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提升之法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提升之法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除了这个之外,在这个时候罗帆更是忽然明悟了,双世界假圣到三世界假圣之间突破方法。或者说,在多世界假圣这一跨度大得无法形容的级别之中的修行法门!

    这法门,便是获得一个个世界所赋予的气运,凭借这些气运,不断的推动他的修行法门,使得他那血肉之躯的道行境界不断的提升……

    明悟这一点之后,他猛然就有着一种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感觉。

    想来也是如此。

    他这一修行法门能够突破单世界假圣的局限,达到多世界假圣的层次,本来便是靠着那世界给予他那么大量的气运的缘故。

    既然如此,多世界假圣层次的修行和单世界假圣层次的修行一脉相承,那修行之法,自然也该是与气运相关,获得更多的气运能够推动他的道行境界提升,显然便是理所当然的了……

    想清楚这个,罗帆微微一笑,抬手轻轻一捏,手中那一缕元气便轰然一震,整个猛然炸开。

    在这瞬间,这一座山峰以及其上的一切生灵都在瞬间感觉到周身一松,好像是忽然间脱去了某种莫名的枷锁一般,一种难以言喻的轻飘飘之感涌上他们心头。

    便是此时此刻出现在罗帆面前的那一名山神,也是忽然间面上现出一种无法置信的神色。

    作为这一座山峰的山神,这山神与这一缕元气的联系比起其他任何生灵更加的紧密。

    这种紧密的联系。使得这山神一直以来受到这元气的影响却是比起其他任何生灵,甚至比起这一座山峰本身都要强烈。

    若不是他本身足够强大,承受能力比起其他生灵要强上不知多少倍。现在哪里轮得到其他生灵先死?第一个死去的便该是他了!

    但在这个时候,他却感觉到,忽然间,那种隐隐间掌控着他生命,让他怎么样都无法离开这一座山峰的某种无形的枷锁忽然间消失。

    虽说,这样一来,他对这一座山峰的掌控似乎已经是减弱了一些。但,相比于枷锁脱开。这点弊端却已经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了……

    “多谢大仙成全!”这山神很快就发现了这种变化的根源,直接对着罗帆拜倒,脑袋猛叩下去,几乎将这一座山砸得剧烈的震荡。

    罗帆淡淡的道:“只是顺手而为罢了。退下吧。莫要再来打扰。”

    听到这话,那山神不由得凛然答应,身形一闪,直接融入下方的这一座山峰之中,直接消失在罗帆的面前。

    不管他心中有多少话说,有多少感谢要表达,在罗帆开口之后,他便只能将这一切都压抑住。

    罗帆见到那山神离开,低下头看着他手指之中所把握住的那一点无形的存在。

    这一点无形的存在。便是那元气之中所蕴含的,那这天地无穷岁月来烙印在其上的记忆碎片!

    也即是,属于这天地的记忆!

    这一点记忆。才是这一缕元气的关键玄妙。除了这记忆之外的其他一切,对于罗帆来说,都是动念之间便能够创造出来的。

    哪怕是,那一缕元气乃是天地初开之时诞生出来的,蕴含了混混沌沌的,这世界在诞生之前所出现在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的莫名存在的元气。也是如此。

    这一点记忆碎片,对于罗帆来说。却是颇为有用。

    他却是能够想办法将其融入自己的修行法门之中,通过这种融入,他便能够让他的修行法门变得愈发的适合这世界,也让这修行法门在双世界假圣的层次走得更远。

    这,若是结合他之前领悟到的,获得这世界的气运来增强道行境界来说,却是能够大幅度的减少他在这个世界的修行过程,对他来说显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心中一动,罗帆双眼之中有着无穷智慧的光芒闪烁起来。

    不一会间,他的血肉之躯之中产生一种莫名的吸力,开始对着他手中的那一点记忆碎片疯狂的吸取。

    这记忆碎片本身乃是无形的存在,甚至都没有力量,对于这种吸力哪里有任何反抗能力?

    只见得,瞬息间,这记忆碎片就已经是被这一股吸力给吸入他的血肉之躯之中去了。

    紧接着,他的身体之中传来了声声好像开天辟地一般的恐怖声响。

    这种声响轰轰轰轰……的,直接便震荡周围的虚空,使得方圆不知多少亿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在过程之中好像是放在一个罐子之中不断摇晃一般,产生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巨大变化。

    在这变化之中,无穷光影凭空诞生出来。

    这种种光影极为诡异,好像是将这天地自从诞生以来一直到现在的整个过程进行重演一般,让在这范围之内的无穷生灵看得无比的入迷。

    随着这样光影不断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生灵从中悟得了种种莫名的妙法,种种难以描述的神通,甚至有着许多生灵直接从无到有,诞生出了智慧,从原本浑浑噩噩的野兽脱离,踏入了修士,或者说妖物的范畴……

    这种种变化持续了数月之久。

    等到数月之后,一切变化平息下来,罗帆看起来就已经是和之前有了不小的区别了。

    “还是只有一份气运而已?”罗帆睁开双眼,微微一个感应,不由得有些失望。

    他方才将那些记忆碎片融入他血肉之躯的修行法门之中,从而激发了天地自然反应,激发他的修行法门产生变化,继而让这方圆亿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形成了某种极为玄奇的领域,使得无数生灵从这上面得到了巨量好处。却是间接的造下了教化功德。正常来说,这样的行为,应当获得巨量的气运才对的……

    但。事情的发展显然是让他有些失望。

    他确实是在这过程之中获得了一些气运,但那气运却只不过是一份而已……这相比于之前他在那人界之中获得那世界伴生生灵洞府传承之时一下就是一千五百份气运来,却是慢得如同蜗牛……

    不过,这种念头却也只是在罗帆心中出现一下而已。

    很快的他就失笑了。

    一分气运看起来极少,但别忘了,这一份气运可是相当于一位假圣的气运!若是普通生灵得到这样的气运,甚至已经是足以支持他们成就假圣了。教化这方圆亿万里范围之内的生灵获得一个成就假圣的机缘。这难道还不够?

    “想要用其他方法获得更多的气运,不单单麻烦。而且耗费的时间怕是要极长。最好的手段,怕还是获得这世界的伴生生灵的遗留或者伴生之物……”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罗帆转眼就已经是有了决定。

    想要获得这世界的伴生之物,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若是一般假圣。甚至可能都不知道有着这种事物的存在。

    但,对于罗帆来说,这却并不困难。

    他创造的世界如此之多,走过的世界更是比这要多上不知多少,对于世界的伴生之物的了解却是少有人及。想要找到这世界的伴生之物,对他来说当真不是什么难事。

    特别是,此时此刻他拥有着那一缕元气之中所烙印下来的,这世界的记忆碎片,这更是减少了他寻找那伴生之物的难度。

    想着。他缓缓的闭上双眼,开始用自己的方法细细的推演那伴生之物到底是什么,又是在何处。

    ……

    就在罗帆与这世界之中体悟世界的玄妙。寻找着提升血肉之躯道行境界的法门之时,在那原来的世界,也就是人界之中,碎皇却已经是破关而出。

    也即是,离开了他自己所开辟出来的,那一个星空世界之中。直接出现在那世界之外了。

    这几年时间,他却已经是通过修行。将那血肉之躯的道行境界硬生生的修行到了接近成就假圣的层次了。

    现如今,却是已经达到了**颈状态。

    哪怕是假圣这个境界他已经是经过,其中的一切奥妙,对其来说已经都没有任何秘密了,但,这血肉之躯想要突破这个境界,却依然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他现如今,已经是被这个境界卡住了数月之久。

    这对于这几年时间以来势如破竹不断提升,不断进步的他来说,却是前所未有,也让他知道,自己这血肉之躯想要突破成就假圣,却还差了一点机缘,或者说,他还少做了什么。

    “想要成就假圣怎么这么困难……”在虚空之上抬步不紧不慢的向着那让他隐隐有些触动的方向一边走着,碎皇一边这样想到。

    现如今,他已经是从这修行法门之上得到了不少的好处,那生命本源之中融合的先天不灭本质,现如今已经是有肉眼可以看出来的一小部分被转移到他的血肉之躯之上了。

    这效果,却可以说是相当显著。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效果相当显著,所以碎皇在这个时候方才如此着急想要突破。若是效果并不明显的话,他反而就会有着更加充足的耐心了。

    就在碎皇在这天地之间行走的时候,在那虚空之上,那十八诸天之中的十八位假圣这个时候却是各自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地底之下,那上古魔界和人界之间忽然出现的通道之上。

    那一个通道的出现,对于这些假圣来说,乃是一种完全无法预料到的变化。

    在最开始感受到这通道出现之时,这十八位假圣都是惊慌莫名,觉得他们的运气已经是差到了无法再差的地步。

    他们可不同于这世界的普通人,他们对于上古魔界的了解,却是极为深入的。

    那上古魔界之中有着三十四位假圣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秘密。

    如此一来,若是上古魔界入侵人界。以他们这种现在十八位假圣刚刚从死亡之中复活,尚且没有完全恢复巅峰的状态,那胜率绝对会低到难以想象!

    只是。事情的发展却是让他们无法想象。

    那通道打通之后,居然反而是上古魔界节节后退,最终更是让人界的修士在那上古魔界之中站稳了脚跟,构筑了完善的堡垒,完善的基地!

    如此这般的变化,让他们却是惊讶莫名。

    不过,毕竟是假圣。他们很快的就将这和罗帆联系在一起,心情不由得变得极为复杂。

    人界和上古魔界之间的形势对人界来说自然是一件极好的好事。但。这种好事的变化根源,却居然并不是他们,反而是那对于他们来说非敌非友,完全将他们当成蝼蚁的存在。这让他们却是一时间不知该用什么方式来应对。

    最终,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之后,他们却只有决定按兵不动,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任凭那下层修士怎么处理,并不帮助那些修士入侵上古魔界,也并不阻止那些修士进入上古魔界之中去进行入侵的战争……

    这种选择,却是出奇的与罗帆对那上古魔界之中三十四位假圣的要求一样。让整个形势由此陷入稳定的僵持状态,并不因此而爆发更加激烈。更加恐怖的战争……

    在这个时候,碎皇所隐隐间感觉到的,让自己有所触动的位置。便是来自这一个上古魔界和人界之间的通道。

    碎皇现在虽说并不运用他本身的一切能力,一切手段,只是靠着这血肉之躯所自带的能力与手段,但他的这血肉之躯怎么说也是至强尊者层次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这天地对其来说,都是极为狭小的。

    便是横跨整个世界。整个天地,对其来说都只是短短数日就能够完成的过程。更何况。他所在之处和那地底的位置的距离相比于横跨整个世界来说,却是近了不知多少倍。

    所以,短短的一刻钟都不到,碎皇就已经是顺着自己的感觉,来到了这地底上古魔界和人界的通道入口之处了。

    相比于当初,这一处入口周围的地下空间已经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当初,这里因为乃是最深的地底,所以没有光芒,空间压抑,憋闷,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生机,没有任何活物。

    但如今,因为这通道的存在,因为越来越多修士从世界各处涌来这里,这一处地下空间却已经是是被开辟成为一片广阔无边的时空。

    甚至,有着修士已经是在这里创造出了日月星辰,组成了一个极为完善,甚至称得上完美的星空运转体系。

    而在这广阔无涯的时空的地面上,密密麻麻的皆是城市,密密麻麻的皆是各种洞府,各种营地,原本一片荒芜,毫无生机的大地,更是已经被放养了无数的异兽生灵,开辟出了无数的药田……

    整个,若不是知道之前这里是什么模样,说不定会将这里当成是修行文明极为繁盛的地面之上了。

    而在那通道的入口,此时此刻更是已经建立了重重的禁制,重重的防御,重重的关卡。

    几乎每时每刻都有着成千上万的强大修士守在这里,戒备着任何方向想要通过这通道的存在。

    而同样的,每时每刻,都有着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生灵被重重检查之后进入那通道之中,或者从那通道之中出来。

    碎皇悬浮在虚空之上,低头俯瞰着这一处通道,心中微微一动,无数信息从周围的虚空涌入他的心中。

    转眼间,他就已经是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居然是那一位道友开辟出来的通道……莫非,我想要这一具身躯成就假圣的机缘,就是在那所谓的上古魔界?”他这样想着。

    他本身乃是至高无上的皇者,便是这血肉之躯也是至强尊者。

    在这样的情况下,便是假圣想要发现他,都要看他愿不愿意,更何况在这里的那些生灵了——哪怕是这里存在着无数探查阵法,探查法宝,他高高悬浮在这里,却也没有被任何人或者物发现他的存在。

    碎皇果断非常。既然已经觉得自己的机缘是在那上古魔界之中,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迟疑。

    心中一动,身形就已经是显现出来。

    就在他身形显现出来的瞬间。便是有着无数阵法,无数法宝受到激荡,这种种莫名的波动开始从四面八方向着碎皇所在之处凝聚而来。

    紧接着,一名女性修士从下方飞身而起,直接来到碎皇的面前。

    这一名修士乃是伪圣级数,虽然并不是九级伪圣或者至强尊者级别,却也已经是在这里几乎是最强大的存在了。

    这女子来到碎皇面前。行了一礼,然后道:“吾乃今日值班者。不知道友前来此处所为何事?是访友。还是打算前往上古魔界之中?”

    听到这话,碎皇一笑,道:“我欲前往魔界,不知有何手续?”

    那女子双眼一亮。道:“道友愿意为人界尽一分力,乃人界之福,在下佩服之至。不过,为了进行必要的防备,却还需要道友将烙印留下,还望道友恕罪。”

    留下烙印,便是能够进行大概的监控。虽然不多,而且受到道行境界的影响极大,但却已经是足以让他们能够大概的感知到碎皇所在的大概位置了。

    若是一般修士听到这个。定然是要好好思考一番,毕竟,被人监控。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可以轻易接受的。

    甚至,也正是因为这个规定,却是有着很大一部分修士宁愿不通过这通道进入上古魔界之中,而宁愿在这一片时空住下,通过另一种方法达到他们原来想要达到的目标。

    但,这对碎皇这种存在来说。这却是根本无所谓的。

    以碎皇的本质,不单单可以轻易的伪造一个乍一看和他有着联系。但内里其实并没有多少联系的烙印出来。而且,就算是他留下烙印,他也轻易能够屏蔽这烙印和他本身之间的联系,让任何存在都无法监控他。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却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

    听到碎皇居然不需要思考就答应下来,那女子更是欢喜,道:“道友深明大义,在下感激不尽。还望道友随我来。”

    碎皇点点头,与这女子穿过了那通道周围的重重阵势,来到了那阵法之中的一处建筑之中。

    这一处建筑极为玄奇,却是这阵法的一处枢纽,掌控着阵法的一部分功能。

    来到这里之后,那女子带着碎皇来到了一处石壁之前。

    在这石壁之上,密密麻麻的刻着数十万个名字。这些名字尽皆是在闪烁着不同的光芒。

    这种种光芒极为玄奇,碎皇一看这些光芒就已经是能够感应到光芒之中蕴含着极为大量的信息。那些信息模模糊糊,似乎需要某种特殊的解读方式方才能够得到其中真正的内容。

    “道友请。”那女子道。

    见到这个,碎皇微微一笑,也不迟疑,顺手一按,就有一个烙印轰入那石壁之中,形成了一个碎字,开始闪烁着和其他名字差不多的光芒。

    见到这个文字真正出现在那上面,那女子方才是松了口气,面上现出感激之色,道:“从来没有人能够像道友这般坦然。”

    碎皇淡淡的一笑,道:“现在我能够穿过通道了?”

    “当然。”那女子见碎皇没有多说话的意思,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还是提起精神道。

    之后,她便带着碎皇穿过了这重重防御的阵法,拐了几千拐,甚至遭遇到了几十拨巡逻的修士,方才来到了一个幽深的洞口。

    这个洞口便是通往上古魔界的通道入口……

    来到这里之后,碎皇与那女子点点头,转身便投入其中。

    那女子眼见碎皇离开,叹息一声:“若是多一点这样的存在多好,这样我们的工作也不会这么难做了。”

    说话间,她心中却是闪过这个想法:“不过,他真的好强,如此强大,本该有赫赫威名才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着这么一位道友存在?”

    之前为了让碎皇在那石壁上留下烙印,她却是心情极为紧张,并没有多想,这个时候事情过去,她方才反应过来,开始对这种明显不符合常理的事实感到疑惑了……

    只是,无论她想象力多丰富,显然都不可能想到答案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