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玩笑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玩笑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童皇和国皇两人进入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所化的世界群的,却并不是他们的本体——这却是肯定的,作为至高无上的皇者,他们本来的修行该有多忙碌,可想而知,就算是这里有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他们却也不可能直接放弃自己的修行,直接亲身进来的。《顶《点《小《说,w♀2▲⊥m

    特别是,他们本身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分身,而且分身的实力和本体之间的差距也并不是大到无法接受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所以,这个时候,在这里的国皇和童皇两人,却都只是分身罢了。

    只不过,这种分身,却并非都是罗帆分身的那种灵光分身的方式,而是各有特点。

    虽然都融入有灵光在其中,但两具分身都各有特点,各有玄妙,性质却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此时此刻,那童皇紧紧的盯着国皇,双眼之中有着灵光微微闪烁,恍惚之间,似乎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在其中收缩,喷涌一般。

    看着童皇如此神色,听着他所说的话语,那国皇却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自己的对手如此的严肃,他显然就再不能如同之前那般将这件事当成无所谓的事情了。

    他在心中静静的思考着。

    衡量着。

    一个赌约,对于他这等存在来说,既是极为重要,又是毫无任何所谓。

    说重要,那是对于那种修行与赌约,誓约相关之辈来说。对于这样的存在。违反赌约,对其来说,那便可能是自己的修行根基被颠覆的结果!

    而说毫无任何所谓,那自然就是对于那修行与赌约、誓约没有任何关系的存在来说了。对于这样的存在而言,不管是什么约定,只要心中不愿意,直接翻脸,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这国皇,并不属于这两者之中的任何一种。

    他,却是与这两者都有着莫名的关系。

    他的某种修行。与赌约、誓约这种存在息息相关。若是违反赌约,将会对他的这种修行造成极为巨大的影响,最终对他形成巨大的伤害。

    但,这也只是某种修行而已。他真正的修行根基。却是与这约定并无关系。

    也即是说。就算是违反赌约,对他而言,却也并不影响他的修行根基!

    也正是因为这种既是相关。却又并没有真正的本质关联的关系,方才使得他陷入犹豫之中。

    为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放弃那种修行?

    国皇心中犹豫的,就是这一点。

    这先天不灭灵光的价值,明显是比起他自己那种修行的价值要高,这一点是毫无疑义的。

    毕竟,先天不灭灵光足以让他在某种程度上做到永恒不灭、万劫不磨。

    若是这样的话,他本该对此毫无抵抗能力,本该直接就将赌约当成不存在的。

    奈何,他心中却是隐隐间有些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告诉他,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不可能如此主动的被皇者所炼化!

    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如此变化,必然有着其他的意义!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感觉,所以他方才在这个时候无法决定。

    作为皇者,国皇的思维速度之快,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虽然思考了不知多少个想法,虽然衡量了不知多少东西,但最终,等他完全考虑清楚,做出决定的时候,其实时间也只不过是过去了一个呼吸都不到而已。

    “可以。我,不会进入任何一个世界之中。”国皇最终说道。

    听到这话,那原本已经是做好了攻击准备的童皇忽然微微一愣。

    他却是没想到国皇居然真的会遵守赌约!

    毕竟,他自认,若是自己的话,那赌约这个时候定然已经被抛到不知哪里去了……

    不过,他毕竟是至高无上的皇者,思维之缜密,不必言说,在这瞬间,他种种想法闪过,心中就明白了,这是国皇并不信任他能够如此轻易的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炼化才做出的决定!

    明白这个之后,他大喜过望,道:“这样便好,希望道友你莫要食言,不然的话,我便不会与你客气。”

    国皇做出了决定之后,却是一身轻松,甚至感觉到自己隐隐悟到了什么以前所不知道的玄奥一般,这样的情况下,他美妙的心情却是让他并不在意眼前这童皇在自己的面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一笑,道:“道友好自为之便是。”

    说着,顺手便在这虚无之间开辟出一方世界出来,自己直接钻入其中。

    这一方世界,相比于周围那先天不灭灵光所化的世界来说,在大小上丝毫不差。但却没有周围那无数世界那样蕴含着先天不灭的本质,甚至,其中也没有生灵诞生出来。却只是国皇单纯开辟出来容纳自己的一个世界。

    见到国皇如此行为,那童皇面无表情的往回一钻,就钻回他方才得到那先天不灭本质的那个世界之中去了。

    重新进入这个世界之后,他开始细细的感应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开始细细的研究眼前这个世界的种种玄奥。

    随着他的研究,他的心情却是越来越好。

    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和这世界的关系已经是完全不同。

    眼前这个世界却是在无时无刻的向他传递着种种属于这世界的独特奥妙,更传递着那先天不灭灵光赋予这世界的种种玄奇!

    这种表现,让他对于自己果真是炼化了一部分这先天不灭灵光却是更有自信了。

    一番研究之后,他不再停留。转身抬步跨出了这个世界,瞬间跨越虚无,钻入另一个世界之中。

    紧接着,这一个新的世界就自然而然的有着一道光芒诞生,直接穿透虚无,直接冲入他的身体之中,瞬息间就与他的生命本源融合在一处……

    瞬间,就让童皇再度感受到了一种难以描述的舒适涌上来。

    更忽然间发现,自己和这世界的关系再度发生了改变。原本并不紧密的联系,转眼变得无法想象的紧密……

    童皇缓缓的闭上双眼。面上满是陶醉之色。

    这一次。他并没有在这个世界再停留多久。

    为了在这万年之间将无数个世界炼化,为了让国皇无话可说,他却是需要尽可能的加快速度。

    所以,马上的。他就直接转身出了这个世界。进入了另一个新的世界之中……

    如此这般。他的行为却是与当初碎皇最开始的选择差不多,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转移,生命本源来者不拒的接受一个世界又一个世界的先天不灭本质。让生命本源随着不断的改变……

    而就在童皇如此做的时候,在那一个普通世界之中的碎皇瞬间有了察觉。

    “居然和我犯了同样的错误……”碎皇喃喃着,面上神色似笑非笑,隐隐间似乎有些悲哀,又似乎有些怜悯,更好像是有些幸灾乐祸。

    不过,他却是完全没有去提醒那童皇的意思。

    他也曾经有过这个阶段,自然是知道,这个时候的童皇根本是无法沟通的!

    无论他过去说什么,都只会被对方当成是自己心怀不轨,想要对付他。

    前去与他分说,说不定还会遭受他的攻击!

    对于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其名字,更没有任何交情之人而言,碎皇怎么可能会做到这一步?相反的,他心中隐隐的阴暗甚至让他恨不得和他犯同样错误之人越多越好……

    所以,在这个时候,在那复杂的表情之后,碎皇便重新闭上双眼,开始继续修行他所创造出来的,属于这世界的,最为适合他的修行法门去了。

    就在碎皇发现那童皇他们的选择之后,罗帆同样是发现了这一点。

    相比于碎皇心情复杂,罗帆就单纯的是看笑话了。

    “不知道他该是多久才能够反应过来?会不会又是要等到最后一刻,等到自己即将被这先天不灭灵光所完全炼化的时候方才会有所感觉呢?”他这样想着,面上就带上了这样的笑容。

    “罗帆道友,为何忽然笑得如此渗人?”这个时候,一把清脆的声音传入罗帆的耳中。

    罗帆一听,转头看去,便看到牡丹正用莫名的眼神看着他。

    心中一动,便知道自己之前那样看笑话的笑容让对方起了疑惑,不由得笑道:“没有,只是忽然见到一些好笑的事情而已。”

    “见到好笑的事情?”那牡丹更是疑惑了。

    这个时候这地下空间已经是完全被本界之火所充满,一切属于上古魔界的存在都已经被隔绝在其背后,难以入侵这世界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却是没有看到这里会有什么好笑的……

    “道友不必在意。倒是你们,不是要进入本界之火之中炼体么?怎么现在还不开始?”罗帆道。

    听到这话,那牡丹面色微变,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早就将心中的疑惑抛在一边,道:“道友在此,我们怎么炼体?”

    罗帆听到这话,先是一愣,接着恍然过来,明白根本原因居然是这些女子认为自己乃是男的,在自己面前炼体需要**身躯,并不方便,所以方才不愿在这里炼体!

    “这……”明白这个之后,他却是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对于罗帆来说,男女之别,他已经是有不知多少万亿年没有在意了……

    对于一个能够一个念头之间就创造亿亿万男男女女的至高存在来说,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对其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他所见过的,所创造过的,所了解过的,足以让他对看待其他女子的躯体和看待死物没有任何区别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在这个时候,眼前的这牡丹对他说起这男女之别。这让他怎么可能反应得过来?

    “是我莽撞了,我先离开吧。”罗帆最终只能叹道。

    说着,他抬步轻跨,身形就离开了这一个最下层的地下空间,眨眼就来到了那之前他遇到牡丹他们的那一处酒楼之中,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定……

    哪怕,这酒楼与他方才所在的位置足足隔了不知多少万层地下空间的阻隔,也并不能给他造成半点障碍。

    在罗帆离开之后,那牡丹面色变得微微惭愧。

    “我们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她对自己的同门说道。

    “怎么过分?!难道他不应该离开吗?!我们可是女子啊,难道他好意思看着我们在他面前赤身**的炼体不成?!”她的一个同伴叫道。

    “其实。男女之别。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没有多少意义的。”另一个同伴却是说道。

    “怎么没有意义!我可还没有嫁人呢……”

    “其实,他要看的话,以他的神通,在哪里都能够看到的……”牡丹皱眉道。

    “他不会的。此人虽然不知深浅。但却不是那种会偷窥之人。而且。女子的身体对他根本毫无秘密。他怎么会偷窥?”

    “既然如此,你还让他走?!”牡丹皱眉。

    “那不一样。”那女子愤愤不平的道,“这可是态度问题!他看不看是他的事情。我们怎么可以这么不知廉耻?!”

    “……”

    这话,终于让其他两人说不出话来了。

    “我们抓紧时间吧,或许援兵就快来了,若是我们再耽搁,说不定得在其他人面前炼体了。”那女子道。

    说话间,快速的跨入那本界之火之中。

    其他两人,叹息一声,也跟着跨入那本界之火内部。

    虽说她们口口声声说进入本界之火之中炼体将会赤身**,但其实,这个时候她们进入这里,身上的衣袍却是没有丝毫损伤。

    那些本界之火虽然灼烧着她们的衣服,却只是有着加她们衣袍的效果而已。

    毕竟,本界之火并不是其他火焰。

    它虽然拥有惊人的热量,但这种热量,却并不难抵御。更足以被其所拥有的,作为本世界最为基础最为本源的火焰的特点所掩盖。

    任何属于这世界的物质,进入其中,都会将其属于这世界的本质不断加强,最终不断的提升其强度,提升其玄妙程度。

    这,也是这种本界之火能够用来炼体的根本原因所在。

    作为修士,作为生灵,投入其中之后,其身体之中不属于这世界的特质,与这世界的本质有着差别的特质,都会被不断的调整,不断的剔除,最终化作完全符合这世界本质的状态方才停下来!

    而这样的过程,对于修士,对于生灵来说,便相当于将他们的身体再度进行精粹,使得他们的身体在这过程之中变得更加契合这世界,进而便将不知不觉间得到这世界的某种近乎先天不灭的本质……

    虽说衣袍并没有因为这本界之火的灼烧而损毁,但这却并不代表着她们的炼体便不会有任何异状,可以被任何人观看。

    事实上,她们炼体的时候,火焰灼烧她们的身躯与灼烧衣袍却是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

    换句话说,当她们进入其中的时候,那本界之火的灼烧,将会将她们完美的身躯轮廓给完全展现出来!

    这,相比于直接看到她们完全**的身躯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她们三人在这里炼体一进行就是将近一个月之久。

    等到一个月之后,她们的身躯已经变得无匹的纯粹,其中再无任何不适合这世界的任何本质的时候,她们方才意犹未尽的脱离了这本界之火。

    “终于完成了……我好像感觉到某种屏障被打破了……”牡丹喃喃着。

    “我也是,好像,圣人之境似乎再不是那么虚无缥缈。”另一人也是这样道。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此时此刻,她们三人身上的魅力比起一个月之前已经增强了不知多少倍,站在那里,虽然面容身形和当初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但感觉上就已经是三个完全不同的人了。

    她们三人从零开始修行到现在,所耗费的时间已经有不知多少万亿年了。

    这样漫长的时光之中,哪怕是她们并没有怎么离开这个世界,并没有怎么寻找其他世界的力量来融入身体,融入自身的力量体系之中,身上,力量之中也必然已经积累了无数不属于这世界的气息,不属于这世界的力量,不属于这世界的玄奥。

    这种气息,这种力量。这种玄奥。在以前或许会让她们变得更加强大,但在她们提升到这个层次,在她们需要向着假圣层次冲击的时候,这种种就变成了致命的弱点了。

    要成就假圣。那便是要与这天地融合。便好似要得到这天地的大道最大的眷顾!

    若是身上有着不属于这世界的气息。这世界的力量,这世界的玄奥,这种眷顾怎么可能降临?!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此时此刻她们三人进入本界之火之中炼体之后方才会有如此巨大的改变!方才会感觉到那种假圣级数的屏障似乎已经消失了一样……

    “看来,这次的人情大了……”牡丹回转过来,叹息一声道。

    其他两人叹息一声,都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牡丹的说法。

    “似乎有人在说起我?”这个时候,一把声音传入她们三人的耳中。

    听到这声音,牡丹三人面色不由得微变:“你在偷窥?!”

    那声音,赫然就是罗帆的声音。

    “啊?偷窥?!什么偷窥?!”罗帆的身形缓缓浮现于她们三人的面前。

    这个时候,牡丹她们三人已经是面红耳赤,看着罗帆的六只眼睛已经是充满了羞愤。而罗帆对于他们的羞愤,却是感到有些一头雾水。

    他之前一直是在那城市之中静静的感悟着这世界,努力打磨着那即将突破单世界假圣,成就多世界假圣层次的道行境界,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却是正如他所说的,是在牡丹她们话语之中涉及到他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有了感应,所以知道她们已经是炼体结束,这才到来这里。

    却没想到,一到来,便被她们如此怒视,这让他怎么反应得过来?

    “你不是偷窥,怎么这么巧,我们刚刚炼体结束你就来了?!”牡丹怒道。

    “……”罗帆一时间不由得百口莫辩。

    别人说起自己自己就有有所感应这种事情,早已是融入他的本能之中,早已是让他习以为常,甚至将其认为是一种常识了。

    现在他被对方一个质问,方才反应过来,这种能力有着极大的限制。若是道行境界的差距并没有巨大到某个层次,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也即是说,自己的道行境界没有比对方高到某个程度,对方谈起自己,自己根本不可能有所感应!

    而放在这个时候,他想要感应到牡丹他们说起自己,那道行境界至少也得是单世界假圣的层次方才可能出现……

    换句话说,罗帆想要解释清楚这个时候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来到这里,就必须揭示自己的道行境界至少已经达到假圣级数的事实。若是不揭示这个事实,那么,他就是怎么样解释都解释不通的……

    “我只是天生敏感,一旦有人说起我,我就有所感应。方才正是感应到你们说起我,这才知道你们炼体完成,所以才来到这里,却是并不曾偷窥。”罗帆只能勉强的说道。

    “这世上哪里有这种天赋?!就算是有,你又如何知道我们说起你是炼体完成了?你定然是心中有着侥幸心理,打算借着这种借口前来,心中打着要偷窥到我们身躯的打算!”那芍药羞愤道。

    “……”罗帆无奈的张张口,终究还是决定不再解释了,“只是打算和你们开个玩笑而已……”

    “哼!我都不知道你是这种人……”牡丹也是相当的羞愤。

    罗帆的这种解释,她们却是相信了。虽说她们之前表现得很是在意在罗帆面前炼体的样子,但事实上,她们却也知道,她们就算是在罗帆面前炼体,罗帆也不会因此而产生什么其他心思的,所以,想来想去,罗帆若是想要找借口来这里看她们炼体,唯一的可能,怕也就只是和她们开玩笑,想要看她们羞愤的模样这一个可能了……

    对于自己随意说的解释反而是被接受,罗帆这个时候只能无奈叹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