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炼化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炼化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碎皇踏入这上古魔界之中,猛然间便被那当初罗帆所布置下来的人界之火所笼罩。那人界之火本身所蕴含的那种,能够驱逐一切不属于人界力量的特性开始产生超乎想象的作用,让他的这一具血肉之躯在那火焰之中被不断的精粹,不断的提升。

    “这其中,似是有着那一位道友的气息。”瞬间,碎皇便感觉到了哪怕是一般假圣都感应不到的情况,心中这样想到。

    相比于人界的入口,这一处上古魔界之中的通道出口,却同样是和以前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当然,因为功用不同,这出口之处周围的景象和入口却是完全不同。

    在入口之处更多的是种种后勤设备,比如提供药草,提供弹药,提供法器,提供兵器的种种机构。

    而在这里,在这出口之处,却已经算是战斗的最前线,在这里所出现的,当然便是那种种用作战斗的,比如阵法,比如营帐,比如种种大型的武器,大型的装置。

    而在这之中的众多修士,更是尽皆匆匆忙忙,一个个都是紧张万分。

    这种人界之火对于人界之中的生灵来说虽然有着极为强大的炼体效果。但这却也并不是永无止境的。

    事实上,一般只是刚刚进入一段时间能够达到这样的淬炼效果。

    在这火焰之中待的时间稍稍长一点,那火焰的炼体效果自然便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

    就像是现如今,在这一片火焰之中的众多修士,便已经是好像是在其他正常区域活动一般,却再不受那本界之火影响,身体不会因此而受到什么淬炼,也不会受到太多火焰的热量所侵袭。

    当然。其中也有着因为在这其中的修士都是极为强大,这种火焰的温度其实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的缘故。

    碎皇本身并没有什么兴趣参与这人界和上古魔界之间的战争。

    事实上,他来到这里,却只是为了寻找能够让他这血肉之躯突破境界,踏入假圣层次的机缘罢了。

    而这种机缘,哪怕是他本身没有什么概念。却也知道,不可能是在上古魔界之中。

    既然不是在上古魔界之中,而他有来到这里,那机缘到底是在哪里,就已经是很明显了,显然必然是就在这一场战争之中。

    对于这一点,在踏入这一个上古魔界之前,他其实就已经是有了猜想。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猜想,他方才按照正常程序踏入这上古魔界之中。而不是使用自身超越假圣的,皇者级数的实力来轻轻松松绕过那一切修士的感知,一切修士的戒备,轻轻松松踏入这世界。

    既然前面都已经是按照正常程序了,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为了省一点麻烦而功亏一篑。

    在自身被那人界之火淬炼了一通,感觉到种种变化已经渐渐平息下来,他这血肉之躯周身上下变得一片清爽的时候,碎皇便直接来到了这一处战场的接待处。直接向其中的修士表明自己想要参加战斗的意愿。

    对于这种来参与战斗的存在,那战场之中的所有人自然都是无比欢迎。

    本身也因为这一段时间的经验而有了一套完整的程序。

    如此这般一番程序走完。已经是数日之后。

    而碎皇,也才真正的来到战场最前线,与那上古魔界的修士厮杀起来。

    就像是这人界之火之中已经是布置下了一片严密的战斗堡垒,在那魔界之火之中,也有着类似的建筑,类似的机制。

    在其中。同样是有着数量不知达到多少的,极为大量的魔界的强大生灵。

    对于这人界来说,他们在这里站稳脚跟,虽然有着夺取上古魔界的众多资源的原因,但更多的却还是为了守护人界。为了让人界不会落入被上古魔界入侵的结果。

    但,对于这上古魔界的生灵来说,人界的这众多修士,就是完完全全不正义的入侵者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于这战争的态度,可想而知。

    这就使得这战争变得极度的惨烈,几乎每一次交战,都是近乎不死不休的。

    正是因为这样,自从那上古魔界的修士建立了完善的防线以来,到现在好几个月时间,那人界之火和魔界之火之间的界限都没有移动半点。

    每一次,一旦这种平衡稍稍有着要被打破的迹象,双方便不顾生死的要将其推回去。

    如此这般状态,让这一处战场到如今已经是扔下了几十万修士或者生灵了……

    而且,这战场更是因为如此激烈的战斗,被粉碎重建了何止千百次了。

    碎皇参与这样的战斗之中,却是很快的就完全投入其中。

    他并没有忘记自己参与这战斗的根本目的,所以在这战斗之中却是完全靠着他这只是至强尊者的血肉之躯,自身的真正实力却是没有半点运用。

    如此这般的战斗,让他每一次战斗,都显得极为困难。

    当然,每一次胜利,每一次失败,同样是给他的心灵带来极为惊人的刺激,使得他过往所领悟到的,那一种完全适合他的,那人界的修行法门因此而发生越来越多的变化,隐隐间让他的这血肉之躯感应到了向上继续提升的希望,让他这血肉之躯隐隐看到了隐藏在背后的,假圣这一境界的存在!

    随着战斗的次数越来越多,他所感觉到的,所见识到的种种变得越发的清晰。

    这样的变化,却是让他越来越清晰的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越来越觉得,自己来到这里,果真是能够找到他这血肉之躯突破境界的机缘所在。

    时间悠悠而过。

    不知过了多久,某一日,碎皇猛然从那种沉迷之中惊醒过来。

    并不是他打破屏障,让他的血肉之躯成就假圣。

    而是有另一种全新的。他之前所没有想到过的变化凭空出现,席卷所有世界,同样是扫过他所在之处!

    “怎么回事?!”心中一动,他皱起眉头,抬头向着上方望去。

    双眼似乎穿透了无数时空,无数世界的阻隔。直接看到了那世界之外的某处位置。

    在那里,有着一名童子模样的修士静静的悬浮着。

    从其身上,一种玄之又玄的奇异拨动不断的涌出,向着这一片世界群之中的不知多少亿万世界拂扫而过!

    也正是因为这种莫名的拨动,方才使得碎皇从那种战争沉迷之中回过神来。

    也才让碎皇将实现投往这一处位置!

    “这是童皇……看样子,已经是完全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所炼化了……”碎皇暗自叹息,心中这样想到。

    虽然没有真正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完全炼化,但碎皇怎么说也是只差一步便走到那个惨烈结果的存在。对于最终被炼化之后会有何种表现,也有着不少研究。此时此刻一见到那个人影,就认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种从其身上涌出的波动,不是其他,正是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也就是眼前这一片无边无际的世界群正在与他进行某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交流。

    或者说,是正在进行着某种极为玄奇的洗脑!

    在这种洗脑的过程之中,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所具有的世界意志将会渐渐的取代那童皇的意志,让童皇的这一具身躯与他的本体渐渐的脱离。甚至,还可能会逆反方向。反而是将意志传递回去,最终可能会对其本体有所影响,让其本体的意志随着发生莫名的改变。

    “看来,他心急了。”在这个时候,在这上古魔界之中,正在某处位置行走的罗帆同样是在抬头观看着这在众多世界之间出现的童皇。他心中所闪过的,却是这样的想法。

    这个时候的童皇,面上明显有着挣扎的神色。

    而且,看其身体内部的变化,却是有着一股意志正通过某种无比神秘的联系破空而来。不断的注入这身体之中,想要让这身体努力的恢复正常!

    这一种通过某种极为神秘的联系传递而来的意志与这童皇的身躯之中本身所拥有的意志一般无二,显然便是那童皇的本体所传递而来的意志。

    之所以会有如此意志出现,原因并不难想象,却必然是童皇的本体感受到自己分身的变化,心中不愿分身脱离自身掌控,所以自然是努力的想要将他的分身夺取回来。

    只可惜,他的对手,却是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

    更是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所具有的,那类似世界意志的玄奇意志!

    在他的意志想要将那分身夺取回来的时候,那世界意志却同样是在努力的想要将其分身完全夺取!

    因此,此时此刻,可以说就是童皇自己的意志和这世界的意志进行直接的对抗!

    那对抗的结果,不言自明。

    童皇虽然乃是极为强大的皇者,本身的实力足以毁灭无数世界,无数时空,但,这其中却并不代表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所诞生的世界,时空!

    在这样的情况下,其本身的意志,对于这先天不灭灵光所拥有的意志来说,自然是显得极为无力。

    在这个时候,在这种直接的对抗之中,他的意志,却是节节后退,眼看着,就已经是要完全被那世界的意志所浸染——不单单是这分身本身拥有的,属于童皇的意志,便是此时此刻不断的通过那种玄之又玄的联系注入这分身的那些意志,也在这个时候被不断的浸染,不断的转化……

    发现这一点,童皇终于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怒吼声。

    紧接着,他当机立断,趁着他尚且能够控制自身这分身体内的力量的机会,瞬间将他这分社难道一切完全引爆!

    轰隆……

    一声惊天的霹雳声响瞬间响起。

    无比恐怖的冲击波从这爆炸的中心开始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转眼间便扫过这一道先天灵光内部所化出来的不知多少亿万世界!

    一名皇者自爆,哪怕是只是这皇者的一具分身而已,那威能,也足以强大到毁天灭地!

    此时此刻,在这爆发的冲击波四处席卷的瞬间。这整道先天不灭灵光猛然间一个膨胀,就像是一条长蛇忽然吞下了一个巨大的鸵鸟蛋一样,感觉上似乎下一瞬间就会整个爆散开来,整道先天不灭灵光完全化作碎片!

    与此同时,在这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那无数世界好像是被扔进狂风暴雨的海面的落叶一般,随着那波动开始剧烈的翻涌起来。

    一时间。不知有多少世界因为这样的变化而地形发生剧变,无数生灵死于非命,无数时空因此完全破碎……

    这其中,也包括此时此刻碎皇和罗帆所在的这一个上古魔界。

    自然的,更包括那人界!

    因为这样的变化,这人界和上古魔界之间的通道猛然间被一个强力扭曲,从原本直通的模样,变成了七拐八拐。虽说当初开辟这通道的时候运用的技术极高,所以这通道并没有因此而断开。但却因为这种剧烈的震荡改变了通道内部属性,使得那通道之中忽然凭空诞生了不知多少小世界,小时空……

    这种小世界小时空的诞生,却是让这两个世界之间的距离好像忽然间增加了千百倍一般,使得要通过这通道的难度,忽然增强了千百倍!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是没有多少生灵会注意这点变化了。

    相比于这一点变化。那遍及整个世界的,那好像大地被变成路边摊的炊饼一样被不断翻炒的变化。却是更让所有生灵注意!

    “出了什么事?!”一缕缕灵识在虚空当中不断的穿梭,回荡。

    一股莫名的恐慌,因此而弥漫世界的每一处,哪怕是那假圣,都无法保持镇定。

    好在,这样的变化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那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却不至于被一名皇者的分身自爆就直接炸开。在鼓荡了那么一小会之后,便凭借着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本身的特性,轻轻松松的恢复过来。

    随着其回复,那众多世界也随着稳定下来。

    世界稳定,所有世界的动荡。自然也就随着平息了。

    当然,世界虽是稳定,但之前造成的改变,显然没有那么容易恢复过来,这不知多少亿万世界,因为这一场变化,其结构,已经是完全变了个模样。

    而在那童皇原来所在的那一处虚空,周围原本还有着的一些世界已经是被清扫一空,如今显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的虚无出来。

    而其中原本存在的童皇的分身,却已经是完全消失,好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好惨……”一声悠然的叹息在这虚无之中忽然出现。

    紧接着,一个身影凭空出现在这虚无之中。

    这个人影,不是他人,正是当初和童皇一同争夺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炼化权限的那国皇!

    显然,这里的变化,国皇却是看在眼中,此时见到童皇爆发,终于赶来这里。

    对于童皇有着这样的下场,国皇本身自然不可能预料到。此时此刻心中却是暗自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居然这样不顾一切的自爆。

    “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开始看起来好像已经踏入炼化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最后流程了,为何猛然间就自爆开来?”国皇皱着眉头喃喃着。

    现在距离他与童皇踏入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时间已经是过去了十年之久。

    这一段时间,因为当初和童皇的约定,他却并没有进入这无数世界之中的其中任何一个。而只是在自己于虚无之中开辟出来的世界进行修行着而已。

    因此,对于童皇这些年到底是在做什么,他却并不清楚。

    就在他正细细观察周围,细细推演周围方才发生的一切的根源的时候,他猛然间面色一变。身上的气息开始无可抑制的散发而出,开始渐渐的改变周围,让周围形成了一片似时空,非时空的莫名状态。

    那双眼之中,更是闪烁着莫名的警惕。

    “可惜了……”就在他刚刚戒备好的时候。一把极为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童皇?!”国皇双目一凝。

    这一把声音,他却是听出来了,那分明就是之前明明已经自爆开来,完全化为虚无的童皇的声音!

    “难道只是这么短时间,他就已经再度分身来到这里了?!这怎么可能?!没有一刻钟时间,就算是界皇都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国皇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那一把童皇的声音,一个好像童子一般的身影在虚无之中由虚化实,渐渐的浮现出来。

    这个人影,乍一眼看上去似乎和童皇一般无二,连身上的气息都似乎一模一样,没有半点改变。

    但,以国皇对童皇的了解,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眼前这个人影和童皇却还有着一些差别。

    这差别。不在其他,就在其眼神!

    童皇,虽是皇者,但相比于其他皇者却更加情绪化。或者说,对于自身的情绪几乎从不压抑,更从不掩饰。该喜则喜,该怒则怒,该哭则哭。该笑则笑。那眼神,也因此而在其深邃的智慧之中。有着如同波涛海浪一般变幻。

    但这个时候,眼前凝聚出来的这个童皇,其眼神却只有深邃的智慧!除了这深邃的智慧之外,其他任何一切情绪,任何一切本该存在的波动都完全不存在一般!

    这样的表情,却绝不是童皇所拥有的。

    “你是谁?!”国皇冷喝一声。

    他与童皇本身并没有太多的交情。在遇到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之前,也只是知道有着对方这么一位强大的皇者存在而已。但,并没有太深的交情,却并不代表他对于眼前的变化会无动于衷!对于这种明显并不符合常理的变化,他若是无动于衷。怕早就在不知多少亿万年前就已经是死于非命了……

    “我是童皇。”那童皇却是笑道,“道友莫非不认识我了?”

    “你,不是童皇。”国皇淡淡的道,“你到底是谁?”

    “我确实是童皇。只是,我现在多了一个身份而已。或许是这个身份让我和你之前认识的童皇有了区别,但,我就是我,这一点并无任何改变。”那童皇淡淡的道。

    这话,哪怕是国皇乃是皇者,也感到难以理解,他皱眉道:“你多了什么身份?”

    “世界守护者。”童皇淡淡的道。

    说话间,周围无穷世界有着无穷先天不灭本质快速的向他凝聚而来,转眼间,就已经是与他融合在一处,让他身上出现了一股无比浓郁的先天不灭气息!

    在这一股气息的映照下,悬浮在那里的童皇,就像是一道微缩的先天不灭灵光!

    站在那里,给人的感觉就是永恒不灭,就是万劫不磨,就是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你,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炼化了!”国皇双瞳微缩,不可思议的道。

    国皇怎么说也是一名几乎走到修行尽头的至高皇者,其见识,其实力,其道行,都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最开始没有什么证据他难以推测出事实,但现在,童皇身上的变化已经是如此明显,他怎么可能还推不出这一点?!

    “炼化?怎么能称为炼化?只不过是我找到了生存的理由罢了。”童皇口中传出这样的话语。

    因为他身上现如今已经是充斥着无穷的先天不灭本质,所以此时此刻哪怕是这话,居然也隐隐间蕴含了这种本质。出口之后,就在虚空之中徘徊不去,隐隐间有种要在这虚无当中存在不知多少亿兆年下去,一直到这世界群毁灭,一直到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完全消退一般。

    听到这话,国皇面色变得愈发的难看起来。心中无数想法闪过,当初的种种经历,种种疑点瞬息间涌上来,让他隐隐间明白了为何会出现这种变化。

    “幸好,当初我选择并不进入那些世界,不然,现在沦落到这一步的,说不定就是我了……”最终,那无数想法,尽皆转化为这句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