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模仿?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模仿?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瞬息间,在那混沌状态之前的童皇便接收到了这一股信息,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没想到这次,他居然做得更加没有遮掩……”这样一个想法,瞬间出现在他的心中。

    他所指的,当然不是明皇他们,而是罗帆!

    要知道,他现在的处境,虽然看起来已经是完全自由了,但事实上,却依然是受到罗帆钳制!

    他,却还需要按照罗帆的吩咐去行事,去给聚皇他们找麻烦。

    哪怕是,这其实也是他自己所愿意去做的事情,但却也改变不了他是在罗帆的命令之下方才去做的这个事实……

    所以,可以说,虽说他这个时候看起来和明皇他们有着巨大的差别,似乎比他们好上无数倍。但事实上,他们在本质上却是一般无二的!

    可以说,他们彼此之间的差别,也就只有罗帆对于明皇他们的行事更加没有顾忌,更加没有遮掩,而是**裸的展现出自己的强大,**裸的将威胁摆在他们的面前。而对于童皇,却是将这种威胁放在隐形层次上而已。

    有着这样近乎同病相怜的关系,童皇却也没有拒绝明皇。

    心中一动,便有一股信息通过那种莫名的联系传递到明皇所在。

    明皇接到这信息,叹息一声,对着童皇道了声多谢,便将信息传递到其他至高皇者所在之处。

    不多一会,便有一股股感谢的信息通过这种联系传递到明皇所在。

    紧接着。一股时空波动涌过来,直接来到了明皇所在之处。

    明皇心中一动,就知道了这是那些至高皇者分身而来的表现,也不迟疑,有着一具分身直接从他的身体之中跨出,转眼间就出了这洞府。

    当他离开洞府的瞬间。他就看到其他七名至高皇者正好出现在他的面前,静静的站在那里。

    却是他们对时间的掌握已经达到了巅峰参差,每一个人虽说是从天南地北,在一处处相距不知多少亿万光年之遥的所在开辟洞府,但这个时候想要聚集在一起,却是没有丝毫时间差距的,就已经是同时来到了这里。

    再度相见,这七人面上神色都现出莫名的苦笑。

    在这之前,他们相见之时彼此都是意气风发。甚至在之前更是直接做好了交易,将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收益给分割了。

    但现在,再一次相遇之后,他们彼此的身份却已经是完全改变,变成了某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钳制之下的傀儡,已经是失去了自由。

    这样的感觉,对于这些至高皇者来说,是如何的感慨。如何的让人难以平静,不言自明。

    明皇收拾心情。对着其他至高皇者道:“时间不多,我们快出发吧。若是让童皇道友久等就不好了。”

    听到这个,其他至高皇者都是面上现出认同之色,各自点点头,道:“烦请道友带路。”

    明皇点点头,道:“诸位随我来吧。”

    说话间。身形一震,顺手就撕开了虚空,向着童皇所在的那一处洞府直冲而去。

    正如之前所说的,这天地虽然广阔无涯,但对于至高皇者来说。那却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而已。

    只要确定了位置,想要跨越距离前往那一处位置,无论是在任何地方,对于至高皇者来说都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明皇就已经是带着其他至高皇者来到了那童皇的洞府所在之处。

    来到这里之后,一层无形的屏障微微震荡之间,显现了出来。

    紧接着,在这屏障之上,就有着一个门户浮现出来,直通往某一个奇妙时空的深处。

    再接着,便是有这一把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欢迎诸位道友前来寒舍。我现在正处于修行关键,不能远迎,还望诸位道友恕罪。”

    听到这话,明皇等人自然便是说着冒昧来访实在不该之类的话语,踏入了那门户之中,向着那时空深处而去。

    相比于上次明皇到来之时,这一处洞府内部的时空,却已经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此时此刻,整个时空显得井然有序,种种原本敞开来的玄奥,这个时候已经是完全内敛,使得这时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世界一般。

    而在那时空的深处,童皇却依然是盘坐在一片混沌之前,双眼盯着那混沌状态,身上气息涌动,隐隐间透出某种玄之又玄选的奥妙,展现出了童皇自身那超乎寻常的实力。

    见到童皇的瞬间,除了明皇之外的其他七名至高皇者心头都是一阵。

    在童皇的身上,他们分明感觉到了之前那如同恶魔一般瞬间让他们屈服的那一名至高皇者的感觉!

    在某一个刹那之间,他们甚至以为眼前这童子模样的至高皇者,就是那人!

    虽说,这一个刹那很快过去,让他们很快的就认清楚了那人并不是他们所恐惧的那人,而是童皇,但这种感觉出现,就表明了眼前的童皇和那人气质之上的某些相似了。

    “是不是感觉有些眼熟?”童皇看着他们的神色,心头一动,笑道。

    这个时候,他的身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转移到了正对着众人了。

    而那混沌状态的景象,却是依然在他的面前,依然是在那里不断的翻涌着,依然是在展现出种种不可思议的道理,不可思议的玄奥。

    “确实是感觉有些眼熟。”明皇叹息一声。

    “这便是我正在修行的成果了。”童皇笑着道。

    他的笑容之中充满了洒然,其中那种让明皇他们感觉到熟悉的气质,却是变得愈发的浓郁。

    “这是为何……”明皇皱眉道。

    “我是在模仿那一位强者,这一点,你们没有猜错。”童皇叹道。

    “道友为何要如此做?!那一位强者虽然比我们要强大许多倍。但毕竟不是真圣。他所修行之道就算是比我们要强,却也强不了多少。若是道友模仿那位强者,最终定然只是得了个似是而非,不单单无法达到那强者的层次,甚至可能反而会因为这样的模仿影响了自身修行之道,最终造成道行境界的退步!”明皇惊呼出来。

    他原本还以为童皇会有其他解释。没想到这果真是如同自己想象之中那般,这让他一时间却是焦急起来。

    听到这个,童皇却是微微一笑,道:“若是那一位强者是其他人,这自然是事实。但,我现在却已经是确信,那一位强者,并不是一般的至高皇者。他,乃是这个世代的真圣种子。”

    “这个世代的真圣种子?!”这话。让所有在场的至高皇者面上都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真圣种子,这当然并不是一种体质,更不是一种地位,一种特殊的身份。而是至高皇者对于那些有着极大机会突破境界,化假为真,成为真圣的存在的称呼!

    “他就算是比我们要强大许多,但也不至于就是真圣种子吧……”有一位至高皇者这样道。

    听到这话,童皇微微一笑。道:“道友不细细感觉一下吗?”

    说话间,他身上渐渐的有一股柔和无比的气息放了出来。

    这一股气息。极为柔和,但却也极为浩瀚。在这气息的包拢之下,哪怕是明皇他们这些至高皇者,都有一种自身好像是回到了母体,重新成为一个什么都不需要担心,什么都不需要怀疑。什么都不需要去想的状态。无比安全,无比美妙的状态!

    在这样的状态之中,他们的心灵,似乎得到了极度的放松,得到了无上的逍遥有自在……

    如此感觉。让他们怀疑自己是否遭遇到了催眠,身处幻境之中。但,以他们对于幻境的一切认知,以他们对于虚幻的一切感应,却清清楚楚当初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真的!这气息,果真是能够让他们感应到这种他们所梦寐以求的感觉……

    这种感觉持续了不知多久,在童皇将这气息收回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已经消失在众人的感应之中,让他们在这瞬间尽皆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诸位可曾感觉到?”童皇淡淡的道。

    “这是真圣之道……”明皇喃喃着。

    他这个时候依然是在回味着之前那种无比美妙的感觉,尚且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这种回答,也只不过是本能发出来的。

    “没错,便是真圣。假圣层次,哪怕是至高皇者级别,都不可能给人这样的感觉……”又有一位至高皇者这样道。

    “没想到道友的境界居然已经提升到这个层次了,却已经是将我等远远抛开了……”另一位至高皇者叹息一声,话语之中,蕴含了莫名的遗憾与震撼。

    “诸位道友却是高看我了。”童皇这个时候面面上现出苦笑,道。

    “这气息,却并非是我真正的气息,而是我硬生生模拟出来的。这,已经拥有了那一位强者真正气息的百分之一一二的水平而已……”童皇叹息着,声音之中蕴含着莫名的震撼与惊惧。

    “这怎么可能?!我们也曾与他对上,他的气息……”明皇本能的就要反驳。

    但,很快的他便想起一件事。

    那就是,他们这些至高皇者虽然和罗帆对上过,但,一直以来,罗帆都是无比轻松,无比自如的就将他们所有人压下,让他们没有丝毫反抗能力,最终只能选择投降来保存本体!

    这一切的过程之中,他们,尽皆没有真正感应过罗帆的气息,没有真正明白罗帆到底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恐怖!

    很快的,其他至高皇者面上也现出震撼之色。

    他们原本已经极度高估罗帆,甚至不惜投降换取自身本体的安全了,但现在想来,他们所见识到的。罗帆的实力,居然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对方,甚至连自身的真正气息都没有毫无顾忌的放出来啊……

    这种觉悟,让明皇以及其他七名至高皇者心中都产生一种气馁,产生一种无奈,一种后怕。

    “看来。我们败得不冤啊……”明皇叹息一声。

    “确实是不冤,只是,这也代表着,我们想要脱身的可能性,已经是减少到近乎不存在了。”另一位至高皇者叹息一声,话语当中有着深深的疲倦。

    又有一位至高皇者忽然问童皇道:“难道,道友亲自感应过那一位道友的真正气息?恕我直言,道友实力虽强,但想来与我们也只是强上一筹而已。以那一位强者的表现来看。却不至于在道友面前显露出真正的气息……”

    听到这话,童皇却并没有自己实力被鄙视的愤怒,而是叹息一声,道:“道友所言有理。我确实是从没有逼得那一位强者显露真正的实力,真正的气息。但,我当初犯下了和诸位道友同样的错误,而且,我犯下的错误比诸位道友更甚。分身完全被先天不灭灵光所炼化,成为了先天不灭灵光的一部分。在那之后。我在取回分身之后,从中得到了无数的信息,无数的玄奥,也才真正的窥得那一位至高皇者的冰山一角,推演出了其真正的气息出来。”

    “道友也犯了同样的错误?!”除了明皇之外的其他至高皇者都忍不住惊呼出来。

    对于自己曾经有分身被先天不灭灵光所炼化,成为先天不灭灵光的一部分。并在其控制之下不断的攻击他,攻击其他人的事实,童皇在这之前却只不过是告诉了明皇而已。

    而明皇对于他们虽然讲述了许多有关那先天不灭灵光的前事,但对于童皇被炼化这种事情,因为涉及童皇的**。所以却是并没有讲出来。

    这才造成了现在这一事实,是的只有明皇知道童皇现在所说的这件事。

    “没错。”童皇心中一闪,就已经明白了究竟,不由得微微一笑,道。

    对于这种黑历史,童皇现在已经看开,却并不在意被他人知道。事实上,他现在隐隐间还在为这一黑历史而感到有些莫名的庆幸。虽说,有这种黑历史,使得他现在受制于人,难以获得真正的自由。

    但,这却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机会。让他,看到了自己前进的方向!让他明白,自己与真圣之间到底是差了多少,又该往哪个方向努力……

    而这,用一点自由来换取,实在是太便宜,太值了。

    “那道友是如何脱身出来的?!道友应该已经脱身了吧?”有一位至高皇者这样问道。

    听到这话,童皇只是一笑,道:“诸位道友明白的。”

    这话,让这几名至高皇者呆在那里,紧接着一个个苦笑起来。没错,他们应该明白的。除了那一位强者施展手段之外,还有什么原因能够让童皇脱身出来?

    明白这个之后,他们心中原本存在的侥幸心理,却是被完全打散了。

    “诸位道友此来之意,我已经知晓,若是诸位道友不嫌弃的话,我等便在这里论道一番如何?”童皇对着这几位至高皇者道。

    至于彼此介绍之事,那只是一个过场而已。他们尽皆是智慧超卓的至高皇者,只要眼睛在彼此身上一扫而过,便已经是能够将彼此和听到的任务对应在一起了。这样的情况下,相互介绍、认识这种事情当然就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了。

    听到这话,众多至高皇者自然是大喜。

    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向早有经验的童皇请教看看有着什么办法来帮助他们脱身而出。现在这种消息并没有得到,论道虽说并不是他们所最想要的结果,但显然也是一个他们梦寐以求的惊喜了。

    在众人同意之后,童皇微微一笑,头顶有一朵祥云被放了出来。

    这一朵祥云在他头顶翻涌不休,其中显现出无穷无尽的光影,凝聚成为不知多少玄之又玄的道理与玄奥在其中。

    若是罗帆将注意力放在这里的话,定然就能够发现,这一朵祥云之中的光影虽然和自己放出的祥云有所不同。但其中的翻涌方式,其中的玄奥、道理的组合形式。却是和自己的祥云有着极大的相似性!

    甚至,便是那祥云之上的气息,也是隐隐间和罗帆放出的祥云有些相似……

    从这角度来说,童皇对于罗帆的模仿,却已经是深入到了某个层次了……

    对于这里的变化,罗帆显然是没有预想到的。

    他当初将童皇的分身还给童皇。让其自由,那只不过是因为在当初,他懒得去钳制童皇,宁愿给童皇一个自由,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给聚皇他们找些麻烦,狗咬狗而已。

    本身,最多也就猜想到童皇会从自己还给他的分身之上悟得许多有关先天不灭灵光的道理与玄奥,让自身的道行境界得到一些提升而已。

    他却完全没有想过,童皇居然会通过自己分身来推演他的真实实力!

    更没想到。在推演出一些结果出来之后,其居然会因为觉得自己有着极大的可能是真圣种子,所以一心模仿自己,想要通过模仿自己,达到让其突破极限,跨越其梦寐以求的那个境界的目的!

    其实,童皇的想法,却是极为无稽的。

    模仿他人。却不可能让人成就真圣!哪怕是,模仿的乃是真圣。也是一样。更别说,模仿的还只不过是那不知真假的真圣种子了……

    要知道,罗帆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更能够看清成就真圣的方向。这根本原因,并不是他从先天不灭灵光之中悟得多少玄奥,从混沌状态之中得到多少道理。

    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有着自己独特的,自己完全认同的则之世界观!

    这,才是他修行的关键所在!

    除了这个之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甚至都可以说是从这独特的则之世界观之上衍生出来的!

    而这一点。童皇显然是不可能知晓的。

    他对于罗帆的模仿,完全是根基于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之上,根基于自己的修行之道上!世界观是什么,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概念!

    他甚至连发现罗帆的世界观与他有着本质的不同都无法察觉,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模仿,却注定只是一个悲剧而已……

    当然,在最终前景上是一个悲剧,却并不代表着这个时候这种模仿对于童皇没有好处。

    相反的,因为这种模仿,这个时候童皇的实力比起当初,却是要强大百倍都不止!

    就像是在认识不到量子力学、相对论这等更精确,更高深的理论之时,也能够用经典力学计算出太阳系的模样,计算出九大行星每时每刻的位置一样。即便是根基不同,但罗帆的种种表现,毕竟已经是蕴含了无穷的道理,包含了种种难言的玄奥了。童皇对其进行模仿,自然也能够得到这些道理,获得这些玄奥,进而让自身得到提升了……

    看到童皇放出祥云,其他至高皇者无比虔诚的放出自己的祥云,与童皇的祥云交织在一处,不断的冲突,不断的碰撞,不断的同化,让那智慧的光芒在那祥云之间疯狂的闪烁,使得这八名至高皇者感觉到自己对于天地的认知,对于修行的认知,对于真圣的认知都在这过程之中得到莫名的升华。

    更使得童皇感觉到自己对于罗帆的模仿在这过程中不断的加深,从那分身之中得到的,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的种种玄奥,也随着渐渐的与他融合,渐渐的被他化为己有……

    在童皇他们在这洞府之中论道之时,在那混沌之门之中,罗帆这个时候却已经是直接钻入了那一处最适合他现在修行的世界,也即是,那第四等级的世界之中去了。

    他现在能够让自己的血肉之躯与这先天不灭灵光共鸣,进行某种玄之又玄的融合,这根本原因就在于这血肉之躯成为了这世界群之中的五世界假圣!而这个原因与这个结果之间的联系,使得他有理由期待,自己这血肉之躯在成为更多世界假圣的时候,自己到底能够获得什么好处,会不会真的就将这先天不灭灵光给完全炼化,将这先天不灭灵光真正的化为自己所有?!(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