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元气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元气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听到罗帆这话,那三十四位假圣面上都现出无奈之色。

    这种模样,相比于完全限制这个世界之人出手,任凭那人界的修士来占据这个世界来虽说是好了许多,但他们依然是处于一个绝对不利的地位。

    要知道,在之前,罗帆已经是为那人界打下了最为坚实的基础,只要那人界之火没有熄灭,那人界的修士,就自然而然的能够在这魔界立稳脚跟。

    那样的话,无论战争怎么发展,最终受到损伤的,却只会是上古魔界!

    只会是他们!

    只不过,显然的,在这个时候他们显然没有其他任何办法可以反驳罗帆,也无法改变他的决定,实力,决定一切。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够叹息着,点了点头,道:“既然道友如此决定,我等自然遵从。”

    听到这话,罗帆却是一笑,道:“这样便好。”

    说着,他心中一动,身形就已经是变得无比平常,原本那种,因为他的本质而在一般生灵看来不断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也在同时完全熄灭了。

    如今的他,看起来已经是好似一个最为普通的凡人一般。

    化为这般模样之后,罗帆心中一动,抬步轻跨,身形就已经是消失在这本界之火、魔界之火之中,完全消失在那所有的三十四位假圣的视线范围之间。

    见到如此模样,这三十四位假圣哪里还不明白罗帆并不想要让他们其到底是在做什么。

    也并不多浪费精力去推演。各自传下圣谕,让这上古魔界之中的众多生灵想办法自己去将那些入侵者赶走,自身则是直接隐没于虚空之中,直接回归他们自身的洞府之中去了。

    在这瞬间,这上古魔界之中的所有生灵在这个时候尽皆产生不可思议的感觉。

    恍惚之间,他们就觉得,这个世界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一种难以描述的失落,油然而生。

    原本,他们这个世界一直是在入侵其他世界,一直是在努力的谋划着将其他世界征服的。但现在。一夜之间,忽然间他们就变成了被入侵的一方,变成了被征服的一方!

    这种忽如其来的改变,着实是让他们心态有些失衡。

    一时间。种种怒吼从这世界的各处传来。

    在这怒吼之间。有着一种怨气渐渐的凝聚。

    这种怨气。有着针对那人界的怨气,更有着对于那三十四位假圣的怨气!

    对于众生来说,这三十四位假圣高高站在众生之上这么多年。最终在这天地最需要的时候,他们却完全没有作用,最终只是传出这么一个毫无作用的圣谕而已,这让他们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不过,怨气,对于假圣来说,却是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时候感应到这些怨气的那些假圣,只是顺手一拂,这些冲向他们的怨气就化为无形,完全不能作用在他们身上,更别说伤到他们了。

    事实上,若不是答应罗帆不出手,他们甚至可能会直接将这些怨气转换方向,直接让那些怨气转而轰向那人界的修士,为那些正在阻击那人界修士的众多生灵加一把力。

    在罗帆消失的时候,进入这世界之中,在那人界之火范围之内的那众多人界的修士,尽皆在瞬间听到了罗帆的话语。

    那话语,告知他们,这世界,绝不会有假圣对付他们。他们的对手,就只是不成假圣的生灵而已,只要他们能够战胜这些生灵,无论是最终他们在这世界之中获得了什么,占据了多大的空间,多大的区域,都不会有假圣出手!

    知道这个,那万花宗宗主等人却是大喜过望。

    原本,虽说他们因为那本界之火的帮助攻入了这世界之中,但心中却依然是极为不安,时刻的准备着要重新退回去人界之中。

    毕竟,这个世界有着假圣,他们却是再清楚不过了。别看他们在这个时候大杀四方,将那上古魔界的生灵打击得节节后退,让他们不能迈进这本界之火半步。

    但,他们毕竟实力弱小,若是有这假圣出手,他们这所有人却也只是对方一个手指的事情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安定得下来?!

    不过,现在,得到了罗帆的话语,他们瞬间就感到了底气上来了。

    你这说话之人,乃是假圣,这一点他们并不怀疑,既然假圣说对方的假圣不会出手,那是假话的可能性就是极为微小了。

    既然如此,有着本界之火帮助的他们,哪里还需要在意对面的那些生灵对他们的威胁?!

    想清楚这种种之后,那众多修士却开始分出一部分来,对那入口之处周围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进行改造了。

    一个个堡垒,一个个时空,一个个洞府,一片片阵法,从无到有,渐渐的将这范围之内的时空给充斥。

    让这一片原本空荡荡,只有本界之火存在的时空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变成了一片基地!

    一片让他们这众多修士能够得到补给,能够得到休息,更能够源源不断培养力量的基地!

    短短的数月之间,这一切变化就完成了。

    也就是在这基地完成的时候,从那通道之中却是有着越来越多的修士不断的穿过那人界和上古魔界之间的通道,进入这个世界之中,成为他们入侵这个世界的排头兵,让这一个原本就极为巨大的基地从冷清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这些修士,很显然,却是人界之中那众多得到消息的宗门所派来的修士。

    这也是因为在这上古魔界之中的战争形势发展对于人界越来越有利方才有这样的变化。若并非如此,而是他们在这里推进得极为困难。甚至根本无法站稳脚跟,却绝不会有这么多宗门派出修士进入这个世界。

    毕竟,若是站不稳脚跟,那修士进入这里,就只是送死而已,却根本不可能获得多少利益……

    但若是站稳了脚跟,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站稳了脚跟,就让他们有了一个固定的,能够源源不断抽取这个世界资源的根基。进而,能够将这个世界的好处源源不断的输入人界之中。让他们的宗门从此不断的壮大……

    别的不说。光是领悟这个世界完全不同于人界的玄奥道理,这对于那众多出于**颈之中不能突破的修士来说,就已经是一个极大的机缘,足以让他们趋之若鹜了。

    随着人界的修士越来越多。那些本界之火似乎得到了更多的资源。更多的燃料。却是变得愈发的旺盛,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明亮,所占据的范围也变得越来越广。

    那魔界之火。虽说乃是在主场,虽说是有着越来越多的魔界生灵来到这里攻击那人界的修士,但终究还是因为创造这些火焰之人的实力不如罗帆,所以反而是节节后退,短短的数个月之间,就已经是退后了将近一半的距离。

    这样的发展方式,却是让那人界的修士欢喜莫名,好像是直接看到了将这个世界完全征服,将这个世界之中的所有资源完全夺取的结果了……

    在这人界和魔界之间的入侵与反入侵的战争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罗帆却已经是化为一个普通的魔界生灵,在这魔界之中很是轻松,很是随意的游历着了。

    虽说已经是被人界入侵,但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广阔,哪怕是用最快的速度传播消息,也需要数十年方才可能让整个世界都知道这一点。

    这样一来,对于那些离那被入侵之处比较远的位置,那入侵,自然便好像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之中一般,再难以引起其中的生灵的注意了。

    所以,哪怕已经是被入侵了,但当距离远到罗帆现在所在之处这个地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看起来却是和以前没有任何变化。

    那其中的生灵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该争斗还是争斗,该谈婚论嫁还是谈婚论嫁,该争夺家产还是争夺家产,该享受还是享受……

    上古魔界之中的生灵和人界之中的生灵有着巨大的不同。

    其形象,却是千奇百怪,真正的人形生灵也有,但却是极为稀少的种族。

    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是人形的罗帆在这上古魔界行走,却是时不时的引来种种鄙视,不屑的眼神。甚至偶尔还会有着生灵看他不惯,想要上前来找茬,顺便折辱他……

    这种种经历,对于罗帆来说,却是全新的经历,让他却是让他大感有趣。

    偶尔试一下扮猪吃老虎,也是让他感觉颇好。

    罗帆的血肉之躯现如今已经是双世界假圣,但他对于眼前这个世界却依然是并不十分了解。所获得的,有关这个世界的种种感悟,种种权限,却也只是因为他自身的道行境界突破所自然获得的。

    这样的种种实力,相比于一点一滴自己修行起来的感悟、权限,显然还是有着一些差距。

    在并不达到完美的情况下,想要从那之中领悟出更多的精髓,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对于他来说,现在要做的,却是领悟这个世界的玄妙,感悟这个世界的大道,从中提炼出他所需要的,能够对他这血肉之躯的修行之道形成补充的玄奥。

    随着罗帆在这世界之中行走的地方越来越多,随着他的经历越来越丰富,罗帆这血肉之躯之上所散发出来的,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却是越来越浓郁。

    那种种属于这世界所带来的感悟,也是随着变得越来越多,原本只是强制凝聚在一起的种种奥妙,却是真真正正的与他的血肉之躯融合在一处。

    最终,在三年之后的某一日。

    站在某一处悬崖之上的罗帆心中一动,便感觉一种莫名的光芒从他这血肉之躯的生命本质之中散发出来。

    这种光芒是如此的玄妙。隐隐间居然有着万劫不磨,永恒不灭的感觉。

    当感应到这光芒,罗帆便瞬间明白过来。

    这,便是先天不灭的本质!

    显然,通过这三年的领悟,三年的感应,他却已经是真真正正的成为了成为这世界的假圣,获得了这世界的先天不灭本质!从此,在这个世界之中,他便已经和这世界之中土生土长的假圣再无任何差距了……

    发现这一点。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面上现出莫名的笑容。

    他所站立的这一座悬崖离地足足有数百万丈之高,极目远眺过去,就是无边无际的云海。

    在这云海之中,相隔极为遥远之处。有着一座有一座的山峰突破云海。露出一小部分山体出来。看起来。就好像是无边无际的云海之中出现了一座有一座的岛屿一般。

    偶尔之间天风卷过,云海翻涌,显现出一片飘飘欲仙的场景。

    就在罗帆暗自感慨的时候。在他后方,虚空微微扭曲,一个人影由虚化实出现在那里。

    “作为山神,你敢出现在我的面前,胆子可真肥啊。”罗帆淡淡的开口道。

    在他身后出现的那个人影,乃是一个魔族老者的模样,身体虽然雄壮,但却驮着后背,手中握着一根拐杖拄着地面,出现之后,未曾说话,便开始不断的咳嗽起来。

    好一阵子,他方才躬身行礼,道:“小神见过大仙,这次斗胆出现在大仙面前,实是有事相求。”

    说话间,这老者神色却是极为紧张,似乎是在担心罗帆会不会一个心情不好,顺手一个手指摁下来将他摁死。

    罗帆淡淡的道:“有什么事情,让你胆敢冒着生命危险出现在我的身后?”

    “这……大仙在这里站着,身上散发的压力,却已经是让或则一座山的生灵差不多死绝,还望大仙高抬贵手,绕过本山!”那老者咬着牙,将拐杖扔在一边,对着罗帆跪倒,俯身将头叩在地上,道。

    听到这话,罗帆眉头一皱。

    因为他在这里,所以有压力产生直接将所有在这座山之撒很难过的所有生灵几乎杀死?!这种事情,他却是本能的就不愿相信。

    他自信,自己在这里根本没有任何气息泄露出去,却好似怎么都不可能对外界的一切事物有所影响的。又怎么可能将生灵杀死?!

    “你是在信口开河?”罗帆淡淡的道。

    “小神不敢!”那老者瑟瑟发抖的道。

    罗帆虽然没有透出任何气息,但光是其存在感,就已经是让这山神承受不住了。

    “既然不敢,我将一切收敛,怎么可能会压迫生灵?”罗帆淡淡的道。

    “大仙有所不知,本山乃是自天地诞生以来便存在的一座山峰,在山中,残留着天地初开之时的一缕元气。山中,有无数生灵,便是凭借这一缕元气而生。大仙站在这里,虽说没有任何气息透出,但光是大仙的存在,却已经是压迫这一股元气,让那一缕元气失衡,所以才造成了山中生灵几乎死绝了……”那山神大声道。

    他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恐惧,甚至都在微微的颤抖着。但,他最终还是将这话给完全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罗帆皱起眉头。

    这一点,他却是没有想过。

    他原来选择这一座山峰上来,却是因为看到这一座山峰有着他此时脚下这么一个极高的悬崖,站在这里所看到的景观将于其他地方完全不同。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座山有着其他的特殊。

    心中一动之下,他感知瞬间扫过这一座山。

    瞬间,这一座山之中的一切秘密就出现在他的心中。

    当明白这一切,他便知道,这山神没有信口开河!

    这一座山的材质,果然是已经经历了极为久远的岁月,比起周围的,甚至是罗帆在这个世界之中其他任何地方所见过的任何事物所经过的岁月都要漫长!

    而在这一座山的正中央,却是有着一道极为细微的裂缝横贯这一座山的山脚到山顶。

    在这一道细微得甚至可以忽略的裂缝之中。有着一缕小小的元气。

    这一缕元气是如此的微不足道,甚至感觉上,一个凡人轻轻吹一口气都可能将其吹散……

    但,这样一缕元气,却又如此的强大。

    在那其中蕴含的威能,甚至足以动摇这世界的根基!

    感觉上,似乎这元气有着任何震荡,都可能传递到这世界的任何一处位置,从而引起远超这震荡不知多少亿万倍强度的震荡出现!

    这样的一缕元气出现在这里,其存在感。就已经是深深的沁入了整座数百万丈高的山峰之中。使得这一座山峰之中的一切都已经是与其联系在一起,不管是每一块山石,还是每一株草木,亦或是那山上诞生出来的任何一头生灵。都是如此……

    而这个时候。这一缕元气。却好像是收到某种莫名的压迫一般,正在不都你的萎缩着,其长度从原本横贯山峰。从山峰的最底部一直到山峰的最顶端的状态开始缓缓的缩短,就在罗帆观看他的这么一小段时间,它就已经是缩短了数尺之多了。

    而在这一缕元气不断萎缩的过程之中,这整座山峰也随着产生莫名的变化。

    好像是山峰之中的某种存在在不断的被抽取,不断的被纳入那元气之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山上生存着的众多生灵,就像是生命本源被抽走一般,开始大片大片的消亡。

    罗帆一眼扫过去,便发现,这山上原本存在的几亿大小不同的生灵,如今已经死剩下不百万了……

    “居然真是如此。”罗帆心中一动,抬手一指,刹那间那一缕元气便猛然被抽取出来。

    当然,因为他的手法问题,这元气在抽取出来的过程之中,与这山峰的联系,与这山峰之上所有生灵的联系却是没有丝毫改变,依然是如同之前一般无二。

    所以,虽说这元气被抽取出来的变化比起之前元气萎缩的变化要巨大不知多少倍,但这过程之中,却反而是没有引起任何生灵的死亡,更没有让这一座山峰产生什么其他变化。

    这一缕元气落入手中,罗帆便猛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已经是握住了某种存在的脉搏!

    那元气之中传递出来的,无穷久远岁月的气息如此的明显,如此的浓烈。

    隐隐间更是有着无数记忆碎片传入他那血肉之躯的心中。

    这些记忆碎片,讲述着一个世界如何从无到有诞生出来,更讲述了在这诞生出来的世界之中,有一缕元气怎么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被一座久远的山峰封住,最终保留下来,看遍世界沧桑变化,看遍无穷生灵生老病死,最终留存到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的现在……

    感觉到这些记忆碎片,罗帆双眼之中闪过丝丝明悟的过程之中,心中已经是明白了这些记忆到底是什么存在了。

    这些记忆碎片,分明便是这一缕元气所烙印下来的,这天地的记忆!

    这记忆的量极为繁多,看着这些记忆,罗帆就像是经历了一遍这天地的整个演化过程一般。

    虽然只是这么一小会,但对这天地的感觉就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居然有这种意外之得……”看着手中被他化为一团,看起来好像小拇指大小的一颗珠子一般的元气,罗帆不由得一阵感慨。

    这样一缕元气,对于他真正的道行境界来说,自然没有多少好处。但对于他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奥妙来说,好处却是极大。就像是这个时候,却让他把握住了这世界的脉搏,让他得到了第一份,这世界的气运!

    一份气运,便是一名假圣的气运。

    获得这第一份属于这世界的气运,就代表着,这世界已经是真正的承认了他作为这世界假圣的身份!从此,这世界之中的假圣所能够获得的一切,他都同样能够获得……无论是力量、权限,还是感悟。

    就像是现在,他就感觉到,这世界原来源源不断传入他心中的种种玄妙道理忽然间增加了数倍之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