

    罗帆当初能够轻轻松松的看清这一切,甚至早在他这世界群之前就已经决定修行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了,但他却是足足耽搁了这么长时间,甚至将一条弯路几乎走到尽头了,方才在对方的提醒之下发现这是一点,这对他来说,却是一种极为挫败的感觉。

    而他所领悟出来的,这世界修行体系的关键,就在于:“触摸先天不灭灵光的奥妙……”

    修行这个世界的修行法门,按照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走下去,只要步奏足够完美,就自然而然的能够随着修为的加深,不断的接近这世界的本质,不断理解世界的本质。而这样,也就让修行者能够不断的接近先天不灭灵光的本质,不断理解先天不灭灵光的本质!

    最终,当这种理解达到某个极为高深的层次之时,这先天不灭灵光,便自然而然的会将自身的无数奥妙通过这种本质的联系注入修行者的心中,让修行者最终了解其中的一切……

    当然,在这过程之中。却也有着一种危险,那就是可能如同碎皇现在一般,因为先天不灭的本质而被这先天不灭灵光所炼化。

    但,那毕竟是一整个完整的修行过程,其中的一切变化,却都是可控的。

    只要在这过程之中注意避免,自然就能够最终避免这一变化。

    而这种修行体系对于碎皇的意义,也就十分明显了。

    他却是可以通过这种修行,不断的理解先天不灭的本质,最终通过这种理解。慢慢的操纵与他的生命本源融合在一处的先天不灭本质。将其一点一滴的与自己的生命本源分割开来,最终让自己的生命本源恢复正常……

    “任重而道远啊。”碎皇叹息一声,抬手一拂,这整个世界的符文、文字、图案在瞬间便被他完全抹去。

    若是有着世界的生灵。哪怕是那十八位假圣看到这一幕。定然是心痛得如同死了老爹老娘。要知道。这漫天的修行法门之中,任何一种拿出去,都足以发展出一个比起现行修行体系更加准确。更加玄妙,更加接近这个世界修行本质的修行体系出来啊!

    而现在,这无穷无尽的,不知多少亿兆的修行法门,就被这么一下抹去了……这让他们怎么可能不感到心痛,让他们怎么可能不感到无法接受?!

    不过,这对碎皇却是没有任何意义。

    他心中一动,他这一部分身体所化的身躯便开始渐渐的诞生出血肉出来。

    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化为一具血肉之躯。

    紧接着,他开始缓缓的运转自己所创造出来的,属于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之中,最为完美的,最为适合自己的修行法门。

    随着修行法门的运转,他的这血肉之躯开始快速的增强,其中的力量开始快速的衍生出来。

    在这过程之中,种种属于血肉的神通,渐渐的涌现。他的身体开始产生了这世界的生灵所不可能产生的变化,身上渐渐的腾起一个碎皇的虚影出来!

    这一修行法门,因为碎皇现在的身体状态,却是能够不断的沟通他那并不是血肉之躯的身体。通过这样的沟通,不断的体会那些融入他生命本源之中的先天不灭本质,最终,不断的感悟这些先天不灭本质,从中获得更多的体会,提升这血肉之躯的道行境界。

    这样的过程却很是顺利。

    事实上,这种修行法门若是这世界的其他生灵来修行,所沟通的,便是这世界的大道,便是那大道之中蕴含的先天不灭本质。

    之所以碎皇能够将沟通目标换成自身的生命本源,原因很简单。

    因为,他的生命本源之中已经融入了不知多少亿万的先天不灭本质!

    这种融入的先天不灭本质虽然在量上比不得眼前这世界所蕴含的,但在质地上,却是比这世界所蕴含的先天不灭本质要高上不知多少倍!

    是以这样的方式修行,最终成长起来的难度虽然比起直接沟通这世界的大道来得慢上许多,但最终成长起来的话,却是能够直接跨入多世界假圣的层次,而不用如同这世界的生灵一般,被桎梏于单世界假圣层次!

    随着碎皇的修炼,他的这一具血肉之躯的道行境界开始不紧不慢的提升了。

    短短的数日之间,就已经是打破了凡境和仙境之间的屏障,悍然冲入了散仙之境!

    当他的这血肉之躯冲入散仙之境的瞬间,他便瞬间感觉到,从他的生命本源之中,有着丝丝缕缕的先天不灭本质通过血肉之躯和身体本身的联系,缓缓的注入他的这血肉之躯之中,使得他的血肉之躯拥有了丝丝微不足道的先天不灭本质,也使得他的生命本源,减少了丝丝先天不灭的本质!

    “果然可以……”在这瞬间,碎皇猛然睁开双眼,面上现出莫名的欢喜。

    虽然在推演之中早已是推演到了这一幕了,但见到其真正发生,真正成为现实,碎皇依然是感到惊喜莫名。

    因为,这代表着,他的推演是正确的!这种修行方法,果真是能够解决他现在的困境!

    “只是,就是太慢了。按照这样的过程,怕是要几万亿年才可能将所有的先天不灭本质完全转移到这身体之上。之后。要完全体会其中的奥妙,所需要的时间又要几万亿倍……果真是任重而道远啊。”紧接着,他又是一阵感慨。

    虽然只是数日之间就抽取出丝丝缕缕的先天不灭本质出来了,但,这点先天不灭的本质,甚至还不如一个世界所赋予它的亿分之一!

    就算是往后依然是这样的速度,不会因为抽取的数量越多而变得越困难,要将他此时此刻生命本源之中蕴含的所有先天不灭本质完全抽取出来,也需要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的时光。而这,却还只是他领悟这先天不灭灵光的奥妙的第一步而已。接下来还要领悟这种生命本质之中的奥妙。再通过这奥妙,延展开去,最终将这先天不灭灵光的奥妙给完全领悟出来,这同样是需要耗费无穷的时光。无穷的精力……

    想到这个。碎皇微微叹息一声。

    这个时候他却已经是明白了罗帆为什么会无所谓的指点他了。

    这分明就是他清楚的知道这其中的难度。知道他自己就算是天纵奇才,也不可能在他之前来得到这先天不灭灵光的所有奥妙!

    就在这一瞬间,碎皇忽然眉头一皱。

    “嗯?好似有人进入这世界群了。嗯。还不知一个!”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此时此刻,他的生命本源之中有着浓郁的先天不灭本质,与这先天不灭灵光的联系,却是超乎想象的紧密。

    这种紧密的联系,使得他对这先天不灭灵光的一切变化极为敏感。

    一旦有任何外来之物闯入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他便自然有所感应!

    他皱着眉头,心中无数想法闪过,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算了,随他们去吧,想要炼化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却打扰不到我的。”

    这样想着,他重新闭上双眼,开始控制这血肉之躯继续静静的修行他所推演出来的修行法门了。

    就在碎皇感应到有人进入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所化的世界群之后一小会,罗帆便同样是有了感应。

    “又是两位皇者?”他抬头往上望去,双眼直接穿透了重重地层的阻隔,穿透了时空,直接看到了那诸多世界之间的虚无之处凭空出现的两个人影。

    这两个人影,罗帆从来没有见过。

    但,从他们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气息来看,他们却绝对是皇者。

    而且,是不输于碎皇的皇者!

    这两位皇者原先似乎正在争斗着,哪怕是进入这世界群之中,居然也是在彼此相对,气势不断的冲撞着。

    “国皇道友,现在我等都以进入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看来,之前的赌约,却是我胜了。”其中一位看起来好像童子一般的皇者这样道。

    “童皇!”那被称为国皇的中年男子冷冷的喝了一声。

    他的声音之中蕴含了无边的恼怒,若非是其因为对这世界群有所顾忌,所以压制住其威能,说不定光是这一声喝,就足以激起这整个世界群最为强大的反震了!

    “你耍诈!”这国皇冷冷的道。

    “没错,我是耍诈。但,赌约就是赌约,莫非道友不认账?”那童皇淡淡的道。

    如此肆无忌惮的样子,让那国皇面上又是一阵难看,看他那愤怒无匹的样子,似乎下一瞬间就要扑上来与那童皇拼命了。

    不过,这国皇愤怒了一阵子,心绪便渐渐恢复过来。

    “我却不像你。既然你赢了赌约,那么,你有万年时间,可以先行开始炼化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说话间,他转身就走。

    那样子,却是要直接离开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了。

    那童皇见到,笑着道:“国皇道友留步。”

    那国皇停下脚步,转头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莫非,还想继续耍诈不成?!”

    童皇笑呵呵的样子,显得颇有几分可爱:“怎么会?我只是邀请道友在这里看我怎么将这灵光炼化而已。”

    国皇一听,这分明是想要在自己面前炫耀胜利的战果啊,却是瞬间大怒:“你!”

    童皇笑着。却是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这么一喝而退缩,只是看着国皇而已。

    国皇被这样的表情弄得心潮起伏,难以自己。

    哼了一句,转身抬步,身形渐渐没入虚空之中,从原先一个完整的身躯变得越来越虚幻,转眼就只剩下一点微不足道的影子了。

    就在童皇以为他就要消失的时候。

    那国皇的身体忽然间由虚化实,如同时光倒流一般,开始由一点影子重新演化,重新展开。不一会就化为国皇的身体出来。

    这样的变化。却是让童皇看的目现惊疑:“道友还有何事?莫非道友不打算执行赌约了?!”

    那国皇冷冷一笑,道:“我自然不是你。不过,你方才邀请我在这里看你怎么炼化,我忽然觉得。留在这里看看也不错。至少。我能够知道你是怎么失败的。等我开始的时候,也能够避免这样的失败。所以,接下来万年时间。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听到这话,那童皇不由得面色一呆。

    紧接着,眼中透出悔恨之色。

    之前他要走让他走多好?!没想到一时间起了点炫耀之心,居然造成了现在这种尾大不掉的麻烦!

    “原来以为国皇忠厚老实,没想到……”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不过,话语交锋,对手心情越不好,自己的心情就越好。为了避免让国皇更得意,童皇口中却是毫不在意的道:“那就让你看看我怎么在万年时间里面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给完全炼化吧!”

    说着,不屑的嗤笑了一下,转身就钻入了其中一个世界之中去了。

    有着国皇在盯着,炼化先天不灭灵光的事情已经变得相当紧急,他自然是不愿浪费时间了。

    进入这世界之后,童皇抬眼一扫整个世界,猛然间便面色一变。

    在他抬眼扫过这整个世界的瞬间,他好像触动了什么,瞬间,这世界的大道之中有着一点先天不灭的本质直接冲出冥冥之中向他猛投过来!

    “这是?”童皇抬手罩住这一道光芒,心中现出疑惑。

    他细细的感应一番,心中猛然间涌现出难言的惊喜:“原来是先天不灭本质!若是我将其收入体内,岂不是我也拥有了先天不灭本质?!”

    不过毕竟还是谨慎,他又推演了数次,终于觉得这似乎完全没有问题,便不再禁锢这先天不灭的本质,顺势让这一道光芒冲入自己的身体,转眼间就与他的生命本源融合在一处,让他的生命本源瞬间带上了一点先天不灭的本质。

    当这种先天不灭的本质与他生命本源融合的瞬间,他便有种难以描述的感觉,好像忽然间自己和这世界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了。

    这世界之中的种种信息更是开始不需要他掌握的不断向他的心灵倾泻而入,让他对这世界的了解随着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童皇惬意的闭上双眼,享受着这种难以描述的感觉。

    猛地,他想到什么,面色一变,转身抬步出了世界,截住正要钻入另一个世界之中的国皇,道:“国皇道友,这先天不灭灵光失主太久,如今已经极度渴望被炼化,一进入任何一个世界它便会主动将生命本质投过来,主动被人炼化。你之前输了赌约,万年之内不能动手炼化先天不灭灵光,最好还是不要进入任何一个世界。”

    “什么?!有这种事情?!”国皇听了,双眼之中透出无法置信的神光。

    他紧紧盯着童皇,似乎想要从他面上看出他在戏耍自己的痕迹,但最终所看到的一切都在指向一个固定的目标,童皇,没有在戏耍自己!他所说的,是真的!

    “这不可能!先天不灭灵光本身虽没有生灵的意志,但却有类似天地意志的意志存在!本身便不需要主人,怎会主动让人炼化?”看不到撒谎的迹象,他只能吧这当成真的说道。

    “是不是这样,这是我的事情。反正道友输了赌约,便要执行。万年之内,你决不能踏入任何一个世界!”童皇淡淡的道,神色当中充满了压迫,似乎国皇说出一个不自,他便要翻脸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