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冥顽不灵?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冥顽不灵?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童皇此时此刻看起来却是完全清醒,根本没有半点犹疑,甚至,眼神之中的智慧都比起以前要深邃许多。

    这种模样,就好像是他因为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炼化而诞生的种种莫名的心态并不是这先天不灭灵光所扭曲的,而是他自己明悟,自己彻悟了某种真相,某种玄妙而自然产生的……

    这种变化,便是发生在一名普通人身上都足以让人毛骨悚然,更何况是发生在眼前童皇这种远远超越绝望者的至高皇者身上了。

    此时此刻,国皇看着这一幕,心中有的,只是一种莫名的恐惧。

    一种对于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对于这其中的无数世界的恐惧。

    “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那我们的赌约想来已经是没有什么效用了吧?”在这恐惧之中,国皇却没有因此而失去冷静,而是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那童皇却是摇摇头,道:“当然不算了。当初的赌约,对于这先天不灭灵光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怎么可能继续存在?你当初居然敢对先天不灭灵光产生不轨的心思,此乃罪大恶极。却需要你接下来用无穷岁月的时光守护这无数世界来弥补。”

    在这话说出来之际,童皇身上自然有着一股浩然正气,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把握住了这天地宇宙之间最为根本的正义,最高的道德一样。

    听到这种梦呓,国皇叹息一声,他早就知道事情不可能如同自己所预想当中那么轻松就了结,但却没想到童皇居然会用这样的理由来与自己交手。

    “看来,是没办法了。”他叹息一声,心中一动。抬手虚虚一抓,无穷灵光瞬间从他手中涌现出来,直接在虚空当中凝成了一个奇异的轮廓。

    这个轮廓,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世界,又好像是一个国度,更好像是单纯的一个不规则的实心事物而已。

    这个轮廓凝聚出来之后。整个世界群之中的无数世界都在这瞬间微微一震,好像是其存在根基被某种强大的力量震撼,已经变得不稳了一般。

    一时间,不知多少世界产生了强烈的光芒。

    种种莫名的力量从其中散发出来,隐隐间结合成为一张巨大的网络,固定住了每一个世界,让这些世界虽然是在震荡当中,但那震荡却没有超过世界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也即是说,并没有达到之前的童皇自爆身躯之时的那种恐怖程度!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却是在那些世界之中存在着的众多假圣因为之前那种仓促的变化而早早做好了准备,这个时候变化出现,他们自然便有了反应,力量爆发,相互结合,最终便形成了此时此刻这般的巨大网络,直接将所有的世界护住。让所有的世界免于之前那种命运!

    “冥顽不灵。”在这个时候,童皇却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随着他这么一句。他猛然抬手对着那不规则的轮廓一指。

    刹那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凭空从四面八方诞生出来,对着那不规则的轮廓一个碾压。

    轰隆……

    一声惊天剧震传来,那一个不规则的轮廓在瞬间散发出无穷无尽的光芒,隐隐间更是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震荡从那上面传递出来,不断的抵挡着那种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要将这不规则轮廓给碾压破碎的强大力量抵消,更是传递到那无数世界,努力的让其震荡,使得那包裹住这些世界的网络在这过程之中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隐隐间居然有着变形的征兆。

    与此同时。在那轮廓之中,却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光影闪烁着。

    这些光影,似乎是无数生灵在活动,又似乎是无数世界正在组成某种奇异的阵势,更好像是不知多少亿亿兆的星辰正不断闪耀着光芒……

    这种种类类的景象,最终结合起来,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效果,使得这轮廓在周围那恐怖的力量碾压之下并不破碎,相反的,反而是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反击过去,让那些力量点点粉碎,使得这轮廓与那童皇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

    “到底是谁冥顽不灵?”国皇这个时候叹息一声。

    随着这一声叹息,他手中再度有着无数灵光涌出来,再度于虚空之中凝成一个不规则的轮廓。

    虽然这个不规则的轮廓和之前那个一样的性质,但那表现却是完全不同。

    也即是说,两者的不规则方向,却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后来出现的不规则轮廓一出现,前面那一个便好似是得到了天大的补充一般,猛然间潜力爆发出来,比之前强上何止千百倍的力量猛然从中爆发出来,瞬间碾碎了那周围凝聚而来的力量,转眼就已经是降临童皇所在之处,对着其一个碾压之间,童皇的身躯就已经是崩散消亡。组成其身躯的一切物质,一切存在,在这过程之中尽皆完全消失……

    这种模样,看起来却是瞬息间就已经是将童皇给搞定了。

    但,做到这一步的国皇面上却没有半点欢喜之色。

    要知道,之前他和童皇的赌约可是失败了,既然是失败,那自然便只有他在与童皇的战斗之中落入下风,甚至是失败这么一种可能了。

    也即是说,童皇本来的实力,便已经是至少要与他不相上下,甚至还要占得一点上风!

    有着这样的情况,那么情况就很显然了,国皇即便是有机会战胜他,那也绝对需要极长时间的战斗之后方才有着一分可能能够做到。却绝不可能如同这个时候这般轻易就完成!

    既然道理上是如此,而现在又发生了这种事情,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童皇,有着某种算计!

    而且是对他极为不利的算计!

    知道这个,国皇哪里还可能兴奋得起来?!

    他无比小心,无比警惕的戒备着周围。搜寻着周围可能存在的,童皇的攻势。

    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然间感觉到,无数光芒从那周围无穷无尽的世界之中爆发出来,快速的向他猛冲过来!

    每一个世界的光芒都是极为微弱,甚至暗淡到无法察觉的地步。

    若是单单看任何一个世界出现的光芒。一般人甚至可能会将其忽略。

    但,显然的,这世界的数量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多到这每一个世界暗淡的光芒凝聚在一起,居然已经是好像是宇宙之中最为耀眼,最为巨大的太阳一般,那亮度,已经是足以将任何凡人的双眼给灼烧成为两个空洞!

    这众多的光芒,不是其他,正是那一个个世界的先天不灭本质!

    这种先天不灭的本质拥有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韵味,任何一点,都可以算是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某一部分的性质。

    现如今这不知多少亿万世界之中所有的先天不灭本质凝聚起来,便已经是几乎化为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所有的性质了。

    一时间,无穷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韵味直接就将被这无数光芒所指的国皇包裹住,让国皇猛然间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喜悦。

    他的心底,更是忽然有着无数的道理。无数的玄奥,无数的玄妙冒出来。

    恍惚之间。他几乎有种自己正面对着至高无上的真圣,自己正在快速的向着真圣层次跨进一般……

    这种无法言喻的感觉,让国皇几乎难以抑制的想要投入那无数光芒之中。

    不过,国皇毕竟是国皇。

    作为一个能够硬生生的忍住轻松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炼化的机会,而在童皇不断的炼化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之时硬是半步不踏入任何一个世界的存在,他忍受诱惑的能力终究还是足够强大。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是瞬间想起了童皇!

    眼前这无数先天不灭的本质若是纳入自身生命本源之中,似乎就是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给完全炼化了。

    但,当初的童皇是不是就是这样做的?!

    当想到这个,他瞬间就清醒过来。

    等清醒过来,他的思维便加速了不知多少倍。转眼之间,无数想法在他心中闪过,让他终于明白了童皇到底是如何落入这等境地的!更明白,自己之前到底是多危险!

    “若是将这无数先天不灭的本质纳入自身的生命本源之中,那岂不就是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给炼化了?!童皇,怕就是因为这样,而落入现在这种境地的吧……”

    有着这样的想法,眼前这无数先天不灭本质在他看来已经是如同世上最为恶毒之物了。

    哪里还敢与其接触?

    抬手微微一转,他之前凝聚出来的那两个不规则的轮廓便一转之间来到了他的面前,瞬间结合在一处,形成了一个整体。

    这个整体无比严密的将他的身体包裹住,更是在他身体周围构筑出了无穷无尽的时空,让这无数先天不灭本质在向他身体接近的过程之中直接没入这时空之中,怎么样都无法真正接触到他!

    从这里来看,就可以知道,这个时候国皇在其身体周围所构筑的时空却并不是一般的时空。

    若是一般的时空,在这个时候根本挡不住那先天不灭本质。

    要知道,先天不灭本质乃是超越时间,超越空间,超越物质,超越能量的存在。这种存在,若是普通时空,便是有亿万重,其都能够轻松的穿透,不会受到任何的迟滞,哪里能够如同眼前这时空一般,轻松的让这些先天不灭本质无法穿透,无法突破?

    做到这一步,国皇方才稍稍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在那无数先天不灭本质之中,童皇的身体渐渐的浮现出来。

    “为何要躲避呢?”童皇淡淡的道。

    他的话语之中,有着某种惆怅,某种可惜。感觉上就像是某人在看到自己的情郎忽然拒绝自己一样,让国皇更是看的毛骨悚然。

    “和我一同守护这先天不灭灵光,难道不好吗?修行,修行。修的不就是一个永恒不灭,一个万劫不磨吗?加入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守护这先天不灭灵光,不就瞬间得到这种永恒不灭与万劫不磨了吗?”童皇淡淡的道。

    这个时候他说胡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学霸正在斥责一个学渣为什么不好好学习一样……

    国皇淡淡的道:“这种先天不灭,万劫不磨。却是永恒的折磨,就像是被关在囚笼之中,哪里是享受?”

    “享受?道友从诞生到现在怕是已经有几亿兆个几亿兆年了吧,这么漫长的岁月之中,道友难道真的享受过吗?难道,道友并非是一直苦心修行,一直磨练自身?既然以前是这样过,而且以后想来也几乎一直到死都是这样做,那么。还追求什么享受呢?直接融入这里,比以前又有什么区别?甚至,相比之下,比起以前还有着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永恒不灭……”童皇淡淡的道。

    国皇听了,却只是冷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我之前虽然并无多少交情。但毕竟是修行同道,我却不愿见你踏入歧途而不自知。所以。抱歉了。”童皇开口说道。

    说话间,他抬手对着国皇轻轻一按。

    瞬间,无数灵光从他手中涌出来,在虚空当中凝成了一把巨大的灵光剪刀!

    这一把灵光剪刀,乃是伪混元灵宝,而且。是加载上了无穷无尽先天不灭本质的伪混元灵宝。

    其一出现,就自然而然的凝聚无穷威能在其上。

    微微一震之间,就已经是让国皇身体周围的那无数时空剧烈的震荡起来。

    看到这一把巨大的见到,国皇面色猛然一变。

    这一把剪刀他以前也曾遭遇过,但在之前。那上面却绝对没有这种浓郁的先天不灭本质!

    先天不灭本质乃是先天不灭灵光的奥妙,其中蕴含着无穷的玄妙,被加载上了这先天不灭本质,这一把见到与真正的混元灵宝之间的距离已经被极度拉近。

    换句话说,这一把剪刀现如今的威能,比起原来却是要强大不知多少倍!

    而在之前,这一把剪刀对于国皇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威胁,但增强了这么多之后,那威胁性就已经是将大幅度的提升了……

    面对着这样的剪刀,国皇更不敢怠慢。

    心中一动,抬手一拂,在他周围的那奇异时空便猛然转动起来。在这时空转动起来的瞬间,被封锁进入这时空之中的那无穷先天不灭本质便一转方向,被倒卷而回,直接对着那一把剪刀猛冲过去!

    先天不灭的本质本身便是先天不灭的,是不破的。

    这种存在被用来攻击对手,那威力还是其次,造成的麻烦,却绝对不会少。

    就像是这个时候,这众多先天不灭本质分明就是童皇的手段所引发的,但其喷涌回来,直接撞向那一把剪刀的时候,那一把剪刀反而是直接被定住,根本无法下压,无法真正攻击到国皇身体周围的那时空!

    只是,这对于童皇来说也只是小问题而已。

    毕竟,是他的手段就是他的手段,他想要控制起来,难度却是极小。

    很快的,在他的动作之下,这无数先天不灭本质便微微一震之间,同样化为一把剪刀,直接与原来的剪刀融合在一处,使得原来的那一把剪刀看起来就好像是变成了完全由先天不灭本质凝聚而成的一般。

    做完这一切,童皇抬手轻轻一压,那一把剪刀就硬生生的插入那时空之中,对着那时空一剪。

    兹拉……

    一声奇异的声响瞬间从那上面传出来。

    那时空在那剪刀之下居然好像是纸片一般,被轻轻松松的就已经是剪出来一个巨大的裂缝,让国皇的面色瞬间大变起来。

    “之后,你会感激我的。”童皇悲天悯人的道。

    说话间,那一把剪刀硬生生的就已经是插入那时空之中,无比快速的对着国皇的身体插过来!

    对于这样的变化,国皇面色已经是变得无比难看。

    他身上有着无穷无尽的灵光涌出来。

    随着灵光涌出,他的身体好像是变得有些透明,似乎那灵光的涌出,对其来说已经是抽取了其存在的根本。让其再难以保持原来的状态一般。

    这一道灵光涌出来之后,却并不是对那剪刀进行抵挡,而是猛然插入虚空之中,快速的在虚空之中开拓出一道通道!

    一道通往外界,通往这先天不灭灵光之外的通道!

    这灵光的量是如此的巨大,甚至比起之前他发出的灵光加起来的量都要多上数倍。

    这样的灵光便是用来攻击。那效果都会极为惊人。更何况这个时候被其用来打开离开的通道了,几乎是一转眼间,几乎是在那灵光出现的同时,就已经是有着一个通道出现在国皇的身后!

    而这个时候,那剪刀也已经是来到了国皇的面前,眼看着就要硬生生的插入其身体之中了。

    这剪刀之中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先天不灭本质。

    若是硬生生的插入其身体之中,便绝对会直接与其生命本源融合在一处。到时候,自然便能够让国皇瞬间转换思维,变成此时此刻的童皇这般的模样。

    对于这样的速度。国皇早有猜想。

    也早有准备。

    就在这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那通道之中喷涌而出,直接与那强大的剪刀撞击在一处。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声响猛然从那相撞之处爆发出来。

    紧接着,强大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国皇的身躯在这瞬间承受了强大的撞击力量,直接在那冲击之中翻滚着快速向着那通道深处滚过去!

    “来得好。”这个时候,童皇面上却只有一种欢喜的神色,半点没有因为国皇眼看着要通过通道脱离他力量所及范围而产生什么负面情绪。

    随着他这一声轻喝,那一把剪刀一闪之间猛然消失。

    同时。那一股与其相撞的强大力量之上就有着先天不灭本质的光芒闪烁着,快速的顺着那力量的来路溯源而上。向着那力量的主人冲过去!

    “想要故技重施?”这个时候,一把声音从那通道之中传出来。

    这一把声音,却是和童皇的声音一般无二!

    显然,却是另一个童皇。或者说,是真正的童皇!

    紧接着,咔嚓……一声好像宇宙断裂开来一般的巨大断裂声响从那力量之中传出来。

    在这断裂声之中。那强大的力量直接从通道深处断开。

    随着这力量断开,在这里面的童皇面色终于微微一变,显然,这种变化却是脱离他的预料之中了……

    此时此刻,国皇却已经是通过那通道消失在这世界群之中。直接出现在那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之外的灰蒙蒙之间。

    而在这里,又一个童皇静静的悬浮在这里。

    只不过,相比于里面那个童皇,这个童皇就已经是与国皇预想当中的一半无二了。

    “多谢道友出手相帮。”国皇对着童皇躬身一礼,口中道。

    显然,方才正是童皇出手帮助他逃脱出来!

    “道友何必客气。帮助道友,也是帮助我自己。”童皇道。

    这个时候,他们两人之间却已经是再没有之前赌斗的时候那种针锋相对,相反的,反而是有着一种同病相怜的趋势。

    “不知道友现在打算如何去做?”国皇问道。

    经过之前的赌斗之后,他对此童皇已经是相当熟悉,自然是一眼看出来眼前的童皇一样是分身。而既然童皇分身来到这里,想来就必然还有着一些计划,一些打算。

    “我方才询问过一些友人,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原先乃是碎皇道友占据,现在碎皇道友的分身却不在这里,想来定是在那先天不灭灵光之中。我欲寻求其帮助,里应外合,将那背叛的分身毁去!”童皇淡淡的道。

    “碎皇?”国皇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个,面色不由得微微一惊。显然,碎皇在这天地之间似乎也颇有名声。

    “没错,据说,他守着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已有三千万亿年以上。对其了解,必然远在我等之上。”童皇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