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虚幻?真实?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虚幻?真实?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这种已经化作晶莹剔透,再无任何杂质存在的则之世界观这个时候就如同一颗无比坚固的水晶一般,抵挡着周围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让哪怕是这负面情绪宇宙穷尽整个宇宙之力想要将他侵染,将他化为负面情绪宇宙的一部分,却也难以真正将其攻破!

    而且,与此同时,他的那点清明之间,更是开始有着莫名的那领悟浮现出来,开始渐渐的充入那则之世界观之中,被这世界观所分解,同化,最终完全化作世界观的一部分,成为了则之世界观成长的资粮……

    这些玄奥,这些领悟,自然便是罗帆在上一次完善则之世界观之后所对修行,对大道,对真圣之道,对宇宙,对先天不灭灵光,对混沌状态的种种领悟了……

    而这些玄奥的数量之多,却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层次。

    毕竟,罗帆在这一段时间之中,却是以一种玄之又玄的方法在先天不灭灵光内部不断的领悟着先天不灭灵光的奥妙,甚至这种领悟已经是达到了让他凝聚出来的血肉之躯在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成为了五世界假圣的层次,与这先天不灭灵光形成了共鸣,这领悟之多,不言自明。

    至于对混沌状态的领悟更不用多说,他可是在那混沌状态之前足足领悟了三千万年之久,哪怕是一头猪,也必然有着巨量的收获,更何况罗帆本身的悟性便已经是几乎冠绝天下,几乎无人能及,这收获之多,难道还用得着说?

    至于其他种种,却是尽皆能够从这两方面的领悟之中发展出来,其数量之多。同样是无可想象。

    如此这般一来,这种种存在能够化作的则之世界观的资粮,自然便是你多不可数了。

    若是在平常,罗帆要将这无数领悟转化为则之世界观成长的资粮,至少需要耗费几百万年的岁月悉心转换方才能够做到。

    但在这个时候,在这心灵深处的一点清明之间。却根本不用这个过程。

    那则之世界观就如同主动吸取一般,无比主动的将那种种玄奥,种种领悟打散,将其中对则之世界观成长有益的种种融合进入自身深处,从而让自身得到不断的成长,让那晶莹剔透的则之世界观开始渐渐扩散,渐渐的向他整个心灵蔓延而去……

    之所以会有这种改变,原因很简单。

    因为,在这心灵深处的最后一点清明之中。罗帆,完全没有任何情绪,完全没有任何杂念,有的,就只是那最根本的,支撑他亿兆年不断向上攀升的那一点超脱的意志存在而已!

    这种只有一点根本意志存在的状态,乃是一种近乎道的状态。

    在这样的状态之中,他却是能够以远远超越他原来不知多少亿万倍的方式来领悟自己所想要领悟的。做到自己所想要做到的……

    所以,才有着此时此刻这般这些领悟。这些玄奥被疯狂充入那则之世界观的情况发生。

    当然,这种状态是如此的强悍,如此的不可思议,但却并不代表着,他能够通过进入这状态来缩短自己原来所需要的修行。

    这种状态,却只能用来将玄奥。将领悟转化为那则之世界观的资粮而已!

    其他任何的一切,都无法在这种状态之中做出来。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种状态本身就需要隔绝一切念头,一切想法。只留下那一点最根本的超脱意志而已。

    而对于这点超脱意志来说,领悟其他任何东西,都是一种杂念!

    只有充实则之世界观,只有壮大完善则之世界观,让这世界观最终跨越真假之隔,最终跨入真圣级数,方才算是根本,才不算是杂念,才能够存在!

    如此一来,他如何能够做到在这种状态之中领悟其他什么神通啊、妙法啊、先天不灭灵光的玄奥之类的事情?

    在这样的状态之中,罗帆那晶莹剔透的则之世界观不断的扩大着。

    不知过了多久,这则之世界观重新成长到了足够的强度,终于是将他整个心灵给重新充斥,让他的心灵,完全处于这则之世界观的守护之下。

    而到了这一步,他的思维,他的情绪,他的一切想法,一切理智,自然便已经是完全恢复过来。

    那种只有超脱意念支撑这则之世界观的状态,自然而然的便失去了。

    这种状态的失去,代表着的,就是他再无法继续如同之前那样以逆天的的速度来将自己的种种领悟转化为则之世界观的资粮了……

    那则之世界观扩大的速度,由此开始放缓。

    “可惜了……”在这个时候,罗帆去是暗自叹息一声。

    他所叹息的,自然便是失去了那种状态,无法再如之前那般随心所欲的将领悟、玄奥转化为则之世界观进步的资粮了。

    不过,他却也并没有在那可惜的情绪之中沉浸太久。

    很快的,这种可惜的情绪,便已经是消失无踪,他的所有心神,开始投注在眼前负面情绪宇宙之中。

    这整个负面情绪宇宙,相比于他上次所遭遇的,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其中的一切生灵,几乎都比起罗帆要强大!

    在那之中,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有着一股无比恐怖的,无所不能的,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真圣气息存在于那宇宙的最深之处!

    那,显然便是这负面情绪宇宙之中的圣人!

    或许是这负面情绪宇宙之中最根本的,与整个负面情绪宇宙完全合一的假圣,又或许是不桎梏于任何宇宙,任何时空,任何天地,甚至是混沌状态的真圣……

    罗帆这个时候虽说是至高皇者,而且是那种心灵已经完全处于则之世界观守护,完全不受外界任何负面情绪侵蚀的至高皇者。

    但,在这负面情绪宇宙之中。哪怕是假圣,却也足以让他焦头烂额,甚至无法战胜了。

    因为,这负面情绪宇宙实在是太强太强!

    在这其中成就假圣,就相当于完全与这整个负面情绪宇宙融合为一,每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够引动这整个负面情绪宇宙的无穷威能,无穷力量,足以将在这其中只能够勉强自保的罗帆给完全碾碎了。

    着面对着这样的状态,罗帆双目一凝,心中产生一种莫名的警惕。

    有着以往的经验,罗帆明白,自己并不需要将这整个负面情绪宇宙完全毁灭才能够脱离。

    他所需要做的,就只是在这宇宙之中,将心灵重新与自己的身躯联系在一起。重新找回自己的身躯!

    其他的,什么覆灭宇宙,什么改变整个宇宙等等等等的一切,都是在为这个目的服务。

    所以,在知道这负面情绪宇宙可能存在着那种他完全无法对抗,甚至可能一手掐过来就直接将他毁灭掉的无上强者之后,他便瞬间决定了自己这一次和以前完全不同的做法了。

    这整个宇宙,按照罗帆本身的观念。却是一片无穷广阔的星空模样。

    一颗颗的星辰,一个个的河系。分布在那无边幽深的星空深处,闪耀着种种难言的光芒。

    所与一般宇宙不同的就是,这整个宇宙之中的一切,都是负面情绪堆积凝聚而成。

    无论是那星辰,还是充斥星空之间的星辰精气,还是那无穷无尽的游离能量。都是负面情绪!

    这无穷的负面情绪,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态存在着,凝聚着,化生出不知多少生灵,组成了一个个无比险恶。无比丑陋的文明,在这整个宇宙各处发生着种种难以想象的争斗。

    这种种争斗,几乎是穷尽了生灵的想象,其中种种阴谋诡计,种种残暴杀戮,种种灭绝人性,让任何道德上的圣人来到这里,都会在最快的速度之下堕落成为凶狠的大恶人……

    “这样的负面情绪宇宙,难道真的只是虚幻之物?”罗帆心中第一次产生了这种想法。

    在这之前,这整个负面情绪宇宙对他来说,就只不过是自己心灵产生的错觉而已,在这其中的一切存在,对他来说,都是虚幻的。

    而事实,似乎也证明了他的感觉。

    这负面情绪宇宙,他能够覆灭,能够改变,能够随心所欲的将其扭转。

    在扭转之后,更是直接便崩溃、覆灭。

    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完全唯心的,随着他心神的波动而生的,或者说,负面情绪直接投影在他心中所生出的种种幻觉……

    但,这一次,在感应到这负面情绪宇宙深处居然有着那种似乎假圣又似乎是真圣的至高强者存在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很难再保持之前那种观念了。

    “果真是虚幻的世界,难道能够诞生这种存在?”他这样想着,双目之中的神光却是变得有些悠远。

    隐隐间,他感觉,自己似乎触碰到了某种隐藏极深的秘密……

    这种种想法,并没有在他的心中残留太长时间。

    不多一会,他便已经是将这种种想法驱除,让自己的心神恢复古波不兴的状态。

    不管是什么秘密,不管这负面情绪宇宙是真实还是虚幻,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无所谓!

    对他而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与自己的身体重新取得联系,让自己的心灵能够脱离这个负面情绪宇宙,让自己能够重新与身躯合一,真正的将那一件新出现的混元灵宝的碎片化为己有!

    心中一动,他挑了一个这负面情绪宇宙之中空间最为脆弱之处,抬步一跨,心灵便已经是来到了这里。

    这空间最为脆弱之处,自然不可能是在星球之上。

    它,却是在那虚空之间……

    负面情绪宇宙之中的一切根本,都是负面情绪。

    星球,更是负面情绪凝合压缩形成的聚合体!

    若是呆在星球之上,那就相当于呆在一个负面情绪的聚合体之上,受到负面情绪的影响,却是超过任何一处虚空!

    若是罗帆想要改变这整个负面情绪宇宙,让这整个负面情绪宇宙扭转化作正面情绪宇宙。自然就需要选择这种凝合体采取行动,通过这凝合体的改变来扩散出去,改变越来越大的时空,最终才有着可能将整个负面情绪宇宙完全改变。

    但,他现在却并非是要这样做。

    所以,选择那负面情绪凝合体的星球。对其来说,那就是最差,最愚蠢的选择,就算是他什么地方都不去,就在之前那一处位置呆着,都比起选择任何一个星球要好……

    着来到这一处空间最为脆弱的所在,罗帆直接盘膝而坐,开始缓缓的运动自己的心灵,让自己的心灵在这过程之中开始辐散出一波又一波的莫名波动。

    这种莫名波动。来自他的则之世界观,乃是则之世界观最为根本的特质,包含了则之世界观的根本因素!

    这种波动,与周围的负面情绪出于两个完全不同的维度。

    虽然是辐散出去,但却并没有对周围的负面情绪造成任何的影响,就像是周围的负面情绪宇宙根本就是虚影,是完全不存在的一般。

    在这波动辐散出去的时候,罗帆缓缓闭上双眼。细细的体味着那种波动的反馈……

    则之世界观,这乃是罗帆最根本的修行根基。

    这种根基。虽然并没有完全成为他血肉之躯,他的灵光分身的主体,完全与身躯融合为一,但毕竟已经是占据了根基的部位,毕竟已经是深深的镌刻在身躯之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身躯。他的肉身,自然而然的,便会与这种来自则之世界观根本的波动产生共鸣!

    这种共鸣,极为根本,足以穿透一切宇宙。一切时空的阻隔。

    换句话说,这种共鸣,足以让罗帆的心灵与身躯重新联系在一起,进而化为他的心灵离开这负面情绪宇宙回归身躯的桥梁……

    当然,他的身躯毕竟与则之世界观的融合并不深入。

    与这则之世界观根本所产生的波动的共鸣,必然也不甚强大。

    再加上隔了一个负面情绪宇宙,想要让其共鸣强烈到足以让罗帆察觉,想要最终构筑出一道桥梁出来,那却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罗帆早有所料,这个时候心中却是没有任何急躁,更没有任何一丝丝的,有负面的情绪产生——他无比清楚,在这负面情绪宇宙之中,一旦产生负面情绪,就有着极大的可能被这整个宇宙侵染,最终完全化为负面情绪的一部分,从此沉沦其中,再无法超脱……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光缓缓流逝。

    恍惚之间,似乎已经是有千万年时光过去了。

    这一日,罗帆正是运用这种波动不断辐散着寻找共鸣,猛然间,一种奇异的触动从心而生。

    这种触动是如此的细微,但却又如此的明显。

    如同惊雷一般,瞬间便让罗帆感到自己的心灵忽然一亮。

    “找到了!”一个想法,瞬间在他心中浮现出来。

    在这想法之下,他快速的将所有的波动集中向那一处让他有所触动,让他感到一种微弱的共鸣出现在他的波动之中的位置!

    随着他将波动集中,这种共鸣快速的增强。

    一个若有若无的轮廓,出现在他的心中。

    “这是我的身躯……”这种明悟,让罗帆面上猛然挂上了淡淡的笑容。

    就在这一瞬间,一种变化,猛然出现在这整个负面情绪宇宙之中。

    这种变化之下,整个负面情绪宇宙忽然间开始产生越来越强烈的震颤!

    在这震颤之下,整个宇宙之中的一起星球,都开始移动位置,无穷无尽的光芒,随着快速的演化成为种种不可思议的光影,从四面八方快速的向着那一处与罗帆产生共鸣之处凝聚而去!

    在这个时候,一种无法形容的危机感在罗帆心中诞生出来。

    “不好!我的身体与这负面情绪宇宙格格不入,现在气息出现在这里,却是引起了整个负面情绪宇宙的暴动!”在这瞬间,罗帆心神电转,却是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身躯,乃是中正平和的身躯。其中有着负面情绪,也有着正面情绪。这种组合形式,却好似与这整个负面情绪宇宙格格不入!

    其气息出现在这里,便像是正物质和反物质相接触一样,必然会爆发惊天动地的变化!

    想清楚这一点,罗帆哪里还敢停留在这里?

    心中一动。身形破开无穷负面情绪,快速的向着自己的身躯所在之处而去!

    在这个时候,一个个身影,出现在罗帆的身边。

    这些身影,一个个都是满面的狠戾之色,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更是**裸的仇恨与毁灭**!

    看到他们,罗帆便面色微微一变。

    并不是因为这些人影多么丑陋,更不是他们的狠戾与毁灭多么强烈。而是。这些人影的相貌!

    这些人影,赫然便一个个都是罗帆的熟人!或是曾经死在他手中的,或是曾经败在他手中,伤在他手中的生灵!

    比如,聚皇、关皇、紫皇……等等等等众多的至高皇者,尽皆是出现在这里,密密麻麻的环绕在他的身体周围,一个个的酝酿着无比强大的攻击要投向他。

    “这个负面情绪宇宙果然不简单……”在这个时候。罗帆心中却是只有这样的想法。

    这些生灵之中,有的已经身亡。有些则依然存活着。但,在这里,他们却并没有任何区别,一个个都是比他们在和罗帆遭遇之时要强悍不知多少倍,每一个身上的气息,都足以威胁到他。影响到他!

    “死吧!”一声大吼不知从何处爆发出来。

    紧接着,无穷无尽的攻击从四面八方向着他淹没而来!

    在这里,罗帆并没有先天不灭灵光,更没有那混元灵宝的碎片,有的。只有他的心灵,只有他对修行,对大道,对天地,对混沌状态的领悟,有的,只有他的则之世界观!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面对着眼前这样的无穷攻击,却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恍惚之间,甚至有些不知所措,无法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做出有效的反应!

    最终,他依靠着自己的本能,躲开了其中九成的攻击。

    这,已经是极为逆天,说出去,足以让任何一名至高皇者惊叹不已。

    但,显然的,除了这九成之外的剩下一成攻击,却是毫无阻隔的轰在他的身上,毫无保留的被他吃了进去!而以罗帆踏入修行无数年以来所遭遇的那敌人的数量来看,光是这一成攻击,就已经算是天文数字,足以让任何至高皇者绝望了……

    噗噗噗噗……

    声声无法言喻的恐怖脆响之间,罗帆便感觉到有着无穷无尽的痛苦从心底泛出来……

    这些痛苦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恐怖,感觉上就像是将他的身躯从外到内,一点点的磨碎一般……

    “完了?”一个想法,出现在罗帆的心中。

    在这想法之中,他的心灵,点点破碎,化作烟花一般,在那无穷的攻击之中,渐渐消散了……

    他的意识,随着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朦胧,越来越多的念头消失在他的心中。

    他,便像是沉沦进入一个无底的深渊,一个最深层的死亡深渊……

    “死吧!死吧!哈哈哈……”无穷恐怖的笑声,似乎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最终,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的心灵破碎到只剩下最后一点点痕迹,似乎已经就要完全消失,自己的一切存在痕迹尽皆消亡的瞬间。

    一种无法言喻的不甘忽然从那点痕迹之中冒出!

    “我要超脱……”这个最根本的念头,伴随着这一点不甘,开始渐渐的凝聚,让这一点已经是破碎到极致,眼看着就要完全被抹去的痕迹开始止住了消亡的趋势,甚至逆反过来,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显!

    一点莫名的光芒,开始在这点意念之中产生。

    随着着光芒,周围凝聚而来的心灵碎片变得越来越多。

    最终,“我,要超脱!”如同震天洪钟一般的声响,从这一点心灵碎片之中传递出来,震得这整个战场剧烈的震颤起来,震得周围众多生灵面现惊恐……(未完待续。。)