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罗帆出手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罗帆出手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听到在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的童皇讲述其本体的底牌,碎皇的神色却是越来越凝重。

    他现如今的实力虽然比起童皇要强上许多,但却并没有多少自信自己能够在童皇这种种底牌的攻击之下保证安全。

    “看来,这次真的是捅了个马蜂窝了啊……”他叹息一声。

    “既然道友已经知道了敌人的强大,为何不愿加入我们?”童皇在这个时候笑着道。

    碎皇听了,面上凝重的神色消退,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淡然,口中道:“就算是不敌,我最多也只是逃离罢了。他们便是能够成功的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返本归元,对我来说也只是损失一具分身罢了,有算得了什么?”

    听到这话,童皇哈哈大笑起来,道:“损失一具分身,原来如此,我却还不知道原来还可以这样。”

    听到这话,碎皇眉头不由得一皱,心中隐隐间却是有些不安,不知道为何童皇忽然间说出这样的话语,难道他找到了什么破绽不成?

    “多谢道友提醒。”童皇这样说着。

    抬手虚虚一掐,刹那间,这正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无穷世界便开始有着无穷力量涌出来,开始渐渐的在虚空之中构筑出一个巨大的轮廓。

    这一个巨大的轮廓,乃是一把巨大的开天斧的模样。

    这一把开天斧乃是无数世界的力量凝聚而成,整体来说,却是相当于这一整道先天不灭灵光的所有力量组合!

    哪怕,这种组合力量相比于这真正的先天不灭灵光来说是弱了不少,但毕竟也是蕴含了一部分先天不灭灵光的特质,其威能之强。却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

    这样的开天斧凝聚出来之后,证道先天不灭灵光都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

    隐隐间居然有种不堪重负,就要因为这开天斧的巨大压力而崩溃的感觉。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碎皇面色不由得大变起来。

    “你想要将其中的无数世界毁灭?!”他惊呼出来。

    “只是做出这样的姿态而已。”童皇淡淡的笑道。

    “做出这样的姿态?!你现在可不像是只是姿态而已,现在,里面的一切世界都在破碎。都在崩塌,你若是再耽搁一下下,说不定整个世界就要完全毁灭了!”碎皇怒道。

    这个时候,他却已经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那先天不灭灵光内部,那他的分身之中,无穷先天不灭本质忽然间已经是发生了变化。

    一种强大的屏障出现在他身体周围。

    这种屏障,对先天不灭本质来说,却是只能进不能出。

    也即是说。先天不灭本质只能够不断的涌入这屏障之中,不断的涌入在这屏障内部的碎皇的身体之内。但却无法如同之前那般,从另一个方向出来!

    这一种屏障,乃是这世界群之中无数世界的力量强制凝聚而成的产物。

    其,甚至与每一个世界的大道联系在一处。

    想要破除这个屏障,至少也需要有着毁灭这无数世界的力量才能够做到。

    而对于碎皇来说,这却是几乎不可能的。

    当然,这样的动作。对于这无数世界来说,却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这个时候。这无数世界已经是几乎将自己的一切潜力激发出来,它们,已经是不顾一切了!

    此时此刻,那些世界之中因为那开天斧而出现的裂缝,破碎,在这过程之中开始不断的增加。不断难道提升,使得那些世界的破碎力度向着完全毁灭的深渊不断的堕入!

    这种模样,一看便知道是牺牲极大了……

    “哈哈……”童皇这个时候却是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是如此,果然是如此……我早该想到这个办法了!”

    在这大笑之间。他的身上也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从这些裂缝之中,无数鲜血喷涌出来,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是砍成无数块碎片,只不过是硬生生的将其拼凑起来而已一般。

    这种模样,一看便知,现在的行为对他自身来说也并不是丝毫无损。

    而在外面的碎皇更是看到,在他面前的这一整道先天不灭灵光开始剧烈的震荡,隐隐间能够看到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从那开天斧所在之处开始不断的扩散开去,更是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叠加,不断的加强对这一整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影响!

    感觉上,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在这过程之中更是开始有着收缩的趋势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此时此刻的童皇,正是在运用一种类似自残的手段来影响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逼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爆发其潜力,想要将碎皇的分身拉入深渊,让这分身完全化为他的同类。

    “居然如此拼命。”碎皇此时的面色极为难看。

    只是,虽然是如此难看,但他却根本无法可想,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变化。

    而在那先天不灭灵光内部,那一个在洞府之中被那先天不灭本质包裹住的碎皇,面色也是显得极端的难看。

    他的身体分成三层,最外面的一层血肉之躯乃是在这上古魔界成圣。

    中间的一层,乃是修行人界的修行法门,现在也已经是将这一修行法门修行到了假圣层次,眼看着就要向着多世界假圣的层次冲击。

    最里面的那一层,才是他真正的关键,真正的核心,乃是他本体的一部分所化的身躯!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先天不灭本质想要真正将他完全炼化,让他的生命本源完全融入先天不灭本质,完全化作这先天不灭本质的一部分,却只能冲破重重屏障,最终达到他最里层的身躯之中的生命本源深处才可以。

    换句话说,需要破除他所制造出来的三重防御!

    而这个时候。虽说那那些先天不灭本质极为强大,只能进不能出的不断涌入他最外层的身体之中,但他中间那一层的防御却依然是在顽固的发挥着作用,让那些生命本质只能够堆积在最外面一层的身体之中,不断的融入那最外层的生命本源深处,短时间内。却还不能冲破他的重重防御,真正融入他的生命本源深处。

    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毕竟是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无数世界共同的力量作用的结果,以碎皇这一具分身的实力,想要抵抗这种作用,却依然是近乎不可能的。

    现在能够短时间内抵抗,也只是靠着他对这世界群之中的修行体系进行深入的体悟,让他最外层的身躯在不断的将先天不灭本质抽取。融入自身,化作自身的修为,成为自身道行成长的资粮的缘故了。

    可以说,接下来,若是他没有其他手段的话,最终必然是被完全炼化的命运!

    “该怎么办?!”这个想法,在碎皇的心中不断的徘徊着。

    哪怕是情况已经是落入如此恶劣的境地,他却依然没有完全绝望。依然是在努力的寻找着不可能当中的那一线生机。

    最终,一个人影浮现在他的面前。

    “或许。现在也只有这一位道友能够对我有所帮助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想法之间,他当机立断的叫了一声:“道友救命!”

    这声音,远远的传递开去,让整个上古魔界都能够听到这一把声音。

    “你不会是在叫我救命吧?”在外面的童皇这个时候却是面上现出惊异之色。

    很显然,对于碎皇这个时候忽然叫救命,感到很无法理解。

    正常来说。一名至高皇者乃是绝对高傲,绝对强硬的,这样的存在,正常来说便是宁死也不可能像其他他们自认为是和自己同级的其他皇者叫救命的。

    而现在,他居然向着其他人叫救命。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也即是,那承担他希望之人,他自认为比起他自己要强大无数倍!强大到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与他同级的地步!

    只有这样的情况下,碎皇这种至高皇者方才可能在这个时候叫出救命的话语。

    “总不会是真圣吧?!”童皇想来想去,终究还是想不出有什么人能够让碎皇这么叫,心中猛然泛出了一个就算是他自己都觉得极度无稽的想法。

    “哎,为何要暴露我呢?”这个时候,一把声音传入了在场的童皇和碎皇两人的耳中。

    这一把声音,碎皇无比的熟悉,但童皇却是无比的陌生。

    这,赫然便是罗帆的声音!

    罗帆也是在这上古魔界之中,此时乃是在那岛屿之上探索着这上古魔界的伴生之物。在之前碎皇开口叫救命的时候,他便一下听出来,这种救命到底是在向谁说的……

    在这世界之中,甚至在这整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无穷世界之间,也只有他,才有资格去救碎皇了……

    救碎皇,他本身自然是没有多少兴趣的。

    毕竟,他和碎皇之间的交情,并没有多深,却不至于一定要替他出头,救他的性命。

    但,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出手。

    原因无他,因为,眼前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变化,并不符合他的需要!

    他,在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修行,体会这先天不灭灵光的奥妙,从中要领悟出成就真圣所缺失的种种,自然便需要这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情况保持安定,保持平稳。

    这就像是一个商人,在一个国家之中做生意,他当然就希望这个国家的市场稳定,希望这个国家不要不要出现太大的动乱——哪怕是动乱,可能带来更多的发财机会,但相比于稳定来说,危险太大,却不会是稳重的商人所希望的……

    同样的,罗帆也是如此。

    对于他来说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无数世界保持着之前那种稳定的状态,就是他需要的。

    若是有人想要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世界完全毁灭,那便是他的敌人。

    从这方面来说,童皇和国皇两人。却也可以算是他的敌人。

    之前之所以并不出手对付童皇和国皇他们,也只不过是因为他并不认为他们的计划能够成功,他们能够有足够的力量,和足够的智慧找到并打击那一个点而已。

    相比之下,现在却不一样了。

    现在动手的乃是本身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炼化的童皇。

    因为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完全炼化了,所以他在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便有着超乎寻常的权限。

    这种权限。能够让其比起其他任何生灵更加轻松的操纵这先天不灭灵光的力量出现变化,同样的,如同人能够轻松自杀一般,他也有着能够轻松毁灭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无数世界的能力!

    哪怕是,这个时候童皇明显只是想要逼迫出这先天不灭灵光的潜力,将碎皇同化化作其同类,本身并不想要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世界完全毁灭,他也不愿冒这个险。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有能力之人。就算是本身无心,也会让人忌惮。无能力之人,就算是本身有着这种心,也有着这种迫切的期待,别人也不会在意……

    听到罗帆的话语,碎皇面上现出欢喜之色,口中道:“在下已经是走投无路,还望道友见谅。”

    “你是何人?!”童皇这个时候神色却是相当难看的道。

    他的声音。如同滚滚雷霆一般,在这整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无穷世界之间回荡着。让这无数世界之中的无穷生灵在这个时候都感受到好像天地愤怒一般的恐怖威严。

    其中,也包括罗帆和碎皇这个时候所在的那上古魔界。

    罗帆叹息一声,他也不现身出来,抬手虚虚一掐,刹那间,这整个上古魔界便开始微微一震。

    隐隐间。就已经是和外界无数世界之间的联系断绝开来。

    这种断绝,并不是根本的断绝,在那深处,也就是在更深层的角度上,这种联系确实是依然存在着。

    不过。这种断绝,相对于童皇来说,却已经是足够了。

    童皇虽说已经是被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给炼化了,但毕竟不是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

    就像是一个人戴上了手套,这手套靠着和那人的联系,能够做到许多人的手掌所能够做到的事情,看起来就好像是这手套变成了这手掌,变成了这人的化身一样。答案,这手套毕竟只是手套,它却是取代不了整个人,也不可能真正做到所有那人所能够做到的一切。

    眼前的童皇也是如此。

    被这先天不灭灵光所炼化却并不能让其真的在这先天不灭灵光内部无所不能,也不能让其与这先天不灭灵光内部一切世界,一切时空的联系真的紧密到完全等同于先天不灭灵光本身的地步。

    而这,也就让罗帆有机可趁了。

    随着这上古魔界和这先天不灭灵光本身的联系被断绝,那无数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不断的涌向碎皇身躯的那些先天不灭本质猛然被这世界排斥出去。

    最终虽然依然是从四面八方不断凝聚,但却只能够将这整个上古魔界包裹住,却再不能进入其中,更不能接触到碎皇了。

    “怎么可能?!”童皇在这瞬间面色大变起来。

    之前他被这先天不灭灵光炼化之后,感觉上自己在这先天不灭灵光内部,在这无数世界之间乃是近乎无所不能的,世界群之中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存在,任何生灵能够抵挡住自己。

    但这个时候,他却发现,居然有人能够轻轻松松的将自己的这种感觉完全打破!

    在他的感应之中,眼前这一个原本如同他身体一般的上古魔界在这个时候已经是脱他的掌控,让他只能够看着,却再无法对其有任何改变……

    这,简直就像是硬生生的将他一只手臂斩下来一样。

    “多谢道友救命。”碎皇这个时候一身轻松的望空一拜。

    罗帆淡淡的道:“若不是他做得太过分,我也不会出手,希望没有下次了。”

    最后一句话,他却是直接对童皇说的。

    童皇一听,面色更加难看起来。

    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这种不屑一顾的态度,让他感觉到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无力的,专门用来取悦观众的小丑!

    这样的感觉,哪怕是原来的童皇都无法接受,更何况是这自认为已经和这先天不灭灵光合一,如今他自己就是这先天不灭灵光。先天不灭灵光就是他的童皇了。

    心中一动,那一把无数世界的力量凝聚而成的开天斧微微一晃之间,就已经是缩小了十倍。

    这开天斧的缩小,瞬间就使得其散发出来的,对于这无数世界,对整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压力,已经是减少到了近乎没有的境地。

    随着这种变化,这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无数世界转眼间就恢复了原来的正常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所有人的梦境一般。

    童皇顺手一抓,那开天斧,就已经是落入他的手中。

    对于他来说,有着罗帆出手,之前他那让先天不灭灵光逼近极限,踏入毁灭的界限来逼出其潜力,从而爆发潜力,一口气将碎皇炼化的计划。已经是完全落空。

    既然如此,自然再不需要伤害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了。

    随着他收敛了这开天斧的压力。他的身体也随着快速的恢复过来,转眼间就已经是恢复了最开始的巅峰状态。

    那无数伤口,无数鲜血,早已是消失无踪。

    握着这开天斧,童皇双目在那上古魔界之中不断的扫动起来,眼神之中。有着无穷无尽的智慧光芒在闪烁着。

    显然,是在寻找着罗帆可能存在的踪迹。

    “你不用找了,那位道友的实力似乎胜我百倍,你就算是将整个世界翻过来,都不可能找到他的。”这个时候。在先天不灭灵光之外的碎皇这样淡淡的道。

    “不可能。只要在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我就一定能够找到!”童皇斩钉截铁的道。

    听到这话,碎皇只是冷笑。

    他这个时候已经是完全放下心来了。有着罗帆出手,他在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那一具分身却已经是再不需要担忧会因为童皇的手段而被强制炼化了。

    他现在需要在意的,却只是静心的修炼,最终将自己生命本源之中的所有先天不灭本质给完全驱逐开去而已。

    童皇的面色极端的难看,他的双眼好像是探照灯一般,将这上古魔界之中的一切都深入本源的探照出来。

    无穷无尽的信息通过他的双眼不断的涌入他的心中,让他在这过程之中对这整个世界的了解变得越来越深入,最终更是发现了许多自己以前所没有发现的,属于这世界的种种玄妙。

    但,无论是他怎么寻找,哪怕是硬是借助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威能去推演这其中一切生灵的运道,去掌握一切生灵从诞生到现在的一切因果,最终也根本无法发现罗帆的存在。

    或者说,无法锁定罗帆的存在……

    这过程之中,他也曾扫过罗帆,但对他来说,罗帆就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上古魔界之中的生灵,甚至都发现不了他的这血肉之躯的特殊,感觉不到他的半点异常之处……

    “怎么可能没有?!”童皇眉头皱起来。

    终于,在连续寻找了不知多少亿万次之后,他终于耐心耗尽,冷喝一声:“既然都没有,按我便将这个世界完全毁掉吧!”

    这样说着,他手中的开天斧,猛然一扬,划过一道好像开天辟地一般的轨迹,硬是斩向那上古魔界!

    就像是人得到癌症要将器官的一部分或者整个摘除来挽救生命一般,童皇虽说被这先天不灭灵光炼化,一心的守护这先天不灭灵光,守护这无数世界,但在必要的时候,却也不吝啬破灭一些世界来达到挽救整体的目的,或者说,他自己的目的!

    在这瞬间,整道先天不灭灵光剧烈的颤动,感觉上,就像是忽然间有着无数波涛凭空涌现出来一般,其中的无数世界在这个时候都开始亮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