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突破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突破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只是,这个时候记皇却已经是消失在他们的感应之中,便是他们有着再多的疑惑,再多的想法,却也无法求证了。↖

    最终,他们这两个反烙印分身,便只能够在这上古魔界之中细细搜寻,细细感应起来。

    毕竟,他们自认为自己比起记皇所差的,也就只是自己并不是信息分身,对于信息的感应并没有她这么敏感而已。既然记皇能够感应到的东西,他们耗费多一点时间,多一点精力,也应该能够感应出来的。

    只是,很显然的,现实却是给了他们两个一个极大的打击。

    事实证明,信息分身对于烙印分身的优势,还是巨大得超乎想象!他们,便是几乎将自身的烙印本质的力量都消耗一空了,居然也完全无法从周围感应到什么。

    就好似,眼前这一个世界就是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演化出来的,一个最简单,最普通的,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世界一般!

    “居然感觉不出来……”关皇的烙印面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个时候,他的身躯,已经是显得有些模糊,有些虚幻。

    显然,已经是消耗过大了……

    紫皇这个时候也比他好不了多少,他皱着眉头,道:“或许我们的方向走错了也说不定。”

    “走错方向,那该如何走?”关皇皱眉。

    “或许,我们应该离开这个世界,从其他位置入手。不管记皇道友说了什么,不管他发现了什么,只要我们没有发现,我们没有察觉,一切对我们来说就没有任何意义。相比之下。按照我们原来的思路开始进行,反而是更好的方法。”紫皇说着,面上已经透出一种难言的彻悟,显然已经是确定了自己的心思。

    听到这话,关皇面上同样是现出明悟之色。

    道:“道友所言有理,这段时间却是钻了牛角尖了。”

    两人这样说着。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再看了眼前这一个上古魔界一下之后,转身便各自出了这个世界,重新回到了那众多世界之间的虚无之处。

    来到这里之后,他们的烙印便开始缓缓的从周围吸收某种玄之又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存在,开始渐渐的充实进入这烙印之中,使得这烙印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重新变得充实,重新恢复原来的实质模样。

    作为已经是初步烙印进入这先天不灭灵光的烙印。只要根本烙印程度并没有被抹去,无论是损失多少力量,都能够快速的从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得到弥补。

    当然,这必须局限在这烙印的本质并没有被这先天不灭灵光本身的力量冲刷干净,消失无踪之前了……

    在关皇和紫皇的烙印离开这上古魔界的瞬间,远在这上古魔界之中某一处城市之中的记皇便忽然现出淡淡的笑容。

    “居然这么没有耐心,看起来,已经是将我之前说出那些话语带给他们的困扰给驱除了啊。”她喃喃着。

    在离开关皇和紫皇的视线之后。记皇便是在这世界之中一边行走,一边记载着这个世界的种种景象。

    她这信息分身。便是靠着这种记载不断的成长的!

    信息分身,其构成的根本自然就是信息。

    这样的分身想要提升,想要获得成长,自然便得要增加其中蕴含的信息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使用某种方法来将自己所见到的一切都记载下来化作信息充实自身,显然就是他最好的提升自身的手段。

    这。也是记皇一直以来都是笔走龙蛇记载着周围一切的根本原因所在。

    之前她对关皇和紫皇他们烙印分身所说的那些,却也并不是信口开河,她却确确实实的在这上古魔界之中发现了一些奥妙,一些足以让她感到来到这里不虚此行,甚至值得与关皇和紫皇他们真正对上的奥妙。

    这些奥妙不是其他。却是在这整个上古魔界深处透出来的,那一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属于先天不灭灵光的特质!

    这种特质,相比于先天不灭了本质来说,更加的深邃,更加的玄妙,也更加的难以发现。

    若不是她乃是信息分身,本身对于周围一切信息的感应比起其他任何存在都要敏感,怕是连她也发现不了这种特质的存在,更不可能发现,这特质之中蕴含的,那先天不灭灵光最根本的奥妙存在!

    没错,这个时候,她已经是确定了,这种特质之中,包含了她知道先天不灭灵光存在之后所追寻的,属于先天不灭灵光的根本奥妙!

    也正是因为认识到这一点,她方才表现得对其他任何东西都没有兴趣的模样。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方才甚至懒得和关皇和紫皇他们废话半句……

    而现在她所做的,正是通过记载这上古魔界之中一切事物,一切景象,一切环境的方法来提炼出这种先天不灭灵光的特质,提炼出其中蕴含的奥妙。

    这种方法,比起直接领悟其中的奥妙来说,差了许多,甚至比起直接修行这世界的修行体系,修行法门来说,也是差了不知多少。

    但,比起关皇和紫皇他们无目标的行动来说,却已经是强了无数了。

    就在记皇在那里暗自感慨的时候,忽然间,这整个上古魔界微微一震,整个市局诶的各处都浮现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异像。

    天空之上出现了无数霞光。

    无数天花从更是凭空出现,再缓缓的飘落下来,让这整个原本阴森恐怖的上古魔界忽然完全变了个模样,变成了好像是传说中只有幸福,只有快乐的天界一般……

    在这光影变幻之间,更是有着莫名的道音音绕整个世界,让这整个世界之中的所有生灵,哪怕是记皇这种外来者。都清楚的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舒适涌上心头。隐隐间更感觉到自己和这世界的大道之间的联系,似乎都变得更加的紧密了。

    “这,似乎是有人在这世界之中取得了某种前所未有的成就!”记皇本能的就知道了这一点。

    虽说记皇来到这个世界并没有多久。

    但作为一个信息分身,特别是一名至高皇者的信息分身,其通过对周围信息的摄入,所掌握的信息。已经足以让他成为这整个世界之中,除了假圣之外最为博学的存在了!

    这种博学,让她比起任何人更加理解眼前这种忽然出现的异像到底代表着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在整个上古魔界的西北方向,在那几乎尽头的位置,一朵祥云缓缓的出现。

    这一朵祥云是如此的神圣,如此的高贵。

    哪怕是记皇,遥遥看到这一朵祥云,都生出一种莫名的崇敬。莫名的佩服。

    那一朵祥云之上色彩斑斓流转,流转之间,传达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喜悦,让看到那祥云的任何存在都因此而生出莫名的欢喜。

    与此同时,在冥冥之中的大道更是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

    其中无穷无尽的玄奥,无穷无尽的秘密,好像是冲开堤坝的洪水一般倾泻而下,不断的注入那一朵祥云之中。

    随着玄奥与秘密的注入。那祥云变得愈发的壮大,愈发的神圣。愈发的不可思议了。

    这种变化持续了不知多长时间。

    最终等其完全消失的时候,所有的生灵,方才从这种异像之中回过神来。

    而这个时候,整个世界,却已经是完全变了个模样。

    虽说并没有那异像存在的时候那般好像变成了只有幸福,只有欢喜的天界。但却也在非原来那种好像修罗场一般的魔界的状态了。

    整个世界,看起来,却是很是平常,很是普通的一个世界。

    若是将其与人界相对比的话,怕也只是地形有所不同而已了……

    这。赫然便是整个世界的根本上发生了改变了。

    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那那祥云所在的位置,取代了那个祥云。

    这个人影,只有假圣,只有记皇这等存在方才能够看到。

    除了他们之外的其他任何生灵,所看到的都只是空荡荡的一片,根本看不到其中的任何人影存在。

    但,只要看到这人影的任何人,都会产生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因为,那个人影的一呼一吸,一举一动,似乎都已经取代了这世界的大道,好像是这世界的一切都为其所震撼,为其所操纵。便是那冥冥之中的大道,在其意志之下,都会随心所欲的改变。

    便是你那人,想要让那如同长河一般的大道直接收缩化为一团,是那大道怕也会在第一时间响应,第一时间完成这种变化……

    这种景象,对于在这世界的大道面前只能够仰望,最多最多也只能借用其一点威能的那些假圣与记皇这等存在来说,是何等的震撼,可想而知。

    “这,便是之前出手的那以为强者?!”记皇不可思议的喃喃着。

    就在她喃喃着的瞬间,一股目光笼罩在她的身上。

    这一股目光是如此的宏大,如此的强大,好像是周围的一切规则,一切法制,甚至是那冥冥中的大道涉及这一处位置的活动都被瞬间镇压了一般。

    在这个时候,记皇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从心底产生。

    一个想法凭空浮现出来:“若是对方这个时候产生任何哪怕一点点要对付自己的想法,那自己就直接会被这世界给碾碎!”

    这样的感觉,让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的记皇却是产生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似乎是失落,又似乎是怀念,更好像是你恐惧……

    良久,她长叹一声,连一直以来正在进行的,笔走龙蛇的记载,都停了下来,口中道:“不知道友这是何意?”

    随着他的这话,那一股视线缓缓的收敛。

    最终收敛到极致,虽然依然存在着某种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威压,但却已经再非之前那种让她无比恐惧。甚至感到身体都无法动弹的程度了。

    之后,一把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没想到居然能够看到如此奇妙的分身结构,多谢道友激发了我的灵感。”

    听到这话,记皇面色微微一变,接着又苦笑起来,道:“没想到我的天赋能力居然只能够激发道友的灵感而已。这实在是让人开心不起来。”

    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缓缓的浮现于记皇的面前。

    这个人影乃是一名身着长袍的青年模样。

    却赫然便是罗帆的模样!

    只不过,虽然形象是那属于罗帆的模样,但他的本质,却不再是之前的灵光分身的模样,而是与记皇现在的这信息分身的模样几乎一般无二!

    这,赫然便是同样是一具信息分身!

    见到这和自己同类的信息分身,记皇眼神之中猛然透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神光:“这怎么可能?!我当初凝成这信息分身足足耗费了数亿年时光方才做到。道友现在只是见到一面而已。居然就已经是将这信息分身凝聚出来?!”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一笑,道:“道友在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的时间还是太短了。其实只要过得几年时间,等道友领悟到这先天不灭灵光足够的玄奥,便能够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了。现在便是我说出来,道友也是不能理解的。”

    这个时候,他的双眼之中却是有着无法形容的光芒。

    这种光芒,似乎有着怀念。又似乎有着欢喜,更有着更多记皇所完完全不能理解的东西存在。

    听到这话。记皇面上神色严肃,心中却是翻涌不休。

    原本,她来到这先天不灭灵光所在之处却只不过抱着散散心的想法而已,却并没有真正将修行的重心放在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上,更没有想要从这上面具体能够领悟到什么对自身道行境界有着多少好处的东西。最多最多,也只不过是抱着能够从这里得到一些她体悟混沌有帮助的灵感罢了。

    但。现在听到眼前这人居然说起在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时间长了能够瞬息间就完成她过去耗费数亿年方才能够完成的信息分身,她却是感觉自己怕是需要改变重心了。

    “在下记皇,不知道友如何称呼?”记皇肃然行礼,道。

    “罗帆。”罗帆淡淡的道。

    改名换姓,这对于这个层次的存在来说。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毕竟,对于这等至高皇者级别的存在来说,辨认他人,更多的是靠着气息,靠着气势,以及更多玄之又玄的因素,名字这种存在,当真只是用来称呼而已。

    既然如此,改名唤醒哪里有什么意义?

    听到这话,记皇眉头微微一皱,道:“道友为何并不称皇?以道友能够碾压绝大多数皇者的神通若是不称皇,谁人敢称皇?”

    罗帆一听,微微一笑,道:“只是一个名号而已,又有何所谓?”

    “道友豁达,不过,既然只是一个名号,称皇又如何?若是道友不嫌弃的话,不如便称为罗皇如何?”记皇笑道。

    极为难得的,她在和罗帆说话的整个过程却是不敢动笔记载什么。

    这却也是理所当然,任何世界,都是实力的世界。

    在其他人面前,哪怕是在和她差不多实力的存在面前,她都能够随心所欲,想要做什么便做什么。但在这里,在罗帆的面前,她哪里敢?其他人对她没有办法,或者说,就算有办法,也需要耗费极为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就算是心里不爽,也不会为了这点不爽而耗费精力与她敌对,却只能忍着。

    但眼前的罗帆显然就完全不同了。

    从之前和现在其笼罩自己身上的视线给自己带来的压力来看,对方若是想要动手,一个想法过来,自己怕就要全身粉碎,化为齑粉了。却是根本不需要耗费任何时间,甚至不需要耗费任何精力!

    这种成本实在是太低了,面对着这样的存在,她哪里敢作死去挑战对方?

    “罗皇……这个称呼似乎不错。”罗帆顺口说了一句。

    接着,便不再继续这个问题,转而道:“道友在这世界,不知所为何事?”

    这话。本来却是问得相当失礼。这个世界又不是你的,对方来到这里需要向你交代?

    但,无论是说这话的罗帆,还是被问话的记皇,却都没有感觉到这种问话有什么不对,心中所出现的。只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情绪。

    这,便是实力带来的压力……

    “我却是想要通过研究这个世界,领悟这世界背后隐藏的,先天不灭灵光的玄奥。现如今已经是找到了一点门路了。”记皇老老实实的道。

    “研究这世界的,领悟背后隐藏的玄奥……道友比起其他人却是更加的高明啊。”罗帆赞叹起来。

    “多谢罗皇赞赏。”记皇笑着道。

    “这个方向不错,极有前途。”罗帆笑道,“不过,接下来道友就要自己小心了,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在我离开之后,将会重新汇入世界群之中。到时候便将重新处于毫无防御的状态,若是那童皇再度出现,便需要道友自己抵挡了。”

    听到这话,记皇心中一惊。

    这才知道了罗帆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面前,或许好奇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却是警告自己……

    “道友仁义,在下领情了。”记皇当下凛然谢道。

    听到这话。罗帆微微一笑,道:“道友保重。告辞。”

    说着,身体一震,好像是砂砾堆积而成的一般,开始缓缓的消散开去,最终完全化入虚空之中,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与此同时,在那西北方向的尽头之处,那一个静静悬浮的人影一动,抬步轻跨之间,身形就已经是消失在这世界之中。

    随着那人影的消失。这个世界,微微一震,那原本包裹住这世界的那种奇异的,隔绝住这世界和整个世界群无数世界之间联系的屏障便猛然消失。

    刹那间,那世界群之中的无数世界各自有着莫名的波动传出来。

    这波动直接跨越了无穷虚空,灌入这世界之中,让着世界开始随着震荡起来。

    在这震荡之中,这世界原本的独立气息开始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与其他世界圆融一体的气息。

    而记皇的感觉却是更加的冥想。

    在他的感觉之中,在方才那一刹那间,原本就已经是隐藏极深的,那在这世界深处所透出来的,属于这先天不灭灵光的奥妙,在这个时候似乎隐藏得更深了。

    原本就需要她耗费无穷功夫去挖掘方才能够找寻出来的,那先天不灭灵光的奥妙,却是需要他耗费更多的功夫方才可能挖掘出来……

    甚至,便是挖掘出来了,也似乎显得有些似是而非,效果比起之前却是差了不知多少……

    发现这个,记皇不由得叹息一声,暗自为自己之前与关皇和紫皇废话来了那么几句而感到后悔,更为自己没有在到来的第一时间进入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进入这世界之中而感到后悔。

    若是早早的进入这里,现在她说不定已经得到比现在多上十倍甚至百倍的收获了。

    只是,事已至此,她显然已经是无法改变过去,却只能够接受下来了。

    就在这世界产生变化的瞬间,同样是在这上古魔界之中修行的碎皇便身体一震,猛然间从修行状态之中恢复过来。

    “怎么回事,好像是世界忽然变了……”他喃喃着。

    这个时候,他依然是套着三重身体,最里面的一层灵光构筑的身躯,第二层的,也已经修成单世界假圣巅峰血肉之躯,最外重的,这上古魔界之中的,勉强踏入单世界假圣的血肉之躯。

    从这道行境界的进展上就可以看出他之前的修行成果有多少了。

    毕竟是至高皇者,之前一心修行没有感觉到外界环境的变化,现在回过神来,却是瞬间就发现了一切,面色不由得一变:“这是,那位道友突破境界,离开这世界了?!”

    相比于这上古魔界变成类似人界的状态来说,对他来说,影响更大的,显然就是这一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