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无功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无功

    国皇听了童皇的话语,面上现出沉思的表情。f↗,↑

    虽说童皇说得很是确定,但他也是至高皇者,怎么会比其他人笨?却是从很自责上面看到了某种隐忧。

    在这个时候,在那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那个童皇却已经是在努力的对着碎皇出手,不断的将无数世界的先天不灭本质不断的灌入碎皇的血肉之躯之中,想要将碎皇生命本源之中的最后一点净土给完全炼化。

    如此行为,虽说因为碎皇本身使用特殊的方法让这些先天不灭本质并不留在他身体之中而不能成功。

    但,却也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是一个火炬一般,周身上下散发着那先天不灭本质的白色光芒。

    这种白色光芒映照着周围的一切,哪怕是周围的时空,在其作用之下,都隐隐发生了莫名的改变。

    而这上古魔界,更是因此而产生了无数异像。

    这异像,乃是种种天音,种种霞光,种种天花,各种各样,千奇百怪,更玄奇莫名。

    而这些异像,越是靠近碎皇,就越是明显,越是强烈。

    一直来到碎皇的身边之时,这种异像就已经是直接将世界完全改变,让这上古魔界的规则居然渐渐的转换为一种有别于人界,但却已经和原来有着本质区别的时空了。

    若是有那人界之中,知道久远岁月之前,那天界景象之人来到这里,定然便会无法置信的发现,碎皇身体周围的时空,居然极为类似那上古天界的时空!

    碎皇看着自己身体周围的那先天不灭本质,叹息一声,抬步轻跨。身形刹那间就已经是来到了这上古魔界的某一座普通的山上。

    这一座山极为荒芜,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穷山恶水。

    在碎皇到来之前,这里甚至是半个生灵都没有。

    但,碎皇来到这里,那情况就不同了,他站在这一座山上。他身体周围萦绕着的那先天不灭本质便是开始快速的改变这一座山,改变这一座山周围的时空。

    随着这改变,一种越来越浓郁的生机渐渐的在这一座山周围诞生出来,让这一片原本乃是穷山恶水的区域渐渐的变成人间仙境。

    这上古魔界之中原本存在着的,那种种蕴含着属于这上古魔界特质的元气,更是开始快速的转变,渐渐的变成一种越来越纯净的元气。

    甚至,在这些纯净的元气之中,更是渐渐生出了一种先天不灭的特性。

    感觉上。似乎是已经返本归元,直接回归了在天地初开之时,这世界之中存在的元气的状态了一般。

    碎皇来到这一座山之上,顺手便开辟出了一个简陋的洞府,走了进去,在其中直接盘膝而坐,开始修行起来。

    现如今,无穷无尽的先天不灭本质一直纠缠着他。他就算是想要简单的游历都做不到,因此自然不如直接静静的修行来得好。

    特别是。他在之前与童皇的战斗之中,在那内层的血肉之躯已经是冲破了伪圣和假圣之间的屏障,让他的身躯踏入假圣层次,却也需要他耗费一段时间重新修行,重新整理才能够继续提升。

    既然这种种情况都要求他这样做,他何乐而不为?

    对于碎皇的选择。那在这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童皇这个时候面上却现出一种很是遗憾之色。

    显然,对于碎皇如此顽固,很是不爽。

    只是,他本身乃是至高皇者,意志之坚定。不用多说。

    即便是这样受挫却也完全没有放弃的想法,依然是不住的凝聚越来越多的先天不灭本质向着碎皇挤压过来,看那样子,似乎是千年、万年、亿年都会继续下去一样。

    与此同时,在这先天不灭灵光之外,那童皇却已经是和国皇一同开始推算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弱点所在了。

    先天不灭灵光玄奥无匹,其中蕴含的奥妙甚至是不成真圣便不可能完全彻悟,想要在这样的存在之上寻找到弱点,那当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童皇虽说已经是在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这么长时间了,但更多的时间却是耗费在搜集那先天不灭本质之上,对于这先天不灭灵光的了解,和国皇相比却也没有太多的提升。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时候他想要寻找到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弱点,显然就只能够花费大量心思,大量精力来体悟了。

    他此时静静的悬浮在那先天不灭灵光之上,自身的感知毫无保留的笼罩住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试探着,体悟着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诸多特点。

    与此同时,国皇,却也是在绕着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一圈又一圈的旋转着,慢慢的寻找着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形态特质,通过这种种特质要推演出那一个关键的点。

    “似乎可以试试看了。”过了不知等多久,童皇猛然间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国皇心头一震,惊呼一声:“这么快?”

    他运用这种绕圈寻找的方法虽然看起来和童皇那般直接使用感知来感应,来推演差上许多,但事实上,这却是他自己特有的方法。

    对于他来说,这种方法在运用效果上,却是不会比起童皇用感知寻找差上半点。甚至,可能还会因为他这种寻找方法的特殊,会更快的寻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

    但他却没想到,只是过去了这么一点时间,甚至他都还只不过是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形态具体记住而已,童皇居然就已经是说自己已经找到了!

    这让他怎么可能不感到不可思议?

    “难道,我与他的差距已经达到这个地步?”这个想法,不由自主的出现在国皇的心中,让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我毕竟有一具分身是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炼化,所感知到的东西,自然是比起道友你要多上许多。”童皇这个时候却是难得的解释了一句。

    听到这话。国皇眼神一缓。

    既然说已经是找到了,国皇也不浪费时间,当下身形一闪,破开周围灰蒙蒙的存在,转眼就已经是来到了童皇的身边。

    “那接下来便看道友的手段了。”来到这里之后,国皇直接道。

    “这却是需要我们一同出手方才有足够的力度。若是单单我一个人出手,力量怕是会有所不足。”童皇皱眉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听道友的指示行事吧。”国皇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童皇点点头,他这个时候双眼已经是锁定了前方那一道巨大的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的某一个点,一个极为关键的,在他双眼之中却是在熠熠生辉,似乎有着无穷光芒在那上面散发出来的点。

    这个点,就是他认为是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重新收缩成为一小团的关键点。

    只要将力量灌入这一个点之中。那么,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就将发生惊天的剧变!

    童皇深吸一口气,身上的气势开始渐渐的增长。

    这种增长速度快速无匹,几乎每一瞬间都比前一瞬间要强上十倍、百倍!

    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之前看起来没有半点有别于常人之处的童皇,看起来就已经像是一座顶天立地的巍峨山峰一般了。屹立在那里的身形,让任何人看了都忍不住会生出一种自己无比渺小的感觉。

    这,才是皇者真正的气势!

    在这气势之下。甚至连周围的灰蒙蒙的存在都剧烈的翻涌起来,隐隐间似乎就要形成真正的时空。形成无数个世界了一般。

    国皇眼见童皇如此表现,知道自己也不好轻松。

    当下,也渐渐的提升自己的气势,让他整个人从原本正常的常人状态渐渐的改变,身形看起来也变得越来越高大。

    他的气势,却并没有和童皇的气势产生本该产生的冲突。而是两者交融在一处,彼此互补,相互促进,在这过程之中,让两人合并起来的气势居然产生了质变。变得比起两者单独一个要强上十倍都不止!

    这种气势的交融,使得他们两人对于彼此的任何动作都清清楚楚,却是一种最强的,统合默契的手段。

    童皇将自己的气势提升到巅峰之后,猛然轻喝一声,紧接着,抬手一拳直直对着那一处在他眼中熠熠生辉的点猛轰过去!

    瞬间,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的手中喷涌出来,以超乎寻常的速度,超越想象的力度,硬生生的砸向那一个点!

    在这时候,受到他的气势的牵引,国皇同样是全力出手,同样是一股无形的力量被其轰出去!

    两人的无形力量在虚空当中直接混合在一处,产生了一种化学反应一般的变化,两种力量都随着彼此的刺激开始快速的提升,快速的增长。

    而且,便是力量的特性,也是随着这过程而开始快速的变化。

    在最开始,这两种力量还只是单纯的力量而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它们不断前进,这两股力量开始渐渐的演化,一个个力量的世界凭空出现,并最终交织在一处,渐渐化合,最终形成了一大片的世界群,硬生生的撞入那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的,那一个童皇所锁定的那一个点之上!

    世界在外界看来是没有大小的概念的。

    所以,这个时候那两股力量虽然已经是演化出了无数世界,形成了一片不可思议的力量世界群。

    但,混合起来,却依然是能够毫无泄露的击中那一个小小的点!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那两股力量混合的世界群直接击中了那个小点,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冲击波,形成了惊天动地的轰鸣。

    但,也只是这样而已……

    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却没有因为这种几乎集合了童皇和国皇两人最强力量的打击而产生任何变化。

    甚至,连半点涟漪都不曾从那上面产生……

    就好像,这两股力量,这无数力量世界组成的世界群是直接投入一个无底深渊之中,连投入海面都不算……

    “看来,错了。”童皇这个时候叹息一声。

    国皇看了。却是苦笑,当然,在苦笑之间,他的眼中却还有着莫名的轻松。至少,此时此刻看来,童皇却是并没有他想象当中那么强……

    “明明就是那里。为什么会不对?!”童皇这个时候却是喃喃着,那样子似乎很不愿意相信一般。

    国皇看了,叹息一声,心中一动,开始重新按照他原来所想的方法,开始绕着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绕起圈子,继续的观察,继续的寻找那一处可能让这先天不灭灵光收缩的点。

    童皇留在这里,是因为他的分身被那先天不灭灵光炼化。他咽不下这口气,同时也担心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会利用他的分身来对付他自己。

    而国皇则不同,虽说他并没有什么分身被这先天不灭灵光炼化,并不担心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会使用什么手段危及他的本体。但,他却对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有着强烈的夺取**!

    这毕竟是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一道能够让生灵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甚至是落入了混沌之中也依然能够存活下去的先天不灭灵光。

    现在摆在这里,作为已经几乎修行到顶点的至高皇者。他怎么可能不想得到?!

    而想要得到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帮助童皇。显然是一个不错的手段。

    现在这先天不灭灵光有着这么多的世界,其意志相比于原来却是要强上不知多少,想要突破这种意志的防御炼化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显然是无比困难。而一旦是将这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无数世界完全毁灭,那么其意志自然便会恢复原来。那样的话,虽然炼化难度依然是极大。但比起现在却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考量,国皇方才会留在这里,帮助童皇。

    国皇去自行其是,桐君阁黄在这个时候却已经是将自己的心思重新投入对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感应之中去了。

    过得不知多久,童皇再度张口。道:“这次应该没错了!”

    听到这话,国皇又是双眼一亮,身形快速一闪,就来到了童皇身边。

    有了上一次经验,这一次自然是再不需要开口。

    两人当下便以无比默契的配合,将自身现在所能够挥出的最强的力量轰向这一次童皇所锁定的那一个点。

    又是无数力量世界轰入那一个点之中。

    最终,同样是惊天动地的霹雳声响……

    只是,结果也和之前一样。那世界固然是完全轰入其中,固然是完全实现了童皇之前的猜想。但,最终结果,那先天不灭灵光依然是没有半点变化!

    “一定是力量不够!”童皇这个时候怒吼出来。

    在这瞬间,他再度挥出拳头,一下一下的,数十拳,数十股力量在瞬间压缩在一处,快速的向着那一个点轰过去。

    数十拳的力量压缩在一处,相比于他自己的拳头自然是强了许多,但相比于之前和国皇两人共同发力,结果却是差了不少。

    这样的力量灌入那一个小点之中,最终结果,很显然,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国皇这个时候却是叹息一声,摇摇头,道:“不是那里。”

    “你怎么知道不是那里?!”童皇转头盯着国皇,双眼之中闪着极为不满的光芒。

    国皇淡淡的道:“我并没有完全推演出这先天不灭灵光的什么秘密。但我却知道,若是你所指的点是正确的,他却绝不会这么淡定。”

    说着,他想那先天不灭灵光一指。

    童皇顺着他一指的方向望过去,就发现里面的童皇完全没有在意他们,而是一直是关注着那上古魔界之中的,正在那一个简陋洞府之中修行的碎皇!

    这种表现,分明就是不认为他们两人这个时候的行动能够危及他!

    见到这个,童皇哪怕是再不愿意,却也只能承认,国皇所说的是正确的……

    国皇摇摇头,叹息一声开始继续他的努力去了。

    如此这般。在接下来十年之间,童皇每隔一段时间就找到一个似是而非的点,再结合国皇的力量一同去轰击那个点。

    但,这么多年下来,却是没有一个是正确的。

    最终甚至没有任何一次轰击能够然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产生一丝半点变化,甚至连半点涟漪都没有。

    在这过程之中。童皇固然是一次又一次的开口,一次又一次的试验,但本该不耐烦的国皇,却也一次又一次的支持,并没有显现出半点不耐,更没有因为多次不成功而不相信童皇——作为至高皇者,若是这点耐心都没有,早在不知多少亿兆年以前怕就已经死于非命了。

    这一日,童皇又是双眼一亮。道:“这次,一定对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叹息传入他的耳中。

    “道友,莫要再继续下去了。”这一把声音,童皇极为熟悉,但却并不是正常来说在这里仅存的另外一人的声音。

    “碎皇道友?”童皇皱眉开口。

    紧接着,他转身看向声音来源之处,果然。碎皇,正静静的站在那里。用一种莫名的表情看着他。

    “原来是碎皇道友,道友可来晚了,本来以为道友早在十年前便到来了,却没想到现在才来。”这个时候,国皇出现在童皇不远处,笑着道。

    碎皇现在所站立的位置。却不是在那先天不灭灵光之中,而是在先天不灭灵光之外。

    而在那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某个世界之中,更是依然有着一个碎皇存在。

    如此一来,很显然,眼前这个碎皇。却是碎皇的本体所分出来的另一具分身!

    “我确实是十年前便已经到了。在当初,我与道友谈判破裂的时候,我就已经分身赶来这里了。”碎皇叹息道。

    听到他的这话,无论是国皇还是童皇两人面色都不太好看。

    一名和自己差不多的强者隐藏在自己附近足足十年时间,自己都没有发现,一直等到对方开口之后,方才察觉到其存在,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能够淡然接受的事情。

    “看来,道友并非是来帮忙的。”童皇深吸一口气,神色冷淡的道。

    “当然。我却是为了阻止两位道友。”碎皇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这么看来,我们现在的努力已经是越来越接近那个正确的点了?”童皇在这个时候却没有就碎皇的立场说话,而是说起他这十年来正在做的事情。

    这个结论却是很容易得出来。碎皇的根本目的是阻止自己,在这个目的下,之前十年时间没有出现,那定然就是知道自己不可能成功,根本不用其出现。

    按照这样的逻辑推下去,那现在出现在这里,当然就是不出现就将会有危险,也即是说,他们两人所寻找的位置已经是极为接近那一个足以让整道先天不灭灵光覆灭的点了。

    碎皇却是摇摇头,道:“自然非是如此。我之所以出现,却只是为了让道友莫要浪费时间而已。”

    “浪费时间?”童皇这个时候哪里可能相信碎皇这种话语,当下便只是冷笑,“对于你我这等分身来说,时间,乃是无穷无尽的,只要天地未曾毁灭,世界不曾消亡,就算是亿兆年,也只是等闲,何谈浪费时间?若是道友要阻止我们,就尽管出手吧。”

    听到这话,碎皇摇头叹息,道:“我终于明白先天不灭灵光炼化的那人为何会如此顽固了。”

    童皇却只是冷笑,根本丝毫不已碎皇所说的话语为意。

    碎皇看了,也懒得再多说,转而对国皇道:“道友呢?难道便是要这样和童皇道友一同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正如童皇道友所说,我等乃是分身,时间无尽,精力更是无尽,浪费一点,又有什么所谓?”国皇却是笑道。

    “但,这样又有何意义?便是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打回原形,道友也不可能在其重新演化无数世界之前将其炼化吧?既然明知道不行,为何要做?”碎皇叹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